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幻想时空 > 天才嫡女妃 > 正文
006:真相
作者:灼华  |  字数:1402  |  更新时间:2014-04-25 16:00:59 全文阅读

“这些是面粉,那贼人装神弄鬼,故而将脸用面粉糊白,蓝珠的紫衣上,亦有这种粉末。”

花栖月的话音一落,那个好事的女香客将蓝珠的衣袖一扯,立刻尖声叫起来,“对,她的衣袖……连同指间都有细微的粉末!”

顿时,房里房内都鸦雀无声。

蓝珠的小脸一下子煞白起来,将头磕得咚咚直响,“不是我……二小姐,真的不是我……”

“如果我没猜错的话,一寒和尚一定是收了贿赂,我们花家的银两一般都刻着一个细小的花字,一寒和尚,你敢让男香客搜身吗?”花栖月双目如电,冷冷地朝一寒望去。

一寒只觉得手心冷汗涔涔,他看了看花梦诗,立刻扳直腰,“主持!我是被人冤枉的!”

他全身哆嗦着,可是在外人看来,恰恰是那种心虚的表现。

寒明主持沉下脸色,“来人,搜身!”

立刻有一个和尚走出来,在一寒身上摸索了几下,从他的腰袋里摸出了一锭银子,上面果然有花家的标志。

众人立刻唏嘘不已。

花梦诗镇定的眼内掠过了一缕惊惶,但瞬间不见。

花晓依瞪大眼睛,看看这个,又看看那个,真有些不敢相信眼前的情况,“蓝珠,你竟然敢和一寒和尚勾结在一起陷害大姐?你罪该万死!”

蓝珠脸色煞白,如筛糠般颤抖。

花梦诗端了下去,“蓝珠,这一件事是不是你做的?”她前面一句极为响亮,人人都听得到,但是后面那一句话,却只有她和蓝珠听见。

“蓝珠,你的弟弟和爹娘还在京城之外,你应该知道怎么做吧?”

蓝珠瞪大眼睛,眼眶一红,盈盈清泪就要滴下,但她猛然地大笑了起来,花梦诗伪装吓了一大跳,连忙后退了几步。

“对!这件事是我做的!我早就看不顺眼大小姐了!在人前……像只病猫一样示弱,可是在人后却常常欺负我们……我就是想让这贱人名声尽毁……”

花栖月冷眼看着蓝珠在控诉着自己,刚刚那些同情的眼神,一下子变得迷惑而轻蔑。

蓝珠认了,在花梦诗的威胁之下,花栖月念着京城之内的儿子,不由得朝寒明主持款款福身,“小女子谢谢主持主持公道还我清白,一寒和尚交给主持了,蓝珠……就由二妹处理吧,绿心,幽水,我突然想起有急事要办,连夜回京吧!”

“花施主请放心,本道定然会严加惩罚一寒的。”

花晓依冷哼一声,“真扫兴,没想到一个小小下人也能如此兴风作浪!”

花梦诗淡定地看了众人一眼,和寒明道别,她对现在的花栖月真的很好奇。

到底是什么令她变得如此清明冷冽,又为什么要连夜赶回家中?

花栖月和下人一起上了马车,花家的数十护卫在前面开路,只不过山路难走,到山下的时候已然天明。

薄薄的晨光透过重重云曦,染绿泛金,轻风柔软,官道弯弯曲曲,延绵入山中。

花栖月躺在马车里的卧榻上,暗暗庆幸自己还活在世界上,这一世,绝对不会让欺她之人高枕无忧!

幽水和绿心坐在一侧,奇怪地盯着花栖月看。

只见大小姐秀目微瞌,柳眉轻锁,如一笼烟泛于她的脸上,淡淡的哀愁与忧虑。

花栖月的前生只不过是个平凡女子,但在经商方面却略有智慧,然而在气术方面,却也只能称为废材。

因为在这个国家,气术不是一般人能练就的。

还得是家境不错的人,才有钱财去买药丹来打通气脉,练就气术。

花栖月从这身体的原来记忆里看到,这身体的气脉在三岁的时候被人震断,所以不管吃下什么丹药都是无效的。

原本的花栖月是在一个冬夜里,被人扔下湖中再于水中被震断气脉,那种钻心的疼痛,令得花栖月一下子变得害怕与人接触起来,所以每一次遇事都懦弱避开,或者无声忍让。

因为她害怕再受到那一夜的痛苦,故而能避则避,能躲则躲。就算是现在的花栖月去读取那一段记忆,都会觉得疼痛入骨,深入骨髓,令她倏地想起了自己死于两个恶婆子手下的情景。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