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都市言情 > 重生之妻心攻略 > 正文
第六十四章 原来是你啊
作者:朕有疾名为完美  |  字数:3120  |  更新时间:2017-08-09 23:01:00 全文阅读

看到回来的柳馨宿舍里的人都是一副恨铁不成钢的表情。而回到宿舍以后的柳馨站咋窗前看着顾炎的背影离开之后,转过头来脸色黑的如同锅底灰一样的颜色让所有人都感觉到害怕。

“说!是谁放在我的包里的?”柳馨黑着脸色一点开不出她到底是装的还是真的是生气了,宿舍里的人看到这样的柳馨心中的感觉一点不亚于站在火山边上感受着火山马上要爆发的节奏。

柳馨的目光放在了在床上吃着薯片的李敏,李敏有一个毛病就是越是紧张的时候她就越爱吃东西,吃得越多也就意味着她越紧张,这下李敏应该是暴露了,虽然是他们在一起不多长的时间,但是她们之间的各种人的习性都是知道的一清二楚,但是似乎柳馨并没有要质问李敏的节奏,这让李敏越来越难受起来。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没有等到柳馨的发飙,她环顾宿舍里所有人的表情之后自己就老老实实的躺在床上拿起一本书看了起来,一般来讲:这样的情况下过去就过去了,但是了解柳馨的人知道这是在给哪个人机会呢,让她自己站出来,如果没有站出来而自己知道是谁之后那么恭喜你你已经进入他的黑名单了,你的这一辈子可能就呆在他的黑名单里了吧。

所有人之间的眼神交流就是

“说不说?”

“不说?”

“说吧”

“先看看再说吧!”所有人打定主意看看在说的时候,李敏突然从床上跳了下来站在柳馨的床跟前说到

“对不起啊!是我放的,我只是想到现在的男生都是如狼似虎的年纪可能会有这种需求,我害怕你出事所以就、、、、、、、、”还没有听她说完床上的柳馨“扑哧”一声笑了出来。

“我就知道是你”柳馨笑着对她说到“你知道吗?今晚差点让我出丑,而且你的小脑袋瓜里都想着些什么?我可是很矜持的女子好不啦?而且我很纳闷啊!这玩意你是从哪里得到的?难道说是你出去约会小年轻了?”柳馨小了也就代表着没事了,看到柳馨笑了,李敏重重的松了一口气之后对着宿舍众人说

“这丫的竟然戏耍我们,是不是应该收拾他一下?”说着剩下的人都在床上起来往柳馨床上爬了过来,柳馨赶紧求饶没办法人多势众,一开始的那种压迫人的气势一消失所有人就都恢复了之前的状态。一阵欢闹之后众人看着衣着凌乱的柳馨之后就开始八怪他们今晚的约会的情况。

而另一边

“我知道你叫司马宇而且也知道你喜欢着那个女孩,我是问你为什么不出来争取一把呢?”宫惠侨对着慌乱的司马宇问着话,司马宇一点不知道这个女孩为什么对于自己了解这么多,而且更加的可怕的是他想利用自己而自己用不能拒绝这是宫惠侨最可怕的地方。

“这个我不知道怎么回答你,你能告诉我你为什么这么想要我去争取一把,让我去做这个坏人吗?”司马宇想要掌握自己的节奏但是貌似不太可能,宫惠侨看着司马宇在月光下衬托着的 迷茫的脸色,笑了一下

“怎么?你想咱们两个在这里被别人当成站街女和嫖客的关系吗?”

“你想怎样?”司马宇转过头来问着宫惠侨

“当然是找个地方坐下来啊”

“好去哪里?你说”

、、、、、

掩埋时光

“来这里干嘛?”酒吧这种地方对于司马宇来讲并不陌生,而且相对于来讲还是特别的熟悉,想当年他跟顾炎是被称为酒吧双杰的人,但是自那件事情以后他就很少来酒吧了,因为他害怕来到酒吧之后遇到顾炎吧!

“我感觉挺适合我们的,既适合买醉又适合放松自己的心情,所以来这里”宫惠侨其实有着自己的打算,因为这里是顾炎来到这座城市之后经常来的地方,她想在这里寻找到顾炎 的熟悉感,了解顾炎,然后再开始自己的计划

岁月的流年尘封的过往,一晃已是数年,哪些曾经早已忘怀,是否依然?曾经以为会永不离散的东西早已消失殆尽,唯有在风中一声叹息,时间亦是匆匆,花有重开日,人无再少年,时间就如白驹过隙,一晃就过。不如就让我们在描写时间飞逝的句子中去,品读流水的年华,感悟时间的飞逝吧!时光在流逝,从不停歇;万物在更新,而我们在成长。岁月是那么的公平,从不多给人一秒,相反也不会少给任何人一秒。每个人都会由时光的飞逝而经历着人生中最重要的过渡,如:从幼稚到成熟,从冲动到沉着,有纯真到心思慎密。

看着掩埋时光这几个字司马宇感觉仿佛就是在说自己,不要沉迷于过去要开始现在的生活,司马宇想着自己之前的种种而后自己的种种颓废让自己也有些难受的,他在自己的心底不断地问着自己“自己不要再颓废下去了好吗?回归到自己应该有的生活中来”宫惠侨感觉自己身边的这个司马宇在发生着某种变化但是转瞬即逝,自己摇了摇头表示可能是一种错觉

进入到里面,晚上十点半才是酒吧之中最为疯狂的时刻,各种各样摇头晃脑的人,各种搔首弄姿,各种各样的人都有着自己的故事,凡事来到酒吧里买醉的都是有着自己需要发泄的地方,穿过嘈杂的人群之后来到吧台之上

“一杯马丁尼”司马宇率先要了自己想要喝的酒转过头来用询问的目光看着宫惠侨,宫惠侨看着酒保

“一杯Moscow Mule”宫惠侨看着酒保,酒保看着宫惠侨感觉像是看到了怪物,Moscow Mule是一种很烈的鸡尾酒。没想到这个女孩张口就要这么烈的酒。

“Moscow Mule很烈,你能hold得住吗?”司马宇看着宫惠侨惊讶的说着

“没问题,我可是尝遍各种烈酒的人,你就看着吧,你倒下我都不一定倒下”宫惠侨说完就想起了自己小的时候跟着顾炎一起偷偷喝酒的事情,等到彼此间都大大以后他们彼此间就开始研究世界各地的名酒,然后再进行自己混合然后在品尝,记得自己与顾炎最厉害的时候是将五种最烈的酒混合在一起然后给顾炎的父亲喝下去,据说那次顾炎的父亲喝下那杯酒之后睡了一下午,就连自己最重要的一个会议给耽误了但是好在没有出现什么损失,但是顾炎的一顿揍是没有少的了。

“怎么想起什么来了?”司马宇看着宫惠侨在笑就知道应该是回忆什么东西,但是今天来的正是不是回忆。

“你想听听我的故事吗?”

“洗耳恭听”

“那是一个天真无邪的时代,我跟一个男孩相识并且我们之间的关系在这段时间里突飞猛进,我曾经问过他‘如果你长大了有了其他的女孩你会不要我吗?’那个男孩的回答是否定的,当时的自己并没有在意,因为都还小所以就一直在一起玩耍,我被人欺负了他会挺身而出将我护在他的身后虽然他的身形那样的单薄但是让我很有安全感,我闯祸了不敢回家的时候他会主动揽下所有的事情,我的错都是他来抗,等到再大大的时候,我又对他说‘长大以后我要做你女朋友’可是收到的回答是要我一直给他当妹妹,而后他家因为做生意不得不来带大城市,我们分开了,分开那天他对我说‘长大了一定要来S大找他’他在S大等着我,我来了却发现他已经把我给忘记了。”

“你说的这个男孩应该就是你一直跟踪的那个男生吧?”司马宇听着这个凄惨的故事结局,自己忍不住就问了出来

“对!就是顾炎,就是他”当他说出来顾炎两个字来之后,司马宇愣了足足有一会,然后自己再联想起遇见他的种种就明白了自己在心底默默的嘀咕着

“原来是你啊”

岁月匆驶,荒草成灰,回想往事,竟有些醒悟。随着季节的更替,万物秩序般地轮回,轮回意味着新的循环,意味着重新的开始。时间弛久,陪伴鸟儿的只有单调的来往和寂静的呼吸,与昔日的融笑远离,与过去的宿暖不逢,纵有一时的新鲜念想,也终耐不住岁月的长河,时时消磨了它无限的向往和生气。

秋夜冷峻云烟,渐次消褪,淡淡的月色,透过密集摇叶的缝隙,洒下斑驳的光点。摇曳着月影的婆娑,忽明忽暗,遥指苍穹,蓝色的天幕上散落着点点寒星。月色在灵动的云层间游弋,忽隐忽现瞬息万变,呈现出无限的遐想

.如果岁月是无知的,也不失完整,七秒钟的记忆,是昙花一现的美。如果岁月是平庸的,也不乏从容,一瞬间的思念,是海市蜃楼的眩。经历了无数次的经历,感悟了无穷回的感悟,我们终于明白生命中我们需要的到底是什么。

.在你青春期的某一个时间点,你都会明白,学习的重要性高过所有。你要无欲则刚,你要学会孤独,你要把自己逼出最大的潜能。没有人会为了你的未来买单,你要么努力向上爬,要么烂在社会最底层的泥淖里,这就是生活。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