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都市言情 > 重生之妻心攻略 > 正文
第十一章 不同 《重生后的我们》
作者:朕有疾名为完美  |  字数:2028  |  更新时间:2017-02-15 17:02:35 全文阅读

  他过早地出现证明了什么,主宰者的有意而为之,还是无心之过?即使这样那又能如何呢?就算没有说出来那句话,就算冷冰冰的空洞那又能如何?还不是一样的脱离了他的掌控走向未知的空洞?即使是未知的空洞也是属于两个人的探索过程,结局如何就不得而知了,因为谁都无法预测,毕竟已经脱离了掌控,但结局肯定是好的。

  这天晚上星光璀璨,人声鼎沸。镜心湖边的金色大礼堂被装扮得光彩夺目,从清幽的沿湖小道一路走来,处处可见打扮的无比隆重的人,一洗繁重商业上给自己带来的疲惫之色,男人英姿飒爽,女人美丽动人,隔得远远的就能看到金色大礼堂那里辉煌的灯火照亮了s市上空整片天鹅绒般蓝幽幽的夜空。

  灯光亮起,在场的人们都纷纷携着自己的舞伴步入舞池中央。优雅的奏乐在现场弥漫开来。在所有人都陶醉于快乐之中,灯光变成淡黄色的光束,围绕在舞池最中央的一对年轻男女。男的身着黑色西服,胸前一朵红色玫瑰点缀,高挑的身材衬得他尽显优雅、高贵。女的身着米色抹胸礼服,皮肤雪白,礼服将她身体完美的曲线衬得如此迷人。所有人的目光随着他们的舞蹈而移动,他们的舞步尽显张扬,男人天神般的脸上仍然是冷冷的寒冰,为别的女生留下了无限的遐想。一个微步转体,女人自然而然倒在男人怀中,男人再扬手,女人连体转了两个圈之后又被男人拉回怀中,但女人的左脚高高抬起,一只手被男人拉着,女人深情望着他。当奏乐终了的时候,底下一片热烈的掌声。

  如果柳馨在场的话那她一定会一眼就能认出那优雅且冰冷的人,没错那就是顾炎,奏乐终止,舞步停止,他放开了怀中女人的手,行了一个绅士之礼后,便走下舞池隐于喧嚣之中。

  “哈哈,米老弟呀,好久不见呐”

  “顾老兄,近来可好?”

  此时的顾炎正跟在父亲的身边来来回回的见识着老一辈风采,他好像是一个永远都不会笑的人,即使是跟在父亲的身边也是一副冷冰冰的样子,好像没有什么东西能够引起他的注意,纵然现在面前站着的大美人。

  “炎儿,快过来见过你米伯伯”

  “米伯伯好”轻轻地行了个小辈之礼就恢复往常的模样。

  “这就是我顾炎哥哥吧?顾炎哥哥你好,我叫米艾,第一次见面请多多关照”其实他们并非第一次见面,刚刚在舞池里跳舞的就是这二人,她的双眼中带着调皮带着欢喜,因为此番前来参加这里的酒会本就是为了他而来,而他似乎却不知道两家人私下早已预谋过两人的未来,不过因为顾炎的母亲阻挡却也不了了之。

  “现在是孩子们的天下了,赶不上当年了,顾老兄走吧,去见见其他人”

  “好”

  两个大人却也给足了二人时间,可是他的眼里却没有她,谁也不知道此时此刻他的心里在想些什么,比起眼前米艾的叽叽喳喳他似乎更加喜欢跟柳馨在一起时的那份宁静,他紧皱着眉头耳边的喧闹声却怎么也不肯停止一样。他放下了手里那一口都没动过的红酒,或许他觉得红酒配佳人,可惜佳人难寻,也或许觉得这种酒会上的红酒没有那么的享受,反正就是一动未动,他走出了舞会的现场,走出喧闹的他在镜心湖边仰望着天空,想着什么??????

  可是总会有人喜欢打破这份宁静

  “顾炎哥哥”一个满怀欣喜地声音从身后传来“到处找你都找不到,原来在这里,怎么了?心情不好吗?”

  顾炎知道是她不想去回应她但碍于两家的面子却又不得不去强迫自己对她抱以淡漠的态度去迎合她。

  “没有,只是不喜欢这种场合而已”

  “其实我也不是很喜欢这种场合,我带你去个地方吧”

  不等顾炎拒绝她却将他的手拉起跑向了一个他不知道的地方???????

  “让我唱,我就唱,我的面子往哪放!要我唱,偏不唱。你能把我怎么样?怎么样”

  军训时的每一个人都会经历夜训拉歌等活动,柳馨恢复以后就又投入了累死人的军训之中,因为她感觉只要自己一停下来就会想起某个人,她自己都不明白为什么会这样或许真的是让人印象深刻吧。她同时也有一种感觉他好像一直就在自己的脑海里从未离开过但就不知道这种感觉从何而来,或许这就是命吧。她抬起头看向天空,今晚的月亮真的很美,只是对于一个满怀心事的人来讲这些可能都引不起她的兴趣吧,任耳边喧闹声盘旋她只想静静的放空自己的心情,魂游太虚??????

  “你我皆凡人,生在人世间,终日奔波苦,一刻不得闲,既然不是仙,难免有杂念,道义放两旁,利字摆中间,多少男子汉,一怒为红颜,多少同林鸟,已成分飞燕,人生何其短,何必苦苦恋,爱人不见了,向谁去喊冤,问你何时曾看见,这世界为了人们改变,有了梦寐以求的容颜,是否就算是拥有春天。”

  一首《凡人歌》仿佛喊破了苍穹,他的出现不仅有着视觉上的冲击,而且还有听觉上的冲击,最重要的是心灵的冲击,没错那个人就是司马宇,在其所在的连队里很快的与其中的人打成一片,迅速便无人不知,无人不晓了,加上刚高歌一曲瞬间收割了一大片女粉丝,可是回到连队中间的他突然间一个身影闯入了他的脑海之中,但又被身边的喧闹声打断了,摇了摇头后自言自语道“一见钟情吗?”

  主宰者就这样给二人摆下了第一道难题,可笑又可恨,可笑的是重来的二人都貌似是为彼此而生,不会因为一点什么虚无缥缈的东西而去尝试着走入它布下的圈套,可恨的是摆下第一道题就必定会伤害那两个“祭品”。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