保存设置 恢复默认

棺人,请抱紧我

正文第七十七章 过去的故事

[更新时间] 2019-04-15 22:06:11 [字数] 3169

  韶寻随着我回到了病房,见枫水涯和方阿姨静静的坐在那里,安静的仿佛他们是初识的陌生人,看上去要比我和方阿姨还要陌生、淡漠。!#?&-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枫水涯,外面天气很好,我们也带阿姨出去透透气吧?”看着他们好心问道。!#?&-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但枫水涯似乎并不买账,只是收拾了下床旁桌,将剥完的橘子放到阿姨手中,便收拾衣服要离开,方阿姨朝我招了招手,随后看着枫水涯淡淡的说道:“你先出去,我和她还有话要说。”!#?&-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看着枫水涯头也不回的离开病房,我好奇地问道:“阿姨,你和他吵架了吗?他对你看上去好冷漠。”!#?&-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阿姨看着我,将我的手握在手里,她的手心炽热,就像阿姨看我的眼神一样温暖,阿姨故意压低了声音说着:“你之前说你看得到我的儿子韶寻,我现在相信你。”!#?&-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相信我?”阿姨的转变,不仅我觉得不可思议,站在床那边的韶寻也觉得诧异。!#?&-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阿姨看着我又抬眼目视远方,缓缓说道:“这两天我总感觉我身边有人,可回头一看什么也没有,尤其是晚上,我隐隐约约的可以闻到我儿子韶寻以前身上淡淡的百合的味道,他生前屋子里总会摆一些百合在桌子上,久而久之他身上也沾了点百合味儿。我愿意相信他还在我身边,还陪着我。”!#?&-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方阿姨说着眼眶也红了,忍不住侧过头去掩面哭泣,我从桌子上抽了两张纸,塞到了阿姨手中,轻拍着他的肩膀指着韶寻所站的方向,缓缓说着:“韶寻他就在这儿,在您的床旁,您的身边,您看不到他,但他此时正看着您,您别伤心了,不然他会更难受更放不下您的。”!#?&-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过了一会,阿姨注视着我指的方向,缓缓说道:“你不是想知道这其中发生了什么吗?”!#?&-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是,但您若是不想说,我也不想多问。”心里虽然急切,但终归是不忍心再阿姨伤心的时候,让她去揭自己的伤疤。!#?&-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阿姨摇了摇头,甚是欣慰的注视着我,我从她的眼神中,看到了阿姨对我的信任,阿姨言语中压抑着自己伤心的情绪,显得平静的有些不自然,缓缓说道:“你一定奇怪,我们家母子不像母子,母子之间太过生疏,是不是?”!#?&-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我点了点头,阿姨一番苦笑道:“这都源于几个月前,我在枫慈的办公室,也就是你说的枫董事长,无意间看到了一段监控视频,那时我才知道,韶陨峥不是意外车祸,而是枫慈故意将他灌醉了,还怂恿他去车辆密集的城区,那个时候回家和城区是两个方向,陨峥的死是他一手计划的,那个时候我才刚怀孕两个月。”!#?&-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韶寻有些不可思议一下子坐到了旁边的床上,脸色愈发的苍白恐怖,眼神也愈发的可怕,我连忙过去站到他前面,背着手将他的手拉在手中,假装镇定的看着阿姨又复说道:“然后呢?又发生了什么?”!#?&-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阿姨叹了口气,又复说道:“陨峥的葬礼是枫慈一手操办的,办得很风光很体面,从以后枫慈每天都会来看我,都会想办法都得我开心大笑,他疯狂的追求我,我那个时候居然相信了他这个人面兽心的畜生!”!#?&-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阿姨说着,竟显得面目可憎,尤其是提到枫董事长的时候,情绪更是激烈,眼泪更是忍不住的流,又接着说道:“我怀着寻儿嫁给了枫慈,可我从那以后不停地梦见陨峥,我对他的愧疚是越来越大,枫慈为了讨好我,寻儿一出生,就立为了锋云企业的继承人,这么多年,我从未怀疑过他,还给他生了两个儿子,我好悔,好后悔!”!#?&-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原来那些传闻是真的,枫董事长是为了讨好方阿姨才会把尚在襁褓中的婴儿立为了锋云继承人,可之前的一切线索,都指向的枫魔梓,现在听方阿姨说的这些,枫董事长也有作案动机,这一切被阿姨发现了,阿姨不能死,那么死的就只有韶寻了,况且枫董事长还是他的杀父仇人,就更留不得他了。!#?&-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我抱着疑问,又问道:“阿姨,那你知道你儿子韶寻是怎么死的吗?或者是被谁杀得?”!#?&-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方阿姨有些惊愕的看了我一眼,这神情一闪而过,随后又不确定的说着:“我不知道,但是我了解我的儿子,他绝不会去碰那些脏东西,所以他的死我一直怀疑,我追问枫慈,他不耐烦了就把我软禁到这儿了。”!#?&-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那......阿姨,我听护士说,您的家人很少来看你们,就算您和枫董事长有过节,可他们是你的儿子,怎么会很少来探望你呢?”这个问题藏在心里很久了,一直没有得到答案,也迟迟不敢问出口,这时终于开口问了当事人阿姨,我想这件事她再清楚不过了。!#?&-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阿姨顿了顿,低头擦去了眼泪,略有些愧疚的说着:“你是说墨梓和水涯?”!#?&-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方阿姨喟然长叹,提起他们时,眼神里多了些宠溺还有些自愧的黯然神伤,阿姨从枕头下拿出一串手链,手链上有三个透明珠子,里面装着初生婴儿的胎发,阿姨轻轻的抚摸着,不时地露出开心的笑容,缓缓说道:“他们这两个孩子从小没有寻儿懂事,很闹腾,有的时候会合起来欺负寻儿,寻儿很少给我惹事,有一次鼻青脸肿的回来,怕我难过担心,就待在屋子里一天都没出来,大概是因为这个吧,我偏爱寻儿些。”!#?&-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阿姨看着珠子,又不禁的啪嗒啪嗒落泪,说话声也微微颤抖了起来,颤巍巍的说着:“对于墨梓和水涯,我不是一个合格的妈妈,我很少关心他们,从小墨梓就很沉闷,有什么事不说出来,但也是一肚子鬼灵精,他也是我这几个儿子里最聪明的。”!#?&-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说到这里,方阿姨又叹了口气说道:“枫慈见我对墨梓爱答不理,便在墨梓小时候,就送到娱乐圈培养,让这个最聪明的孩子永不染指锋云企业,从以后我和墨梓见面的时间,就越来越少。”!#?&-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原来他们小时候今有这样的境遇,他们兄弟不和的源头竟是妈妈从小偏爱大哥,而这个大哥和他们还是同母异父的哥哥,这样的童年,又怎会和谐呢?!#?&-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听着阿姨说的这些,我的鼻子也不禁的酸了起来,回过头,见韶寻一个人呆呆的坐在那里,目光落在那个手串上,神情说不出的淡漠,我看着那珠子又复问道:“那......枫水涯呢?这段时间我看他们兄弟两个感情也不好,这是为什么?”!#?&-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方阿姨抬头看了我一眼,有微微叹了口气,说道:“都是因为我,都是因为我啊!”阿姨讲手串放到我手中,又复说道:“水涯打小性格就很好,不开心了就哭,开心了就笑。有什么事从来不藏着掖着,直到两年前,因为韶寻出了一次车祸,我说了他们两句,那时在气头上,话兴许重了些,从那后他们就和我更生疏了,这两个孩子从小就和我话不多,只有寻儿经常陪在我身边,渐渐地也不怎么和我说话。”!#?&-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方阿姨的目光从来就没有离开这个手串,眼神里慢慢都是对儿子的思念,和对他们满满的愧疚,看着这手串,绳子有些地方已经褪了色,珠子也有些模糊了,这珠子阿姨应该是拿在手中看过无数遍,也抚摸过无数遍了。!#?&-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我将珠子戴在了阿姨手上,微微笑着说道:“母子之间哪有隔夜仇呢?只不过是一时的误会罢了!您也一定希望他们兄弟三人能够和睦相处啊!您呢!一天也别对他们老板着脸,有时也笑一笑,您若是真的不关心他们,您怎么会这么了解他们?怎么还会将他们胎发做成的珠子拿在手时长看着?”!#?&-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我忽然有些想缓解他们母子之间的关系,毕竟孩子不能和父母做仇敌啊!妈妈住院虽说是软禁,但一天都不照面,就有些过分了,于是,将枫水涯要给韶寻办丧礼的事,一股脑的添油加醋说了出来:!#?&-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这不,枫水涯早上还和我说他大哥韶寻的葬礼该如何办?说拖得时间太久了,人死为大,要让他哥哥入土为安,老在殡仪馆放着也不是回事,他还请了著名的设计师曼陀,制作韶寻的冥衣,说让韶寻可以体体面面的走。”!#?&-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说着,我拉着阿姨的胳膊,衣服撒娇讨好的模样微微摇着方阿姨得胳膊,又复说道:“所以阿姨,你就对他们兄弟俩好一些,我相信他们也会认识到自己错误的。”!#?&-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话音未落,韶寻拍了拍我肩膀,便失魂落魄的离开了这房间,看他不见了,我便连忙说道:“阿姨,我先走了,枫水涯还在外面,让他等太久了不好,我先走了,过两天闲了,我会再来看您的。”!#?&-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说完,便立刻出了病房,韶寻在门口静静地站着,看着我出来,便立刻拉着我到一旁的楼梯间,很是不高兴的看着我,仿佛要把我撕碎一样,手腕也被他抓的有些疼痛,韶寻的眼神也愈发神秘,韶寻看着枫水涯站着的方向,有些恨恨的说道:“和他去找曼陀,我要看看他是如何给我办葬礼的!”说罢,又看着我,一步一步逼近道:“刚才为什么要帮他说好话?你是不是对他动心了?”!#?&-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看着他,我不禁的噗嗤一笑,反倒是没有被他这样子吓到,说道:“你吃醋了?你在吃他的醋,是不是?”!#?&-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快捷键:回车) 下一章(快捷键:→)
 

发表评论

 
 
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