保存设置 恢复默认

穿越之胡作妃为

正文第一章 穿越被休

[更新时间] 2014-08-25 12:41:45 [字数] 3276

身体异常的沉重,躺在床上的病美人呻吟了一声,睁开了双眼。温柔如水的双眸闪过一丝犀利。*?|=@欢迎读@者登录www.zongheng.com查$看^更^多优~秀作^品。^~=|*

扶着床沿从床上坐了起来,看了眼周围完全古风的摆设。银狐苦笑一声,她应该说自己运气超乎常人吗,居然穿越了。*?|=@欢迎读@者登录www.zongheng.com查$看^更^多优~秀作^品。^~=|*

就在刚才,自己在解救人质时,却被一名假装成人质的孕妇暗算,一把尖刀刺进自己的心脏,前后不过两分钟,一名优秀的特工就从地球上消失了。*?|=@欢迎读@者登录www.zongheng.com查$看^更^多优~秀作^品。^~=|*

想起刚刚被强行灌进输脑海的记忆,银狐抚了抚额,这个身体的主人似乎,不太好呢。*?|=@欢迎读@者登录www.zongheng.com查$看^更^多优~秀作^品。^~=|*

这个身体的原主名叫墨倾城,是当朝太师的嫡女。母亲前不久过世,现在当家作主的是扶正的一个侧室。墨倾城恋慕文王沈穆书已久,即使知道文王心仪他的小师妹秦涵,也执意下嫁。因为墨倾城的介入,秦涵只能委屈成为侧室。*?|=@欢迎读@者登录www.zongheng.com查$看^更^多优~秀作^品。^~=|*

王爷和这个小师妹一直欺负墨倾城,墨倾城身体一直很不好。前不久,王爷以墨倾城善妒为由,要休妻。墨倾城受不了打击,在房中上吊,被下人救了下来。*?|=@欢迎读@者登录www.zongheng.com查$看^更^多优~秀作^品。^~=|*

理顺了思路以后,银狐,不,现在应该说是墨倾城了,冷笑一声,觉得这个身体的原主,真是可笑的可以。男人算个什么东西!居然还要死要活的。*?|=@欢迎读@者登录www.zongheng.com查$看^更^多优~秀作^品。^~=|*

“吱呀”一声,房门被打开了,一个男子,乌发束着白色丝带,一身雪白绸缎。眉长入鬓,长着一双细长温和的双眼,任谁看了都觉得那双眼是在深情注视你。*?|=@欢迎读@者登录www.zongheng.com查$看^更^多优~秀作^品。^~=|*

墨倾城挑了挑眉,通过记忆,知道这个男子就是文王了。相貌的确不错,难怪原主会为了这个人要死要活。*?|=@欢迎读@者登录www.zongheng.com查$看^更^多优~秀作^品。^~=|*

“我听下人说你上吊了。”沈穆书看了墨倾城一眼,走到一旁的座位上坐下,冷冷说道,“别再和我整这些有的没的了。你就是真的死了,我要休妻的心意也不会变。”沈穆书从怀里拿出一份休书,丢给墨倾城,“识相的,就拿着休书立即滚吧,马车已经在门口等着了。继续留在这里,只会让你难堪。”*?|=@欢迎读@者登录www.zongheng.com查$看^更^多优~秀作^品。^~=|*

墨倾城一言不发,只是冷冷看了沈穆书一眼,视线冰冷的几乎要将人冻伤。沈穆书愣了一下,他印象中逆来顺受的王妃,什么时候,会有这样冰冷的视线了。*?|=@欢迎读@者登录www.zongheng.com查$看^更^多优~秀作^品。^~=|*

墨倾城拿起被扔到自己身上的休书,匆匆扫了一眼。休书上列出的所有条例都构不成休妻的理由。就算是最有说服力的无所出那一条。墨倾城嫁过来一年,王爷连碰都没有碰过她一下,能有所出才是真的有问题。*?|=@欢迎读@者登录www.zongheng.com查$看^更^多优~秀作^品。^~=|*

“王爷你是认真的吗?”将休书折起来,放进自己的衣袖中,墨倾城挑了挑眉,问道。*?|=@欢迎读@者登录www.zongheng.com查$看^更^多优~秀作^品。^~=|*

“你觉得本王像是在和你开玩笑吗?”王爷眼中闪过一丝疑惑,这个墨倾城是怎么回事,和他印象中的,相差太多。*?|=@欢迎读@者登录www.zongheng.com查$看^更^多优~秀作^品。^~=|*

“不是开玩笑就好。”墨倾城冷笑一声,“多谢王爷的休书,我走了。”说着,越过沈穆书,就要离开。*?|=@欢迎读@者登录www.zongheng.com查$看^更^多优~秀作^品。^~=|*

沈穆书这下是真的愣住了。之前他给墨倾城休书的时候,墨倾城哭得别提有多伤心了,回房甚至还上吊。这一次,居然什么都不说,潇洒走人。如果不是墨倾城没有双胞胎姐妹,他都要怀疑,他的王妃已经换了一个人了。*?|=@欢迎读@者登录www.zongheng.com查$看^更^多优~秀作^品。^~=|*

看着墨倾城的背影,不知怎么的,一句话脱口而出,“你可想好了,走了,你就再也不是王妃了。”*?|=@欢迎读@者登录www.zongheng.com查$看^更^多优~秀作^品。^~=|*

“求之不得。”墨倾城头也没回就离开了。*?|=@欢迎读@者登录www.zongheng.com查$看^更^多优~秀作^品。^~=|*

经过后院的时候,一个火红的身影出现,挡住了她的去路。*?|=@欢迎读@者登录www.zongheng.com查$看^更^多优~秀作^品。^~=|*

墨倾城抬眸看了眼挡住自己去路的女子,是王爷的侧室,秦涵。秦涵相貌清纯可人,很容易激起男人的保护欲。*?|=@欢迎读@者登录www.zongheng.com查$看^更^多优~秀作^品。^~=|*

“早就该走了,留在这里,平白惹人嫌。”樱桃般红润的嘴唇,吐出的却是刻薄的话来。*?|=@欢迎读@者登录www.zongheng.com查$看^更^多优~秀作^品。^~=|*

墨倾城瞥了这个女子一眼,眼中没有半点情绪波动,没有搭腔,越过这个人就要离开。*?|=@欢迎读@者登录www.zongheng.com查$看^更^多优~秀作^品。^~=|*

“喂,我和你说话呢,你听不见吗?”被墨倾城彻底无视,秦涵十分的不悦。跺了跺脚,叫住了墨倾城。*?|=@欢迎读@者登录www.zongheng.com查$看^更^多优~秀作^品。^~=|*

“碰到个拦路还乱吠的狗,真心烦。”墨倾城嫌恶地看了秦涵一眼。*?|=@欢迎读@者登录www.zongheng.com查$看^更^多优~秀作^品。^~=|*

“你,你骂我是狗?!”秦涵举起手,就要扇墨倾城一巴掌。*?|=@欢迎读@者登录www.zongheng.com查$看^更^多优~秀作^品。^~=|*

墨倾城紧紧抓住了秦涵挥过来的手,眯了眯眼,冰冷的眼神没有半点感情:“女人,识相的话,就不要惹我。惹火我的下场,你担不起。”*?|=@欢迎读@者登录www.zongheng.com查$看^更^多优~秀作^品。^~=|*

墨倾城的眼神太过冰寒,秦涵下意识后退了一步,心中没由来的一阵惧怕。刚刚墨倾城的眼中,是真的出现了杀气。*?|=@欢迎读@者登录www.zongheng.com查$看^更^多优~秀作^品。^~=|*

看到秦涵识相退下了,墨倾城放开秦涵的手,冷哼一声,转身离去。*?|=@欢迎读@者登录www.zongheng.com查$看^更^多优~秀作^品。^~=|*

出了王府,就看见一个马车夫恭恭敬敬地等着自己。*?|=@欢迎读@者登录www.zongheng.com查$看^更^多优~秀作^品。^~=|*

“回府。”对驾车的车夫说了一句,墨倾城就走上了马车。*?|=@欢迎读@者登录www.zongheng.com查$看^更^多优~秀作^品。^~=|*

马车内部十分的宽敞,装饰也很不错,看起来十分的舒适。*?|=@欢迎读@者登录www.zongheng.com查$看^更^多优~秀作^品。^~=|*

踏入马车的一瞬间,墨倾城皱了皱眉头。不对!这马车上还隐藏了一个人。*?|=@欢迎读@者登录www.zongheng.com查$看^更^多优~秀作^品。^~=|*

墨倾城一边装作什么都不知道,一边缓缓朝着有人气息的那里移动过去。伸手将桌上的茶杯捏在手心,墨倾城屏息一步步靠近着。*?|=@欢迎读@者登录www.zongheng.com查$看^更^多优~秀作^品。^~=|*

忽然间,眼前一花,陌生的气息出现在身后,墨倾城想要躲开。奈何这具没有经过任何锻炼的身体根本不听使唤。只一瞬间,墨倾城就被人紧紧搂在怀中,一双手紧紧捂住了自己的嘴巴,低沉的男音从身后传出,“别动。”*?|=@欢迎读@者登录www.zongheng.com查$看^更^多优~秀作^品。^~=|*

墨倾城右手狠狠一使劲,将手中的瓷杯捏碎。碎裂的瓷片割破了白嫩的手心,带起一阵激痛,墨倾城却没有在意这些。在碎瓷片中挑了一块最尖锐的碎片,想也不想,反手就对着身后的男人刺去。*?|=@欢迎读@者登录www.zongheng.com查$看^更^多优~秀作^品。^~=|*

男子愣了一下,后退了一步,放开了墨倾城,避开了突如其来的攻击。*?|=@欢迎读@者登录www.zongheng.com查$看^更^多优~秀作^品。^~=|*

趁着这个时间,墨倾城一个后空翻,稳稳落在了地上。墨倾城拿着碎瓷片,摆出一副迎敌的姿势。她现在这具身体十分的孱弱,根本打不过这个男人。但是有一点她可以保证,就是这个男人若是想对她做些什么,她就是死,也会让这个男人付出悔恨终身的代价的。这样想着,墨倾城眼中染上了一丝危险。*?|=@欢迎读@者登录www.zongheng.com查$看^更^多优~秀作^品。^~=|*

看着眼前气势大变的女子,赫连成挑了挑眉,眼中染上了一丝诧异。本以为不过是一个普通的大家小姐,却没想到,居然会是一个狠角色。*?|=@欢迎读@者登录www.zongheng.com查$看^更^多优~秀作^品。^~=|*

赫连成上前一步,墨倾城就后退了一步,后背都贴到了墙上。墨倾城看了眼自己和窗户还有门口的距离,算计着从这个男子手中逃出去的方法。如果是在以前,用她自己的身体,还有有她趁手的狙击枪,别说一个男人,就是十个,她都能全身而退。现在却是,毫无办法,只能拼一把了。*?|=@欢迎读@者登录www.zongheng.com查$看^更^多优~秀作^品。^~=|*

墨倾城眼中闪过一丝狠戾,将另一片嵌在右手手心的瓷片拔出。对着赫连成,用尽全身力气,将手中的瓷片甩了出去。*?|=@欢迎读@者登录www.zongheng.com查$看^更^多优~秀作^品。^~=|*

在赫连成避开的瞬间,欺身而上,右手挥出,就要用瓷片抹了赫连成脖子。*?|=@欢迎读@者登录www.zongheng.com查$看^更^多优~秀作^品。^~=|*

赫连成愣了一下,伸手挡住了墨倾城挥过来的瓷片。瓷片在手中划下一道深深的伤口,带起一阵尖锐的刺痛。赫连成没有理会手上的伤口,而是牢牢抓住了墨倾城。有了刚刚的经历,赫连成可是一点都不敢小看这个狠心的女人了。但是,同时,赫连成也对这个女子产生了兴趣,他还从来没有遇上过这样的女人呢。*?|=@欢迎读@者登录www.zongheng.com查$看^更^多优~秀作^品。^~=|*

“你很厉害。”赫连成勾了勾嘴角,凑在墨倾城的耳边说道,“可惜你的身体不听使唤,要是好好锻炼一下的,说不定我就死在你的手中了。”*?|=@欢迎读@者登录www.zongheng.com查$看^更^多优~秀作^品。^~=|*

墨倾城冷哼一声,她当然知道这个问题。这具身体实在是太孱弱了,只要给她一点时间好好锻炼,这个男人现在早就死在她手下了。*?|=@欢迎读@者登录www.zongheng.com查$看^更^多优~秀作^品。^~=|*

“别用这种眼神看着我。”看到了墨倾城眼中的不甘和愤怒,赫连成觉得很有趣,勾了勾唇,说道,“我对你没有恶意的,我这是想借你的马车躲避一下。”*?|=@欢迎读@者登录www.zongheng.com查$看^更^多优~秀作^品。^~=|*

“这就是你借用的态度?”墨倾城挑了挑眉,问道。*?|=@欢迎读@者登录www.zongheng.com查$看^更^多优~秀作^品。^~=|*

“如果不是你突然攻击我,我也不会对你出手。”赫连成眼中闪过一丝无奈。*?|=@欢迎读@者登录www.zongheng.com查$看^更^多优~秀作^品。^~=|*

“是你先攻击的我。”墨倾城冷冷说道。*?|=@欢迎读@者登录www.zongheng.com查$看^更^多优~秀作^品。^~=|*

“要不是你忽然间释放出杀气,我至于出手吗?”赫连成说道。*?|=@欢迎读@者登录www.zongheng.com查$看^更^多优~秀作^品。^~=|*

墨倾城挑了挑眉,有些诧异,这个男人还真是敏锐。她只是在下手的一刹那,不小心流露出了杀气而已。没想到这个男人居然察觉到了。她自认为杀气隐藏的很好,就是前世的时候,能感觉到她的杀气的人,也就只有那么几个而已。*?|=@欢迎读@者登录www.zongheng.com查$看^更^多优~秀作^品。^~=|*

赫连成放开了墨倾城,从身上撕下了一块布条,替墨倾城包裹住了手上的伤口。*?|=@欢迎读@者登录www.zongheng.com查$看^更^多优~秀作^品。^~=|*

“流了这么多血,也不知道包扎一下。”赫连成眼中闪过一丝无奈。不知道为什么,他对这个女人,会有种莫名的关怀。赫连成自己也觉得奇怪,他什么时候,也变得有温柔起来了呢。*?|=@欢迎读@者登录www.zongheng.com查$看^更^多优~秀作^品。^~=|*

赫连成的包扎技术很不错,包扎的整整齐齐的,令人看着也十分的舒服。没有从赫连成身上感受到任何的恶意,墨倾城也就没有拒绝他。*?|=@欢迎读@者登录www.zongheng.com查$看^更^多优~秀作^品。^~=|*

“好了。”赫连成抬起头说道,刚想再说两句话。墨倾城忽然间一脚迅猛踢出。赫连成闪避不及,被墨倾城一脚踹下了马车。*?|=@欢迎读@者登录www.zongheng.com查$看^更^多优~秀作^品。^~=|*

“小,小姐?”驾车的车夫吓了一跳。*?|=@欢迎读@者登录www.zongheng.com查$看^更^多优~秀作^品。^~=|*

“出发。”默然看了摔在地上的赫连成一眼,墨倾城冷冷说道。*?|=@欢迎读@者登录www.zongheng.com查$看^更^多优~秀作^品。^~=|*

“是……是。”车夫继续驾车。*?|=@欢迎读@者登录www.zongheng.com查$看^更^多优~秀作^品。^~=|*

马车扬长而去,带起一阵飞扬的尘土。*?|=@欢迎读@者登录www.zongheng.com查$看^更^多优~秀作^品。^~=|*

摔在地上的赫连成看着飞速离去的马车,好久才回过神来。他这是,被一个女人踹下了马车?他堂堂一个将军,居然会被一个女人踹下马车,说出去,还真是够丢人的。*?|=@欢迎读@者登录www.zongheng.com查$看^更^多优~秀作^品。^~=|*

那辆马车行驶而去的方向,似乎,是太师府?*?|=@欢迎读@者登录www.zongheng.com查$看^更^多优~秀作^品。^~=|*

看着马车离去的方向,赫连成眯了眯眼睛。*?|=@欢迎读@者登录www.zongheng.com查$看^更^多优~秀作^品。^~=|*

*?|=@欢迎读@者登录www.zongheng.com查$看^更^多优~秀作^品。^~=|*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快捷键:回车) 下一章(快捷键:→)
 

发表评论

 
 
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