保存设置 恢复默认

凤霸天下

正文第1章 至尊丑女

[更新时间] 2014-07-19 07:38:17 [字数] 3079

苏秦是被一股寒气冻醒的。=+%~^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才将将有了意识,就听到耳边有男人粗噶暴戾的声音递来:“妈的死婆娘在这里装死?以为自己是相府二小姐了不起吗?哼,不过一个庶女,你大娘把你扔给了老子就是为了好好调教你的!起来,别装死!”=+%~^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说完就往苏秦腿上狠狠踹去一脚。=+%~^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眼见那足以致残的一脚就要落到自己小腿之上,苏秦灵眸中厉色水痕一晃,直接一记漂亮的扫堂腿利落划过,那男人还来不及躲闪,就如落叶一般跌倒卡在了旁边的井口上,想出出不来,一动还会掉井里去,十足十的一只翻了盖的王八样儿,好不狼狈。=+%~^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原本还狂妄叫嚣的男人立马萎缩了:“你……”=+%~^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这是怎么回事?为什么刚才他有那么一瞬间感觉到了一股冷气逼人的杀意?明明之前他将她的头摁进水盆里时她还吓得哭哭啼啼求饶来着!=+%~^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苏秦没理他,只擦了擦脸上的水渍,缓缓站起看了眼周围的环境。=+%~^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是一方小院,西北角挂着零散新鲜猪肉,正房和厢房都简陋无比到处充斥着一股屠户家里所独有的难闻肉腥味,而她刚才之所以觉得冷,是因为她的头,正扎在水盆之中。=+%~^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等一下!=+%~^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她的头怎么会扎在水盆里?还有这陌生的小院又是什么地方?她记得之前她是站在阳台上看流星雨,结果一束亮光袭来时她眼一花坠下了阳台……=+%~^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怎么,她这是直接给坠到了古代,穿越了?=+%~^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她穿越到了古代,穿越进了这具刚才被水呛死的身体里,成了相府的二小姐,一看就是一个懦弱无能人见人欺的庶女?=+%~^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苏秦的小伙伴们集体惊了惊,因这荒唐荒谬荒诞的想法。=+%~^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可事实胜于雄辩,这具陌生的身体就是她确实是穿越的最大证据!=+%~^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老天……=+%~^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苏秦头疼地捏了捏额角,余光瞥到还在井口上奋斗的男人--他应该就是杀这具身体的凶手,不然除非是脖子以上瘫痪了,不然怎么会扎到那么浅的脸盆里溺水而死!=+%~^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顺手拽了个破马扎坐下,苏秦边拧着滴水的头发边问道:“刚才,你为什么要杀我?”=+%~^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男人还未从方才的震惊中回神,被苏秦一问,下意识就作了回答:“相、相爷虽然让你来代替大小姐卖猪肉,以换她连夜偷偷出城,但夫人怕你会将这件事说出去对大小姐不利,所以让我……”=+%~^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杀人灭口?”苏秦灵眸一弯巧笑嫣然,脚下却朝男人狠狠踹去,“你当我是蠢货?!”堂堂丞相府的二小姐说杀就杀?要怕她说出去对那劳什子大小姐不利,当初就别找她啊!=+%~^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这一脚力道十足,男人卡在井口的身体足足降了近十公分,屁股那里似乎已经能感受井水的寒气,而苏秦的脚再次抬起,男人一骇,撕心裂肺地哀嚎起来:“别再踹了!我说!是夫人说为了大小姐的将来,二小姐绝对不能留,我就知道这些我可全都说了……”=+%~^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大小姐的将来?那是什么意思?=+%~^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苏秦挑了挑眉,趁着男人哀嚎挣扎之际迅速从地上捏起一粒泥丸塞入了男人嘴中,“知道我给你吃的是什么吗?”=+%~^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男人挣扎的动作因嘴里弥漫开的泥土味道而讶异地停了停,苏秦见状狡黠一笑,纤指点在男人腹部某处要穴用力摁了摁,“疼不疼?”=+%~^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腹部剧痛让男人瞬间变了脸色,连声音都抖了起来:“疼、疼……”=+%~^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疼就对了!”食指与拇指摩擦间一清脆响指蹦出,苏秦拍拍手站起来,围着男人慢慢踱步道:“因为我刚才喂了你一粒毒药,听到没有?毒药!剧毒哦!想不想继续活命,就看你听不听话了!”=+%~^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先前的剧痛让男人不疑有他:“听话!我一定会听二小姐的话!”=+%~^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苏秦面含微笑拍了拍男人肩膀:“真乖!记住,要是丞相夫人问起本小姐来,记住要跟她说,本小姐一头扎在水盆里昏迷了,醒来之时,就变成了傻子!”=+%~^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傻子?”=+%~^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对!”苏秦精巧下巴一昂,优美脖颈划出漂亮曲线,“就是傻子!告诉她,苏二小姐变成傻子了,嗯?”=+%~^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说完,小脚一抬,那男人便被苏秦一脚踹进了井里,不过为了保他活命,她又将舀水的木桶给扔了进去。=+%~^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看,她还是很善良的!=+%~^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一切忙完后,苏秦终于可以静下心来想想自己的处境。=+%~^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堂堂丞相怎么会让自己的女儿当街卖猪肉,莫非有什么见不得人的阴谋?=+%~^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还有那位夫人,看来是相府内不能动手所以才趁苏秦在外时加以迫害,而苏秦这次不死她定会再来第二次,这次是个笨屠夫下次说不定就换成了杀手。她若是贸然离开这里,只怕走得越远死得越快。=+%~^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如此这般的话……=+%~^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苏秦左手握拳往右手里一掂,看来还是回丞相府比较安全!=+%~^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主意已敲定,苏秦就得为如何能让相府的人来主动将她带回去而准备。=+%~^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她先进屋找了一面铜镜,这才看清楚自己这具身体的模样--是一粗布麻衣的瘦弱苍白女人,巴掌大的小脸上樱桃檀口水翦双眸,本可绝色,却因左脸颊上很大一块青痣而失了所有颜色,让人只觉惊悚不敢直视。=+%~^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苏秦皱了皱眉,因那丑陋的容颜,她环顾了下四周发现梳妆台上有少许女性用品,眉头一挑,她计上心来!=+%~^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一切准备就绪时,苏秦已站在了门外的猪肉摊前!=+%~^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掂了掂手中的砍刀,灵眸扫一眼过往的人群,她知道这人群中肯定有眼睛在盯着她,只要她一有异动,消息便会传到丞相府。=+%~^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于是她清了清嗓子,前一刻还安安静静的人儿,突然疯一样地围着猪肉摊转了起来,边跑嘴里还吆喝着:“新鲜猪肉跳楼价啦!五文钱大贱卖啦!不是998,不是98,更不是9块8!只要五文钱啦,快来抢啊!五文钱买不了爱情,五文钱买不了上当,五文钱买猪肉啦……”=+%~^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说完还拎起桌案上的猪肉朝大街上扔去,十足十的一个疯子样。=+%~^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小小猪肉摊很快便被汹涌而来的人群淹没,苏秦表面上疯子似地跳来跳去,眼角却机警地盯着大街上过往的每一个人影。=+%~^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果然,在她出口的那一刻,便有一矮个儿男子迅速离开,相信不一会儿,丞相府就会来人将她带回去。只要进了相府,那夫人就不敢轻举妄动,而她也就赢得了保命的时间。=+%~^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苏秦低头继续扔着猪肉,而猪肉摊对面的茶楼二层暖阁中,当今二王爷臻王家的护卫洛七,则第九次偷偷瞄了自家王爷一眼,眉宇间的褶皱愈发愁苦。=+%~^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只一个疏忽,对面的猪肉摊便偷天换日,将他们真正在监视的摊主苏如雪换成了她的妹妹苏秦。如今正主不明去向,也就昭示着王爷半个月来的辛苦安排全都毁于一旦。=+%~^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可发生了如此大事,王爷却连眉毛都没皱一下,坐进茶楼近两刻钟了,他只一副慵懒姿态把玩着手中的茶盏,似乎如何用内力锁住盏中茶水半滴不漏,才是他最感兴趣的事情。=+%~^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说他泰山崩于前面不改色也可,但再这样下去,皇子之位就岌岌可危了啊!=+%~^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横了横心,洛七实在忍不住出声:“哼,之前属下还想那苏如雪为什么要往脸上涂一大块青痣,原来就等着今天让她妹妹来假扮她以让她溜走啊!王爷,属下这就派人出城追苏如雪,定将她手里的东西给追回来!”=+%~^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嗯?”幻化成影的白色瓷盏倏然顿住,一直闭目养神的洛意沉终于动了动。=+%~^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他流光熠转的黑眸慢慢张开,眸光在掠过对面的苏秦时凝住长时间不动,洛七以为他又要出神时,他才慢吞吞吐出两个字:“好吵!”=+%~^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啊?吵?”洛七一惊,以为洛意沉说的是自己,正欲夹紧嘴巴,却见对方将瓷盏中的茶水稍稍往窗外一漾,那先前还带着微烫热气的茶水便神奇地化成数颗冰珠,散着微绿光芒朝苏秦方向飞去。=+%~^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对面很快传来“哎呀!”的一声短促尖叫,洛意沉放下茶盏施施然转身,经过洛七跟前时敲了下他的脑袋,“蠢!”=+%~^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洛七立时崩溃,爷,您就不能一句话多说几个字吗?=+%~^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他欲哭无泪,抬眼看见对面的苏秦正拎着半身湿哒哒的衣物转进了后院,而洛意沉正紧跟其后,他不明所以,只得匆匆跟了上去。=+%~^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而苏秦,正郁闷呢。=+%~^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也不知是哪里撞了邪,本来离她远远的一盆污水就朝她倒扣而来,即使她敏捷躲闪及时将盆给踹了出去,身上也多少沾了些污渍。=+%~^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急匆匆脱掉外袍甩去那一身脏臭,苏秦才要抬手去解中衣的扣子,就敏锐地察觉到房间里多了一丝不一样的气息。=+%~^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有人,在身后,看她!=+%~^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是不容忽视阳刚纯然的男性气息,不可能为丞相一个老头子所有,也不可能为丞相夫人一个中年妇女所有。=+%~^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那么这人,是谁?=+%~^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心里迅速做出合计,苏秦狡黠一笑,扭腰转身时已换成一副傻乎乎咬着手指的模样,“咦,你是谁啊?”说完她还配合地莞了一个绝对惊天动地的“娇俏”笑容。=+%~^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洛意沉“咣”的一声撞在了身侧的门扇上。=+%~^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回目录(快捷键:回车) 下一章(快捷键:→)
 

发表评论

 
 
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