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都市言情 > 重生之妻心攻略 > 正文
第四十八章 “因为不是每一个人都是你”
作者:朕有疾名为完美  |  字数:3036  |  更新时间:2017-04-27 22:27:05 全文阅读

有些习惯终究要用一生的时光改变。就像,某些不可言明的怀念。往往在夜深人静时,轰然来袭。刺痛到心底最柔软的地方,无力挣扎。不是不幸福,只是仍旧贪心眷恋过去的某种感受而不够幸福。不是很悲伤,只是当脑海里出现熟悉脸庞和温柔话语时而失神很久。夜不能寐的时候,最清醒还是最糊涂。

独步枫林,木落秋丹,载歌这份秋意。喧嚣侵染凡尘,秋枫飒舞飘尽轮回执念,静静地落向涅尘、重生归真。落叶的脉络是岁月沧桑记忆,华树的相诺是丹枫无悔飘离。深秋、林道、丹枫,兮萧的风吹起,倾诉一诺,谁念?

暮晚长亭,微风拂袖,枯藤、鸟啼极度渲染零落的悲情。往昔琼月,浅缺低垂,温语了什么,问候了什么。她,随黎明的曙光消隐,几度时光又重现那轮阙台,该许下承诺,静候千里婵娟,搁浅一笺思念,守护。

是啊,这么浅显易懂的东西自己现在才明白,最原始的味道才是最最好的味道,原来自己的顾炎哥哥一开始就在暗示自己,只是自己一直没有明白他的暗示罢了,原来自己的顾炎哥哥真的变了,不再是那样的爱说了,他一直在等着自己,可是自己做了什么?说了一大堆没用的,这是不是让他很伤心呢?自己最真的好笨,难道说自己真的变了很多吗?不应该这是一种错觉绝对是一种错觉。

人生就像是一杯原味的黑咖啡,不添加任何的糖和奶,只是最纯粹的味道,纯粹的味道才是顾炎哥哥喜欢的,原来在顾炎哥哥那里我现在已经变了,不知道他现在的感觉我是一种什么样子的女孩子呢?变好了还是变坏了,但随即她就像是一个泄了气的皮球一样,自己在顾炎那里相信没有什么样子的是一个好的样子,肯定是一个又一个的坏印象,自从自己第一次见到这个男孩就是坏的印象,随即她又明白了顾炎的另一层意思,相信自己这次应该不会在出错了。

“顾炎哥哥,这些年以来,我遇到过形形色色的人,但是没有一个人是如同你一样的人,所以我不得不伪装自己,让自己变得不再那么脆弱,因为有你在的时候自己很有安全感,所以无论什么事情自己都不需要去关心但是你走了,我自己就必须学会保护自己,因为再也没有一个人会如同你那样的来保护我了,即使有但是他永远不是顾炎哥哥,所以我要进行自我的防卫,所以我不得不变得刁蛮任性,远离那些人、、、、、、”

“惠侨,你学会保护自己这没有错,但是你能在保护自己的时候能不能保持自己的本性不用改变,只需要伪装的话压根就不需要这么多的的本质上的改变,你现在给我的感觉你就是完完全全的另外一个我不认识的人”顾炎没有让她继续说下去而是打断她的话,因为他感觉如果继续让宫惠侨说下去的话,很容易跑偏的,但是无论什么样子的宫惠侨他都希望是最原始的那个宫惠侨,不需要做出什么改变最好。所以他把自己心底演了很久的话说了出来,他希望宫惠侨给他一个完美的答复。

“因为不是每一个人都是你”仅仅是一句话就让顾炎失去了所有的主张,因为她的话语无论如何在什么地方听起来都像是在跟他表白的,原本的自己是想要训斥他的但是现在看来他的一句话就把自己的所有心态全部打散,而且还是那么的干脆直击自己内心最需I弱的地方,自己一直在回避这个问题,没想到自己最终还是没有摆脱掉这种情况,还是让她给说了出来。

“惠侨,你这么多年下来,真的改变了很多,你的改变让我不得不重新来认识你,现在的你对于我来讲真的是太陌生了”顾炎很巧妙的回避这个问题,最后的自己怎么也是一身冷汗。

“顾炎哥哥,这么多年以来身边的各式各样的人群,让我真的很惶恐,如果我不这样做,我可能会变得连我自己都不认识了,所以请顾炎哥哥理解我。”说到这里宫惠侨有些着急起来,自己刚才的回答应该是又触碰到顾炎的敏感之处,所以她赶紧的转变了话题转向了自己的身上。

“好,惠侨我真心希望你可以变回来,变回那个小时候听话懂事的惠侨,但是我还是希望你可以跟我详细的说一下你这些年是怎么样过来的”顾炎知道宫惠侨是在害怕自己突然间的冷漠,但是现在的他真心没有什么样子的心情来跟宫惠侨咋生气,既然知道了他改变的原因,自己就不会在进行无谓的生气,所以他提让她详细说出来。

接下来的很长的一段时间里宫惠侨都在跟顾炎讲述着自己自从顾言离开以后自己所遇到的各种事情以及各种各样的人。

一个人生活虽然很难,但也必须学会一个人,不要轻易依赖别人。这是为了防止你身边的人都离开的时候,你还可以好好生活下去。永远没有一个人是你离不开的,现在离不开的,不代表永远离不开。

雨滴落,浅似留殇。长相思,心凉,谁懂?花凋寞,夜寒,独怅。若许诺,情往,谁念?繁华亦远方,登阁楼,扣弦吟唱,愿卿、勿相忘。

而在教室里的柳馨对于顾炎的家世感觉到了一股深深地无力之感,即使这样她在心底还是存在着一丝侥幸,但是无论如何她都希望他们口中的顾炎与自己认识的顾炎不是一个人,最后自己还是拿出了手机来打开百度输入进去“顾氏家族”几个字,很幸运里面没有任何关于顾炎的消息这样子的结果让柳馨心中好得有一点宽慰。但是眼前需要处理的并不是去关注他到底是不是顾氏家族的继承人,因为如果说一个家族里不想让外界的人知道这个人的存在,那么他就会有一万种方法来掩盖他的存在就像是现在的顾炎一样,他本身就是真实存在于故事家族的继承人,但是所有的相关报道都没有他的身影,这就是顾氏家族厉害的地方,本身的顾炎不是那种张扬之人,无论自己出什么样子的事情,都不会用家族里的任何的资源来帮助自己,也不会用自己是顾氏家族继承人的光环来处理任何事情。

柳馨眼前最重要的最迫在眉睫的事情就是需要把顾炎没有来上课的事实掩盖过去,今天来上课的老师是一位大美女但是脾气貌似不是很好,几乎他的课没有一个人翘掉,上课前最基本的三件事点名、点名还是点名,课前点一次,课中点一次,下课前再点一次。所以江湖人称点名大魔王。看来今天的顾炎逃脱不了被记名的厄运。

“顾炎”

“到”一个脆生生的声音响起来,但是这个声音却是不属于顾炎,因为就算模仿有多么的像,这个声音也不是顾炎,柳馨对于顾炎的声音熟悉到没法再熟悉了,所以他一下就听出来这时有人载体顾炎答到呢,这下他自己的心中的大石头放了下来。

“周森”

“到”不同的位置竟然发出了相同的声音,讲台上的美女老师皱了皱眉头以后并没有在意还是一样的点着名字,但是因为周森的这一声几乎相同的回应让柳馨知道了今天要坏事,回头看过去,中间最后一排的位置四五个人正在指责着什么,刚才的声音就是从那个位置发出来的,看来是顾炎自己的舍友,不过看来这次他们一个宿舍要倒霉了。

菩提树下,梦断肠,奈何桥上,饮下孟婆汤,天涯旧狠转眼间成了过眼云烟,不食人间烟火的仙人是否住在深山?捧杯饮尽风雪伤了几滴浊泪?前世三生石上我亲手刻下你的名字,在茫茫人世里为你擦去眼角朱红的泪,一盏残灯度过了三生流年,那一缕清风惊扰了屋檐下的铜铃,如来佛前一盏灯芯化为月老的红绳,千回百转的思念浅吟着流年,牧童骑上黄牛将牧笛横吹,马蹄踏过的老树根,在滚滚红尘里又多了一圈年轮,岁月蹉跎了曾经懵懂的心,梦醒来,窗外萦绕着淡淡的惆怅,那是刻骨的相思?还是心中的落寞?

夕阳落尽,尘埃落定。在生命中到底有多少人回事彼此的过客?而他,这个铭刻在心的过客,现在过得到底怎样?十年了,那个她以为永远都不会忘记的人,最终成了彼此的匆匆过客。人生总是这样,演绎着太多的悲欢离合。其实,我们都一样,为别人的故事欢笑着,却在为自己的故事哭泣着。世界不停的旋转,四级不停的轮回,落叶飘过一季又一季……

红颜指尖缠绕的红线又痴缠了谁?情神身披蓑笠停留在斜风细雨之中,琴声缈缈,手入红尘惹尽尘埃,繁华撑的船渐渐靠在离别的岸边,蓦然回首间,一盏灯笼渡过了无数流年……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