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幻想时空 > 天才嫡女妃 > 正文
005:证据
作者:灼华  |  字数:2832  |  更新时间:2014-04-25 15:59:03 全文阅读

“主持,她说谎……她的凤钗明明就在身上……在轻薄贫道的时候,这位施主还用她的凤钗来威胁过贫道!”

一寒和尚连忙狡辩!

花栖月等的就是这一句!

她沉静如水,不紧不慢地道,“寒明大师,凤钗并不在我的身上,不信的话,还可以让一边的女香客给我搜身!”

一句话如惊雷,吓得花梦诗和蓝珠的下巴都掉了。

蓝珠眨了眨眼,连忙凑到了花梦诗耳边说了什么,她那煞白的脸色,这才慢慢地定了下来。

寒明大师好歹是这里的主持,花栖月这样建议,也是唯一解决的方法,毕竟公说公有理,婆说婆有理,外人听来都听不出什么真相。

于是主持便让围观中的其中一个女香客上前搜花栖月的身。

幽水回来,捧着一碗温水,脸上充满了惊惶之色,大小姐被人陷害了很多次了,这一次如果真是全军覆没的话,估计也没有人敢娶小姐了。那么以小姐的性格,一定会自杀了事,这不是将主子逼上绝路吗?

花栖月倒是接过了水,喝了好几口,滋润一下那干燥的喉咙。

不一会儿,那个亲自搜花栖月身体的女香客迷惑地摸索了一下,对众人摇头,“大师,我没有找到凤钗。”

花梦诗的脸色如常,淡淡地看了一眼身边的蓝珠。

蓝珠圆瞪小眼,不可思议地看着花栖月。

一寒和尚顿时尖叫起来,“不可能,不可能!”

寒明主持冷冷地拧眉,寒月寺可是长京城非常有名的寺庙,每天上香的人都络绎不绝,两百年来大概就只有今晚出了这种有辱佛门之事。

并且这一件事,并不如表面那么简单。

寒明主持让人再搜一寒和尚的身,但一个清冷的声音打断了他的决定。

“不用找了,我知道是谁抢走我的凤钗,就是她——二妹的侍女蓝珠!”

花栖月冷冷地指着蓝珠,墨眸若冰,脸若寒霜,身上散发出无形的冷傲之气,态度非常自信非常笃定!

蓝珠脸色煞白,但是收到了花梦诗递过来的一个安慰的眼神,蓝珠的情绪稳定了许多。

“大小姐,你随便污蔑奴婢就很不对了!蓝珠怎么敢去抢你的凤钗呢?”蓝珠垂下了眸,不敢对上花栖月那双冰冷的眼睛。

“寒明主持,请人马上搜蓝珠的身体,她一定藏着我的凤钗!”花栖月懒得跟蓝珠废话,直接让主持出阵。

她知道寒明主持是很正义的一代寺主,这一群人撞到了这里来,还真是找死。

“这位女施主,麻烦你再搜一下蓝小姐的身。此事发生在寒月寺里,所以贫道必须为受冤之人沉冤得雪,得罪了二小姐,还望二小姐莫见怪。”寒明沉声地对花梦诗道。

花梦诗连忙摇摇螓首,“主持说笑了,让人搜吧,蓝珠是清白的,还怕搜身不成?”

说话此间,那个女香客马上到蓝珠身边开始搜开来,突然她惊叫一声,从蓝珠的腰带里摸出了那支凤钗!

那支金凤钗子,在豆大的灯火之下闪烁着寒光,众人一阵唏嘘,蓝珠的脸色煞白!

她怎么也没想到,钗子会在自己的身上!

那钗子,明明是她和一寒打晕花栖月的时候,放在她的身上的,为什么会跑到自己的身上来?

“蓝珠,你……你竟然作出这等事!”还没等蓝珠回过神,花梦诗先声夺人,指着蓝珠责斥起来。

蓝珠吓得扑嗵一下跪下,“二小姐,请你为奴婢作主!奴婢没有做过这种下流事……明明是刚刚大小姐让我过去扶她的时候,她将钗子转嫁到我的身上!”

众人看看蓝珠,又看看花栖月,不知道相信谁好。

花栖月冷漠地勾勾唇角,花梦诗的心一颤,为什么花栖月晕倒醒来后,变成了第二个人似的?

她明明是个懦弱怕事之人,以往每一次遇事时都会全身颤抖地缩到一边去!

可是如今花栖月双目如有电,全身凛冽之气不可侵犯!

“不单单有钗为证,我追贼人的时候偶然看到那贼人的脸,那人可是一张白脸如惨死鬼,地上还有一些粉末,你们看!”花栖月纤手一指,众人往地上看去,果然有一些白色的粉末落于地上。

005:

“主持,她说谎……她的凤钗明明就在身上……在轻薄贫道的时候,这位施主还用她的凤钗来威胁过贫道!”

一寒和尚连忙狡辩!

花栖月等的就是这一句!

她沉静如水,不紧不慢地道,“寒明大师,凤钗并不在我的身上,不信的话,还可以让一边的女香客给我搜身!”

一句话如惊雷,吓得花梦诗和蓝珠的下巴都掉了。

蓝珠眨了眨眼,连忙凑到了花梦诗耳边说了什么,她那煞白的脸色,这才慢慢地定了下来。

寒明大师好歹是这里的主持,花栖月这样建议,也是唯一解决的方法,毕竟公说公有理,婆说婆有理,外人听来都听不出什么真相。

于是主持便让围观中的其中一个女香客上前搜花栖月的身。

幽水回来,捧着一碗温水,脸上充满了惊惶之色,大小姐被人陷害了很多次了,这一次如果真是全军覆没的话,估计也没有人敢娶小姐了。那么以小姐的性格,一定会自杀了事,这不是将主子逼上绝路吗?

花栖月倒是接过了水,喝了好几口,滋润一下那干燥的喉咙。

不一会儿,那个亲自搜花栖月身体的女香客迷惑地摸索了一下,对众人摇头,“大师,我没有找到凤钗。”

花梦诗的脸色如常,淡淡地看了一眼身边的蓝珠。

蓝珠圆瞪小眼,不可思议地看着花栖月。

一寒和尚顿时尖叫起来,“不可能,不可能!”

寒明主持冷冷地拧眉,寒月寺可是长京城非常有名的寺庙,每天上香的人都络绎不绝,两百年来大概就只有今晚出了这种有辱佛门之事。

并且这一件事,并不如表面那么简单。

寒明主持让人再搜一寒和尚的身,但一个清冷的声音打断了他的决定。

“不用找了,我知道是谁抢走我的凤钗,就是她——二妹的侍女蓝珠!”

花栖月冷冷地指着蓝珠,墨眸若冰,脸若寒霜,身上散发出无形的冷傲之气,态度非常自信非常笃定!

蓝珠脸色煞白,但是收到了花梦诗递过来的一个安慰的眼神,蓝珠的情绪稳定了许多。

“大小姐,你随便污蔑奴婢就很不对了!蓝珠怎么敢去抢你的凤钗呢?”蓝珠垂下了眸,不敢对上花栖月那双冰冷的眼睛。

“寒明主持,请人马上搜蓝珠的身体,她一定藏着我的凤钗!”花栖月懒得跟蓝珠废话,直接让主持出阵。

她知道寒明主持是很正义的一代寺主,这一群人撞到了这里来,还真是找死。

“这位女施主,麻烦你再搜一下蓝小姐的身。此事发生在寒月寺里,所以贫道必须为受冤之人沉冤得雪,得罪了二小姐,还望二小姐莫见怪。”寒明沉声地对花梦诗道。

花梦诗连忙摇摇螓首,“主持说笑了,让人搜吧,蓝珠是清白的,还怕搜身不成?”

说话此间,那个女香客马上到蓝珠身边开始搜开来,突然她惊叫一声,从蓝珠的腰带里摸出了那支凤钗!

那支金凤钗子,在豆大的灯火之下闪烁着寒光,众人一阵唏嘘,蓝珠的脸色煞白!

她怎么也没想到,钗子会在自己的身上!

那钗子,明明是她和一寒打晕花栖月的时候,放在她的身上的,为什么会跑到自己的身上来?

“蓝珠,你……你竟然作出这等事!”还没等蓝珠回过神,花梦诗先声夺人,指着蓝珠责斥起来。

蓝珠吓得扑嗵一下跪下,“二小姐,请你为奴婢作主!奴婢没有做过这种下流事……明明是刚刚大小姐让我过去扶她的时候,她将钗子转嫁到我的身上!”

众人看看蓝珠,又看看花栖月,不知道相信谁好。

花栖月冷漠地勾勾唇角,花梦诗的心一颤,为什么花栖月晕倒醒来后,变成了第二个人似的?

她明明是个懦弱怕事之人,以往每一次遇事时都会全身颤抖地缩到一边去!

可是如今花栖月双目如有电,全身凛冽之气不可侵犯!

“不单单有钗为证,我追贼人的时候偶然看到那贼人的脸,那人可是一张白脸如惨死鬼,地上还有一些粉末,你们看!”花栖月纤手一指,众人往地上看去,果然有一些白色的粉末落于地上。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