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古代言情 > 穿越之胡作妃为 > 正文
第十章 落水被救
作者:灵犀蝌蚪  |  字数:2872  |  更新时间:2014-08-29 13:21:13 全文阅读

见到墨倾城跑了,沈穆书也顾不上自己鼻子上的伤了,二话不说,就追了上去。

受了刚才的两下教训,沈穆书已经知道,墨倾城不是表面上看起来那样的小绵羊。这个女人,心狠,手狠,下手从不留情。他想要征服这个女人,就必须全力以赴。

墨倾城喝了点酒,再加上刚刚打了沈穆书两次,加剧了酒精在体内循环。她现在只觉得全身软绵绵的,脑子的反应也迟钝了几拍。

沈穆书五指成爪,一爪袭出,墨倾城原本想一个侧身避开的。奈何,身体不听使唤,硬是没有躲开。右肩上的一块衣服被沈穆书抓了下来,露出了白皙的香肩,还有隐约可见的红色肚兜。

“倾城,你是我的,只能是我的。”沈穆书看着墨倾城,眼中的占有欲不言而喻。

“啪”墨倾城给了沈穆书狠狠的一巴掌,“我墨倾城,从来不属于任何人。没有人的强迫的了我!”墨倾城说这么转身,纵身一跃,跳下了湖。

现在这具身体,根本不识水性。但是墨倾城顾不得那么多了。她就是死,也不会让沈穆书得逞的!

冰冷的湖水瞬间包裹住了墨倾城的身体,墨倾城冻的一个哆嗦,脑子却清醒了起来。用力舒展着四肢,在水中扑腾了几下,便能够掌控这局身体。墨倾城朝着岸边用力游过去。

眼见着墨倾城在自己面前跳下了湖,沈穆书眼中闪过一丝痛苦。她就这么恨自己,宁可淹死在水里,也不愿意和自己在一起吗?

沈穆书看了眼湖水,发现墨倾城居然在往岸边游。顿时内心充满了怒火。什么不识水性,原来都是装的!好一个墨倾城!

沈穆书脱下自己的外袍,纵身一跃,也跳下了水,朝着墨倾城追赶而去。

阴魂不散!

墨倾城在心里说了一句,也加速游过去。

不知是岸边太远了,还是这具身体耐力太差。有了一阵子,墨倾城便觉得身体无力了起来。使劲扑腾了几下,却发现自己根本使不上力来。只能眼睁睁看着湖水将自己淹没。墨倾城嘴角勾起一抹苦笑,她难道,就要交代在这里了吗?

冰冷的湖水钻进了鼻腔,墨倾城的意识越来越模糊。

失去意识的前一秒,墨倾城感觉到自己落入了一个温暖的怀抱。宽阔的胸膛,给人一种安心的感觉。

“笨蛋。”墨倾城似乎听到了一声无奈的叹息。

床上的人浑身泛红,嘴里时不时吐出难受的呻吟声。

赫连成坐在旁边,时不时帮墨倾城擦了擦额头上的汗水。在墨倾城说出一个“渴”字的时候,立即将茶杯端到了墨倾城的嘴边,小心翼翼地将水到了进去。

墨倾城牙关紧闭,水顺着墨倾城的嘴角尽数流了下来。

赫连成尝试了几次,墨倾城都没有将水喝下去。

赫连成眼中闪过一丝无奈,一口饮尽杯中的水,将水含在口中,对准墨倾城的嘴,将水喂了进去。

一碰到水,墨倾城就像久旱的土地遇上了甘露,狠狠吮吸着赫连成口中的茶水,两人吻的难舍难分。

直到口中的水全部饮尽,墨倾城才放开了赫连成。

赫连成摸了摸自己的嘴,突然间觉得,刚刚和墨倾城亲吻的感觉,十分的美妙,看向墨倾城的眼神也愈发的温柔了起来。

“冷。”墨倾城抱了抱自己的手臂,吐出一字。此刻墨倾城的表情,看起来是那样的柔弱无依,偏偏眉眼处流露出的意思坚忍又很明白地告诉别人,她并不是那么脆弱的。

赫连成脱下自己的外衣,坐上床,将床上的人紧紧搂在怀中,又用被褥将两个人紧紧包裹起来。

“还冷吗?”赫连成一边搓着墨倾城的肩膀,一边低声询问着。

墨倾城不自觉地往赫连成的怀中靠了靠,不再说话。

“叩叩”,门口传来了有规律的敲门声。赫连成轻手轻脚地将墨倾城放回在床上,放轻脚步打开了房门。

门口是一个念过半百的老头,身上背着一个药箱。

“胡太医,你来了。”赫连成轻声说了一句。

胡太医朝着赫连成点了点头,就走进屋内。

拉过墨倾城的手拔了把脉,胡太医摸了摸自己的胡子,说道:“这位姑娘原本就身子虚,之前又落了水,寒气侵体,才会感染了风寒。老夫开几剂药方,调养几天就可以了。”胡太医说着,拿出笔墨纸砚,在一旁的桌上写下了需要的药材。

“多谢大夫。”赫连成收起了桌上的药方,送胡太医出去,顺便将药方交给了手下的人,让人立即煎药。

昏迷中的墨倾城只觉得浑身忽冷忽热的难受之极,在床上翻了个身却依然没有办法摆脱这种难受的感觉。

“倾城,喝药。”迷迷糊糊中,有谁和她说了句话,随即,温热的唇瓣就贴上了自己的唇。略带苦涩的味道从对方那里传来。墨倾城下意识想要抗拒,舌头被人狠狠抵住,墨倾城反抗不得,被强行灌入了不少药汁。

墨倾城咳嗽了几声,赫连成耐心地帮墨倾城拍了拍背,扶着墨倾城躺会床上。

对于自己的举动,赫连成都觉得有些奇怪。他自认为不是一个温柔的人,可是对着墨倾城,他却愿意小心翼翼照顾着。

他想,或许,墨倾城在他心中的地位很不一般吧。

在房间里面陪伴了墨倾城一会儿,赫连成就悄悄离开了墨倾城的房间。他需要去弄清楚,墨倾城今天落水的理由。

如果是那个文王不识好歹,动了他的女人的话,我一点不介意让文王付出一点代价的。

这样想着,赫连成眼中闪过一丝杀气。

墨倾城的病来得快,去的也快,第二天就已经没有什么问题了。

“夫人,你醒了。”墨倾城轻哼一声,睁开双眼,正好对上一双含笑的眸子。墨倾城愣了愣神。说话的是一个年轻的女子,眉目间满是温柔。

“你是谁?”墨倾城清醒了一下,眼中满是戒备地看着眼前的女子。

“夫人,不必这么戒备,”女子微微一笑,开口道,“我叫燕儿,是将军的侍女。”

“吱呀”一声,房门被打开了,走进来一个英俊的男子。墨倾城眯了眯眼,认出了这个人,赫连成。

“我怎么在这里?”墨倾城面上没有过多的表情。

“你落水了,”赫连成走到墨倾城身边,“是我救了你。”

墨倾城回忆了一下晚上的事情,才想起来,自己在船上和沈穆书打了起来,最后自己跳水逃跑了。

“你要记住自己的身份,你现在是将军夫人,不是文王妃!”赫连沉着脸说道,“文王请你出去,你就不该出去!”

“我的事情,轮不到你来管。”原本想和赫连成道谢的,一听到赫连成这番话,墨倾城的脸色就不好看了起来,语气也变得有些冲。

“在我正式嫁给你之前,我还是自由身。就算我真的嫁给你了,你也没有任何权利掌管我的行踪。”

“如果我不管你,你今天就淹死在河里了。”赫连成眯了眯眼睛,说道,“既然知道自己酒量不好,就不要学别人和那么多的酒。你要是真的出了什么事情,丢的是我将军府的脸。”

赫连成冷哼一声,将手中端着着姜汤交给燕儿,“把药交给夫人,让夫人喝下,免得又着了凉。”

说完这一切,赫连成转身就离开了墨倾城的房间。

墨倾城愣了愣,她还憋了满肚子反驳的话,谁知道,赫连成居然就这么走了。

“呵呵,”看着赫连成离开的方向,燕儿轻笑一声,“将军真是个别扭的人呢。明明这么关心夫人,却偏偏要做出这个样子。”燕儿说着,将姜汤递给墨倾城,。

“夫人,你身体还没好全,先把药喝了吧。”

墨倾城接过药碗,闻着里面苦涩的味道,皱了皱眉,仰起头一饮而尽。

“夫人,你可能不知道,”接过墨倾城手里的空碗,燕儿笑着说道,“那天将军听说夫人和文王出去,二话不说就跑到你们泛舟的湖畔边盯着那艘船看呢。

燕儿看将军的眼神,好像恨不得吃了文王一样。昨夜,将军一看到船上有人落水了,不知道多着急,也不管那个人是不是夫人,外衣都没脱就直接跳下水。

那势头怕是不找到夫人,就绝对不上岸呢。幸好上天开眼,让将军找到夫人了呢。”

“我知道了。”墨倾城淡淡说了一句,面部表情没有什么特别的变化。燕儿的话有没有印在墨倾城心里,怕是只有她自己知道了。

灵犀蝌蚪
作者的话

上午停电了,现在才更新,不好意思~~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