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古代言情 > 娇女谋略 > 正文
第四十三章 惊骇,太子殿下
作者:帘霜  |  字数:3140  |  更新时间:2016-06-27 08:10:01 全文阅读

那些被燕怀泾狠狠惊艳了一把的路人,随着燕怀泾的翩然而来,一起把目光全投向了卫月舞,特别是那些年青的少女们,目光更是又嫉又恨,如同冷箭一般,“嗖嗖”的落到卫月舞身上。

卫月舞心里叹气,这位世子不说他的身份,就他惑人的容色,也足以让自己处境不善。

心中思付定,越发的眼观鼻,鼻观口,低下头,装着没发现燕怀泾往自己这边过来。

燕怀泾一派温雅的走到她面前,潋滟的眸子落在低头垂眸的卫月舞身上,看她做出一副没注意到自己的模样,狭眸中透着笑意,语带亲呢的低声道:“怎么一个人跑这里来了?金铃呢?怎么不跟你在一起?”

避无可避,而且这话听起来仿佛两个人之间有什么暧昧关系似的,但偏偏卫月舞想不出辩驳的话,必竟他说的都是事实。

手紧紧的捏着自己袖中的帕子,卫月舞的身子往后退了一步,这一步退的很巧的,不但和燕怀泾拉开了距离,而且还往店门口避了一避,算是避开了一部分灼灼的目光。

拉开和他的距离后,卫月舞才以周围的人能听到的声音,恭敬的向着燕怀泾行了一礼道谢道:“多谢世子当日相助之恩,他日一定让家父带着我和金铃,上门谢过世子。”

“家父”两个字她说的格为的有力,发声清亮,她清楚的知道,必须把方才的话解释清楚,否则自己以后一定麻烦不断,她可不想才到京城,就和那些个世家小姐们对上,处处为敌。

其实卫月舞也觉得奇怪,这位世子爷看似温和儒雅,但其实就是属于高冷范的,一路同行而来,对自己也没假以过辞色,两个之间的合作虽然还会有后续,但也没有任何暧昧在其中。

今日这又是何故……

燕怀泾那双潋滟的眸子带着几分笑意,但任谁都觉得这份笑意淡了下来,没接卫月舞的话,依旧柔声问道,带了几分关切的责备:“怎么不让金铃跟着出来?你一个女孩子家的,身边居然连个伺候的人都没有。”

她想撇清,又岂能撇清得了,原本还想今天之事,要如何委婉的推脱,正巧这个精明的小丫头出现了,想和他划清界限?他没有同意,又岂能划清得了!

温雅如玉的美少年,就这么随和的站在那里,姿态慵懒,却恰到好处的透着他与生俱来的清贵和高华,话语更是如沐春风,但这样的神情却是只对着卫月舞的,让一众少女的心碎了一地,个个暗中咬手帕,目光更是嗖嗖如冷箭。

果然,这位世子不可能这么配合!

卫月舞恨的暗中咬牙,一种无力憋屈感,长袖下手握成拳头,深深的吸了一口情,正想说话,却被身边另一个声音打断了。

“燕世子,这位是哪家的千金?”门栏处,那位年轻的公子笑问道。

“华阳侯府的六小姐,之前跟着我一起进京的,过来,还不见过太子殿下。”燕怀泾这时候仿佛才想起,还有人在,转过头,冲着年青公子笑道一揖,然后对卫月舞低声的笑道,神态,语气都透着亲呢。

这位就是当今太子殿下文天耀,卫月舞几乎是震惊的抬起水眸,看着眼前的男子!脑袋里莫名的轰了一下!

文天耀!表面上看起来和娘没有半点关系的一个人!

可却让娘百感交集,一边落泪一边写下他的名字,到底是什么原因呢?

娘亲的泪痕宛然在目,这会就看到真人,如何不让卫月舞震惊不己!

“这位就是华阳侯府的六小姐?”文天耀同样也在上下打量了卫月舞,实在是卫月舞无才无貌的名声,传的太远,既便这位太子殿下以往从不关心这种事,但还是时不时的听人说起。

这位以前从不曾出现在众人面前的卫六小姐,其实己经成了京中小姐的反面教材,但凡一说到,哪家小姐长的不好的,或者才学浅陋的,必然会拿出这位六小姐来比拟一番,说有着这位六小姐垫底,再不好的小姐,都是天仙,才女。

但是现在一看,文天耀不由的感叹,传言的之误,真是误人之深啊。

眼前的这位卫六小姐一头乌黑的秀发挽成髻,只插着一只清淡的兰花簪,少了华美的饰物的装点,却越发的显得她眉目如画,娇美绝伦,既然还带着几分青涩,但任谁都看得出,眼前的少女,长成后该是如何的绝色。

别说是以后,就算是现在,这京中能比得上她的世家贵女又有几个,却不知道那些专门拿她垫底,沾沾自喜的小姐们,哪来的底气,嘲笑她无貌。

至于无才吗?文天耀唇角勾出一抹若有所思的笑容,那可真是一个笑话……

两个人互相打量,互相捉摸,一时间居然安静了下来,谁也没说话,燕怀泾笑吟吟态度温和的站在一边,一派的雍容淡然,但是那种强烈的存在感,却让人不能忽视,既便是在震惊失神中,卫月舞也下意识的看向他,对上那双俊美温柔的眼眸,立时清醒过来。

敛袖深福:“见过太子殿下。”

这位太子殿下既然是轻车简从出来,那就是不想让人知道,卫月舞也就低声说了这么一句。

“既然卫六小姐和燕世子是旧识,那就一起来吧。”文天耀也收回目光,客气的邀请道。

“不了,我……”虽然卫月舞想查清楚这位太子殿下和娘的关系,但也绝对不是这个时候,所以开口拒绝。

“舞儿,客气什么,原本我就有事找你,既然来了,就一去进去吧。”燕怀泾看她,笑容清淡温和,一如他的气质,仿佛永远是天上神仙一般的,不染一丝的尘埃。

但是莫名的,卫月舞却听出了其中的强势,那双明澈的俊眸中,似笑非笑之间,眼神闪亮的落在卫月舞的身上,这让卫月舞莫名的想起这位世子的恶劣之处,当时莫华亭可是表示未婚妻出事了。

这位世子殿下,居然还对莫华亭表示恭喜……

“那……就打扰太子殿下了。”不管是这种强势的威压,还是从燕怀泾救了她一命上面说起,卫月舞都觉得这时候留下来才是正确的。

无奈的在心中叹了一口气,只得低首。

“无碍,上面还有我三妹在,正巧你们可以做个伴。”文天耀看着卫月舞无可奈何的脸色,出声安抚她道。

“是!”卫月舞点点头,冲着文天耀微微一笑,眼中却闪过一丝疑惑,她听说四公主才是皇后亲生的女儿,怎么这位太子殿下,不陪着自己的亲妹妹出来,却带着三公主出来,看起来,这位三公主和这位太子殿下的关系,竟然比亲兄妹的四公主,还有更亲近几分。

安排下侍卫等卫月舞的两个丫环过来,几个人一起上了楼,卫月舞这时候才看清楚,自己所在的地方,居然是一家茶馆,只不过这茶馆内没有其家顾客,下面的座位,冷冷清清的,等到了二楼,进到一个大的包间里,不只是三公主在,居然还有其他人。

一位看起来带着几分冷俊的男子正在那里,自顾自的喝着茶,边上那位应当是三公主了。

两个人正在低声说着话,身边则站着伺候的人,听得门口人声,那位冷俊的男子抬头看过来,目光直接落在燕泾怀身上,连站在燕怀泾身边的卫月舞,都能感受到他眼中复杂的幽冷。

那是针对燕怀泾的……

至于在一边的那个女子,卫月舞也感应到她在看到众人的时候,第一时间也把目光落在了燕怀泾身上,而后又缓缓的落在自己身上,带着几分审视,最后却是展颜一笑,笑容和善,态度感觉很亲和,这位应当就是三公主吧!

只是有燕怀泾那张笑的让人如沐春风的俊脸在面前,卫月舞实不能判断这位三公主,是真的可亲,还是又和燕怀泾一样,就是一只笑面虎!

“燕世子好大的架子,居然把整个街道的人都哄动了。”男子收回目光,随意的扫了扫卫月舞,眸色一深,但并没有过多的停留,对着燕怀泾淡淡的道。

他说的是方才燕怀泾,引得一路人观望的情景。

“不是我架子大,实在是我初到京城,京城之人颇多好客。”燕怀泾己是悠然的坐下,苦笑道,然后伸手指了指身边的座位,对卫月舞温和的道,“舞儿就在这里坐吧,既然遇上了,也不必客气。”

这般亲呢的话语,顿时把所有人的目光全吸引到卫月舞的身上,卫月舞纵然满心满意的想解释,她和燕怀泾真的没什么亲密的关系,却也知道这时候不是辩解的时候,只是在众人灼灼的目光的盯视下,默然无语的落座。

这时候,她真是极后悔,早知道今天出来流年不顺,无论如何,也不会出门的。

“这位是……”果然,温柔的三公主首先说了话,带着几分笑意,仿若不在意的问道。

“这是华阳侯府的六小姐,这次是跟我一起进京的。”燕怀泾清朗声音传来,己是替她把话挡了。

对于这话里透出的意思,卫月舞只能表示无语,这事虽然是事实,但这么一说,是很能让人误会到什么的,看着众人的目光时不时的在自己的燕怀泾之间游移,就知道众人误会的是什么。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