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古代言情 > 鬼帝狂妃 > 正文
第49章:浴火黑凤
作者:凛四小姐  |  字数:2085  |  更新时间:2016-06-18 13:11:02 全文阅读

那个东西绝不简单,否则他不会这样做!

拓拔翎岚现在是心急如焚,那庞大的影子虽不知道是什么,但这里到处充满了毒,五毒教又最擅长使毒,绝不会是好东西。

他独自引开危险,也不和她商量一声,简直是岂有此理!

拓拔翎岚气得半死,这男人是多小瞧她,难道对他而言,她就是一个无法共同担当风险的弱女子吗?!

“混蛋!”拓拔翎岚狠狠骂道,随即内力一动,掌中唤出了黑煞凤鸣剑。

却峡谷里的毒太多了,她现在已明显有点使不上力。虽然云毓比她强了不止一个等级,但多多少少,肯定也是中了毒的!

拓拔翎岚正要劈碎堵路的石头,而蓦地一个警觉,反身挥剑,斩落了偷袭的暗器。

“哼,又是暗器又是暗箭,还毒的要死,你们五毒教可真是卑鄙无耻的典范,小人贱种的摇篮啊!”

她眸光凛凛,充满了杀气和怒火,瞪着面前的两个女人。

“咯咯咯……”她们笑着,动作神态完全如出一辙,就像镜子里面映出来的一样。

“一个流焰国的郡主,居然会和天玄教有关,没想到不但是真,而且还是件大事,也不枉费教主大张旗鼓的派我们来。”

她们谄谄说着,手里就又拿出了几支带毒的暗器:“郡主,我们是五毒教罗双堂堂主,落飞音,落飞月。”

“不知郡主可否能够告知,为何天玄教教主的黑煞凤鸣剑,会在你的手上?”

“哼,如果你们有命活下来,本郡主就考虑考虑!”拓拔翎岚出手就是七成功力,若不速战速决,中毒更深就麻烦了!

虽不知道五毒教的什么堂主,但听她们的口气,应该也是五毒教很有地位的,而且身手确实了得。

既然现在被她们看到了黑煞凤鸣剑,那说什么也不能让她们活着离开这里!

拓拔翎岚和她们打了数百个回合都不见分晓,反倒是自己吸入的毒越来越严重了。

“噗!”拓拔翎岚吐了一口黑血,运功会导致毒素加速扩散,现在可谓是拿命在拼。

“咯咯咯……”落飞音和落飞月却还游刃有余的在笑,“就你这样还想杀我们,简直笑话。”

“翎岚郡主,你不想告诉我们东西怎么来的也行,等你一死,我们直接把东西拿走也都一样!”

两人说着飞身而上,她们以绸缎为剑,而且里面藏了大量的剧毒,可谓阴险至极。

“刚刚的那个黑影,去追我手下的东西是什么?!”拓拔翎岚闪过一击,以剑气护身逼退了她们。

而她们立刻又冲了上来:“你的手下?那公子倒是机灵,知道引开圣龙,否则,你俩早一块死了。”

“圣龙是什么鬼?!”拓拔翎岚极为犀利的一剑,有毒在身,只能涉险,玄冥鬼书已然动了八成功力。

这一剑差点干掉一个,但还是慢了半步,只削掉了一截头发。

“哼!”她们显然怒了,也不再说话,恶狠狠的攻了过来。

拓拔翎岚将功力提到九成,剑气狂舞,掌风飘飞,一鼓作气给她们来了个狠狠的下马威!

唰唰唰!

她们的头发被削成鸡窝,衣服也被砍的破破烂烂,却到底不是流焰国的人,对光胳膊露腿不太忌讳,但头发……

头发可是女人的生命,落飞音和落飞月简直气炸了,想到拓拔翎岚这般不利的情况下,竟还能有余力羞辱她们,就更是火冒三丈!

“现在就杀了你这贱人!”她们换了架势,看样子是要发大招了。

拓拔翎岚挑衅她们,也就是在等这一刻。

她已经撑不住了,只能靠一招全力以赴的绝杀来博取胜机,否则,必死无疑!

落飞音的绸缎从两条变成了四条,而落飞月则使起了毒掌,一双手随着运功,都变成了深深的绿色!

拓拔翎岚眯眼,却收了黑煞凤鸣剑,调动起全部内力,如黑风般的剑气,霎那间竟裹上了一层的如火的红!

玄冥鬼书的十成境界,并不在剑,而黑煞凤鸣剑之所以叫这个名字,是因为它发挥真正威力的时候,会有煞气嘶鸣出的凤唳之声!

那力量仿佛浴火的黑凤,嘶鸣冲天,剑气直达云霄!

“堂主!”

五毒教见到黑凤冲天而起,这才找到落飞音和落飞月身在何处。

他们赶紧用攀岩的钩爪翻越了堵路的巨石,却到达的时候,落飞音落飞月已经断气。

“有血迹,追!”他们发现了大量的毒血,知道一定是拓拔翎岚或者那小子的。

而拓拔翎岚此时,毒已走遍全身,方才的恶战又导致内伤严重,已然剩下半条命。

听到大批人正追过来,她却实在没有逃脱的力气,身子一软,倒在了地上,意识沉到了黑暗里。

再醒来时,她是在一个阴暗潮湿的山洞里,身边生着一团火。

“……云毓……?”她吃力坐起来,身体虚弱的不像话。

她盖着的是云毓的外衣,却上面染了不少血,还都是中毒的暗黑色的血。

可身边没人,云毓不在这里。

“云毓,你在哪儿?”她又奋力唤了一声,但人很虚弱,声音还是太小了。

拓拔翎岚披着他的外衣,从篝火里拿了一根木棒当火把,扶着石壁在周围查探了一下。

这里似乎就一条路,有一边是被堵死了,她慢慢往另一边的深处走去。

堵住路的应该是云毓,那些石头是用玄冥鬼书的内力打碎的。

本以为死定了,可最后他还是及时赶到救了自己。拓拔翎岚心里有些不是滋味,他先前丢下自己,是因为他想保护自己,并非小瞧她什么。

这些事,她明白,但她需要的不是捧在手里,含在嘴里的.宠.爱,而是能相互扶持和共同承担的陪伴。

她要的爱很简单,不需要太浓厚,可他给的爱太霸道,溺的她有些无所适从。

他们之间,还需要更多的了解和理解,只是眼下,他为她连命都不要,确令她感动非常。

前世她太好强,也确实很强,所以现在真被人保护、真有人保护的时候,竟不知道如何是好了。

她心里乱糟糟的,不知这是哪里的山洞,不知发生何事,不知那男人现在怎样,又为何要留下她一个人。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