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古代言情 > 穿越之胡作妃为 > 正文
第二章 回到娘家
作者:灵犀蝌蚪  |  字数:2628  |  更新时间:2014-08-25 20:01:55 全文阅读

“小姐,到了。”颠簸了一阵子,马车停了下来,拉开门帘,伸出手,想要拉墨倾城下马车。

墨倾城避开了车夫的手,轻轻一跃,就下了马车。

眯着眼睛看了看眼前巍峨的牌匾,墨倾城抬腿就打算走入大门。

“哟,这不是文王妃吗?”一个阴阳怪气的的声音从旁边传来。同时,走过来一个一个浓妆艳抹的女子。女子的相貌说不上难看,只是脸上抹了厚厚一层脂粉,看着就有种庸脂俗粉的感觉。

根据记忆,墨倾城知道,这是继母的女儿,墨倾舞。

墨倾城冷冷瞥了墨倾舞一眼,懒得搭理她,就要回府。

“文王妃,你不在王府里面伺候王爷回来做什么呀。”墨倾舞挡在门口,挡住了墨倾城的去路,上下打量了墨倾城一番,眼中满是嘲讽,“莫不是,被王爷休回家了吧。看看你现在这副狼狈的样子,真是没了我太师府的脸。”

王爷休妻,墨倾城上吊的事情闹的很大,全京城都差不多知道了。一听说墨倾城回府,墨倾舞立即就来对人冷嘲热讽了起来。原本墨倾城嫁给了皇帝最宠爱的文王,成为了文王妃,她还妒忌的很。没想到,成婚才一年,墨倾城就被休了回来。墨倾舞的心里别提有多高兴了。尤其是看到墨倾城现在满身狼狈的样子,对比着衣着华贵的自己,墨倾舞越发有一种高高在上的感觉。

“让开。”墨倾城冷冷说了句。

“这恐怕不行呢。”墨倾舞掩嘴一笑,“我要是让开,放你一个弃妇进家门,岂不是有辱太师门风?”

“我再问你一遍,你让不让开?”刚刚车上和一个男人刚刚打斗过一场,墨倾城现在心情异常的烦躁。偏偏还有个不知好歹的人拦住了自己的去路。墨倾城的耐心都要被消耗殆尽了。

“我就不让。”墨倾舞挺了挺胸,满脸倨傲地看着墨倾城,“你以为自己现在还是太师府的大小姐吗?你现在不过是王爷的下堂妻!一个没人要的弃妇而已!太师府,也是你这样身份的人可以进去的吗?”

“你想怎么样?”墨倾城挑了挑眉,看向墨倾舞。

“我要你三跪九叩地进家门!”墨倾舞说道,“既然你有辱门风,当然要做出相应举措来。”

“三跪九叩,好大的口气。”墨倾城简直想大笑三声了,“我的跪拜,这个世上,恐怕还没人受得起!”转头看向墨倾舞,墨倾城眼底一片冷意,“不识好歹的东西!”墨倾城说着,伸手就将挡在眼前的墨倾舞一把推开。墨倾舞被大力推了一下,觉得被落了面子,脸上的怨毒之色更深。

“你们几个,还不赶紧将这个弃妇拿下!”墨倾舞伸手指着墨倾城,对身边的护卫说道。

护卫们对视了一眼,缓缓朝着墨倾城走过去,想要将墨倾城包围在里面。

墨倾城挑了挑眉看向着几个人。还真是有趣啊,刚刚和那个男人的一场架,她打的颇为不满意,现在居然有自己送上来找虐的。

“对不住了,小姐。”一个护卫说了一句,就朝着墨倾城冲了上来。

墨倾城微微侧了侧身,避开了护卫挥上来的手,右腿伸出,将护卫绊倒在地上。

一个接一个的护卫朝着墨倾城袭击而去,墨倾城像一只美丽的蝴蝶,在护卫中翩翩起舞,每跳起一次,总有一个护卫摔倒在地上,不一会儿,所有的护卫就全部倒在了地上。

墨倾城稳稳站在地上,衣服一丝不乱。看着横七竖八倒在地上的护卫冷嗤一声:“不堪一击。”

“你……你……”墨倾舞瞪大了眼睛,她懦弱温柔的大姐,什么时候变的这么可怕了,“你,你不要过来。我怎么说也是你的二妹,你不能打我……”看着不断走进自己的墨倾城,墨倾舞连连后退。她现在已经后悔死在门口堵着墨倾城了,没有折辱到墨倾城,反而让自己陷入了危险。

“二妹是个什么东西。”墨倾城嗤笑一声,“你又是什么东西!”

“你……!”墨倾舞被气的满脸通红,刚想反驳几句。抬眸对上了墨倾城满是冷意的眸子,却一句话不敢说。她有一种感觉,她要是说了,下场会比躺在地上的护卫还要惨。

“怎么回事,发生什么事了!”一声厚重的男音从墨倾城伸手传出。

墨倾城转过头去看了一眼。

“爹!”看到从马车上下来的男子,墨倾舞眼中闪过一丝惊喜。朝着墨儒文飞奔了过去,一把跪在墨儒文面前,抬起头的时候,眼中满是泪水,好不凄惨,“爹,你要为女儿做主啊!”

“舞儿,发生什么事情了?”看到自己最宝贝的女儿哭成这样,墨儒文心中满是心疼,“快起来,告诉爹爹,是谁欺负你了?”

“是她。”在墨儒文的搀扶下,墨倾舞站了起来,伸手一指墨倾城。

“倾城?”看到墨倾城的瞬间,墨儒文愣了一下。随即想起了之前王府闹的一出休妻的戏码,脸一下子就拉了下来,“你回来做什么?”

“这是我家,回家拿东西而已。”墨倾城淡淡说道。

“爹爹,姐姐被休弃回家,本来已经是有辱门风了。”墨倾舞对墨儒文哭诉道,“谁知道,姐姐还没有半点羞耻心,居然打伤了府中的多位护卫。姐姐刚刚还想打我,爹爹,要不是你早点回来,女儿我现在就和这些护卫一个下场了。”

听了墨倾舞的哭诉,墨儒文脸上满是恼怒,对墨倾城说道,“放肆!你眼里还有没有太师府,有没有我这个爹!”

墨倾城一言不发,只是看向墨儒文,眼中没有半分退缩。

“你,你这是什么态度!”墨倾城他的态度让墨儒文恼火。

“爹爹,你也看到了吧。”墨倾舞趁机添油加醋,“你看姐姐现在的样子,根本就是故意和爹爹过不去。女儿之前不过是想让姐姐去祠堂忏悔自己的过错,谁知道她就对女儿大打出手。”

“我太师府没有你这样有辱门风的女儿!”墨儒文衣袖一挥,对墨倾城说道。

“呵,”墨倾城冷笑一声,“我也没有你这样的爹。”

“你,你给我滚!”墨儒文气的满脸通红,伸手指着街道,怒吼道。

“我拿了东西,自然会走。”墨倾城淡淡说道。

“你以为太师府是什么地方,你想来就来,想走就走?”墨儒文说道,“还想进我太师府拿东西!”

“我只是拿走娘亲的遗物。”墨倾城冷着脸说道,“那些是娘亲留给我的东西,爹,你堂堂一个太师,不会想私吞娘亲的遗物吧。”

“哼,笑话。”墨儒文挥了挥袖子,“我堂堂一个太师,怎么会去要一介小女子的东西。”

“既然这样,就让我把娘亲遗物带走。”根据记忆,墨倾城知道原主的娘亲的遗物中,有一只玉镯。和他前世一支戴在手上的一模一样。她下意识的,就想要拿回那个镯子。

一听说墨倾城要拿走她娘亲的遗物,墨倾舞急了,立即说道,“你娘亲既然已经嫁入了太师府,东西自然也是太师府的,你,你没有权利拿走!”

“太师,别逼我看不起你。”墨倾城没有理会墨倾舞,而是将视线投向了墨倾城。

“来人,带她去西苑。”墨儒文说道。

“多谢。”墨倾城道了一句谢,就跟着府上一个下人去了西苑。墨倾舞脸上染上意思焦虑,跺了跺脚,匆匆跑到自己娘亲住的东苑。

从床底下拿出一个包袱,记忆中,原主的娘亲留下了不少财物。墨倾城将包袱打开,却发现里面只有零零碎碎几个首饰,而且,最重要的一个镯子不见踪影。墨倾城的眼中染上了一丝狠戾。将包袱草草扎了起来,墨倾城背起包袱走向东苑。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