保存设置 恢复默认

凰后休逃:朕绝不和离

正文五 一家和睦

[更新时间] 2017-02-16 21:22:59 [字数] 3348

屋内的人拿过东西,打开一看,纸上画了一个有半个手掌大的,黑色的月亮,跟刚才灵狐看到柜台上的那个如出一辙。屋里的人一见到这个立刻变得激动,这个是他们暗月小组的联络标志。~?#-#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太好了。”屋里的人看着这张纸,“那位客人在哪,立刻带他来见我。”“好的,老板。”掌柜立刻到前面,见灵狐还在那里,走过去“小姐,老板要见你,请跟我来。”灵狐点了点头,跟着掌柜走到一个门前。“老板,人到了。”掌柜敲敲门,说道。“快请他进来。”里面的人迫不及待的说,掌柜一个请的姿势,意思让灵狐进去,灵狐点了点头便推门进去了。“队长,是你!太好了。”屋里人一见到灵狐高兴地不得了。“好你个猎鹰,我这个队长想要找你还得经过你同意。”灵狐坐下,挑着眉说。“队长,你看我这造型怎么出的去么,我这头发这么短,之前我在外面已经让人围观够了,所以不想再让外人见到我。”猎鹰摸着一头板寸不好意思说。“好吧,我大人不计小人过吧。”灵狐‘勉为其难’的说道,“不过也是,外面的男人都是长发,你的这么短,长长的话也得需要很长一段时间才行。”~?#-#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队长放心吧,我已经派人帮我去找能做假发的东西了。”猎鹰说,“队长,你有找到其余的人么?”“没有,我也一直在查,不过我现在的身份实在不方便,找他们的事情主要就靠你了。”灵狐说,“如果你有线索的话派人把信送到丞相府,就说交给萧府的大小姐就行。”“丞相府?队长你怎么跑丞相府去了?”猎鹰惊讶的问道。“这事说来话长了,有空再跟你说吧,那面还有人等我,得先走了。”灵狐一想到这头就疼。猎鹰点点头,“那行,队长,如果有消息的话,我会立刻派人送去。”灵狐没多说什么,就出了屋回去找芳苓和琇楹了。“怎么样,吃好了么?吃好了,就走吧。”灵狐进屋问道。“吃好了,小姐你怎么去那么久。”芳苓问。“没事,吃好了就走吧。”灵狐见两个人差不多了,说道。芳苓和琇楹点点头就跟着出去了。~?#-#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三个人吃完就又逛了一阵,见时间不早了便打道回府。“哎呀,真是好玩,过两天我们再出去一次怎样?有点没玩够呢!”灵狐回到房间内,坐在椅子上喝了口水。“好啊,小姐。”芳苓听到这高兴地不得了,“小姐,奴婢觉得您离家出走回来以后,变了好多,变得更开朗了。”“哦,是么?”灵狐有些好奇这萧大小姐到底什么样,跟自己长得相似,性格却不同,“人嘛,都是会变得,都是需要成长的。”灵狐微笑的说着,把手里的茶杯放下。“哦~~。”芳苓似懂非懂的点点头。~?#-#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还有芳苓,以后没有人的时候,不要总是小姐,奴婢的,我俩差不多大,叫我名字就好了,你也别奴婢奴婢的,说‘我’就好了。”灵狐觉得芳苓总是小姐小姐的,叫的她心虚。“那怎么行,我只是老爷买来服侍小姐的丫鬟,怎么可以直呼小姐的名字呢。”芳苓听灵狐这么说,一下就着急了。“什么丫鬟不丫鬟的,你要是这么说的话,那我干脆把你换掉好了,反正你也不听我的话。”灵狐见说不明白她,只好使出杀手锏了。“别啊,小姐,奴婢错了,啊不,是我,我错了,千万不要把我换掉。”芳苓一听就着急了,如果小姐把她换掉,她还上哪找到这么好的小姐呀。灵狐见这招这么好使,不由偷笑,“那,以后要是叫错了,我就把你换掉。”“是,我知道了。”芳苓感觉这么别嘴呢,十多年改还是费点劲,灵狐也不逼她,慢慢改。灵狐满意的点点头。~?#-#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姐姐,姐姐。”外面传来琇楹的声音。“琇楹,你来了,坐吧。”灵狐见琇楹进来说道。“姐姐,我,我是来谢谢姐姐今天替我解围。”琇楹有些不好意思的说,眼神不时地看着灵狐,有点怕灵狐不搭理她。“你是我妹妹,也是萧家的人,我帮你理所应当,所以不必特意来谢我。”灵狐淡淡的说道。琇楹见灵狐这么说,虽然灵狐语气冷淡,但心里稍稍松了一口气。“姐姐,我。”“好了,你来不会只是道谢的吧。”灵狐见琇楹吞吞吐吐的样子,问道。琇楹摇摇头,喝了口茶。沉默了一会,琇楹看到支起古琴,“姐姐,我从来没听过你弹琴,我可不可以听你弹一首啊。”琇楹小心的问道。“是啊,小姐,奴婢也好久没听到你弹琴了。”芳苓也说道。“好吧,本小姐今天心情好就给你弹一首。”灵狐见她们两个这么期待,起身走到琴前。这古琴她到不是很擅长,古筝的话会好点。灵狐纤细的手指,轻轻地抚上琴。~?#-#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高山流水,知音难寻。流水渐深,如细丝般润物无声,余音绕梁之感于耳不绝,一曲过后,万籁俱寂。片刻之后,芳苓和琇楹才反应过来,“太好听了,姐姐。”琇楹听过之后赞叹道。“是啊,小姐,还是第一次听到这个曲子呢。”芳苓也惊赞道,“小姐,以前怎么没听你弹过,这是什么曲子啊。”~?#-#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此曲名为《高山流水》,所谓高山流水,知音难求,就是来源于这首曲子。”灵狐不禁感叹道。“这是一个什么样的故事啊。”琇楹问道。“高山流水,有这样一个典故。相传春秋时期,俞伯牙弹琴为一绝。一日,他坐在高山之上弹奏,路过的樵夫钟子期驻足倾听。俞伯牙原本内心对其有些许不屑,心想着一个樵夫怎么会懂得我的琴声。结果,钟子期很容易就猜出了他的心思:“琴声慷慨激昂,先生志在高山”;“琴声清澈婉转,先生志在流水”。俞伯牙万分惊讶,于是与钟子期成为知心好友。后人也说是“高山流水遇知音”。 据说后来钟子期过世,俞伯牙愤而摔琴,说:“子期一死,还弹给谁听呢?!”灵狐给芳苓和琇楹讲了高山流水的故事。“高山流水,知音难求,原来还有这样一个故事。”芳苓听过之后感慨万分。琇楹在一旁也是静默不语,点了点头。琇楹和芳苓很喜欢灵狐给她们讲一些她们没听过的故事,听得津津乐道,一下午,三个人 都是在故事中度过的。~?#-#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小姐,小小姐,老爷请你们前去用膳。”在三个人聊得正开心的时候寻梅进来说道。“好,知道了。”灵狐点点头,起身和琇楹就出门去了。刚进门,就见萧天元已经坐在正位了,萧影枫和赵姨娘坐在下位,“爹。”灵狐进来就喊了一声。“琇楹见过爹爹。”琇楹小心的请安着,萧天元点了点头,连忙招呼灵狐坐下,灵狐和琇楹坐在自己的位置上。萧天元动筷后,其余人也开始动筷。“姐姐,吃这个,这个好吃。”琇楹兴奋地夹着菜放在灵狐碗里,灵狐微笑着点点头,慢悠悠地吃着。在座的人看着都愣了,这两个孩子关系什么时候这么好了。赵姨娘也是疑惑。“来,姨娘,吃点这个菜。”灵狐见赵姨娘一直低头不语,夹了两口菜给赵姨娘。赵姨娘被这一举动惊住了,有些受宠若惊,连忙点头说不出话来,粗糙的手拿着碗一口一口的吃着。“大小姐,你也快吃,不用光顾着我们啊。”赵姨娘微笑的说着。“姨娘,以后不要叫我大小姐了,若是姨娘喜欢的话叫我静姝就好了。”灵狐看着赵姨娘说,赵姨娘见灵狐语气坚定,连忙点头说:“是,是。来,静姝,多吃点。”赵姨娘的声音有些激动。萧天元和萧影枫也被这和睦的氛围感染到,萧天元看着赵姨娘的,眼里的厌恶渐渐地减少了,萧影枫也同样。~?#-#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一家和和睦睦的吃了一顿饭,灵狐来之前何时有过这么一刻?“芳苓,你看这月亮真美啊,我想在这多呆一会。”灵狐走到坐在望心亭看着天空的皓月。“静姝,你以前也很爱在这里赏月呢,没想到现在还是如此。”芳苓想起了以前。灵狐看着芳苓,这丫头改口还挺快!如果她要是知道我不是她小姐会不会狠难过呢,这真正的小姐到底在哪呢?灵狐叹了口气。“静姝,今天你为小小姐解围的时候,我都看呆了,还是第一次见你这么强势呢。不过,你这么帮小小姐,和赵姨娘是为什么呢?”芳苓问道。~?#-#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没有为什么,因为这是一家人该做的事。爹在朝堂一人之下万人之上,在这朝政上定然少不了麻烦。如果家里不能和睦,只会让爹更加烦心。我这作为儿女的,当然要给父亲分忧不是么?而且赵姨娘和琇楹心里都不坏,既然这样为什么不可以和平相处呢?人之初,性本善,琇楹本心不坏,她以前那么针对我不过是想为她母亲征得一席地位罢了。”灵狐把心里话都说了。“还是静姝你想的周到,是我的心胸狭隘了。”芳苓听灵狐讲完之后,心里有些惭愧。“再说琇楹怎么也是我妹妹,不帮她难不成帮着外人?如果真是那样才是真正丢了我们萧府的脸。”灵狐说这些话不只是给芳苓听得,也是给假山后的琇楹听的。琇楹一直在灵狐后面来着,本来是想跟灵狐一起走的,但看灵狐进了望心亭并没有回屋,就没有上前。灵狐的话琇楹全都听到了,心里羞愧的不得了。‘自己从没有想过这么多,只想着去引人注意,争得地位。’琇楹瞬间明白了很多,现在开始她也应该向姐姐学一学才对。琇楹见灵狐走了,在原地有待了一会便也回到屋子。灵狐回到屋后,洗洗躺在床上很久才睡。~?#-#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快捷键:回车) 下一章(快捷键:→)
 

发表评论

 
 
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