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古代言情 > 尔虞我嫁 > 皆当少壮日,同惜盛明时。
第一章 外室子还有一盏茶时间到达战场!
作者:繁朵  |  字数:2287  |  更新时间:2016-10-01 12:30:01 全文阅读

藕荷色绣蹙金芙蓉帐被一对玉钩整齐挂起,帐下一面缠枝番莲海兽铜镜,正照出一张白生生的脸儿,眉清目秀,唇丹齿鲜,一双眸子犹如点漆,极灵动的一转——坐在妆台前的盛惟乔站起身:“好了,走吧!”

“今儿个公子要回来,是不是再添朵珠花?”伺候她梳妆的丫鬟绿绮嘴快才道了一句,已被同伴绿锦暗中捏了把。

果然盛惟乔登时冷笑出声:“区区一个外室子!便是认了回来,难为还值得我为他兴师动众的打扮?!他配么!”

绿绮、绿锦唯唯喏喏不敢作声——

谁都知道盛惟乔之父盛兰辞当年为了娶冯氏,曾当众立下重誓,今生今世无论何种情况,都只冯氏一人,绝无二心!

结果这件感动举郡的姻缘,到今年算来也才十七年,盛惟乔十三岁生辰还没过呢,盛兰辞忽然就要领回一个儿子来了!

本来冯氏无子,盛兰辞实在想要个继嗣的后人,冯家也不是不讲道理的人家。问题是,今日要进门的这位正正好好也是十七岁,算算年纪,竟是盛兰辞才跟冯氏山盟海誓那会就有了的!

母女两个的心情可想而知!

前两日冯氏才接了消息就打点行李,要带女儿回娘家住——盛惟乔拒绝了,她觉得她爹既然变了心,母女两个这么一走,岂不是叫那外头来的称了心如了意,正好鸠占鹊巢反客为主?!

要走,也应该是那外头来的滚!

是以她怎么也不肯跟冯氏去外家,闹死闹活留了下来,就是为了今日这场相见!

倒要看看究竟是什么样子的狐狸精,叫她爹爹瞒了她们母女这许多年!

呵斥完丫鬟,盛惟乔整整衣裾,再次对镜确认仪容后,方举步前往正堂。

她抵达堂上的时候,盛家除了大房之外的大大小小,都已到齐,使人上了香茗,正在高谈阔论——话语中不乏对她们母女的幸灾乐祸。

见盛惟乔进来,包括老夫人明氏在内,纷纷尴尬的住了口。

惟独盛惟乔的二婶白氏,嫉恨冯氏已久,觑到机会,忍不住笑着道了句:“乔儿来啦?婶母可要恭喜你,终于有哥哥了呢!往后出了阁,总也不至于没个依靠了!”

“我父母齐全外家子嗣兴旺,依靠多了去了!”盛惟乔都懒得正眼瞅她,冷哼一声,“区区一个外头来的算我哪门子依靠?二婶自己出身小门小户,无依无靠惯了,只道全天下人都跟你一样,见到个人就迫不及待的攀上去?!”

“大哥房里的事情,听大哥的就是了——你罗嗦个什么?!”她二叔盛兰斯看势头不对,忙呵斥住妻子,“咱们今天就是被大哥喊过来吃个茶的。”

说着打开茶盖“哧溜”一口,朝侄女安抚的笑了笑。

这时候上首明老夫人也笑容满面的招呼:“乔儿快来祖母这儿坐!”

盛家原本只是寻常富户,能成为南风郡三大势家之一,全赖盛兰辞之功,而盛兰辞平常最疼妻女——哪怕这会盛兰辞从外头领回个私生子,气走了发妻、气着了女儿,在确认冯氏母女彻底失宠之前,这些做长辈的也不敢当真得罪了盛惟乔。

不然盛兰辞翻起脸来,他们可未必还能有眼下的锦衣玉食了!

依言到明老夫人身旁落了座,盛惟乔扫了眼底下的长辈、同辈们,看到除了白氏之外,莫不在迎上自己视线时露出多多少少带着讨好的笑容。

哪怕才被她讥诮过的白氏,此刻也不敢跟她对望,心里又酸又涩:“这些人这样忌惮我,无非是知道爹疼我,只可惜那么好的爹爹,怎么说变就变了呢?”

她难受了一阵,想到眼下情形,立刻打点起精神,若无其事的同众人说起了话——待会狐狸精跟外室子就要到了,盛惟乔再伤心,也绝不会在那对母子跟前流露半分!

盏茶光景,外间有丫鬟低眉顺眼进来,道:“大老爷跟公子已经进府了!”

原本其乐融融的堂上,忽然就静了下来——包括明老夫人在内,都噤了声,敛了笑,目不斜视,屏息凝神的等待着。

片刻后,盛兰辞的身影出现在门中。

他今年不足四十,身材很是高大,面皮白净,五官端正,颔下一把短髯,修剪得整整齐齐;穿一袭靛蓝圆领袍衫,束着革带,戴一顶皂色软幞,四平八稳的走了进来——进门后先看向上首,不是继母明老夫人,而是女儿盛惟乔,顿时就露出个慈爱的笑。

要搁往常,盛惟乔肯定也喜笑颜开了,这会却面无表情的扫了他一眼,将视线投向他身后。

不是预料中烟视媚行妖娆勾魂的外室。

而是一个玄衫少年。

瞧着不过十六七岁,已经跟盛兰辞差不多高,只是更为瘦削。

他肤色白皙,白皙到苍白,仿佛终年不见阳光,但剑眉斜飞入鬓,眸寒似星,鼻梁挺拔,薄唇鲜艳,容貌昳丽却不失男子该有的矫健阳刚,通身朝气蓬勃。此刻嘴角轻勾,笑意浅淡,却使人如坐春风——如果他不是自己亲爹的外室子的话,只凭这副长相,盛惟乔也会对他很有好感。

但这会她摩挲着手中茶碗,却只投下冷冷一瞥!

那少年却出奇的敏锐——盛惟乔目光才扫到他身上,他已迅速转头看来!

“这位一定是妹妹了吧?”兄妹对视一瞬,盛惟乔才要露出厌恶之色,那少年却先朝她友好的笑了笑,欢喜道,“妹妹果然和我想的一样月貌花容,温柔可亲!”

盛惟乔不吃这套:以为扮出好哥哥的模样,我就一定要做你的好妹妹?呸!

她铁青着脸,把茶碗朝案上重重一搁,冷嗤:“你叫谁妹妹?!南风郡上下都知道我娘只我一个女儿,你这天知道打哪冒出来的东西,算我哪门子兄长?!简直不知所谓!”

锐利而不屑的目光在那少年身上来来回回的打量了一圈,又白了眼盛兰辞,哼道,“德容功行,以德为首。初次见面却直言容貌,看来果然是子肖母,首重姿色,也难怪,当年你就是这么来的吧?”

“这不是妹妹?”那少年显然听出她话中之意,暗指自己生母依仗美色勾.引了盛兰辞,方有自己的出生——他眉头一皱,目光在盛家几位小姐身上一掠而过,估了估年纪觉得应该没认错,不禁疑惑的转向盛兰辞,“您不是说,妹妹素来温柔贤惠,说话细声细气,怎么会这样凶?”

话音未落,堂上已是鸦雀无声!

“惟乔自来被大房当心肝宝贝,盛兰辞把这女儿惯得跟什么似的!”明老夫人等人仪态端庄的喝着茶,心情十分激动,“结果今儿回来的这个也不是善茬,外室子跟嫡出女一照面就掐——今天这场热闹可有看头了!”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