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古代言情 > 娇女谋略 > 正文
第三十一章 退婚,势在必行
作者:帘霜  |  字数:3094  |  更新时间:2016-06-15 18:45:49 全文阅读

太夫人留了涂氏和卫月舞,在她那里用了晚膳,做为媳妇的李氏,太夫人没有发话,只能站在一边陪笑脸伺候,脸上的伤根本没时间擦拭药膏。

看着李氏脸上密密的水泡,卫月舞低头,勾起一抹冷笑,用的越发的细致起来,时不时的替太夫人去一些鱼骨,精心服侍太夫人用膳,这一餐饭,吃的极其用心,因为卫月舞的小意奉承,太夫人也很满意。

待得大家用完,卫月舞才陪着徐氏离开,先陪着徐氏去了客房,两个聊了一会,才回的自己的清荷院。

还没到院门口,就看到金铃在院门内张望,看到卫月舞过来,脸上难掩喜色,强忍了一下,终究溢出了一些喜气,索性低头等卫月舞过来。

金铃之前是卫月舞派去打探二房那边消息的,这时候自然明白她的意思,带着她进了里屋,画末送了茶水上来。

“小姐,二夫人那边又是听说砸了许多东西,而且还有哭闹的声音,后来还找了明大夫过去,之后送明大夫出来的几个丫环,婆子一个个脸都肿着,好象都挨了打,奴婢看那个明大夫一边走,一边还摇头。”

金铃轻声的回道。

李氏和她们是一起离开的,算算时间也足够闹腾起来,走的时候,卫月舞特地看了一眼,半边脸都红肿了起来。

“小姐,明大夫是不是表示二夫人的脸恐怕不大好了?”书非在一边好奇的问道。

“烫伤的厉害,又担误了时间,既便用再好的药膏,也不可能一点疤痕都不留,不过,这就哭了啊?”卫月舞放下手中的茶杯,悠然轻笑。

现在就哭的闹腾起来了吗?既然暗算了自己,就得承受这后果,这以后哭的日子还长着哪……

看到卫月舞的笑意,金铃莫名的觉得心中一寒,分明就是一个瘦弱不堪的少女,但却给了她异常森寒的味道,不由不由自由的突突一跳,忽然想起另外一件事:“小姐,二小姐果然往靖远侯府送了一封信,奴婢在暗中听得真真的。”

“不错,她果然送了!”卫月舞扬眉浅笑,眼眸中闪过一丝戾气,有了卫艳的通风报信,莫华亭那边应当有了准备吧!

相信“退婚”的时候,会因为他的这些准备越发的精彩起来……

信送到莫华亭的手中的时候,莫华亭还没用晚膳,看了信眉头紧皱,原本以为不过是一个小地方来的丫头片子,想弄死她,不过是自己走走过场而己,谁料想会弄出这么大的事来,眼下的这种形势,对自己极为不利。

卫月舞的命可真大,居然一而再的逃脱性命!

莫华亭烦的一个头两个大,一个人独坐在书房里,连晚膳也没心思吃,正烦恼间,忽听得门外茑声呖呖,然后门推开,走进来一个黄衣少女,看到莫华亭一个人坐在那里,面前的饭菜也没动,不由的急走几步。

“表哥,你怎么了?”黄衣少女娇声问道,眼底眉梢俱是关切之意,声音好似柔弱的要吹走一般。

“我没事。”看到眼前少女眼中的盈盈情义,莫华亭心头一荡,伸手拉住那只纤纤玉手,温柔的道:“没事的,就是华阳侯府上的一些事,烦心。”

“怎么了?难道二小姐还不愿意嫁给表哥不成?太过份了,表哥对卫二小姐这么一心一意,她怎么可能这么摇摆呢?”黄衣少女一双美目盈盈,半侧着头,带着几分气愤,从莫华亭的角度看过去,越发的觉得美人娇媚。

来人正是莫华亭的表妹,父母双亡之后,就寄居到了靖远侯府,当时莫华亭的母亲还在,但就在前年,莫华亭的母亲死了,于是这府里就只留下莫华亭和陈念珊了。

“不是卫艳,是卫月舞,她没死,要来退婚。”一提到卫月舞,莫华亭旖旎尽消,脸色立时阴沉了下来。

自己精心打扮而来,表哥的注意力居然不在自己身上了,陈念珊心里着恼,不过想到自己最强大的对手卫艳现在情况恐怕不好,脸色在莫华亭看不见的地方,显过一丝隐忍的喜意,在她看来卫月舞不得表哥的喜欢,根本就不是自己的对手。

“表哥,这位无才无貌的卫六小姐,还要来退婚?表哥不嫌弃她就不错了,她居然还敢得寸进尺,表哥放心,我有个法子,可以帮你,保证让她有来无回,到底要不要退婚,还不是表哥说了算的。”

陈念珊一脸的气愤,配合着那双含情脉脉的眼睛,足以让莫华亭生出几分怜惜。

莫华亭看了她一眼,眼中露出些笑意,抓住她嫩白的小手,握在掌心:“说,有什么好方法?”

陈念珊嫣然一笑,胸有成足的低下头,凑到莫华亭耳边,低语了起来……

第二天一大早,牙婆子就带着一批丫头,过来了。

这当然是太夫人的意思,也隐含着表现给涂氏看的意思,总是没有半点亏待卫月舞这位嫡小姐的意思,昨天的人手不满意,今天马上就带了人来,让她自己挑,让她自己挑着满意才行。

太夫人特别恩典,让卫月舞自己过来,她则坐在廊下,一语不发的看着卫月舞挑人,李氏和卫艳都没来,倒是章氏带着四小姐卫秋芙,五小姐卫秋菊,一起陪在太夫人身边。

四小姐卫秋芙是章氏的亲生女,五小姐卫秋菊则是三房的庶女。

清荷院那边现在的人手实在少,昨天赶走了一大批的下人,留下的几个,都是以前不得宠的粗使的下人而己。

牙婆子带来的不只是丫环,还有婆子,昨晚上章氏得了太夫人的意思,特地派人去叫来的。

卫月舞在其中挑了四个丫环,四个婆子,然后带着这几个人到廊下,给太夫人查看。

“六小姐真是好眼力,这几个丫环可都是好的,之前其他几个府上也说要伶俐的丫环,逢年过节的,谁府上不想要这种聪明点的丫环,也免得带出来坏了事,丢的还是各房主子的颜面,前儿靖远侯府上的小姐,还派人过来要了人。”

看卫月舞一下子选了这么多,牙婆子很高兴,一个劲的奉承着卫月舞,象她这种混迹于各府的人,当然也是知道这位华阳侯府六小姐的名声的,但此时一看,完全和传言中的不符合,不但不符合,牙婆子更觉得简直就是混说。

眼前这位长相绝美的小小姐,再加上这浑身的气派,和无才无貌,差的也真是十万八千里了。

至于提到靖远侯,当然是因为听说靖远侯和华阳侯府上有姻亲关系。

当然这各府里面的纠葛事,牙婆子也不会乱说,而且她也是个有眼力劲的,眉眼通透的很,想着这位小姐,才进门,侯府这位厉害的太夫人,就让她自己选人,必然是这位六小姐不简单的很。

对于牙婆子巴结的话,卫月舞自然明白,她等的就是牙婆提到靖远侯府,微微一笑,对一边金铃使了个眼色,金铃会意,拉着牙婆到一边去,给了她一个赏,并笑嘻嘻的顺势向她打听靖远侯府的事情。

看到卫月舞的丫环在一边赏人,也就没人再注意到她那边,不过是个丫环而己,又是卫月舞的丫环,遇上个奉承卫月舞的,当然要多说两句。

“芙丫头,你不是说也要挑两个吗,现在去挑吧。”太夫人对站在边上,一直文文静静的微笑着的卫秋芙道。

“是,祖母,那我就不跟六妹妹客气了。”卫秋芙对太夫人道,而后又冲着卫月舞和气的笑了笑,落落大方举步出去,她挑的人并不多,也只有二个,而且看起来并不出色,不象是要挑贴身丫环的那种,倒象是挑几个三等丫环的。

卫月舞的黑白分明的眼眸中划过一丝深幽,这位四小姐可挑的真是好时候,不争不抢,又落在自己后面,而自己完全不知,这会却又说的这么客气,还特的提到了自己,让自己看起来有些不敬姐姐,失了礼数。

却不知道是无心的,还是故意的?

挑完丫环,婆子,牙婆和金铃那边也说完了话,然后又奉迎了卫月舞几句,带着挑剩下的下人离开,有了这么几个丫环,婆子充斥了清荷园,至少清荷园那边人手暂时算是够用了。

“舞丫头,你可想好了,这要是真的退了和靖远侯府的那门婚事,这以后不一定会有这么好的人选?”

待得一群人重新进到屋子里后,太夫人直言不讳的问道。

在太夫人看为,靖远侯算是京中难得的年少有为,而且又有爵位的青年才俊,卫月舞这要是退了婚,可真不一定能找个比他更好的,太夫人心中,卫月舞长的虽然好,但终究不是卫艳,在自己面前,精心培养长大。

能得这么一门婚事,就己经不错了!

明天,她们就要去靖远侯府退婚,太夫人之所以亲自上门去退婚,当然也是因为这婚事还有涂昭仪的面子在里面,亲自去一趟,尊重的不是靖远侯府,还是宫里的那位昭仪娘娘。

“祖母,舞儿想活下来。”卫月舞声音柔婉,但神情却是淡定绝然。

一句话,直达题意,说的太夫人眸光微闪,竟是无言以对……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