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古代言情 > 贞观公主 > 正文
第七十八章 以爱的名义
作者:鱼鱼  |  字数:2730  |  更新时间:2011-03-19 16:17:17 全文阅读

小玉不知道,她只是偷偷的做了一个动作,却被高阳看在了眼里。两个人脚还没踏出殿门,就被高阳叫住了。

白瑤转过头,看着她,笑道:“皇姐,还有什么事吗?”

“刚才,你那宫婢是什么表情?”高阳指着小玉问道。

小玉一看目标是自己,连忙跪了下去。心里只打鼓,自己刚才胆子也实在是太大了,居然敢那样对待高阳公主。看样子和平乐公主在一起时间长了。果然也不怕什么规矩了,这样下去可不是好事。现在高阳公主那么恨自己的主子,给她挑到刺,肯定不会有什么好日子过了。

白瑤看了一眼跪在身边的小玉,奇怪的问道:“皇姐,小玉这丫头能有什么表情?”

“你问她自己!”高阳慢慢走了过来。

“小玉,你刚才干什么了?”白瑤其实是真的不知道发生什么事情,一切都是在她背后发生的,她哪里能够看的见。

而此时的小玉早吓得哆哆嗦嗦,连话都说不出来。皇上就在那里看着,不管怎么样,都是自己的错。只能等着降罪了,想着不知道会怎么样,冷汗都跟着出来了。

小玉的心咯噔一下,因为一双金色的绸缎鞋已经出现在自己的眼皮底下了。整个人都吓的缩了起来,可是退也不敢退,只好闭上眼,等待着。

白瑤忽的挡到了高阳的面前,笑道:“皇姐,您还是先说怎么回事吧!父皇和我总也要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吧!”

“一个小小的贱婢,竟敢用那样的眼神看本公主!”高阳的脸已经气得涨红。

“什么眼神?”

“鄙视。”两个字好像是被高阳挤出来一样。

白瑤眉头皱了一下,看了一眼小玉,心里也知道了个大概。这丫头胆子也真是大。

不过,不管怎么样,还是要护着她。现在高阳处处与自己为难,给她抓到把柄还不知道怎么折磨小玉呢!白瑤笑了笑说:“皇姐,会不会是您看错了。小玉这丫头,我还是知道的,她性格很温和胆小的,要是你跟我说她竟敢蔑视你,我是如何也不敢相信的。”

“难不成本宫堂堂公主,竟去诬陷一个小宫婢?”高阳知道白瑤又开始护短了,但是这次是实实在在的事情,自己怎么也要在父皇面前让她下不来台。

“皇姐自然不屑了,那皇妹这边就谢过皇姐的宽宏大量了。”白瑤笑了笑行了礼,瞬即对小玉说道:“听见没有?还不谢过高阳公主。”

小玉想笑,但是还是忍住,低声下气的说道:“多谢高阳公主不怪之恩,小玉给您磕头了。”

高阳还没弄清楚这里面的道道,白瑤已经带着小玉快速的走了。一边的李世民眼里满是笑意,这个平乐还真是聪明的很。估计到现在,高阳还不知道自己已经成了诬陷一个小宫婢的人了。

虽然,自己刚才也看到了那个叫小玉的宫女不满的眼神。

等高阳回味出来什么意思的时候,转头气恼的看着李世民,可是李世民却抿着嘴摇着头,心里不觉又增加几分恨意。可是,在皇上面前不能发泄,只好忍了下来。

李世民看着这个自己一向宠爱有加的女儿,不知道什么时候,竟变得这样的善于嫉妒,容不得别人。

“高阳,你知道今天父皇找你来有什么事情吗?”李世民叹气道。

“高阳不知。”高阳低头说道。

“平乐还小啊!作为姐姐,朕希望你能照顾她。”

高阳忽的抬起头,说道:“父皇!您看看,刚才的她,哪一点还小了?她是不把儿臣这个皇姐气死不罢休。”

“好好!我们不说这件事,只是父皇为你制定了一身锦袍,这可是众公主中只你一件啊!”李世民拍了拍手。

年公公领着一个端着红漆盘的小太监走了进来,年公公示意小太监将东西递给高阳。高阳惊讶的看着那一件华服,金丝穿梭,银光闪闪,竟是金缕玉衣般漂亮的衣服。

多久了?父皇没有特地为自己准备这样的礼物了。高阳忽然觉得鼻子酸酸的,轻轻捧起那件衣服。笑道:“父皇,谢谢您。”

“谢谢就不说了,朕这么多儿女,难得能关注到每个人。只是,你以后也不要再去争什么了。其实啊,平乐不是你想的那么坏的丫头。”

虽然李世民说的很小心翼翼,但是高阳的脸还是冷了下来,轻轻放下衣服,跪道:“多谢父皇赏赐。”

“你只要知道,父皇从来没有偏心过,你依旧是父皇心中疼爱的女儿,知道吗?”李世民语重心长的说道。

不知道为什么,每次遇到这样的家事,他就是一点办法都没有。

昨晚武婴的几句话,让他明白了自己孩子们争论的本质还是在他这个父皇。既然如此,对待她们更好,她们总为知道感恩而相互疼爱的。哪怕是为了自己这个父皇。

高阳笑着点了点头,说道:“父皇,儿臣明白。多谢父皇。”

看到高阳释怀的样子,李世民欣慰的笑道:“这样便好,只要你们姐妹相互依持,朕也就少了很多的烦心事了。”

“是,父皇,”高阳笑道。

李世民心想,还是自己的女儿,只要稍加引导,便知道自己心里想的什么。想着开心的说道:“既然你懂父皇的心哪就再好不过了,你先回去吧。”

“是,儿臣告退。”高阳微微笑着推了下去。

整个路上,她都保持着微笑。可是只有她的侍女才知道,这个时候才是最危险的。想着一路上都是紧闭着嘴,一句话都不敢说。可是,回到了公主府,还是被高阳狠狠的甩了一巴掌。

“一天到晚的跟个哑巴一样,你信不信我真的把你变成哑巴?!”高阳揉了揉被打疼的手说。“你们能不能像水云那样,为本公主做一点实事!”

“奴婢知罪!”一边的宫女全都跪了下来。

其实这些侍女全是新的,嫁出宫之后,为了排场,将所有的宫婢都换了一轮。可是也导致现在,连个知心的人都没有。

“滚!全给本公主滚!”高阳嘶声力竭的叫道。

“是,公主!”

这些宫婢听到这话都巴不得,全都很快的退了下去。刚刚进门的房遗爱,其实便是杜荷,看着这情况,知道高阳又在发火了。上前安慰道:“我听说今天父皇送你礼物,怎么回来却生这么大的气?”

“驸马,你现在可是本宫的人?”高阳看着眼前的丈夫,现在只要想到他不是真正的房遗爱,心里就憋屈的慌。

“自然是了。”

“那本宫问你,你为什么帮着平乐陷害本宫?!”高阳拍着桌子问道。

房遗爱愣了一下,说道:“我们这样不是挺好吗?其实,我们还该谢谢平乐公主。”

“你!”高阳忽的一下站了起来,尖声叫道:“你们欺骗本宫,现在还跟本宫说很好?本宫告诉你,我不但要除掉平乐,也要叫你房家杜家和房家为这件事情付出代价!”

“你到底想干什么?在这个家,你最大!你不尊敬父母,排挤婶娘,谁也没说什么,你到底想弄出多大的事情才罢休?!”房遗爱忽然忍不住吼道。

高阳不相信的看着这个平时连个屁都不敢放的人,居然跟自己这样说话,是可忍孰不可忍。上去就是一巴掌,怒声道:“要不是我,你以为你能当时驸马?你居然敢跟我大呼小叫?!”

“如果当初早知道你是这样的人,就算要我娶一个乞丐,我也不会娶你!”房遗爱冷冷的说道。脸色的五个红指印,显得特别的刺眼。

“放肆!我要告诉父皇,你居然敢说出这样的大逆不道的话啦!”高阳简直要气疯了。

“去吧!什么事情我自然会承担,你就一个人在这边疯吧!”

说完,房遗爱冷冷的看了她一眼便走了。

看着那个瘦弱的身影,高阳有那么一刻失神,在想自己是不是真的做错了什么。可是随即而来的羞辱感,让她彻底的疯狂了。尖尖的指甲陷入肉里,简直要将肉给抵破。

“平乐!我要你为我的不幸付出代价!!”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