保存设置 恢复默认

誓不为后

乱世烽烟 第十章 出逃

[更新时间] 2009-09-27 11:57:43 [字数] 2442

“哇,楚小姐,你真把你老父亲给救回来了哇?”轰然一声,徐达家的大门,被甩的老高。朱重八带着一群兄弟,浩浩荡荡的“扫”了进来。-~-|&首?发www.zongheng.com#$?#=

“重八哥!”徐碧仪开心的像一只小鸟一样,翩然“飞”向朱重八的怀抱。-~-|&首?发www.zongheng.com#$?#=

“乖”,朱重八拍拍徐碧仪的肩头,“楚小姐呢?”-~-|&首?发www.zongheng.com#$?#=

徐碧仪不满意的撇着小嘴说:“呶,楚姐姐和他爹爹正在我哥的房中呢。”-~-|&首?发www.zongheng.com#$?#=

“刚才我没有看错,真的是老徐把楚小姐的老爹给救回来的?”朱重八不敢置信的睁大了眼睛。-~-|&首?发www.zongheng.com#$?#=

原来,白天的时候,朱重八带着一群兄弟去找徐达未果。等到回来后,听到徐达与徐碧仪在院子里争执,知道徐达已经回来了。-~-|&首?发www.zongheng.com#$?#=

朱重八害怕被徐达打断腿,所以不敢进去问,又想知道徐达到底肯不肯帮楚小姐,所以就一直躲在徐家墙边的草垛后门看着。-~-|&首?发www.zongheng.com#$?#=

他们并不知道徐达拒绝了楚流烟,楚流烟已经走了。看了不到一个时辰,一个个累的恨不能趴下。于是乎,一个个都趴在草垛上睡着了。-~-|&首?发www.zongheng.com#$?#=

朱重八第一个醒来的。他醒来后,在月光下,似乎看到徐达和楚流烟扶着一个人在敲门。再仔细看看,又好像不是。-~-|&首?发www.zongheng.com#$?#=

他就重重照着常遇春的脑袋砸了一拳头。-~-|&首?发www.zongheng.com#$?#=

在常遇春发出惊天嚎叫的前一秒,他又及时把常遇春的嘴给堵上一条臭袜子。结果,常遇春瞪着两只眼睛很无辜的看着朱重八,以为发生了什么不可思议的事情。-~-|&首?发www.zongheng.com#$?#=

“老常,你看看那几个人是不是徐达?”-~-|&首?发www.zongheng.com#$?#=

常遇春用力摇着头。-~-|&首?发www.zongheng.com#$?#=

“不是么?呃,难道我看错了?”朱重八对自己的视力一向感觉良好,忽然之间被常遇春打击,非常不爽。-~-|&首?发www.zongheng.com#$?#=

这时候,门开了,徐达和楚流烟扶着楚高元走了进去。常遇春仍旧把头摇的跟拨浪鼓一样。-~-|&首?发www.zongheng.com#$?#=

这让朱重八非常沮丧。眼力变差,这绝对是未老先衰的症状啊。-~-|&首?发www.zongheng.com#$?#=

接着,徐达又走了出来,四周看看没有人,就把门关上,把夜行衣脱掉,藏在草垛里,然后向城镇的方向走去。-~-|&首?发www.zongheng.com#$?#=

徐达曾经跟朱重八挨的很近,吓的朱重八大气也不敢出。-~-|&首?发www.zongheng.com#$?#=

等到徐达走远了,朱重八才用力拍了常遇春的脑壳一下:“你个死老常,你还敢说刚才过去的人不是徐达?”-~-|&首?发www.zongheng.com#$?#=

常遇春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才把口中的臭袜子给吐出来。他被憋的久了,有点气力不济,就上气不接下气的说:“刚才......那个人确实是徐达。”-~-|&首?发www.zongheng.com#$?#=

“那我开始问你,你还说不是!”朱重八照着常遇春的头,又是一巴掌。-~-|&首?发www.zongheng.com#$?#=

“别再打了,再打打傻了。”常遇春哭丧着脸说,“你问我那几个人是不是徐达,徐达是一个人,怎么可能是几个人,我当然摇头说不是了。”-~-|&首?发www.zongheng.com#$?#=

“你......”,朱重八为之气结:“常遇春,你要是再活两年,就比得上东胡县的大蘑菇头聪明了。”-~-|&首?发www.zongheng.com#$?#=

“真的?”常遇春两眼放光,有点自我陶醉的说:“俺娘从小就说俺聪明。俺们家邻居家的孩子,狗剩、猫剩、猪剩都没有俺聪明。对了,老大,东胡县的大蘑菇头是谁?改天我一定要拜会拜会这个比俺还聪明的家伙。”-~-|&首?发www.zongheng.com#$?#=

朱重八很无奈的看着常遇春,决定从今天开始,今后三个月都不再和他说话,免得被他传染成痴呆。-~-|&首?发www.zongheng.com#$?#=

“常大哥,东胡县的大蘑菇头是东胡县最傻的傻子。”胖子汤和揉着惺忪的睡眼,对常遇春说。-~-|&首?发www.zongheng.com#$?#=

“啊?”常遇春还没来得及表示自己心中的愤怒和不忿,朱重八已经跑去“飞”徐达家的大门了。-~-|&首?发www.zongheng.com#$?#=

######-~-|&首?发www.zongheng.com#$?#=

“碧仪,我敢肯定的说,你哥哥徐达这个家伙,对楚小姐肯定不怀好意。要不是这样,鬼才相信他有那么好心去救人呢。”朱重八义愤填膺的说。-~-|&首?发www.zongheng.com#$?#=

“喂,重八哥,”徐碧仪不满的抗议:“就算是我哥对楚小姐有意思那又怎么样?我哥和楚小姐郎才女貌,怎么样也算是天生一对。”徐碧仪说着,就憧憬起来,忍不住用手比划,做出双飞比翼的样子。-~-|&首?发www.zongheng.com#$?#=

“徐达这老小子,表面上装的一本正经,还口口声声说要打断我的腿,哼,自己还不是比我还好色!”-~-|&首?发www.zongheng.com#$?#=

朱重八正愤慨不已,楚流烟从房门口走了出来。-~-|&首?发www.zongheng.com#$?#=

“朱.....公子。”楚流烟轻声唤道。她本来想唤他“朱大哥”,见到徐碧仪在场,忙改了称呼。-~-|&首?发www.zongheng.com#$?#=

“楚小姐,你没事就好。”朱重八平生第一次被人唤作“公子”,忸忸怩怩的说。-~-|&首?发www.zongheng.com#$?#=

楚流烟嫣然一笑,说道:“多亏诸位兄弟和徐公子对流烟的照顾,流烟感激不尽。”-~-|&首?发www.zongheng.com#$?#=

月华如水,朱重八看楚流烟笑的好看,不禁微微有些呆住了。-~-|&首?发www.zongheng.com#$?#=

直到手臂上被徐碧仪重重咬了一口,这才反应过来。-~-|&首?发www.zongheng.com#$?#=

徐碧仪跺着脚,趴到朱重八耳边,悄悄对他说:“重八哥,你再看楚小姐看入迷,小心我把你眼珠子挖出来。”-~-|&首?发www.zongheng.com#$?#=

朱重八听得手脚冰冷,倒吸一口凉气。奶奶的,现在的女的,也忒泼辣了。-~-|&首?发www.zongheng.com#$?#=

“大哥,大哥,不好了,不好了......”忽然有个兄弟大声叫着冲了进来。-~-|&首?发www.zongheng.com#$?#=

“什么不好了?你诅咒我啊。要死人啊。”朱重八非常不满意的看着自己的兄弟。-~-|&首?发www.zongheng.com#$?#=

“不是,大哥,是......是你叫我在门口放哨,我看到徐达.....”-~-|&首?发www.zongheng.com#$?#=

“徐达回来了?”朱重八跳起来。三十六计,逃为上计。-~-|&首?发www.zongheng.com#$?#=

“徐达没......没回来。”那个人好不容易把话说完。-~-|&首?发www.zongheng.com#$?#=

朱重八松了一口气,狠狠剜了那人一眼:“徐达没回来,你嚷什么嚷。”-~-|&首?发www.zongheng.com#$?#=

“徐达是没回来,可是徐达在的衙门,有好大一队官兵过来了。”那个人哭丧着脸说。-~-|&首?发www.zongheng.com#$?#=

“啊?郭先你把话说清楚,真的有官兵杀来了?”朱重八大惊失色道。-~-|&首?发www.zongheng.com#$?#=

郭先一脸无奈的点点头:“已经到村口了,很明显就是朝这边杀过来的。是不是楚小姐和徐大哥救人留下什么线索,被发现了?”-~-|&首?发www.zongheng.com#$?#=

“走!”朱重八觉得救人已经让徐达抢尽了风头,决定无论如何,这一次也要把风头补回来:“兄弟们跟着我冲啊,和官兵抗战到底啊!杀啊!”朱重八大声叫着向门口冲出去。-~-|&首?发www.zongheng.com#$?#=

冲到门口,他回头看看,才发现没有一个人跟着自己冲过来。-~-|&首?发www.zongheng.com#$?#=

“你们这些兔崽子,都不讲义气,哼!”朱重八发怒。-~-|&首?发www.zongheng.com#$?#=

“大哥,不是我们不讲义气,实在是我们根本就不是官兵的对手,这样杀出去,不但于事无补,反而还会白白送命。我们还是想别的办法吧。”蓝玉实话实说。-~-|&首?发www.zongheng.com#$?#=

楚流烟往院子中间一站说:“官兵想抓的是我和我爹,请诸位带着我爹赶快逃走,官兵这边我来应付。”-~-|&首?发www.zongheng.com#$?#=

“让你一个女流之辈应付?那怎么行。要是传出去,我朱重八岂不是英明扫地了。”朱重八豪气干云的说。-~-|&首?发www.zongheng.com#$?#=

“好了,好了,你们都别争了。我们屋子里,有一条地道,我们由这条地道逃出去吧。”徐碧仪说。-~-|&首?发www.zongheng.com#$?#=

“哇,碧仪,你真是太聪明了。”朱重八赞美道。-~-|&首?发www.zongheng.com#$?#=

“是我哥。当初修建房子的时候,我哥说如今是乱世,随时会有性命之忧。既然如此,不如索性修一条密道,随时逃命。”徐碧仪说。-~-|&首?发www.zongheng.com#$?#=

“徐公子果然是个有先见之明的睿智之人。”楚流烟由衷赞叹。-~-|&首?发www.zongheng.com#$?#=

-~-|&首?发www.zongheng.com#$?#=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快捷键:回车) 下一章(快捷键:→)
 

发表评论

 
 
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