保存设置 恢复默认

穿长裙嫁于君

上卷第一节 01-1

[更新时间] 2016-12-17 20:41:54 [字数] 2113

 &?^@-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章盛集团 内&?^@-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一位身着墨色的少女迈着稳定的步伐,极其面无表情的走到前台服务,少女的樱桃小口微启,“帮我叫你们董事。”&?^@-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您好,请问你是谁,见我们董事有预约吗?”前台服务持着甜美的微笑询问到。&?^@-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落枫集团董事,无预约。”女子低头翻阅着手中刚买的报纸,啧,纸质太差。&?^@-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您到底是谁,请说出姓名。”前台有些不耐烦,语气中带了微怒。&?^@-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这时少女抬头看了前台服务的胸牌,嗯,李洛,嗯,不应该在这干下去了。于是乎,掏出了手机,“仇枫闲,把你前台裁了,来见我,三分钟。”说完,不等电话那头回音,就把手机挂掉,放在大衣口袋里。&?^@-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喂,你谁呀你,你凭什么让我们董事裁掉我们,你有……”当前台话还没说完时,一个电话打进,“喂,您好,什么,我被裁了?”&?^@-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记住,我,仇落航,有资格。”一句无情且有冰冷的话把前台服务打入深渊。&?^@-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这时,一位西装革履的中年男士从电梯走出,看见前台那个墨色的身影,心里一阵激动,连忙快步走过去,“落航,你终于来看我一回了。”那位自称仇落航的少女会扑上去抱他吗,答案是肯定的,不会。淡然的回应一个“嗯”字,正要说些什么,那位女前台突然朝着那位男士扑上去,“董事长,董事长,你没有裁掉我,对不对?都是那个贱女人,都是她,我把她弄死就好了。”仇落航没想到她会把矛头突然指向他,被前台的李洛直接扑倒在了瓷地板上,“咣”的一声晕了。&?^@-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仇落航已听不到任何声音。&?^@-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商木朝国 长公主府 枫阁&?^@-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小姐醒了,小姐醒了!”一个带着点哭腔的声音闯入仇落航的耳朵。&?^@-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聒噪。”轻皱眉头,自己最讨厌的就是这种声音,太吵。&?^@-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仇落航缓缓的睁开幽蓝色的眼睛,眨几下适应光线后便直愣愣的看着天花板。这是哪,只记得被前台的李洛扑倒,后来……后来……后来发生了什么?&?^@-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等等,这个颜色的装饰、样子,好像,现代已经很少。无力地支起身子,靠在床板上,捂着脖子环顾四周。咦,这个女生,为什么穿着如此繁琐的衣饰?&?^@-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难道——我穿了?&?^@-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对没错,我穿了。这并不是演戏,因为这里没有摄像。不管咯,先问一下她。&?^@-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我问你,我叫什么,我的身份背景,现在是什么时代,这是哪个国家,你名字,说详细。”仇落航轻眯眼睛,使眸子看起来更加深邃,好像快要把人吸进去,使人不能抵抗。这是仇落航出生是天生携带的不为人知的天赋之一——催眠。&?^@-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小姐”“叫我少爷。”少女还没有说完两个字,就被仇落航打断,因为仇落航不喜欢有人叫她小姐。好吧,事实是她傲娇了。&?^@-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是,少爷。”少女颔首回应,“少爷名字是仇落航,,是长公主府的嫡长女,少爷是当朝枫宛郡主,资产有府邸数十,农田数百亩,黄金数千万,白银百万,商行、商铺数十,御赐免死金牌数不胜数,“如朕亲临”令牌数百……”“先跳过财产。”仇落航实在是听够了,皱眉打断。&?^@-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是,少爷。现时是商木朝,这里是商木朝国,奴婢名为缕灰。”&?^@-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现在,告诉我,我为什么会躺在这里?”&?^@-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仇落航很奇怪为什么自己一传来就躺在床上,正好自己面前有个人,不问白不问。“少爷是……不小心从树上掉下来的。”被控制的缕灰婢女回答道。&?^@-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就这样一问一答,黄昏的幕际笼罩了整个大陆,带仇落航的疑问都问完缕灰后,便把她解除催眠,差她出去。&?^@-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仇落航缓慢的走到屋外,以四十五度角仰望天空。不够,不够,从缕灰哪里知道的还不够她了解这个大陆上的国家,自己的身世越听越迷幻,很多事实都还隐藏……&?^@-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忽然想起自己在现代也是个特殊的存在,自己的身边还有四鬼,他们好像是从自己三岁时就一直伴着自己,而其他人却也看不到他们。不知道自己的灵魂穿越过来后,他们还在不在。&?^@-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自己当然是希望他们在的,毕竟相处了那么多年,都已经像至亲一样熟悉了。&?^@-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仇落航抱着一试的心态默默在心里念出了四个名字,“鬼玄,鬼英,鬼未,鬼末。”仇落航自己独自一人站了几分钟,可是还是看不见自己穿过来以后一直在想念的四个身形。&?^@-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看来,他们不在,而且,以后也不会在了。仇落航失望的想着,无神的转过身,眼里有无尽的、道不出的落寞。&?^@-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主上,我们在你后面呢。”“主上,你要去哪?”四个不同的生意一同说了两句话。仇落航听到了,不由自主的欣喜的转过身,原来,他们还在自己身边,好好。&?^@-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主上,我们,和你一起过来了。”四鬼里的队长鬼玄说道,他冰冷的语调也带了许多温情,自己终于见到主上了,真好。主上可是自己最喜欢的人。&?^@-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拜见主上。”四鬼异口同声的说道,同时单膝跪地,颔首对仇落航行礼。“起。”仇落航又恢复到了从前的淡定,“不过,为了对你们吓我而做出惩罚,我决定,派给你们个任务。”&?^@-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是,一切服从主上命令!”四鬼回答道。&?^@-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什么嘛,怎么可以这样,我们才刚出来啊。小落落,这一次就放过我们吧~”鬼英嗲声嗲气的向仇落航说道。&?^@-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老二,你够了,快回来,大哥会不高兴的。”鬼未戏虐道。声刚落鬼玄的耳根就红了,眼底隐藏有一种名为“羞涩”的情绪。&?^@-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喂,三哥,神魔叫老大会不高兴,我也会不高兴的。”鬼末翻白眼反驳道。&?^@-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安静,严肃点,这次的任务相对于你们又不是什么难事。耐心听我讲。”仇落航哭笑不得,他们四人,真是……不想说什么了。&?^@-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是,请主上安排!”四鬼非常服从的站好。&?^@-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鬼玄,鬼英,帮我调查一下这个国家的详细资料,我要你们以最快的速度查到,”仇落航顿了顿,“鬼未,鬼末,帮我找一家最好的制铁商铺和一家最好的制衣商铺,去吧。”&?^@-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是,保证完成命令!” &?^@-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回目录(快捷键:回车) 下一章(快捷键:→)
 

发表评论

 
 
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