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都市言情 > 神犬小七 > 正文
第一百四十九章 小七归!
作者:月涵  |  字数:3478  |  更新时间:2016-11-29 16:44:02 全文阅读

警局。

王灏因无故开枪被停职审讯,所以当林宛白找上他时他正在关禁闭。

林宛白出现在他面前的那一刻,他就知道她找他因为什么,所以他只说了一句话——

“去找朱亚静吧,她比我知道的要清楚的多。”

朱姐作为嫌疑犯被带回警局审讯,所以林宛白跟朱姐的见面是在审讯室里,事已至此,朱姐自然没必要在对林宛白隐瞒,于是便将整件事全盘托出。

听完朱姐讲述的林宛白彻彻底底的懵了。

她以一副难以置信的眼神看着朱姐问:“宫翎是Seven,Seven是小七??”

虽然朱姐说的很清楚,但是林宛白依旧不敢相信。

“是,林记者,现在宫翎需要你的帮助,若是再不抓紧时间他会变成一条狗的,而且永永远远是一条狗,直到死!”

这一切来的太过于突然,完全不在林宛白的接受范围内。

她起身说:“我想要静一静。”

说罢,转身,但还未迈出脚步两眼一黑晕厥了过去。

……

转眼,已是七天。

这七天对于林宛白而言就好似七年七个世纪那般漫长。

Seven因为杀人潜逃遭到通缉,一时间网上舆论四起,但对于这些林宛白却无心理会,她自动屏蔽掉了一切和Seven有关的消息,除此之外她还辞掉了工作,准备离开烟城一段时间。

今天是她出院的日子,就在她收拾行李时,朱姐来了。

“林记者,跟我谈一谈。”

“对不起,我跟你没什么可谈的。”

“宫翎已经失踪七天了,再这样下去……”

朱姐话还未说完便被林宛白打断,她说:“朱医生,我不想知道任何关于他的消息,我求求你别再来找我了可以吗?”

林宛白说话间泪已经不受控制的流淌而出。

朱亚静两手一摊说:“抱歉。”

朱亚静刚离开,陆旭便回来了,在看到林宛白脸上的泪水后问:“姐,你怎么了?

“没有。”

林宛白说罢疾步出了病房。

当林宛白缓过神来的时候人已经在医院的后花园里。

她看着面前的湖水任凭眼泪狂流,而就在这时身后传来一声呼唤。

“宛白。”

林宛白回头见来人是王茜于是急忙抹掉泪水,除了王茜之外还有宫睿。

“宛白,我刚听陆旭说你要离开烟城,你要去哪儿啊?”

“我想出去散散心。”其实去哪儿她真没想好,只是想离开这里,赶快的离开这里。

“宛白你说你辞职这么突然,出去散心也这么突然,你该不会有什么事瞒着我吧?”

宫翎是Seven,Seven是小七的事情除了寥寥几人,再无人知道,毕竟这件事一旦说出去那宫翎就不是通缉犯了,到时候怕是只会沦为试验台上的牺牲品,所以纵使林宛白不想再和宫翎有任何瓜葛也不会将这件事说出去的。

“我能有什么事,王姐你想多了。”

随着林宛白话音的落下,王茜还未来得及开口宫睿已先一步道:“林记者,你该不会不要我了吧?我妈妈把我托付给你,现如今他不在了,你若是再不要我那我就成孤儿了。”

“你这么可爱我怎么可能不要你呢?”林宛白说话间捏着宫睿粉嫩的小鼻子,然而看着王茜道:“王姐,我想和他单独谈一谈。”

“好,你们聊,我去给你办下出院手续。”

王茜离开后,林宛白一把将宫睿抱在怀中问:“睿儿你是喜欢跟我生活在一起呢?还是跟爷爷生活在一起呢?”

“我是挺喜欢爷爷,但我不喜欢伯伯。”宫睿话语里的伯伯指的是是宫廷。

宫叶炜对宫睿的喜爱,林宛白是看在眼里的,并且他多次提出向将宫睿接回宫家,但是林宛白都没同意,毕竟宫廷杀害了沈相思,若是宫睿知道自己的亲生父亲杀害了自己的亲生母亲,那又该如何?更何况她更害怕宫廷会对宫睿起歹意。

而就在林宛白思索这些时,一个鬼祟的人影朝她靠近,趁她不备便要夺她怀中的宫睿,好在林宛白反应及时,这人才没得手,于是这人用一块沾了乙醚的手帕捂住了她的嘴巴,林宛白挣扎了几下之后便没了知觉。

当林宛白醒来的时候人在一个废弃的旧仓库里,而绑架他的人是宫廷。

宫叶炜对宫睿的喜欢宫廷是看得出来的,这让他起了歹意,因为宫睿威胁到了他继承宫家的地位,对于他而言任何人都不能威胁到他继承宫氏集团,所以这几天他一直等待着机会,好不容易等到了今天,本来他只想绑架宫睿奈何林宛白死不松手于是他只能将她一起绑来了,更何况他的手上本就沾了命案,再多一个又何妨?

宫廷本想趁这二人在睡梦中送他们上西天,却不想林宛白竟然醒了,在看到宫廷眼底的杀气后,林宛白慌忙制止。

“宫廷,俗话说的好虎毒不食子,他是你儿子,你下得去手吗?”

“儿子?不应该是外甥吗?”

“你和沈相思那点事,外人不清楚难道你还不清楚吗?你做什么难道你不知道?”

宫廷万万没想到林宛白会对他与沈相思之间的事情如此清楚,他本就打算送她上西天,如此一来更不会手软,于是二话不说准备一枪要了她的命时,宫翎却意外登场。

宫翎一如七天前那般穿着红色的风衣,那红宛若被鲜血染红一般,叫人为之一颤。

“大哥,在事情还没到不可挽回的地步之前收手吧!”宫翎说。

“就你,还教育我?宫翎你现在可是全城通缉犯,你竟然还敢出现在我面前,我就算是打死你,警方还得给我颁块奖牌呢!但我我更喜欢看你活的跟过街老鼠一般,所以在我没反悔之前你给我滚一边去,否则别怪我不念兄弟之情!”

“兄弟之情,你有吗?你的心是黑的,你连畜生都不如。”

“你纯属找死!”

宫廷一声怒吼,扣动扳机。

林宛白见状是一声大喊:“宫翎,小心——!!”

然而,随着她话音的落下,宫翎身影闪动,近乎眨眼的功夫便出现在了距离宫廷一步之遥的地方,宫廷吓坏了,想要开枪时,却被宫翎先一步抢了过去,然后甩手丢掉了出去。

“你,你,你……”

此时的宫翎在宫廷眼里就像是怪物一般,他不由分说的提拳就朝他猛砸而去,然而宫翎却以以肉眼看不见的速度躲闪着,直至宫廷砸累,这才冲小弟们一声高喊:“都给我上。”

宫廷的十几个下属一听,纷纷挥舞着铁棒、砍刀朝宫翎冲去,但奈何接下来的画面就像是武打片一般,这些人统统被宫翎撂倒,本气势高亢的宫廷一看撒腿就跑,而就在这时,宫翎化身为一条狗狂追而去,就在这时,耳畔边传来一连串吠叫。

“汪汪汪……”

这突如其来的叫声叫宫翎浑身一僵。

寻声望去,只见一条拉布拉多犬朝宫廷驰骋而去,而他正是——小七!!

“小七——!!”

林宛白高喊。

小七醒了?

林宛白难以置信、宫翎更难以置信!

就在二人处于一片呀然之中时,小七已将宫廷扑倒在地。

就在这时周围的空气中盘旋起刺耳的警笛声。

小七凶恶的攻击下,宫廷狼狈至极。

与此宫翎已经来到了小七身边。

“小七,你真的是小七?”

“嘿,宫翎,我说你该不会不认识我了吧?你究竟有没有跟宛白求婚?”

“小七,小七……”

宫翎一把将小七搂在怀中。

而就在宫翎跟小七激动相拥的时候,那本狼狈蜷缩在地上的宫廷趁机抓起一块砖头就朝其中一条狗的脑门拍去。

当小七跟宫翎紧抱在一起的那一刻,林宛白已经分不清谁是宫翎谁是小七了,毕竟两条狗长得一模一样,当宫廷砖拍向其中一只时,吓得林宛白高呼——

“小七——!!”

然而随着他话音的落下,那本倒下的拉布拉多犬竟然幻化成了人形,而他正是宫翎,他的身上不再有狗的属性,而是一个干干净净的人。

林宛白一看这倒下的人不是小七而是宫翎,于是连忙高呼:“宫翎,宫翎,宫翎……”

由于她被绑在柱子上,所以根本无法前去。

林宛白在高呼宫翎的同时,小七也在高呼。

而就在这时王灏、祁麟带队进入将宫廷为首的一群犯罪分子压制。

当王灏将宫廷从地上抓起时,宫廷大喊:“他是一条狗,他是一条狗……”话音刚出,王灏便朝他脸上给了两拳,怒吼:“你给我安静点。”

宫廷抬头,却不想看到了老黑,这才恍然明白原来是老黑出卖了他,当即像是疯了一般朝老黑扑去,但他又怎能挣脱出警员的挟持。

老黑说:“宫总,抱歉了,我说过我想金盆洗手。”

一周前老黑找上王灏本想趁宫廷与云南的毒-贩子接头时连同警察将他围剿,但奈何云南那边的毒-贩子出了问题,接头时间压后,这叫老黑懊恼不已,但就在这时宫廷告知他,他要绑架宫睿,于是老黑知道他机会来了,除此之外老黑还将他杀害沈相思的事情告知了警方,并且愿意出庭作证,以此将功补过。

绑在林宛白身上的绳子刚被解开,她便朝宫翎疾跑而去,扑到他身边接连呼唤:“宫翎?宫翎??宫翎???我求求你,醒一醒,我是林宛白我是林宛白啊……”林宛白高呼的同时泪不受控制的流淌而下。

但任凭她再怎么哭泣高喊宫翎都不为所动,当她探手朝他鼻息摸去时发现竟然没了呼吸,这让林宛白吓坏了,直接嚎哭道:“宫翎,其实你是人是狗我一点都不在乎,我之所以生气是因为责怪你为什么在事情发生的时候不告诉我我,宫翎,宫翎,我求求你不要死,宫翎,宫翎……”

“我说宫翎,差不多就得了,再装下去的话,我都想揍你了。”靠这招哄骗女人,简直太卑鄙了,小七鄙视之。

而就在林宛白哭的近乎晕厥过去的时候,手被林宛白一把抓住。

“嫁给我?”

宫翎突然起来的话语吓了林宛白一跳。

“你、你没死?”

“嫁给我,我就不死了!”

“你混蛋!”

林宛白一声怒吼,起身要走,但却被宫翎一把抓住胳膊,用劲一拽跌落在他身上,这还未反应过来时小嘴已被吻住。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