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都市言情 > 独家婚宠 > 正文
第二十八章 额头受了伤
作者:妖妖之心  |  字数:2843  |  更新时间:2018-05-24 12:00:46 全文阅读

赢擎苍发现他对辛晴的态度越来越不对劲了,现在只要他一想到辛晴身体就不对劲。他可以说是个寡欲的人。辛晴没出现之前他没碰过女人,辛晴出现之后每次碰她自己也很不情愿。当然,后来是情愿的。可现在变成渴望了,他渴望触碰她。

想到昨天晚上辛晴那张惨白的小脸和无助的神态,赢擎苍叫了阿澈进办公室,想让他去查查。秘书却通知他国外一家子公司出了问题,飞机已经准备好了。

无奈赢擎苍只好先飞去处理问题,但是走前还是让阿澈去查查辛晴是怎么回事。而辛晴第二天则迟到了,她没订闹钟,醒来都已经快十点。

到了学校却发现大家又开始对她指指点点,匆匆跑进教室张宓急忙打开电脑给她看。

“昨晚校园网突然贴出来的。”施芊芊指着一条帖子。

辛晴点开看了几行脸就沉下来。

帖子上说她参加比赛的作品和辛语蝶的很像,据说她们姐妹平时都爱在一起搞创作,下面又东扯西扯一大堆。意思就是说辛晴一直以来成绩优秀都是她姐姐辛语蝶的功劳,说不定以前的作品都是她姐姐帮她创作的。

下面跟着好多回复,其中最让辛晴恶心的是许泽凯那条。他竟然说自己威胁辛语蝶不许和他在一起。还说辛晴的私生活很不检点,总有很多男人来学校找她。

“真是人渣。”辛晴砰的合上笔记本,怪不得同学看她眼神又不对了。

张宓气的想去把杜哲凯揍一顿:“他是学生会主席,他这一开口,很多人都信了。”

“这帖子应该是辛语蝶发的。”施芊芊分析了一下,“她之前不是不招惹你了吗?怎么好好的又开始了。”

“我怎么知道。”辛晴揉了揉额头,“阴魂不散,我干脆转学算了。”

张宓担心的问:“你之前要参加这个比赛,不就是因为可以去法国学习吗,现在怎么办?学校的意思是已经定了?”

“到底怎么回事?”施芊芊只是听老师说学校决定让辛语蝶参加比赛,她和张宓都不相信辛晴会输给那个女人。

辛晴冷笑了一声说:“她的设计比我的好。”

“怎么可能?”张宓不相信。

“因为她在我的设计基础上又加了东西,而且很成功。”辛晴握了握拳,“我也不知道怎么回事,但是不可能两个人的思路相似到这种地步。”

施芊芊想了想点头:“没错。所以,只有一种可能。”她看了看辛晴和张宓,三个人异口同声的说。

“抄袭!”

辛晴皱了皱眉,有些疑问:“可没道理啊,她……她根本没机会。”上一次是她的设计稿留在家里,被她拿到了。这次的设计稿白沐一直随身带着,辛语蝶什么时候看过她的设计?

“你好好想一想,是不是有些地方疏忽了,让她钻了空子。”施芊芊提醒她。

辛晴抱着脑袋想了半天都没结果,急的直揪头发。

“宿舍里每天人来人往的,咱们又经常不锁门,保不准那个辛语蝶偷偷来过。”张宓侧头想了想说。

“不可能。”辛晴马上否决了,“设计稿我每天都带回家的,没在宿舍放过。”

三个人讨论的半天都没结果,唯一可以确定的是,辛语蝶一定又抄袭了白沐的设计。可她们根本没有证据,如果到月末还是没有头绪,辛晴就一点机会都没有了。

中午在食堂草草吃了点东西,她们决定回宿舍看看有没有什么线索。刚推开门就看到林小羽拿了个手机在自拍。

“哟!买新手机了?”张宓伸手就把手机拿过来翻了两下,“土豪机啊,6000多块,又是你姨妈买的?”

林小羽的脸色微微变了下,把手机拿了回去,笑着瞪了张宓一眼:“你们用的也不比这个便宜啊!”

“啧啧,你这个姨妈对你真不是一般的好。你应该问问她,是不是她才是你亲妈。”张宓皮笑肉不笑的说。

林小羽跺了跺脚:“你说什么呢?我姨妈是自己没孩子,所以才对我特别好。”

“估计是想让你给她养老送终呢!”辛晴也插了句嘴。

林小羽赶忙点头:“这是自然,我以后会好好孝顺她的。”

辛晴在心里叹了口气,却也不想再说什么,笑了笑躺到自己床上想设计稿的事去了。

宿舍里安静了下来,施芊芊装作不经意的问了句:“小羽你最近有没有见过辛语蝶?”

“啊?”林小羽楞了下,才赶紧摇头说,“没有啊,她对辛晴不好,我怎么会见她?”

“那你知不知道昨天有人发帖子的事?”

“什么帖子?”林小羽不知道。

张宓瞅了眼说:“她昨晚就没回来,当然不知道。”

“怎么了吗?”林小羽看了看辛晴,“她又来找你麻烦了?”

辛晴苦笑了一下:“她这次设计的参赛作品和我的很像,我们觉得她是抄袭了我的。”

“啊,那……那谁被选上了?”

“当然是辛语蝶。”张宓没好气的说,“不然干嘛说她抄袭。”

林小羽低着头不知道想什么,然后喃喃道:“也许真是她自己设计出来的呢?”

张宓眼一瞪就要说什么,被施芊芊一个眼神制止了,辛晴看着林小羽,目光暗了暗:“行了,休息吧,下午还有课呢。”

大家各自躺回床上午睡,只有林小羽还拿着个手机不停的自拍,宿舍里时不时响起咔擦咔擦的声音,辛晴的脑子里突然想起了什么,看着林小羽的手机皱着眉头。

失去参赛资格的辛晴一直情绪低落,也就忘了算日子。这天她回家时发现一个星期没见的赢擎苍坐在客厅里。

辛晴的第一个反应就是今天几号?

而赢擎苍浑身上下打量着她,最后目光定在辛晴的夹脚凉鞋上。几个圆润的脚趾头雪白雪白的,指甲盖仿佛镀了层粉色,看上去好可口。

嘶……他被自己的念头吓到了,怎么会觉得脚好吃,变态了不成?

“这个变态日子算的真准。”辛晴小声嘟囔的声音传进他耳朵,让刚刚觉得自己是不是变态的赢擎苍一下子就黑了脸。

都是这个女人天天说他变态,不然自己怎么会有这种变态想法。

“再让我听到你骂我,我就让你看看什么叫真正的变态。”赢擎苍阴森森的说,辛晴看了他一眼,匆匆跑上楼去了。

晚上辛晴又故意不洗澡,她已经养成了月圆夜不洗澡,恶心死赢擎苍的习惯。还不到九点,赢擎苍就跑到她房间,辛晴警惕的看着他。

“你想干什么?”

“你说呢?”赢擎苍挑眉看着她。

辛晴突然觉得脸有些发烧,她摸了摸咳嗽了两声:“现在……现在还早。”

“早完早休息。”赢擎苍边说边坐到床边。

辛晴光顾着紧张,所以完全没发现赢擎苍的眼神一直在游离,身子也绷的很僵硬。

今天的赢擎苍很温柔,让她有些不知所措。

辛晴无意间一回头却看到床头柜上自己的设计稿,又想到了不能去参加比赛的事情,她突然觉得很委屈,眼泪控制不住的往外流,沉浸美好中的赢擎苍完全没发现。

等赢擎苍抬起头,却对上一张泪眼婆娑的脸。

“你就这么委屈?这么不愿意?”赢擎苍的心被辛晴的眼泪冰到谷底。

辛晴整个人都沉浸不能参加比赛的痛苦中,没注意到赢擎苍说了什么,抹了抹眼泪推开他:“好了吧,我要去洗脸。

“我是不是对你太仁慈了?”赢擎苍被她的态度激怒了,双手固定住她的肩膀冷冷的问。

辛晴被他攥的生疼,皱着眉喊道:“你又抽什么疯?”

“让你看看什么是抽风!”赢擎苍冷笑一声。

……河蟹……

她觉得自己肯定已经死了。死了也挺好啊!辛晴突然想,也许在母亲死的那晚自己就应该跟她一起走的。这样就不会有后来的这一切了。

“起来!”赢擎苍发现她越来越软,将人翻过来一看,顿时眼中一片愕然。

辛晴的额头已经被磕破,血在苍白的小脸上那么触目惊心。

赢擎苍压下心底的慌乱给她穿好衣服,然后跑下楼叫田阿姨上来处理伤口。

“要不要紧?还是叫医生吧!”

福伯看见他一脸焦急,叹了口气:“少爷,你这是何苦呢!”

“我……”赢擎苍冷着脸,“我现在去公司了,你们照顾她。”

看着他慌忙的离开,田阿姨不满的嘟囔:“作吧,有你后悔的时候。”

妖妖之心
作者的话

咳咳……就这个程度了。o(╯□╰)o,喜欢此文的妹子希望可以收藏一下,这对妖妖来说是更新和码字的动力,谢谢大家!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