保存设置 恢复默认

贵女长嬴

绿暗 红稀 出 凤城第八章 能做到贤德

[更新时间] 2013-08-04 19:09:00 [字数] 3604

宋夫人阴沉着一张脸回到大房,大使女画眉照着往日的习惯,奉上一盏沉香饮。她嘴角方扬起,纤纤十指或勾或翘如兰花,正待说句什么讨巧的话,不想宋夫人一眼瞥见沉香饮,登时就想到了方才卫郑音信里提到沈藏锋之母苏夫人刻意当众将腕上沉香木珠串送给了知本堂的卫令月,一股怒火打从心底冲起,猛然抬手打翻了银盏!^&#@#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银盏倒飞而出,哐啷啷的摔到地上,画眉猝不及防,亦被浇了一身。好在天正热,这盏沉香饮是在井里才湃过的,除了湿了衣裳,倒也无妨。^&#@#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然而她诧异抬头却见宋夫人脸色铁青,目中几欲喷火——虽然不知道错在何处,但画眉还是一个激灵!双腿一软,跪倒请罪:“夫人饶恕!”^&#@#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往后这样酸叽叽的东西都不许拿过来!”宋夫人打翻了银盏,兀自怒气难平,狠狠一拍几案,喝道,“看到就惹人厌!都给我记好了!”^&#@#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是!”众人皆是大气也不敢出,一起怯生生的答了,都有些不知所措——前朝传下来的五香饮中,以沉香饮为最佳,凤州卫氏这样的门第,又是当家的大夫人,当然没有用次一等的道理。^&#@#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这沉香饮宋夫人是从小喝起,到了卫家这么多年也没改过口,盛夏时乌梅汤都不用的。这会忽然恼起了沉香饮来……连施嬷嬷都觉得十分惊讶。^&#@#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但只看宋夫人的脸色就晓得她这会正在气头上,这个话也不好问。施嬷嬷心念电转,便试探着提起宋夫人最关心的:“夫人,方才老夫人说五公子身边的人须得敲打敲打,夫人看,这件事……”^&#@#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果然宋夫人听到与子女有关之事,到底振作了些精神,暂时把为女儿愁烦的心绪压下,开口道:“老夫人既然吩咐了,自不能轻忽。你亲自去一回流华院,叫管氏多上点儿心!那几个使女若是不中用,就打发了再换一批!”^&#@#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施嬷嬷答应着去了,宋夫人按了按额角,跟着又吩咐:“把那孽障给我叫来!”^&#@#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孽障”两个字,听着那爱恨交加的语气,不用问也知道是指谁了。^&#@#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画堂依言而去,不久后,带着卫长嬴过来。^&#@#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母女俩一个照面,宋夫人还没虎好脸,经宋在水指点,早就谋定了应对之策的卫长嬴已经先声夺人,一把扑进她怀里“惊慌失措”的哭诉起来:“母亲看看我这脸儿,方才贺姑姑看着哭了好半晌,道是要晒黑了——这可怎么办?”^&#@#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宋夫人顿时把要骂她的事情忘记到脑后,忙不迭的温柔安慰:“莫怕莫怕,只晒了一日,不会就这么黑了的。回头叫施嬷嬷给你配副药膏抹了,再在屋子里躲上两日就好了。”^&#@#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又托了她面颊朝光亮处仔细端详,果然见女儿原本新雪般的肌肤泛着淡淡的赤色,显然是方才正午时候烈日底下生生的晒伤了。^&#@#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宋夫人心里又是生气又是心疼,但想女儿如今已经害怕了,再说她可别把她吓着了,只得把责备她的话都咽了下去,轻声慢语的哄了又哄,待见女儿神色渐渐镇定下来,这才松了口气。^&#@#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拿帕子替卫长嬴擦了擦脸,哄她在身边坐下,宋夫人看了眼四周:“都先出去。”^&#@#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画堂等人屈膝行了个礼,拉起还不知所措跪在地上的画眉,悄无声息的退下。^&#@#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卫长嬴见这情景,心里一个咯噔,暗道:“完了完了,母亲今儿个怎的这么精明?难道是觑出我之前是装的了?这是要把人打发了来训斥我么?”^&#@#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不想屋里就剩了母女两个,宋夫人定定的看了女儿半晌,却深深的叹了口气:“如今已是五月末,你的婚期说是来年,但正日子是四月初九,沈藏锋定然要提前接亲,最晚不过三月底,你就要离开凤州。”^&#@#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见女儿的脸色从疑惑转成悻悻,宋夫人心情越发的复杂,继续道,“这么算起来,其实你在娘家的日子也就是十个月不到了。”^&#@#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左右只有十个月。”卫长嬴转了转眼珠,讨好的拉起她手臂,撒娇道,“照着贺姑姑说的,我该学的有女红、琴棋书画、烹饪……这许多事情,十个月哪里够学?我看,索性都不要学了嘛!”^&#@#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宋夫人本来最爱看女儿爱娇的模样,从来禁不住女儿三两句软话的。尤其今日卫长嬴晒伤了脸,宋夫人心疼得紧,这会卫长嬴提什么她都很难拒绝。然而这次想了想卫郑音信中所言之事,到底硬起心肠,沉下脸来,道:“不行!”^&#@#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卫长嬴呻吟一声,往她怀里一扑,耍赖道:“我笨,都学不会!”^&#@#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学不会也要学!”宋夫人用力把她拉起来,掐着她耳朵,喝道,“你不要在我这儿歪缠了,我是什么都由着你——你以为我高兴为难你是不是?方才你二姑姑写了信回来,你那学好武艺打服夫君的‘好主意’,已经被你二叔一家子传到了你那未来婆婆耳朵里!上个月你那婆婆生辰,当着你二姑姑的面,就把你敲打了!你还要不学好,你说你往后到底要怎么办?!”^&#@#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宋夫人越说越伤心,眼眶都红了,哽咽着道,“若是依着我,咱们家又不是没有一辈子衣来伸手饭来张口的富贵。你爱怎么过,只要你高兴,我又何必拘束你?可女孩子总归要嫁人的,到了沈家,你又不是苏夫人生的,那沈藏锋才是她的亲生骨肉呢!谁十月怀胎生下来的谁心疼,不说亲生子了,换作了长风,你会喜欢他将来的妻子,还没过门就想着要打他了吗?”^&#@#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卫长嬴听说自己的盘算已经被婆婆知晓,也不禁一呆,想了想才试探着道:“这……母亲也不必伤心,我想即使二叔在这府里埋了眼线,把我偶尔说的话传到沈家去。但总归是无凭无据的。何况当年因为过继的事情,祖母不喜二叔,这一点帝都那边不是许多人家都晓得吗?沈家未必也不知道吗?咱们何必承认?请二姑姑告诉苏夫人,就说是二叔不忿祖母,故意造谣生事,不就是了?祖母可是德高望重,祖母说的话,不比二叔家胡说八道的可信?咱们还要问二叔个不孝忤逆之罪呢!”^&#@#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宋夫人听她略作思索就想出来对策,既欣慰这女儿虽然一门心思的打着将来打服夫婿的荒谬主意,然而也不是只会动手不会动脑的;又恼她这些歪主意打小多半用来对付自己,瞪了她一眼,才道:“那么你总归是要过门的,过门之后,你婆婆问你在家里都学些什么,你怎么告诉她?”^&#@#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随便说两件不成么……”卫长嬴闻言,露出一丝尴尬,道,“就说两件不打紧的。”^&#@#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那么你有什么不打紧的手艺能拿得出手?”宋夫人冷笑着道,“到时候一无是处,你叫苏夫人怎么相信你会是个贤惠的媳妇?”^&#@#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卫长嬴凝神片刻,正色道:“做不到贤惠,我可以做到贤德——女子无才便是德……啊哟!”^&#@#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宋夫人气愤难平,拎着她耳朵揪了半晌才撒手,恨恨的道:“你气死我算了!”^&#@#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母亲!你说你说,我听着呢!”卫长嬴见势不妙,忙讨好的抱住她手臂,宋夫人连甩两下都没能甩开她,只得心灰意冷的任她抱着,叹道:“你净敷衍我?若只是为了对付我,你用得着敷衍?你就是成日里不学无术游手好闲,你是我生的,我再气再恨,但凡还有一口气在,总归不能委屈了你!可你如今要敷衍的,是我吗?”^&#@#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可现下就十个月了,我就是从今儿个起,不眠不休的学,又能学点什么?”卫长嬴找着借口,在她身边蹭着撒娇道,“依我说还不如继续学着武呢!到底苏夫人大家闺秀,料想她为难我,也不至于公然叫了一群人来打我罢?她若是为难我,回头我就去揍沈藏锋!母亲不是说谁生得谁心疼吗?沈藏锋是她的亲生骨肉,看到沈藏锋挨打,苏夫人岂不是心疼?为了沈藏锋好过,我想她就不为难我了……”^&#@#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宋夫人暗吐一口血,忍无可忍的抬手一个栗子敲在卫长嬴头上,恨道:“你当苏夫人是个傻子?别说人家是你婆婆,单这一重身份足以压得你这辈子都跳不出她手掌心了!这苏秀曼城府深沉为人精明,又是在沈家经营多年,你玩得过她?你少在这里做梦了!”^&#@#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卫长嬴捂着头,委屈道:“我瞧母亲不高兴,说笑几句逗一逗母亲么!”^&#@#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宋夫人听她这么说,心头又是一软,顿时放缓了语气,道:“只要你好好的学点正经事,我就能笑口常开了——你不要以为辰光短,能学一点是一点!总归是个诚意!”^&#@#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见女儿还想说什么,宋夫人一来有些心力交悴,二来惟恐女儿再撒娇下去,自己又要和之前一样顺着她,索性把脸一沉,怒喝道:“总而言之!如今你还在我手里,我说什么就是什么!快点去!今儿个晚上就给我把打络子学起来,明儿个起让贺氏教你针线——你敢不学,我明儿个就把江铮逐出府去!叫他连凤州也待不了!”^&#@#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江铮正是教授卫长嬴武艺的那位江伯,其父是凤州一家镖局的镖师,早年受雇为卫家送过几回东西,因此与卫家一位总管相识。后来一次行镖中为保护货物,被盗匪砍去双腿,生生拖死于途,货物也为盗匪所掳。^&#@#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江铮不但丧父,还要承担镖局赔偿客人所托之镖的三成,因此欠下债务,被镖局日日催逼,无奈之下,他寻到了认识的那位卫家总管。卫家那总管知道江家祖传的武艺颇为不弱,江铮之父之所以含恨而死,无非是敌众我寡,力战而竭乃败,即使如此,也斩杀数十盗匪,可见其悍勇。是以为江铮归还债务后,就要他加入卫家为侍卫,偿还卫家之恩。^&#@#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虽然那总管此举有些趁人之危,但卫家桑梓凤州,对卫家在凤州的声望还是十分重视的,给予下人、侍卫的待遇都不错。江铮干满了与那总管约定的年数,却也不想走了。^&#@#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就这样,从江铮成了江伯。^&#@#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卫长嬴受这江伯教导多年,虽然因为身份不曾正式拜师,却也情同师徒,听说宋夫人要赶江铮走,顿时急了——她是知道自己这母亲的,宋夫人便是指天发誓要把子女怎么样怎么样了,卫长嬴也不怕,但宋夫人对别人可是半点都不会手软。^&#@#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既然宋夫人说要叫江铮在凤州待不了,那到时候江铮肯定待不了!^&#@#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卫长嬴还要纠缠——宋夫人已经果断的叫进人:“把她给我赶回衔霜庭!今儿个晚上不打好十……五……不打好三条络子,明儿个就叫江铮走人!”^&#@#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作者有话说:

其实初稿里,江铮叫江离……巧吧?
[+展开]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快捷键:回车) 下一章(快捷键:→)
 

发表评论

 
 
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