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都市言情 > 重生之妻心攻略 > 正文
第六十章 嫌弃 《重生前的我们》
作者:朕有疾名为完美  |  字数:3100  |  更新时间:2017-08-03 10:51:42 全文阅读

看着远处疾驰而来的顾炎柳馨的心中有一丝丝的小情绪在里面,因为自己在之前的时候跟顾炎说过那么一次,自己喜欢这辆银色的哈雷继承者,没想到今天顾炎竟然把它给骑了了过来,自己怎么能够不感动。只是随口一说而已的事情竟然让他这么在意。

“哟,不错嘛!压箱底的宝贝都拿出来了,怎么着今天是有大事发生啊?”柳馨对顾炎取笑道,其实柳馨最想说的是你今天又不表白干嘛取悦自己,但是这句话在自己的嘴里打了好几个转转也没有说出来因为柳馨不知道自己说出来这句话以后是不是在这这个时间段里适合不U适合,毕竟因为之前自己才刚刚跟顾炎进行过一次正面交锋。

“你不就是我的大事吗,你说你喜欢我就想着在家里放着也是放着,还不如说是拿出来溜溜弯呢,来上来,带你去疯”顾炎嘴上依旧是丝毫的不留情,但是为什么到了真事上就怂了呢?

“好啊!今天我要是疯不起啊来你得负责”柳馨打趣顾炎

“好啊!上车”说完柳馨跨上车后座,顾炎一个加速就冲出了学校大门口,1996银色哈雷继承者唯一的特性就是稳,无论是多快的速度就一个字稳,就像现在柳馨觉得自己心都要飞起来了但还是觉得前面有这样一个挡着心里还挺放心的。

世人羡慕我们横行霸道,像一群无所畏惧的妖孽,却又笑话我们是被上帝抛弃的孩子,连没有幸福都不介意,我们只是一群傻子,白昼时,手牵手走在旅途上假装快乐的歌唱,午夜时,却醉生梦死在陌生人的怀抱中,流离失所在孤独的街道,我们纵情声色不过是以此为寄,我们坚强不过是彼此相欺,其实妖孽也会受伤,妖孽也会彷徨,只是她们习惯将风光表于人外,将眼泪埋葬午夜月光

年少的爱情都急于许下“一生有你”的庄重誓言,料不到将来分开以后怀想曾经美好时光的狼狈与仓皇。

自以为伟大的为爱牺牲,在真想揭晓的那一刻才发现不过是自作多情的荒唐一场,这世上最难堪的事不是他不爱你,而是他说很爱很爱你到最后却想要放弃你,命运不喜喧嚣的欢闹,偏爱清冷的离别,心上的少年,我烙印下你笑容灿烂眉眼温柔的模样,却不得不和你背对背,从相爱走向生疏的离别。

掩埋时光

午夜十点以后才是掩埋时光的疯狂时刻,因为喜爱夜生活的人,只有这个时间才是他们精彩生活的开始,舞池中间里形形色色的妖媚少女不停的在随着震耳的的士高音乐,疯狂的晃动自己的身躯,白皙的躯体在摇曳的灯光里格外的引人注目,长长的头发在左右上下的来回摆动。霎时间暧昧的气味笼罩着整个酒吧。

但是白天的掩埋时光却是少了几分喧嚣与喧闹,多了几分静谧,让人很容易产生一种错觉那就是,这是酒吧?灯光虽耀眼,却没有那般喧闹;音乐虽劲爆,却是如瀑布般让人畅爽;红酒虽妖媚,却是那般的诱人。和气的服务生、帅气的调酒师成了这里最美的点缀。

“怎么样白天的掩埋时光还可以吧?没有那么多的三教九流之辈在这里撒野,可以放心的玩耍 了”顾炎有些兴奋的对着柳馨说着,但是柳馨却是没有那么多的感觉,前几次来这里都是在晚上几乎所有的时间都是再看顾炎的表演,但是现在在白天应该没有那么多的人来看他的表演吧?

白狼这个称号可是在柳馨的脑海里过滤了很久一直没有说出来也一直没有问,他白狼的称号是怎么来的,但是自己心中的那份好奇却是难以掩饰的,或许是顾炎有意隐瞒也或许是有着自己的苦衷,但是无论如何他不说自己绝对不会去问。

柳馨坐在吧台前看bartender玩弄酒瓶的人,那酒瓶在左手与右手之间,乖顺地游动着,上下弹跳,温驯而矫情。就像是一些聒噪的,落寞的,兴奋的,低沉的,强势的,无助的人。

“看什么呢?这么用心的在看?给这是我自制鸡尾酒尝尝怎么样!”顾炎不知道什么时候出现在了柳馨的身后手里端着两杯粉红色液体。看着很不错的样子柳馨回过头来看着顾炎说到

“这是你调的?看着好看就是不知道味道怎么样呢?”

“味道你放心绝对好喝,这里面有我自创的独家秘方”顾炎信誓旦旦的回答,而且那种略带坏意的笑容让柳馨感觉这酒没那么简单,恐怕是有什么东西在等着自己呢。

“好呀,那我来尝尝好不好喝”柳馨略微想了想就计上心来,接过顾炎手中的杯子之后“恩!颜色不错”

“那是,我叫她蔷薇之恋,她是由、、、、、、、、”没有等到顾炎说完,柳馨已经喝进去了但是喝进去的又原封不动的全部喷在自己的连上了。这就有点尴尬了,柳馨其实都没来得及品尝一下是什么滋味就全部喷在他的脸上了,柳馨这次算是先入为主了留在口中的酒仔细品尝一下还是不错的,当柳馨意识到这一点的时候却是已经晚了,只能是赶忙从吧台bartender手中接过纸巾来赶紧的替他擦干净,边擦还边说

“你的这个名字着实惊艳到我了,一个大男孩其这么女性化的名字,竟然还说的这么的条条是道,我是真的没忍住,对不起啊”柳馨总是喜欢先下手为强在顾炎之前将所有的过错全不丢给顾炎,这也就是为什么顾炎总会被柳馨给整的哑口无言,这就是原因。

“额,不是沃调的酒不合你的胃口?”虽然顾炎被喷了一脸但是还是很顾及柳馨的感受的,被喷的那一瞬间他就在想自己偷偷学的这一招难道说又失效了?不应该啊,虽然嘴上没有说但是自己的心中可是质疑自己的能力。

如果说刚才那一幕让了解顾炎之前事情的人看到那么他一定会惊掉大牙的,之前的顾炎虽然小但是无时无刻都有一股子霸气在其周边环绕,别说是喷他一脸酒,就是不小心撞到他,即使他笑呵呵地对你说没事以后小心点,但是他的那种气场足以将你碾压百八十次,但是刚刚那一幕顾炎并没有说是非常大的气场,让人很容易怀疑着还是不是之前的白狼了。

“不是,我真的是被你起的名字给惊艳到的”柳馨看着顾炎不相信的眼神,自己帮他擦完之后端起吧台上的蔷薇之恋就灌到了自己的嘴里,慢慢的品尝起来

“不错,一杯伏特加,一勺细盐,有柠檬的香气,还有一丝丝的白兰地得清香,但是这颜色不太对”柳馨又喝了一小口之后发现了其中的门道

“应该兑了一小杯的草莓汁,你说我说的对不对?”柳馨喝完之后慢条斯理的对着顾炎娓娓道来这杯酒的来源,当柳馨说完前面的几种主料的时候顾炎已经呆住了,虽然说是这杯蔷薇之恋比较常见但是里面的那一点点的白兰地是自己突发奇想加进去的,但是这点点的白兰地都给品出来了,柳馨这个姑娘不简单啊,顾炎突然间想起来自己初识柳馨柳馨对自己说要带自己去看看她的酒之国度,这样下来一切都合理多了。

柳馨看着顾炎呆住了,不禁为自己的小聪明感觉到一丝丝的庆幸,因为自己刚刚的一番说辞刚好掩盖过去自己喷她一脸酒水的尴尬,“怎么?是不是被我折服了?厉害吧我对于酒可是有着自己不同的理解呢《你要不要拜师学艺呢?”柳馨继续施展自己混淆视听的方法让顾炎毫无还手之力在去提及刚才的喷酒水事情。

“不拜师,反正以后你会告诉我的,我不怕”顾炎从震惊中走出来,听到柳馨让自己拜师索性就以牙还牙一下。

“你喷了我一脸,你怎么补偿我?快说,不然我饶不了你”说着耀武扬威似的朝着柳馨挥了挥大拳头,意思是你要是想不出什么补偿法子我就小拳拳锤你胸口,看到顾炎做这么一个手势,然后联想到顾炎小拳拳的模样自己忍不住一个激灵就打了出来

“我真服了你了”说着就对着吧台的bartender说到

“我可以进去吗?”酒吧里这种情况是不被允许的,一是吧台内部有着自己的秘密,二来是那有客人自己要求进入吧台自己调酒喝的这一点都不合理,所以那个bartender有些为难的摇了摇头,旁边的顾炎在这个时候开口道

“让她进去,出什么事情我跟奎叔讲没你什么事”在说这句话的时候顾炎那股气质顿时上升到王者的风范,柳馨只是觉得这个男孩子越来越两面化了,自己面前是一种状态而在其他人面前自己又是另一种状态,真是搞不懂这个男孩子的心是怎么长的

柳馨从打开的门中进去之后解下bartender的围裙,看着酒架上的各种名酒,她并没有立即开动而是走到了洗手池旁边开始了准备工作,那认真的模样让任何一个人看了都无比的动心。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