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一章 死心塌地
作者:芸香草  |  字数:3075  |  更新时间:2017-09-13 22:22:03 全文阅读

冷心怡摊开一看,只一眼,便快速地闪身,让小王进去。

她招待小王在沙发上坐下,面色焦急,语气紧张地问道:“她怎么样?她还好吗?”

“我们少爷对小姐很好。”

“她现在在哪儿?!”

“多余的话我不能说,我只是来替小姐拿东西的。”

冷心怡定定地看了小王几眼,见他一副忠心耿耿守口如瓶的样子,轻叹口气,想来,他也不会再告诉她什么。

“她让你来拿多少?”

“十万。”

冷心怡听了话,便走进房间里头,不一会儿,拿着一个信封出来,担心地说道:“十万现金,你要护她周全。”

小王客套地笑笑,说:“冷小姐这话说的过了,我们少爷待南小姐一直很好,你只需要明天晚上在天枣山山脚等着南小姐就行。”

冷心怡看着他,没说话,脑子里已经快速搜索着天枣山附近有什么村庄房群或是单独的别墅。

可是,据她了解,天枣山附近只有并没有什么人居住,只有写爱好爬山的人会往那儿去。

不对,南璃笙!南璃笙也常去天枣山那边一片无人料理的花海写生!

送走小王之后,冷佳怡决定连夜赶去天枣山看看。

南璃笙等到半夜,依旧没有等来小王,反倒是白津衍提前回来了。

“怎么,老老实实坐在床上,等着我呢?”

南璃笙瞥了他一眼,连个虚伪的笑容都不想挤给他。

她的心里一直在担心,担心小王会不会出什么差错,会不会被人发现被抓了。

她小心翼翼地观察白津衍的反应,他并没有什么反常,想来,那边应该进展得顺利。

白津衍脱了上衣,坐到床上搂着南璃笙的身子,一下一下吻着她的耳垂,说:“璃笙,你可以了没?”

南璃笙往旁边挪了挪,她现在不想勉强自己陪他做那种事情,随口说了句:“还不行。”

白津衍发觉她在躲着自己,蹙眉,扯过她的身子,一把扯下她的裤子,扫了一眼,了然。

嗯,长本事了,敢骗我了。

南璃笙惊呼着将自己裤子扯回穿好,满眼惧怕地看着白津衍,他猩红的双眸让南璃笙知道将会发生什么。

她想抗拒,可是想起明天就要逃跑,她不希望令白津衍生疑,更何况在他面前,她从来没有说不的权利。

白津衍欺上身,一只手从她的后背缓缓向上,贴着她的皮肤,直达她内衣的暗扣。

他已然熟能生巧,解扣子这种事情,已经是一秒钟的小意思了。

南璃笙只觉得胸口一凉,他的另外一只手已经掀起她的外衣,推上她的内衣,眼睛直勾勾地盯着她的胸看着。

“嗯哼?”他邪邪地勾唇一笑,说:“看来这几天很有效果?变大了。”

南璃笙听不得他开黄腔,脸微微羞红,她想用两只手挡在自己的胸前,却被他一手握住两只手腕,举到头顶。

“别挡着,很漂亮,很……诱人……”他的嗓音变得沙哑,沾染了情欲的男人就是禽兽。

他明显感受到他的变化,知道她有了感觉,放弃抵抗了,也干脆放开抓住她的手,全心全意地品尝她的美味。

而南璃笙被他突如其来的动作给激得身体一颤,差一点当时就到达天堂。

第二天,南璃笙瘫软在床上,昨晚,那个禽兽要了她一次又一次,甚至在最后还逼着她用嘴巴给他再来一次。

人渣!禽兽!流氓!

南璃笙一边在心底骂着她,一边在床上翻了个身。

一旁笑意盈盈穿着衣服扣着纽扣的白津衍,兴致勃勃地在她脸上亲了一口,说:“宝贝,我今天有事,不然陪你再来几回。”

南璃笙一掌朝他脸上呼过去,被他灵巧地躲开了,他接着调侃地说着:“璃笙,今天有个重要的事情要出去,没法带上你,你自己呆别墅里,晚上我尽量早点回来陪你。”

南璃笙白了他一眼,没说话。

流氓。

“你要是无聊的话,我让梁若曦来陪你?”

她翻了个身,背对着他,不说话。

白津衍无所谓地笑笑,似乎已经习惯了她对自己的爱答不理,其实,只要她能在他身边,怎样都好。

“你要是无聊了,让人给我打电话,我派人把梁若曦给接过来。”

他弯下腰,替她掖了掖被角,包好她光着的身子。

那乍现的春光,光滑细嫩的肌肤,很容易就让他想入非非,心潮澎湃。

所以,还是眼不加为妙。

南璃笙背对着他,闷声应道:“嗯。”

白津衍还是舍不得她,手在她脸上摩擦着,俯身给了她一个深情而又悠长的早安吻,才依依不舍地套上西装外套离开。

南璃笙听到外头汽车发动的声音响起,两脚一蹬,立刻从床上坐起来。

今天,是个大日子。

她挑了身不显眼的衣服穿上,为今天的逃跑做准备。

她下楼,楼下的张妈正在打扫房子,见南璃笙下楼,赶紧招呼道:“小姐起来了?过来吃早餐吧!”

南璃笙笑着点点头,在客厅里搜寻着小王的身影。

然而,无果,都是白津衍其他的一些手下守在客厅的几个角落里。

她有些失望,也有些担心,难道小王出事了?

还是说,他拿着冷佳怡的钱跑了?

南璃笙心里有事,漫不经心地咬着一块面包,眉头紧锁,食不知味。

直到吃午饭的时候,南璃笙依然没有看见小王的身影,她心里有种不祥的预感。

然而,惊喜的是,大约到了下午三点左右,小王终于来了。

南璃笙坐在沙发上,身后恭恭敬敬地站着小王,他微微俯身,压低嗓音,用只有南璃笙和他能听见的声音说道:“小姐,人我见到了,东西也拿到了。”

“嗯。”南璃笙淡淡地应道,面上没有流露出太多的悲喜,表情淡淡的。

“一会儿晚饭时分,我会安排小姐行事。”

“嗯。”南璃笙此时心里的狂喜已经快要压不住了,面上微微显露出笑意来。

和小王说过话之后,她赶紧折回房间,想要整理离开的东西,可是一看,发现自己并没有任何值得带走的东西。

唯独想要带走却无法带走的,就是她在这日日夜夜里失去的贞操与尊严。

南璃笙在心里暗自发誓,她出去之后,一定会将白津衍扭送法庭之上,让他接受法律的制裁,在监狱里度过他余下的艰苦难熬的日子。

要说上一次逃走后选择报警,那是她天真地守着心底那些可笑的正义感。

这一次,不说折在他手上的那些鲜活的生命,光光是她的这份仇,她都不能让他好过!

到了晚饭时分,南璃笙吃过饭之后,坚持要出去逛逛。

负责监管的保镖自然不让,恭恭敬敬地站在她的面前,挡住了她的去路,态度礼貌,语气却相当生硬地说道:“小姐,少爷交代,您不能出去。”

南璃笙生气地叉腰,皱着眉,瞪着眼,吓得那个拦着她的保镖气势弱了不少。

“小姐……真不行,您也知道白少爷的性格,体谅体谅我们做小的。”保镖很执着地挡着南璃笙的身前,守着大门,坚持不让一步。

南璃笙眉头一紧,刚想破口大骂,站在一旁的小王赶紧站出来充当和事佬。

“南小姐,你也别生气,不就是出去逛逛嘛!只要您答应待在车子里不出去,我们可以带您出去溜一圈。”

之前拦着南璃笙的保镖一把推开小王,语气不善地说道:“你滚,这儿什么时候有你说话的地了!”

小王不服气了,指着保镖的鼻子说:“人南小姐不过就是想出去转转,你这样推三阻四的,惹得南小姐不快,等白少爷回来,有你好受!”

南璃笙好笑地看着他们俩,双手抱胸,“还是小王讲道理,我可以不出车门,我只想出去看看,一整天待在这里,我快闷死了!”

拦着南璃笙的保镖暗自思忖,心里敲着鼓,不知道该怎么办,这时另外一个保镖走上前了,凑近他的耳朵里叽叽咕咕地说着什么,他眉头舒展开来,还不怀好意地对小王笑笑。

接着,让开大门,说道:“那么,希望南小姐不要踏出车门半步,小王,就你来开车吧!”

一句话,不论是小王还是南璃笙都欣喜不已,他们互相交换了个眼神,便朝着车库走去。

之前拦着南璃笙的保镖是这群保镖的头头,大家都管他叫赵哥。

由于南璃笙坚持要出去,赵哥只得随行,确保南璃笙的安全。

小王主动当了司机,赵哥坐在副驾驶上,而南璃笙则悠闲地坐在车子后座上,探出头到窗外,欣赏着一路的花红草绿、鸟语花香。

车子行驶在漫天的绿色之中,山林之间的路况并不是很好,车子颠簸得很,震得车子里的人一抖一抖的。

南璃笙心想着马上就要见到许久不曾相见的冷心怡,马上就可以逃离白津衍这个大魔头,马上就可以恢复自己平静而又祥和的小日子,不由得嘴角上扬,心情飞扬。

小王行驶了一段路程,忽然感觉自己腰际有个硬邦邦地东西顶着,以为是车子中间放的什么东西倒在他的腰旁了,便随意地瞥了一眼,顿时吓出一声冷汗。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