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都市言情 > 重生之妻心攻略 > 正文
第四十九章 白狼
作者:朕有疾名为完美  |  字数:3073  |  更新时间:2017-04-28 23:22:57 全文阅读

你是我最动人的情话,从我遇见你的那一天起,我就在心里恳求你,如果生活是一条单行道,就请你从此走在我的前面,让我时时都可以看到你;如果生活是一条双行道,就请你让我牵着你的一只手,穿行在茫茫的人海之中,永远不会走丢。

有的时候我们懒的去改变,我愿意有一个这样的人,让我爱上ta,让我不再计较,让我不再心猿意马,让我不在随波逐流,因为我知道当我爱上ta的那一刻,我就已经遇见了最好的自己。

有诗待和,但为君故,沉吟至今,有这样缭乱浓丽的秋意,夏去尚无期,有叶卷起的旖旎,情话抵不过稍纵即逝的光阴,亭亭风荷无处可逆。置于心上的物事寥寥无几,尘埃剥去,有一个我,有一个你,某个午后盘膝想起,清冷媚气的嗓音,以为我们是生而寡淡的个体,所以千丝万缕的音信,仅仅是萍水相逢而已。

这个夏天很幸运能够遇到他们这群可爱的人们,很幸运可以喜欢上他们这群人,可爱的人们,最起码现在看来这群人在现在看来的话,柳馨是觉得很幸运的。因为他们是群可爱的人,并且可爱的不让人感觉到腻,他们的可爱是建立在自己对于顾炎的情感之上的,今晚得派对虽然没有自己想象中的那样狂热,但是今晚的自己已经足够了,因为她现在几乎已经明白了顾炎的心思,但是戳不戳破这层窗户纸在自己看来已经不是很重要了。

另一边的司马宇就是因为刚才柳馨的那一瞥,自己的心境被打破,所以才出现了为什么刀子说出没有什么其他的东西的时候反应那么大,正是因为如此刀子越来越感觉这个司马宇没有一丝的领袖气质,绝对比不上顾炎,因为顾炎的一举一动都透露出自己无与伦比的气质那股气质是现在的司马宇不曾拥有的,虽然他不知道今天晚上司马宇的心情变化是因为顾炎的存在而改变的,但是他从司马宇的一举一动中可以看出司马宇现在遇到的对手的能力不次于和顾炎,所以在其他人还没有回来之时他就想着要走。

“神棍,我还有事情,今天就不在这边陪着你们嗨了,喝了这杯我就走了,你们玩好”刀子虽然平时嗲儿郎当的不干正事,但是他在处理人际交往关系的时候很有一套的,他并没我I有去跟司马宇说,而是选择了莫神棍,这样自己不容易得罪某人,而且还不会显得太唐突。

“好”莫神棍并没有挽留他,因为留不住的人不如当成一把沙子洒掉,所以莫神棍现在在做的仅仅是想着把身边的一些人剔除掉之后看看自己这边与顾炎那边到底差在哪里,这是他现在想要做的,但是他现在的这步棋却是走的很差劲,因为他放过了一个曾经与顾炎做过对的人,如果说谁最了解自己现有的敌人,那么首当其冲的肯定是曾经敌人的敌人,所以莫神棍在没有进行调查的情况下就把刀子给放走了这是一个错误的决定,相反如果说这件事情同时发生在顾炎这边那么他身边的杨洋首先要做的肯定是要留住他,然后在深入了解他,如果说这个人不能为自己所用那么放掉也无所谓,如果可以为自己所用的话那么他肯定是想进千方百计的留住他,一切只因为他对于自己有用。

所以现在的司马宇已经在这场战争还没有打响之前就已经输掉了自己的阵地。跟莫神棍喝下一杯酒之后就走掉了,很不凑巧的是这样的离去恰巧被顾炎看到了,他远远的看着刀子仿佛跟司马宇他们相处的不是很好,但是你强大的好胜之心驱使着自己看下去,因为他害怕司马宇突然间的改变主意留下他,因为刀子知道自己之前的所有,他现在还不想过早的暴露自己的所有东西在司马宇面前。所以他一直在注意着这边的动静,当刀子起身离开之后顾炎的心才放下来,因为现在在这片地界上要说最了解自己的就数地上刀子了,因为他知晓自己的过去,现在看来自己还是想的不够周全,潜在的威胁没有想到,这样下去说不准哪一天自己的老底就会被揭掉,那样的话就不好玩了。

旁边的柳馨没有想这么多的的东西,因为她还沉浸在自己的世界观之中没有出来呢,杨洋看着顾炎若有所思的模样以为他有了什么坏主意了,悄悄的对着顾炎使了一个眼色。

“哎呀,今晚不知道怎么回事自己不胜酒力,老是想上厕所呢,顾炎,要不要陪我一起去?”

“哎呦喂,杨洋这可不像你啊,之前你可是吹嘘着你自己肾不虚的一个直男,怎么今晚这么虚?是不是肾透支了?哈哈”胖子的话语总会是带着一丝丝的颜色在里面,她说话一定要小心小心在小心,因为一不小心就会掉进他所说过的话语里面。

“去你妈卖批的,老子今晚喝水喝多了,你以为都跟你一样啊,走顾炎”说完就拉起顾炎离开了酒桌

“老三,你这就不行了啊,怎么到现在还没有搞定柳馨啊?”

“这些不用你管,管好你自己的嘴,不要把你的那一套用早我身上,不然我不介意陪你玩一玩”顾炎知道杨洋这是在套自己的话,顾炎的回答可谓是天衣无缝,很好的将其问话挡回去,然后又小小的威胁了洋洋一下,顾炎在很在之前就喜欢这种答话方式,因为这样子的谈话所有的主动权都在自己的手中握着,他喜欢主动不喜欢被动。

“老三,其实刚才看你若愚所思的模样我以为你有注意了呢”杨洋知道自己老三的厉害之处,他说到就肯定会做到,所以他不得不将口气变得很缓很缓。

“没有,刚才看到一个熟人,一个了解我所有的人,在司马宇的那桌里”顾炎把这件事情说的是如此的风轻云淡就仿佛在说一件很平常很平常的一件事情,当然杨洋听着也没有什么感觉,因为那是没有站在顾炎的立场之上在想问题的严重性,所以他感受不到那种感觉

“那这个人对于你的威胁大吗?”

“怎么?军师这是想要杀人的节奏吗?”顾炎听着这个杨洋的话是如此的别扭呢?怎么感觉都像是在很社会老大在问小弟话一样的文法。

“不啊”杨洋让顾炎的话吓得不轻赶忙否定。

“哦,这样啊,如果我说他对我的威胁很大你会怎么办呢?”顾炎抛出了自己的第一个问题,因为他感觉这个杨洋虽然做事滴水不漏但是总感觉它有一定的稚气在里面掺杂着所以自己不得不试探试探他。

“如果说这个人对于你的威胁很大,这得看司马宇对于这个人的态度,如果说司马宇对待这个人的态度很好的话,那么这件事就稍微复杂一些,但是还是可以进行操作的,可以适当的对他们之间实行一下离间之计。”

“那我要是说就在刚才司马宇跟这个人闹翻了呢?”顾炎在听着杨洋说出要看司马宇对于这个人的态度之时他就已经可以肯定杨洋可以给出自己想要的答案,但是为了确保万一他还会是继续的问着

“这不就好办多了,既然司马宇已经是他的敌人了,那么敌人的敌人就是朋友这样的结局不是很美好吗?”杨洋三言两语就把这个问题解决了,这的确是杨洋的风格,但是作为顾炎来讲他的回答还是有问题的

“敌人的敌人就是朋友这句话固然不错,但是你忘记了,我跟那个人也是敌人,所以你的思路还是有一定的问题,所以接下来该干什么你自己看着办吧,那个人叫刀子,可以去到酒吧里找他,你可以跟他谈谈,如果不行的话,你可以适当的提一下白狼这个词汇。”拍了拍杨洋的肩膀之后就离开了,顾炎并不想用白狼这个称号来稿事情但是现在的这种情况下,还真得用到自己的这个多年不用的称号,真的希望还有人记得白狼,顾炎在心底默默地说着。

“白狼,这个老三究竟还有多少事情瞒着我们,想必这个称号是你自己的吧”杨洋可以从只言片语当中找出顾炎的破绽来达到自己的目的,但是顾炎的破绽是那么容易就找得到的吗?如果不是顾炎自己有心想要留给他一丝丝信息的话他又去哪里知道白狼就是顾炎呢?

顾炎的离去留下杨洋自己在思索着接下来的计划,看来是时候让自己的安排露一下脸了,今晚如果说是顾炎和司马宇的战场的话,那么顾炎自己是不会有计划的,她一直都是属于那种见招拆招的人,不会说是提前准备好详细的计划,那样如过一旦有一丝丝的偏差那么就会打乱自己的计划,得不偿失的样子,所以今晚的计划一直是杨洋在做主导,虽然从一开始他的计划并没有实现是因为司马宇根本就没有露面现在自己既然知道了这么多的讯息了自己又有什么理由不实施自己的计划呢?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