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古代言情 > 巫女创世纪 > 褒姒卷
第一百四十章 来日方长哩~
作者:犸娜  |  字数:2535  |  更新时间:2010-08-04 12:39:00 全文阅读

“……好吧!”齐燕妮迟疑片刻便下了决心,捏住丰隆伸给她的那根指头,恶狠狠地说,“丰隆,你小时候最好是给我可爱一点听话一点,否则,哼哼哼,恐怕你要一辈子噩梦了!”

“咦?”

丰隆一头雾水地看着她俩打哑谜,现在居然还扯到他身上来了,他可是一点都不明白这两人在说什么!

“巫苏?”他手腕一翻,握住齐燕妮的手。

此时帝俊对噎鸣点了一点头。

噎鸣会意,低声长哞,霎时间殿中一切都彷佛静止一般,众人只见无数光影穿梭在自己周围,似是无限多个不同的画面。其间有两个灵光球飘忽着,撞到了一起,溅出淡黄的火花来,落得到处都是。

丰隆的视线随着那光点飞往自己脚下,却突然觉着手中一轻。

再抬头看的时候,齐燕妮已经不见了。

“巫苏?”他一惊。

视线迅速扫过祀庙内部,齐燕妮不在任何一处。

丰隆惊慌起来。

此时一个声音悠悠落下:“我在这里。”

回首,便看见巫妣取下了面具,露出与齐燕妮完全一模一样的脸来。

屏翳惊愕。

丰隆愣了愣,随即上前,问:“巫妣,你怎么将面具取下了,不是说不能的么……巫苏又是去了哪里?”

“我就是巫苏。”巫妣盈盈笑道。

“……”一时间场内两个年轻人都石化了。帝俊招招手,噎鸣随他出去,到殿外闲聊散步,不与这些神奇的人纠结在一起。

丰隆半晌才找回自个儿的声音:“巫、巫妣……你刚才说……”

巫妣大方地重复道:“我就是姒苏啊!”

“啊!”屏翳惨叫一声,往后缩去,飞速退回墙角,“这、这这怎么可能!”

相比十分失礼的屏翳,丰隆倒是镇定得多,只不过细密的汗珠正一个劲儿地往外冒而已。他一时半会儿竟然不知道说什么好。

正诡异寂静的当口,有人从殿外进来,径直走到巫妣身边:“师父,时候还未到么?”

“啊,到了。”巫妣这才注意到约定的一刻钟时间,于是对丰隆道,“我这就让雨师送你回去,至于将来你要做你的天子,还是回来继续修炼神人之道,那取决于你。”

“可是……刚才那个巫苏究竟去了哪里?”丰隆尚未调适过来,怔怔地问。

巫妣笑道:“去了几千年前啊!你还记得么?炎帝与黄帝交战之前,你就遇见我了。”

“那就是巫苏?”

“就是我啊,我这一路学了不少东西,也跌跌撞撞吃了不少苦头,如此,才成为了前后几任的巫女,挑选到脾气最好的神祗来供养。”巫妣笑吟吟地说着,拍了拍丰隆的肩,“要不是丰隆一直在我身边,真不知道我会变成什么样子呢!”

站在巫妣后侧方的人听了,便恭恭敬敬地向丰隆行礼:“是啊,大王,臣亦要为此向大王表达感激之意。”

丰隆看了那人一眼,立刻叫起来:“公子谆?你没死!”

“嗯,承蒙师父搭救。”昭叔颜颔首。

“不对,等等,你不是楚君么?”姬静的记忆浮了上来,丰隆顿时竖毛,“为何公子谆你会是楚君?”

“臣如今化名徇,在本国出现适龄新君之前,暂代国务而已。”昭叔颜淡然答道。

丰隆顿时挂下万条黑线——说得这么坦然其实就是你埋伏了这么久终于篡位成功当上国君了吧混蛋!

看他们叙旧两三句,屏翳叹了口气,上前拍拍丰隆的肩:“我说,是时候回去上朝了,天子陛下。”

“唔……”丰隆若有所思。

屏翳看了巫妣一眼,又道:“或者你也可以留下来,咱琢磨着,就近跟帝俊说一声,先给你排个空位,再跟着巫妣学巫法……”

丰隆答道:“不了,我这边当天子已经忙得脱不开身了,与公子谆一样,等有接任之人后,再做打算吧。”

“……你贪图天子之位上的灵气?”屏翳质疑。

丰隆咧开嘴笑起来:“随你怎么说了!”

巫咸听得殿里面说说笑笑,探头进来瞧瞧,没见异样缩了回去,片刻之后回想起来,似乎少了一个人?掂量掂量,他进殿来,悄声询问巫妣,却被巫妣的容貌吓了一跳。

若不是这身衣饰还在,他真要以为自己是将巫苏错认作巫妣了啊。

“巫妣你这是……”

“以后再告诉你,”巫妣呵呵一笑,随即指向丰隆,“巫咸,大王就要回镐京了,你不送送?”

丰隆原本正与屏翳说笑,听闻巫妣的话语,立刻垮下脸:“巫妣,你莫要催促。”

“不催促怎么行,早朝时候快到了。”

“……那什么时候再见?”

巫妣想了想,道:“你是天子,去天南海北,自然要自己想法子,前代有穆公驾车云游四海(就是到处征战),可眼下我的弟子小昭是楚君,因此,我便不要再帮着你了。”

“巫妣……”丰隆有些撒娇地用鼻音哼哼。

巫妣笑道:“你是天子了,自己要有打算,难道从古自今见识这么多王室兴衰,没有一点体悟不成?”

丰隆道:“那当然是有的,而且我又兼是白泽遗族……”

“你这近二十年,就做得不坏啊。”

巫妣的夸奖,让丰隆的脸色顿时亮了起来,即将别离的不甘也冲淡不少。他说:“嗯,因此我决定,在人世有限的数十年内,应要好生守成,保住周室才对。”

“那之后呢?”屏翳问。

丰隆想了想,道:“总不能一直由我霸占天子之位,这个位置是窃来的、呃不、借来的,迟早也当还给后人。”

巫妣颔首。

丰隆又笑道:“巫妣,我记得巫苏说过,要当心一名叫做褒姒的女子。”

一怔,巫妣纠正道:“唉,那时候我还不懂太多规则,其实应当说是,褒国的女子,那个姒字貌似……是不是名字来着……”比起才穿越来数十年的时候,现在的她只会更记不得而已,笑笑,罢了。

巫咸心念一动,插言:“姒?是姒苏的姒字么?”

巫妣耸肩,她不记得了啊,而且每个国家的字写法都不同,她也不认得是哪个姒字呢:“反正请丰隆自己留意着就好,我也不知会是自你往后多少代周王身上发生的事儿。你高兴的话,写个条子留给后人也可以啊!”

“好。”丰隆答应下来,“若是有关于此女的消息,我定然首要留意,将之处理妥帖。”

“希望如此。”

巫咸在旁听着,暗暗盘算,褒国……褒国的先祖双龙与那匣子……姒苏……

另一边丰隆已经决定立刻回宫,屏翳待他再与巫妣话别短暂时候,便拎着她往法阵中间去。两人久别重逢、戏谑拌嘴,磨蹭了好一会儿,才从祀庙中飞了出去。

巫妣坐在殿前,遥望着两人飞远去的方向,神色轻松,终于松了口气。

“师父请用。”昭叔颜上前奉予素果与酒水。

“换个称呼吧,”巫妣道,她看了巫咸一眼,同样说,“巫咸,你也莫要再称我巫妣。”

“是,巫苏。”巫咸会意。

“从今往后,便没有巫妣,只有巫苏了。”巫妣——穿越到黄帝时代再生活至今的齐燕妮——摇了摇面具扇风,笑道,“你们可别再叫错哦。”

昭叔颜颔首道:“只不知云师几时归来……”

“他啊,玩性大着呢,长不大……等再过一二十年依然年轻掩饰不住的时候,想不退下来也不成吧?”齐燕妮笑吟吟地说,“几千年都过来了,也不急于一时啊,等就是了。俗话说得好,等久了就是你的。”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