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古代言情 > 娇女谋略 > 正文
第二十四章 忍无可忍,就无需再忍
作者:帘霜  |  字数:3507  |  更新时间:2016-06-08 19:05:24 全文阅读

“我……”卫艳冲出来,原本就是一时恨怒冲动,这会被卫月舞反问一句,立时说不出话来。

“舞丫头,艳儿也是关心你,怕你的婚事被担误了,总是当年你娘替你求下来的婚事,就这么随随便便的推了,实在是可惜。”李氏忙出来替卫艳解围,僵硬的脸上,努力摆出一副笑脸,一副诚心替卫月舞打算的模样。

无奈,有了前面的一些话,这样的解释落在众人眼中,就是一个大大的嘲讽。

“我……我……就是想让你好好考虑一下。”卫艳虽然恨不得抓花卫月舞那张娇美的脸,却也知道这时候不能不顺着李氏的话说。

手中的帕子都被她揉成一块碎团了,但是在太夫人冰冷的目光的逼视下,愣是不敢再随意造次的说话,只在心中恨毒不己,只恨当时怎么没要了卫月舞的性命,居然让这个小贱人给逃脱了呢!

“二姐姐可真是关心我,居然这么关心我的婚事,而且还让水云女扮男装,跟着靖远侯来接我!二姐姐,我真的有那么蠢吗?”卫月舞上前走了一步,一双眼眸幽黑盈亮,紧紧的盯着卫艳。

不知道为什么,被她这么紧紧的盯着,卫艳只觉得心口突突的路了几下,心里冒出一股寒意来,竟然不敢直视卫月舞那双幽深的眼眸,紧张的咽了咽口水,下意识的往后一退,但立时就觉得自己势弱。

被激的头一抬,正想说话,却被太夫人冷声打断:“就以无才,无貌这个理由吧!”

太夫人这话既是退步,又是不让步,眼中精光闪了闪,看向涂氏道,卫艳的名节就是她的底线,至于莫华亭是不是会成为别人的笑话,不在太夫人的考虑之列。

太夫人那边己有决断,卫月舞自不能在场面上再对卫艳步步紧逼,身子悄无声息的退到涂氏身后,不动声色的冲着涂氏点了点头,伸手悄悄的指了指李氏,暗示可以从李氏身上下手。

涂氏原是为卫月舞撑腰来的,这时候眼角扫到卫月舞的神色,立时爽快的答应了下来

“好,就依太夫人所言。”

但却在下一刻拿帕子抹了抹唇角,话风一转。

“太夫人,此事我们就先不说了,但是整个京城里都在传我们舞儿,无才无貌,我却觉得奇怪,纵然我们舞儿真的无才无貌,难道这不是华阳侯府的私事吗?怎么就传的沸沸扬扬的,整个京城都知道?”

涂氏话里的意思,隐隐表示出可以不追究卫艳和莫华亭的私情,但是对于整个京城都在传卫月舞无才无貌的事,绝不估息,这是在太夫人底线上面的事情,相信太夫人不会有什么疑义。

这话说的极妙,卫月舞暗中为自己这位厉害的大舅母鼓掌,华阳侯府的后院被李氏把持了多年,自己若想跟李氏,卫艳斗下去,势必要砍断李氏的一些臂膀,否则自己在华阳侯府恐怕寸步难行……

但这还不够,才初初见面,卫月舞己确定这位华阳侯府的太夫人是不见兔子不撒鹰的主,那么,自己就再推她一把,逼她表态吧!

“祖母,外面居然这么传我的吗?”抬起盈盈的眉眼,卫月舞一脸的惊讶,目光一转,落在一边的卫艳身上,直言道,“二姐,你知道此事吗?”

她之所以问卫艳,是表示她认为,对她不好的传言,都可能是二房传出去的,太夫人若想保全卫艳,就必然拿出诚意来消除卫月舞的怨气。

“去查,看看府里都哪些人说过六小姐无才无貌了,不管是谁,连同她们的家人一起赶出府去,我们府里不需要这种,敢说主子闲话,乱传主子事情的下人。”太夫人脸色一厉,心里己做了决断,目光犀利的看向章氏。

“是,母亲,儿媳马上去查。”章氏想不到太夫人不去问李氏,反而问自己,明白是把这事交给自己,大喜,立既脆声答道。

往年那些送东西过去的,可都是李氏的心腹,原本章氏就在担心,自己现在虽然得太夫人的命令,可以跟李氏一起掌管后院,但是自己手下没人,也没安置到重要的位置,到时候,自己的命令,又有几个人能听?

李氏如果暗中给自己使绊子的话,可就真的糟了,这时候太夫人给了她一个能清理李氏人手的机会,如何不高兴,立时整个人神彩飞扬起来,看向卫月舞的脸色,也多了几分真诚的笑意,不管如何,这个侄女的出现,打破了后院李氏一家独大的局面,对自己的好处不小。

早知道这个侄女这么好用,自己当初无论如何也得让她早些回府才是。

一听章氏要对自己的人动手,李氏急的脸色发白,那些可都是她的心腹啊,但是这会太夫人的目光冷冷的逼视着她,她不敢多说一个字,只得头一低,恨的暗中咬牙。

看到太夫人压制李氏的一幕,卫月舞低着头站在一边,一副恭顺的听长辈吩咐的模样,只有她知道,长睫下眸色一片嘲讽。

对于和自己性命相关的事,太夫人居然还要考虑这么久,才在自己和大舅母的双重逼迫下,处置了李氏的人。

幸好,她这里也早己算好,表面上看起来是自己吃了亏,让步大了一些,但真论起来,在没有实证的情况下,最多也只能让太夫人退到这一步,而且最重要的一点,必竟以后卫月舞还要在华阳侯府生活。

外祖家再好,华阳侯府要接人的时候,也没有留住她的理由!

有些事,她不急,一步步来相信可以让有的人更急……

太夫人和涂氏一番寒喧后,也算是心照不宣的达成了协议,卫月舞对太夫人敛袖行礼后,自带着大舅母涂氏,去了府里为她准备的院子清荷院。

看着卫月舞和涂氏离开的方向,卫艳恨恨的拉着李氏的手,低声焦急的问道:“娘,清荷院真的要给她住?”

这清荷院可是整个府里,除了太夫人的院子,最好的院子了,原本卫艳就看中这个院落,但是李氏说要先走走过场,表示收拾干净后,给新进京的卫月舞住,卫艳想着,卫月舞是不可能真的住进来的,也只是说个名头而己,就应下了。

哪料想卫月舞居然真的活着进京来了。

“闭嘴!”李氏看到太夫人的目光寒凛凛的转过来,急忙低声呵斥卫艳道,向她使了个眼色,转而向太夫人陪着笑脸,这个时候为了个院子,再惹太夫人生气,显然是不智的。

一个才入京的小丫头而己,她还就不相信真的斗不过一个毛都没长起的小丫头片子,涂氏看起来是个厉害的,但是再厉害,也不可能一直住在华阳侯府,这以后,有的是机会,收拾这个小丫头片子。

况且那个院子,也不是这丫头想住就能住得进的……

“二丫头,跟着你娘一起跪下。”见涂氏和卫月舞离开,太夫人的手重重的在桌上一拍,脸色蓦的一沉,看向她们两个,厉声喝道。

被当着这么多人斥责,卫艳恨极,但纵然是满心不愿意,这时候也不得不跟着李氏“扑通”跪了下来。

心里对卫月舞越发的恨毒,她是太夫人面前长大的,最得太夫人的宠爱,平日在府里更是说一不二,还从来没有被这么羞辱,想不到今天居然为了一个乡下来的野丫头,把自己逼的在众人面前这么丢脸。

那个贱丫头,想安安稳稳的住进自己的清荷院,想也别想,就等她住不下去,自己提出要搬出来……

清荷院里。

一切都打扫的干干净净,井井有条,只是里面的几个丫环,婆子,看到来的居然是那位传说中的六小姐卫月舞时,各自对望了一眼,虽然没说什么,但眼底的意外,谁都看得懂。

这可是二夫人给二小姐准备的院子,现在住进来的,怎么会是那个才进府的六小姐,实在是让人不诧异都不行。

卫月舞似乎没看到满院子丫环,婆子惊异的眼神,自带着涂氏进屋,金铃早己让外面的小丫环送上茶来。

涂氏接过茶水,喝了一口,然后抬眼上下打量着卫月舞精致的眉眼,一时无语。

这样的眉眼,既便是以涂氏女貌美出名的涂氏一族中,也是鲜有匹配的,这样的容色,真的能藏得住一世吗?一时不由百感交集!

怪不得自己当年的小姑子,可以从那个人的手里,抢了华阳侯,但是此事细论起来,却不知道是福还是祸,当年自己的小姑子,就是这么香消玉郧的,心里莫名的叹了一口气,对着卫月舞的神色柔和了下来。

“大舅母,外祖母说过平淡才是福气,但如果平淡了还没用的话,那就勿须平淡。”卫月舞知道涂氏的心思,这时候微微一笑,柔声道。

她现在既然己经选择了这条路走,那么自然不会隐瞒,而且大舅母此次既然来了,也表示了外祖一家对自己的支持。

“你外祖母也是为了你考虑。”涂氏点点头,自己婆母的心思其实并不难猜,如果当初小姑子,不是长相出色,又岂会惹出那么多麻烦,以致于年少轻轻,就没了性命,只留下一个无人疼爱的女孩子,还不得不送到自己府上来收养着。

伸手从站在身后的一个婆子手中,接过一个包裹,推到卫月舞面前:“舞儿,这是你外祖母为你准备的,你现在不得不进京,还差一点命丧,你外祖母很难过,想了许久,才让我把这些东西给你,或者可以帮助到你。”

想起自己那个红颜薄命的小姑子,涂氏也叹了一口气,那个温温柔柔的小姑子,虽然她嫁过来没两年,就嫁给了华阳侯,但是在涂氏记忆中,一直是个可人疼的女子,对人也真诚,只是想不到这样的女子,居然年纪轻轻,就这么的去了。

当初谁不羡慕她,得嫁年少有宠的华阳侯,可谁料想……

包裹一层层的打了开来,里面放着一个暗金色的匣盒。

“大舅母,这是……”卫月舞心中大震,愕然抬头。

这种暗金色,固然不是真正的金黄色,但也不是一般人家能用得起的,总是那种和皇室有牵扯的大世家,才有可能用到这种颜色,外祖家在地方上纵然也算得上是世家,但是和京城中那种几百年的大世家,比起来,还真的就只是一个乡下的小乡绅而己。

怎么会有这种东西?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