保存设置 恢复默认

过妻不候

正文楔子

[更新时间] 2016-01-20 11:22:27 [字数] 3038

泛着凛冽寒气的无垠海面,因为有着冬日暖阳的照射,气温逐渐升高了不少。整片大海像是一个乖巧的孩童,正在暖阳母亲的怀抱中,陷入安静的沉睡。-!+=|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然而相继而来的马达狂啸声,却打破了这难得的静寂氛围。-!+=|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是一前一后的两艘,游艇和快艇。-!+=|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开在前面的游艇似是加足了马力,明明是那么温润娇小的造型,却势如破竹般将所过海面掀起一片巨浪。-!+=|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而紧追其后的快艇,明明有着完胜游艇的超强速度,此刻却开的东倒西歪,速度始终跟不上不说,还随时都有一头扎进深海,再也上不来的危险趋势。-!+=|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让人禁不住为那开快艇的人,捏了一把汗。-!+=|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叶问沉却是连汗都不敢擦。-!+=|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他怕他只要一抬手,那视线里的游艇就会消失不见,让他永远都找不到。-!+=|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于是那满是血迹的额头上,即使血势还在蔓延,他也任由那些血流的自己满脸都是。那张帅气精致的俊颜上,除了那双极亮极黑的眼眸,哪里还能看得清他是什么样子。-!+=|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早知道他该拖着个人来帮他的,这样过度的追击,再加上失血过多,他感觉自己已经没有太多力气追逐。-!+=|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也就是在这时,口袋里的手机突然响了起来。-!+=|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并没有过多心神去在意那铃声,他现在满心都是前面的游艇,可是打电话的人似是卯足了劲,一遍又一遍地拨着,一怒,他将手机掏了出来。-!+=|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喂!”语气直接逼近于发怒,这通电话最好是有要紧事!-!+=|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可当他听到听筒里传来的声音时,却惊得差点连人带艇翻进大海。-!+=|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暖心?”他低低地唤着那个名字,怀疑这通电话是不是有人在恶作剧。-!+=|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他的妻子,宋暖心,已经疯了将近一年时间,刚才还偷跑出来,开走了前面那艘游艇--这样的精神状况下,她怎么可能给自己打电话?-!+=|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可是那声“阿沉”,却是切切实实地响在耳边。-!+=|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暖心!”眼底努力维持的冷静在听到熟悉的声音时,就有些快要绷不住,“如果真的是你的话,那你乖一点,停下来!嗯?”-!+=|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你现在的状况,真的很危险!-!+=|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那边并没有应答,只有电波的沙沙作响,直到几分钟后,听筒里才传出暗哑的声音:“阿沉,对不起!”-!+=|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这完全是属于清醒意识下的应答!-!+=|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黑漆的瞳孔惊愕扩张,而那边的声音继续传来,的的确确,是他这个丈夫都久违的清晰思路:“对不起,刚才好像是我把花瓶砸在你头上的,是吗?一定很痛吧!”-!+=|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我……没事、没有关系!”太久没有过夫妻对话、还是清醒意识下对话的结果,便是他竟然紧张地开始语无伦次,甚至那握着方向盘的手心,都开始冒出薄汗。“暖心,你……”-!+=|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你是想问我是真的清醒了?”即便隔着听筒,暖心也听出了电波里传来的紧张,她轻声一笑,低语:“还是说,你在害怕,我清醒之后,会想起我们以前的事?”-!+=|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以前的事!-!+=|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捏着方向盘的大手蓦然握紧,薄唇也因为这四个字,而抿出笔直锋锐的线条。叶问沉另一只手死死捏着手机,瞳孔里的墨色,黑而沉实。-!+=|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以前怎么了?”他低低应着,语气漫不经心,似是他的紧张并不存在。-!+=|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即便他已经快要将方向盘捏碎。-!+=|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不是说好,以前的事,不再提了吗?”他继续道。-!+=|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不再提?”暖心轻轻勾了勾唇角,浑浊了近一年的双瞳里情绪晦暗不明,“因为不再提,所以这段时间你一直不给我吃药,最多只在发病时用镇定剂,为的就是,让我彻底忘了以前的事,是吗?”-!+=|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暖心!”埋藏在心底最自私的那一面,就这样被深爱之人无情挖出,叶问沉脸色变了几变,终是率先败下阵来。-!+=|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是!”他默默看着前方速度依旧的游艇,那般冷凝的一个人,眼底竟然也泄出了浓浓的悲伤,“用药会缓解你的病情,但也更会加速你的离开!”-!+=|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所以我自私了!因为我真的,很怕你离开!-!+=|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所以为了断绝那所有一切你会离开的可能,我宁愿背尽骂名,受千夫所指!-!+=|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但这些都无所谓,只要你能让我陪在你身边,再多的骂名,又何妨!-!+=|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我不在乎!-!+=|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对,不在乎!-!+=|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被悲伤掩盖的冷静,在这样坚定的信念下又重新回归,叶问沉强行撇开额头剧烈的痛楚,定了定心神,终于有了点力气,让他可以加速。-!+=|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加速的结果便是快艇风驰电掣般,将海面劈出了一条宽道,连前方游艇里的暖心都能感觉到他的逼近。-!+=|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她回头看了一眼,尽管入目的,只能是空旷的驾驶室。-!+=|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不过这样的空旷,倒十分适合她现在的心境。-!+=|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轻轻敲了敲话筒,一如当初两人还在浓情蜜意里时,她每次会用敲话筒的动作,来提醒他下班回来的路上,一定要开车慢一点。-!+=|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果然,这样的动作一出现,后方的快艇轰鸣声立刻减了大半。暖心几乎能想象,叶问沉在听到这熟悉的声音时,那满眼惊诧的样子。-!+=|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即便是惊诧,他那双好看的黑眸,也是最亮眼的存在。-!+=|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那双,曾经让她无限沉迷的黑眸!她爱过的那个人,有着这世上最好看的眼睛!-!+=|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阿沉!”回忆慢慢涌现,她闭上了双眼,在一片黑暗中沉浸以往,“你还记不记得,我第一次叫你‘阿沉’,是什么时候?”-!+=|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什么时候?叶问沉不敢深想暖心为什么在熟悉的敲话筒动作后,紧接着又提起这段回忆。而这段回忆,恰好也是他心头最美好的存在。-!+=|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所以他当然记得!-!+=|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他记得那个从婚礼上逃走的准新娘穿着一身婚纱坐在他门前,大半天的奔波已让那洁白的婚纱染上尘土,可她恍若未觉,只坚持坐在那里等他回来!-!+=|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那日的夕阳铺了半边天的红霞,红霞万丈中,那个逃婚的人儿低头掩饰着她的手足无措,她说:“阿、阿沉,我以后也、也这样叫你,好吗?”-!+=|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我逃婚了!我想过了,如果这辈子一定要嫁人,那我只想做叶太太!”她看着他,忐忑的眼神忽然就坚定了下来,“我现在,还有机会做叶太太吗?”-!+=|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多少个午夜梦回,他忆着她那声阿沉,嘴角总会不自觉地挂上笑容。-!+=|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暖心,我记得!”-!+=|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叶问沉也闭上了眼睛,不同于暖心的越来越清晰,他是神智越来越模糊。-!+=|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可他却不敢昏过去,一点都不敢,“暖心,无论你现在是不是清醒状态,我们都把船停下来好不好?或者你不想停也可以,我过去,陪着你,嗯?”-!+=|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暖心并没有回答,只兀自沉默着,许久之后,她才低低道:“如果时光倒流,我那天一定不会逃婚!那样的话,你永远都是叶问沉,而不是阿沉!”-!+=|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那样的话,我们就不会再有交集,后来的后来,也就不会那么苦!“所以……”-!+=|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不!暖心!”她还要说什么,却被匆匆打断,“时光不会倒流,所以你只能是叶太太!”-!+=|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就算你那天嫁给了安泽西,我也会把你抢过来!我说过,宋暖心永远都是叶问沉的,一辈子都是!所以你乖一点,停下来,哪怕一分钟!叶问沉不能没有宋暖心,没有她,他会死!暖心,求你!”-!+=|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叶问沉不能没有宋暖心!-!+=|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一年三百六十五天的昏沉神智,在今天终于换来片刻的清醒,以往的种种像是电影片段从暖心脑海中一帧一帧闪过,她望过去,全是血肉模糊。-!+=|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而那些血肉模糊,尽是她和他!-!+=|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傻瓜叶问沉,你要记住,这个世界上,永远都不存在谁离了谁就活不下去的事情。永远都不存在!-!+=|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没有宋暖心,叶问沉会不会死我不知道,但是有叶问沉,宋暖心这辈子都不会开心!”-!+=|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我们已经不是当初的我们,而我,再也回不到当初的我!”更何况,我也不想回去!“所以,我们就这样吧!从今天起,我们的纠葛,从此一笔勾销!!”-!+=|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一笔勾销?-!+=|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如何一笔勾销?他的骨他的血他的肉,所有的全部都早已和她连在一起,这样的紧密相连,如何一笔勾销?-!+=|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不可能!”连考虑都没有,叶问沉直接做了否决,“暖心,不如你教我,教我如何能与你一笔勾销!你停下来教我,嗯?”-!+=|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听筒里的暗哑女音并没有回答他,让他怀疑她是不是已经把电话挂了。-!+=|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暖心?”他犹自不甘地对着听筒喊着,而前方,一直笔直向前的游艇,突然转了一个方向。-!+=|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那个方向……-!+=|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你要干什么?”不敢置信地看着那个周围全是峭壁的方向,手劲之大更是快要将手机捏碎,“宋暖心你告诉我你要干什么?停下!你把船停下听到没有!”-!+=|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不能撞上去!回来!-!+=|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他喊到最后几乎要嘶吼起来,可是与他的激动不同,终于再次出现在听筒里的声音,平静得让人心慌,“我不会教你!”-!+=|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如果此生重新来过,我宁愿我从来都不认识,那个叫叶问沉的人!-!+=|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所以,叶问沉,再见!-!+=|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轰——!”-!+=|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回目录(快捷键:回车) 下一章(快捷键:→)
 

发表评论

 
 
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