保存设置 恢复默认

祸国帝姬

正文第一百四十一章 平地惊雷

[更新时间] 2014-03-04 10:43:44 [字数] 3043

轻纱缦帳,千寻的身影在朦胧中若隐若现,南宫龙撒对千寻说道:“千寻,别逃,你又要逃到哪里去呢?”*&|%^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说着朝着千寻追了过去,可是踉跄几下,就醉倒在地。*&|%^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千寻心中想道:“”南宫龙撒就好像幼时他身旁的红狼王,始终自己就好比红狼欲啖食的肥肉。珍惜不过时因为想要拥有,当欲望降临,自己会被吃的渣都不剩的。“*&|%^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千寻想着不禁打了个冷战。望着醉倒的南宫龙撒,恢复了内力的千寻走到南宫龙撒的身旁,呼吸粗重的他,竟然真的醉倒了。千寻望着他,自己的第一个男人,毁了自己清白的男人,就在眼前。*&|%^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千寻拿出蓝玉利刃,将匕首抵在了南宫龙撒的脖颈之上,可是却怎么也下不去手。*&|%^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千寻哭着将匕首扔追了地上,逃也似的奔出了屋子,寒生和一众奴婢都被千寻的举动惊着了。*&|%^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千寻哭着奔出屋子的同时,醉倒在地的南宫龙撒眼角中流出了不经意的一滴眼泪。*&|%^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他生清醒的,看着千寻对他冷漠恐惧的眼神,他再一次的不忍心,他生真的爱上了千寻,只想好好的珍惜她。他以为千寻会杀了自己,可是千寻却没有。*&|%^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扑通“”千寻撞到了一堵厚厚的墙,千寻揉着被撞的好痛的额头,态抬眼望去,却见是一个男人的胸膛。*&|%^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千寻见这个男人异常英武,四五十岁的年纪满脸胡须一双眼睛却精明透露了无限的威严。*&|%^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千寻的绝色容光,仿佛初雪般纯净的容颜,让这个男人身子一阵。他便是元昊,堂堂的西夏王。*&|%^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看着千寻揉着头,轻蹙着眉头,脸上犹带着着晶莹的泪珠,忍不住心中升起了无限的怜惜与喜爱。*&|%^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元昊对千寻说到:“你是哪个宫的宫女?叫什么名字?”*&|%^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千寻不理他,瞪了他一眼,转身便要离开。*&|%^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元昊一愣,竟然有人敢如此的态度对他。随后又哈哈大笑,这更让他生出了好奇心,与一丝玩味儿。*&|%^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忽然,见南宫龙撒出现在千寻的身旁,将一件披风,披在了千寻的身上。*&|%^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随后,对千寻说道:“天气冷,小心着凉。”*&|%^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拉着千寻的手对元昊请安说道:儿臣携臣媳千寻拜见父皇。“”*&|%^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南宫龙撒看见元昊看见千寻的眼神,心中升起了不好的预感。*&|%^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元昊与千寻同时一愣。元昊随即哈哈大笑,说道:“”好!好!如此佳儿佳妇甚慰朕心。“”*&|%^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元昊离去之时,南宫龙撒还紧紧的握着千寻的手,生怕被夺走一般。*&|%^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千寻见元昊远走,摔开了南宫龙撒的手,揉着自己被他捏痛的手指,对南宫龙撒说道:“别碰我!”*&|%^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南宫龙撒对千寻说道:“这几日好好呆在宫中,别乱跑。”*&|%^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千寻轻撇,转身离去。*&|%^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南宫龙撒望着千寻一身白衣,初雪般纯净的面容,却带着对自己无限的怨意,他长长的叹了一口气,望着元昊离去的身影,眼神变的比暗夜还要深邃。*&|%^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这一日,南宫龙撒接到任务,去平定边境的任务,临行之时,对寒生下了死命令,令他保护好千寻。*&|%^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可是当南宫龙撒回来的时候,却被眼前的事实惊呆了。*&|%^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千寻被元昊夺走,成了元昊的妃子。*&|%^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南宫龙撒望着元昊殿中,千寻一身华丽衣衫,金光闪耀,瑰丽无比。*&|%^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稍稍浓艳的妆容,勾勒出千寻更为精致的容貌,放若盛开的芳若,美颜无双。*&|%^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南宫龙撒的呼吸几乎停滞,这生他爱着的千寻了吗?*&|%^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南宫龙撒面如死灰,元昊为他摆的庆功宴会他不知道是如何度过的,望着千寻报复的眼神,南宫龙撒无比困惑。*&|%^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元昊还是依旧如天帝般不容置喙的威严无限。南宫龙撒望着自己爱着尊敬着的父皇,他的眼神便的嗜血而邪恶。*&|%^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宴会过后,寒生来到南宫龙撒的殿中,像南宫龙撒说明了事情的原委,原来元昊对南宫龙撒的这场征战的安排生刻意的,目的便是为了调虎离山,趁机夺走千寻。*&|%^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南宫龙撒的心仿佛被撕裂,熊中的怒火仿佛要把天地焚烧成灰烬。他大喊千寻的名字,心中悔恨不已,为什么他竟然连他最爱的女人都保护不了。*&|%^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千寻的心已经伤痕累累,自己最爱的小师傅哥哥此时不知道在哪里,而自己的命运,仿佛随波逐流的浮蓱,花自飘零水自流,自己残败不堪的躯壳恐怕只有在死去的时候,蜕尽燃烧,留下洁白无暇的灵魂,才能够去见小师傅哥哥。*&|%^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此时的千寻,容光无限,美颜无双,千寻心中有着对任宗的恨,对西夏王元昊和南宫龙撒的恨,如果不是他们,自己的命运也不必如此多舛,她要报复,她要他们偿还,付出无比惨痛的代价。*&|%^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望着宴会上南宫龙撒的嗜血眼神,千寻对着她嫣然微笑,她知道,他们父子之间,一定会有场好戏看。*&|%^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既然我不负天下人,而天下人却负我,那么我只好背着骂名,掀起乱世狂潮。*&|%^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千寻伸出纤细的手指,捻起眉笔,轻轻的描画间,容颜更加的妩媚多姿,如果最初的千寻如初雪般纯洁,那么现在的千寻便如朝霞般灿烂。*&|%^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仿佛盛开极致的玫瑰,艳丽容光,倾彻时间。*&|%^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元昊对千寻宠溺无限,后宫三千粉黛骤然失色。*&|%^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千寻很快被元昊封为东娆大妃,地位仅仅次于皇后。*&|%^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朝中一片斐声,大臣们都在私下议论说千寻生祸乱朝纲,迷惑圣君的祸水。*&|%^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劝谏之声不绝于耳,因为元昊专宠千寻,经常不离朝政。*&|%^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南宫龙撒时而看见千寻,都是千寻对他妩媚的微笑,可是南宫龙撒可以看出千寻眼中的希望之火又一次在一点点的悄然熄灭。*&|%^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她仿佛一朵盛开艳丽至极的玫瑰,不知道何时便会悄然凋谢。*&|%^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南宫龙撒的心中好似滴血,回到殿中,南宫龙撒终日饮酒解忧,可是往往酒如愁肠愁却更深。*&|%^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南宫拼看着南宫龙撒终日如此,便会人将不人,鬼将不鬼。*&|%^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于是下定决心,劝南宫龙撒除去元昊,夺回千寻。*&|%^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南宫龙撒于是下定决心,这日,他趁着酒意,来到元昊的寝宫,元昊在沉迷声色中,被南宫龙撒一剑将鼻子削掉,此时,元昊的心腹赶来,南宫拼保护着南宫龙撒,南宫龙撒带着千寻,准备逃出西夏国。*&|%^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南宫龙撒对千寻说道;“”千寻,快跟我走,我带你离开西夏。*&|%^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千寻妩媚微笑:南宫龙撒,要你好哦心,我大妃做的好好的,用不着你管!“”*&|%^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南宫龙撒怒火烧,点了千寻的穴道,抱起她,骑上了马,在南宫拼和寒生一群心腹的护卫之下向着宋朝与西夏的边境逃跑。*&|%^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寒生在混乱中保护着南宫龙撒身中流失,倒地的一瞬间,望着南宫龙撒离去的背影,眼中透出浓浓的依恋与不舍。*&|%^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南宫龙撒回眸望向寒生,眼中露出惊诧,看着一只箭头朝着千寻射去,大惊回首,为千寻挡隔。*&|%^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马不停蹄,寒生死的时候,那双眼依旧望着南宫龙撒远去的方向。*&|%^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寒生做了一个梦,梦见自己和南宫龙撒相爱的在一起,可是那毕竟只能是个梦境。*&|%^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爱着不爱自己的人,所有希咦的美好,都只能够生自己的想念,终此一生,如梦而已。*&|%^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这时候,轩辕恨月出现,他的暗客阻挡住了西夏兵的追逐,因为西夏此时已经乱做一团,所以追赶南宫龙撒的兵马不多。*&|%^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南宫龙撒带着千寻来到一处山脚下,轩辕恨月在后面追赶。*&|%^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南宫龙撒放下千寻,来到小河边喂了千寻一点水喝,千寻仍旧对着他妩媚微笑,千寻对着南宫龙撒说道:南宫龙撒,没想到你也会有今天。“”*&|%^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南宫龙撒眼神温柔,对千寻说道:“我南宫龙撒不后悔,从幼时见你第一面时,我便知道,你生埋葬我的冢。可是我不后悔,我爱你,千寻。”*&|%^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说着,南宫龙撒在千寻额头上轻轻一吻,说了声对不起。便点了千寻的哑穴。*&|%^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轩辕恨月的身影飘然而至,望着千寻的面庞,恍如隔世。*&|%^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轩辕恨月对南宫龙撒说道:“放了她。”*&|%^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南宫龙撒哈哈大笑。*&|%^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南宫龙撒对轩辕恨月说道:“”你竟然没死?“”*&|%^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轩辕恨月说道:“死的都是该死的人!”说着将南宫拼的头扔在了地面之上。*&|%^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南宫龙撒对轩辕恨月说道:“千寻已经是我的女人,以后也是,来吧!”*&|%^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轩辕恨月目呲欲裂,仿佛心中的珍宝被人催毁,望着千寻泪流满面,却依旧如风般不真实的微笑,轩辕恨月的心如被万魂所嗜咬,噗嗤!*&|%^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轩辕恨月吐出一口鲜血,千寻望着轩辕恨月淋漓的衣衫满是鲜血,心中这么长时间郁集的委屈与苦痛登时朝胸口袭来,同样一口鲜血喷撒出来。*&|%^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绝望依恋的看着轩辕恨月,哑穴忽然被冲开,对轩辕恨月说道:“小师傅哥哥,千寻的灵魂是干净的,千寻会在朝阳升起时,化作温暖的阳光,灿烂明媚的守候……着……你……”说着千寻晕死过去。*&|%^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千寻!”两个男人同时的呼喊,仿佛瞬间千招用尽,南宫龙撒笑着倒在了地面之上。*&|%^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快捷键:回车) 下一章(快捷键:→)
 

发表评论

 
 
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