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都市言情 > 重生之妻心攻略 > 正文
第六十八章 回家
作者:朕有疾名为完美  |  字数:3081  |  更新时间:2017-08-13 19:08:00 全文阅读

佛说:前世五百次回眸,才换来今生的擦肩而过。我会用一万次回眸换取与你的一次相遇,再用我如莲的心,在某个遥远的角落静静地想你。也许我在等待,等待你给我一个奇迹。我知道,我不能渴求很多。我只希望能够一直这样静静地想你。很多时候,就这样静静地想一个人,其实也是一种期冀、一种幸福。

于千万人之中遇见你所要遇见的人,于千万年之中,时间的无涯的荒野里,没有早一步,也没有晚一步,刚巧赶上了,没有别的话可说,惟有轻轻地问一声:“噢,你也在这里?”

顾炎在公司转着的同时宫惠侨也来到了公司,不过来了看到顾炎的父亲那么忙,也就没有进去打扰他,只是让顾炎父亲的秘书告诉他自己来过了,然后就头I也不会的就离开了,其实宫惠侨今天之所以来到这里远本是想着通过顾炎的父亲再一次给顾炎提一个醒的,却没有想到顾炎今天也来到了这里而且先一步来到这里,而作为孩子父亲的角色自己肯定是要提前准备的,只能说是天时地利人和都没占到吧,其实如果她晚一点离开的话就可以看到顾炎回来了,但就是那样的凑巧她的离开迎来了顾炎的回来。

外面已经是华灯初上,顾炎站在窗前看着窗外的夜景,俯瞰整座城市真的是另一种享受

“咳咳,不好意思我睡着了”顾炎的父亲醒了过来,看到自己身上的衣服和站在窗前的顾炎心中的感慨油然而生,好久没有这样温馨的感觉了,因为自己好久没有跟自己的儿子呆在一起了。

“没事,今晚我在家睡”

“好好好”顾炎的父亲一连说了三个好字,足以表现出他的内心世界是多么的渴望自己的儿子回家啊

“那咱们就回家”

“恩”

、、、、、、、

华灯初上的街头有着另一种景象以及感觉,因为已经是深夜了,街道的路口除了昏黄的灯光在地面洒落之外,并没有多少行人和车辆,柳馨一个人安安静静的在路边上看着车流并不多的街道,夜风悄然而至,带着秋末的凉爽将少女散落在肩上的长发吹得微微飘起,也吹得裙摆飘舞不定的贴着那纤细修长的小腿,更加衬托出了少女的那份纤弱而楚楚动人的身影。

这样的一个女孩子站在街上任何一个男生看到应该都会很喜欢的吧?也同样会让任何一女生感觉到莫大的压力。

同样是在昏黄路灯光的照耀下,另一片的街道上,司马宇正在跟着宫惠侨一起走着。

司马宇现在很显然已经是醉得不能再醉了,因为在白天的时候他看到柳馨跟着自己的舍友一起逛街的时候,一起说说笑笑的但是当自己想要上前说几句话的时候却没想到自己却得到了阻止。心情不好的自己只能是找到宫惠侨来喝酒解闷,却没想到自己喝得这样的酩酊大醉。就连走路都是歪七扭八的,一不小心就被地上的一颗很小很小的石子给绊倒了。看到这一幕的宫惠侨没得办法赶忙过去扶起了司马宇,可是她一个女孩子怎么能够扶得起一个喝得酩酊大醉的男孩子呢?于是便陪着司马宇一起蹲在了地上。

蹲在地上的司马宇目光突然间又落在了自己面前的宫惠侨的脸上,睁大了一双有些迷糊的大眼睛:

“有……两个你。”

醉意上头,这是看人都出现重影了。

“让你喝那么多酒现在懵了吧——”宫惠侨一副恨铁不成钢得表情看着司马宇,拿起自己的手对着司马宇眼前比了比:“来,这是几?”

“这个是……”

司马宇看着面前的一根手指,脸上露出迷惑神情,随即一把将宫惠侨手指握在手里:

“是一!”

宫惠侨没好气道:“诶原来还没那么醉嘛。”

但下一刻,司马宇却直接将宫惠侨的手指丢开,继续认真看宫惠侨:

“看……不清楚。要近一点看”

口中仿佛自言自语地嘟囔着,司马宇的双手支着地面、身子一点点往前倾朝着宫惠侨凑上来、帅气的脸庞也离宫惠侨的脸越来越近:

“这样……就……清楚了。”

“你想干什么?你再这样我就不管你了”

“不要动!”

司马宇不高兴地叫了一声,直接不客气地伸出双手抱住宫惠侨的脑袋,然后用力将后者的脸转到自己面前,再凑近上来一些,脸上露出满意神情:

“嗯,这样……就好了!”

被司马宇固定住脑袋的宫惠侨脸上带着怒意就想要摆脱他的控制:

“你的酒品真的很差”

“不要说话!”司马宇生气,手相当不客气地抚摸着宫惠侨的脸:“别说话!”相隔着几乎不到十厘米的距离,司马宇努力睁大着有些迷糊的眼睛打量着宫惠侨,突然间脸上露出很认真的神情:

“柳馨......我有……话……对你说!”

“什么????”

“你别说话!听我说!!”

空气中的薄薄水雾仿佛被昏黄的路灯光晕染得愈发朦胧。

坐在地上的司马宇努力地睁大那双好看的眼睛看着在自己面前的宫惠侨,用力地晃了晃有些迷糊发晕的脑袋:

“你……不要说话!”

宫惠侨一脸无辜茫然:“我没说话了啊。你的酒品太差了……以后再也不和你喝酒了……”

司马宇耳朵微微动了动,目光落在宫惠侨的脸上,疑惑:

“你……是不是又说话?”

得到的是一双白眼

“嗯,这样……才乖。”

司马宇满意点点头,表示赞许,然后终于想起正事:

“我有话要和你说!”

宫惠侨脸上露出一副不悦的表情,因为她知道他想说的话并不是对自己说的而是对柳馨说的,而司马宇还在仿佛努力回忆思考着,眼睛亮起来,目光熠熠闪烁着看着面前宫惠侨,一点也没有意识到自己认错了人,脸上愈发露出醉意的红:

“我——”

宫惠侨眼含怒意的看着司马宇等着后者把话说完。

“我、我……”

开头了一个字,接下来的话司马宇却仿佛怎么都说不出来了,眼皮子开始一点点发沉、眼前的画面仿佛也开始一点点变得模糊和不真切:

“我……喜……”

视线一点点变得昏暗。

最后司马宇终于抵不住那沉沉的困意、闭上眼睛一头栽进了宫惠侨的怀里,迷迷糊糊地睡了过去。还好宫惠侨提前早有准备没有被栽个措手不及

宫惠侨:“……”

看看已经熟睡过去的司马宇,宫惠侨有些懊恼地抓了抓头发:

“所以你是想说,柳馨我喜欢你咯?”

但紧跟着她就想到了一件更加苦恼的事——

“哎哎!你先别睡!我不知道你家在哪里啊!诶诶快醒醒!醒醒醒醒!”

无可奈何之下宫惠侨只能是带着这样一个拖油瓶去旁边的宾馆呆一宿了。

柳馨看着手表时间已经不早了,但是她总能够感觉到今晚的自己在这里应该会遇到什么事情,但是自己内心世界最深处是不希望这个事情发生的,于是便下定决心要走,要离开这个地方。

而回到家的顾炎,感受到了许久没有感受到的温暖,因为自己出去独立的太早,自己每天要么就是吃外卖,要么就是不吃饭就睡觉,但是今天回到家后自己竟然吃了很多的东西,吃完饭后很难得的自己的父亲没有跟自己谈论自己家族产业上的事情,而是如同一个平常人家的父亲一样跟顾炎坐在一起

“炎儿,进入大学这段时间怎么样?有没有结识到新的朋友?”自己的儿子自从在之前发生过那样难过的事情之后,就变得很自闭,不愿意多说一句话没也不愿过多的说太多的废话,也不愿去结交一些新的朋友,而自己这个做父亲空有一身的本领也没有办法帮到自己的儿子。

“嗯嗯,还好啦,同学都很好”

“那、、、、、、、、”顾炎的父亲想问又不敢问出自己最想要知道的事情。

“她很好”顾炎知道自己父亲在担心什么,也知道他想问什么,所以在他没有问出来的情况下自己提前说了吧。

“啊!”随后顾炎的父亲就明白过来了,然后就开始大笑起来“很好就好很好就好”转头就对王妈说

“王妈!把我那瓶君顶拿出来”

“君顶?”听完顾炎眼前一亮。

我们站在时光的河岸,细数成长的感伤,那一片碧草茵茵的田园,有多少梦在露水中绽放!令我忍不住拿起笔来描绘出青春里那些色彩斑斓的心情:某时某刻的别样心情,成长带来的感悟,年少的青涩感情,青春最初的萌动,色彩缤纷的青春梦想,阳光下淡淡的惆怅和透明的忧伤……

青春的心情故事有过浪漫、唯美、时尚、细腻的绘本甚至涂鸦都是最美好的。所以我的青春,我感受!我的梦想,我做主!我的青春就应该我自己做主,热爱自己的热爱,快乐自己的快乐,听从自己的内心。“我的青春我做主”,就是这个世纪的青春宣言。灿烂如我们,大声喊着:当我笑时,我拥有整个世界;当我哭时,世界只有我。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