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古代言情 > 娇女谋略 > 正文
第四十二章 今天的事只能以“凑巧”来解释了
作者:帘霜  |  字数:3061  |  更新时间:2016-06-26 18:50:01 全文阅读

李氏和卫艳,母女设计自己穿这件衣裳过去,目地当然是让自己第一次出现在京城世家女的圈子中,就丢丑失态,甚至还有进一步的污辱,那自己就先让她们高兴,高兴,她当然要把这衣裳带着过去了。

“画非,你一会出府看看,外面可有这种颜色的衣裳,稍稍不同些没关系的,只要看起来有几分象就行,能完全一样当然更好。”卫月舞嘱咐画非道,几个丫环中,画非的针线工夫好,对料子也是一看一个准,她出去办此事最好。

“是,奴婢一会就出去。”知道自家小姐另有谋算,几个丫环松了一口声,画非急忙点头应下。

“等等,一会我们一起出去。”卫月舞想了想,忽然制止住画非,站起身来,象这样的料子,不是一般的店家能有的,如果没记错的话,外祖母曾经说起,京城里的有一家铺子,好象是外祖母家的,经营的就是这种高档的成衣。

正巧自己也是顺路去看看。

当时外祖母是怕自己初到京城,手头没什么银钱,想用的时候不太方便,所以特地跟自己说了这家叫做“锦衣招”的店铺,让自己需要的时候,可以到这里来提银子。

“锦衣招”不但可以选料子,而且还有成衣,是京城中有数的几家大的成衣铺之一。

卫月舞让金铃去向太夫人告了一个假,说要出去挑一些自己用的胭脂花粉,必竟她才来京城,象脂粉之类的,还是自己挑选的合适。

华阳侯府,也算得上是武将世家,对于自家小姐,也没拘的象那种清贵人家那么紧,卫月舞上一趟街,还是可以的。

太夫人那边自然准了卫月舞,并且还让婆子给卫月舞这个月的月例。

华阳侯府的小姐们,每个月都有二十两的月例。

看到手里金铃拿给自己的钱袋,卫月舞的眸底露出一丝嘲讽,太夫人看起来,象是对自己照顾的很,知道自己外出,还特地让人给送了银两过来,其实上却有些小家子气,自己在外祖母家,养了那么多年。

一分钱也没拿华阳侯府上的,这次来到华阳侯府,怎么着,也得把自己这十几年的月例一次给自己才是,看看现在,就这么一个月的月例,送来的婆子,还一再的表示,其他的小姐都是在月末领的,自己现在能拿到,全是因为太夫人照顾自己这个孙女。

比起外祖母来,这位太夫人可真的一点都不象是自己的亲祖母,真是一点都让人亲近不起来,而且卫月舞还敏感的察觉到,自己在偷偷审视这位祖母的同时,这时祖母也总是时不时的在审视自己。

而且还隐隐带了些戒备,这该是一个祖母对孙女应有的态度吗?

太夫人有秘密,而且还是关乎自己的……

第一次上街,卫月舞只留下金铃看着院子,有金铃在,就算是李氏和卫艳想整些什么妖娥子,恐怕也很难得手。

画非和书末是跟着卫月舞一起出了府,锦衣招也是个有名的,只说了一个名字,马车夫就点头表示知道,拉过马车,轻快的驾着马车往前走去。

但没走多久,马车居然停下来不动了。

“怎么回事?”画末问道。

“画非姑娘,前面的路好象堵了。”马车夫在车帘外答道,然后又压低声音自言自语的道,“这是主街大路,居然也会堵了。”

主街大路居然也会堵,卫月舞不得不感叹,京城里的人流量居然密集到这种程度。

“小姐,奴婢下去看看。”书末耳朵很尖,立时听到前面的声音过于的喧闹了些,应当是出了什么事。

“好。”卫月舞点点头,现在马车不前不后的堵在这里,的确也不行。

书末掀起帘子,推开车门就要下去,忽然马车急剧的摇晃了一下,吓得她惊叫一声,卫月舞忙伸出手来拉住她,才使她稳住身子。

“让开,让开。”有人喝道的声音,接着是人群更拥挤过来。

卫月舞的马车原本就在路边,这时候被拥挤的人群这么一挤,居然有半个轮子往一边的河边挤过去了。

“六小姐,您先下车,马车要被挤下去了。”马车夫一看不好,急忙隔着帘子对卫月舞道。

卫月舞伸手掀开车帘往外看去,的确马车的情况很不好,原本挤在当中的人群,这时候一个劲的往边上退,而很巧的是,她的马车正挤在两条街的弯道处,那个弯道口,正好又是临河的,这一小片的地方,别人不过来是注意不到的。

卫月舞的马车正巧挡在那里,而且看情况,还得往这边挤过来,很有被挤到河里去的可能,

“我们下车。”卫月舞果断的道,招呼书非和画末两个一起下马车。

下了马车,两丫环拼命的挡在她面前,替她挡开不断拥过来的人流,无奈人实在太多,马车夫现在又一心照顾着马车,也没时间顾到她们,拥过来挤过去,随着人流走了一拨后,卫月舞发现,两个丫环早就不知道挤到哪去了,而她独自一人被挤到了一处店铺的廊下。

也幸好有这么一处店铺廊下可以容身,她才没有被挤翻在地。

“这位小姐,请让一下,你踩到我脚了。”才刚松了一口气的卫月舞,还没站稳脚步,就听得自己身后有一个清朗的声音,缓慢而低沉的说道。

身子一僵,急忙低下头一看,自己脚边还真的有一只鞋,低调华丽的黑色鞋面上,还印着一个小小的脚印,不用说方才觉得什么东西搁了一下脚,其实就是踩到人了。

“对不起,这位公子。”卫月舞侧身行礼,急忙道歉,说完抬起一双潋滟的黑眸,对上一双俊逸淡冷的眼睛。

一身黑发束起,露出宽阔的额头,长相清俊之极,竟是一位俊美的年青公子,

此时对方似乎看清楚眼前的卫月舞,眼中闪过一丝莫名的幽深,脸上缓缓的露出一丝笑意,冷意稍退,这使得他整个人温和了许多。

“无碍的,你再进来一点,免得别人踩到你。”他客气的道,伸手对自己身边的两个下人挥了挥手。

两个下人警惕的看了看卫月舞,没发现什么异常,才小心翼翼的退了两步,但是目光,一直戒备的盯着卫月舞,仿佛卫月舞稍有举动,就立既会扑过来似的。

卫月舞的目光扫过这两个面色冷硬的下人,眸色微沉,心里己有所悟,看起来眼前的这个年青人的身份不简单,这两个下人,分明是两个侍卫,小心的护卫着他。

“公子客气了,我就站在这里行了。”卫月舞微笑着拒绝道,明知道这个年青人的身份不简单,卫月舞当然不会靠过去,她现在初到京城,人生地不熟的,可不想跟什么重要人物扯上关系。

上次遇上燕怀泾也是迫不得及,才不得不借了他的势。

见卫月舞没有凑上前来的意思,两个侍卫的目光放松了几分,注意力放在外面如潮的人群中,但卫月舞还是感应到他们锐利的目光,时不时的扫过自己。

“如果被挤的厉害,可以到里面来点!”年青公子再次笑着邀请道。

“多谢公子!”卫月舞摇了摇头。

见卫月舞坚决的表示拒绝,年青公子也没有强求,却还是把身前的地方让出了一些来,以便于卫月舞在受人挤的时候,可以退到门内一点。

人群这时候己经完全退到两边,而卫月舞也看清楚了,自己这边之所以没有人压过来,原来外面还有两个下人打扮的侍卫,正拦在外面,方才自己可能也是凑巧才挤到这里来的,不过看那几个侍卫盯着自己的眼神,恐怕也是觉得自己过来的蹊跷,才紧紧的盯着自己的吧。

对此,卫月舞只能抱以苦笑,她是真的不知道为什么能挤到这廊下来的,只能以“凑巧”两个字来形容。

可今天的事,注定只能以“凑巧”来解释了!

一辆马车稳稳的停到了店门口,看到那辆华丽而张扬的,以八匹白色的骏马开道的马车,卫月舞的眉心狠狠的跳了两下,觉得眉心发疼,心中哀叹,不会真的这么巧吧!

可是看这架势,不是那位风华绝代的世子,还能是谁!

她这里还没有哀叹完,那边马车上燕怀泾己下来,立时间,街道两边,所有的喧闹声都停了下来,所有人的目光都落在燕怀泾那张俊美的惊心动魄的脸上,他的五官精致的像是精心雕琢出来似的。

浓长的眉毛下面,直飞入鬓,高挺的鼻子,红润的嘴唇,无一不美,无一不俊,组合在一张脸上,更是让人觉得俊美非凡,一身雪衣,更是纤尘不染,配上他脸上干干净净的温雅笑容,既便是天上的谪仙,也是比不上他的。

燕国公世子果然配得起,这天下第一公子的美誉。

只是此时,燕怀泾的目光却落在卫月舞的身上,纵然卫月舞这时候醒觉过来,拼命低下头,缩着肩膀,想让这位世子爷注意不到自己,可这位原本是直着向店门而去的,却偏偏歪了路,往卫月舞这边过来……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