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都市言情 > 重生之妻心攻略 > 正文
第六十九章 遇见
作者:朕有疾名为完美  |  字数:3026  |  更新时间:2017-08-14 22:53:38 全文阅读

“王妈,把我的那瓶君顶拿过来”

“君顶?”顾炎听到君顶二字的的时候眼前就一亮,君顶庄园倾力打造以顶级葡萄酒生产为核心,涵盖优质酿酒葡萄苗木研发和种植、葡萄酒文化推广、世界葡萄酒文化交流、葡萄酒主题休闲旅游、会所及专卖店经营等产业集群,创新了葡萄酒企业发展模式和商业模式,开创了中国高端葡萄酒新纪元。追求创新的君顶酒庄,以五千年华夏文明蕴涵的“天人合一”理念,融合旧世界上千年葡萄酒的传统文化和新世界葡萄酒的现代意识,使君顶葡萄酒完美 体现人与自然的和谐,进而引导以葡萄酒为主题的高品位生活方式。而可惜的是君顶庄园因为负资产而倒闭,自己老早之前就想要尝尝君顶的酒了,没想到自己的父亲竟然可以搞到这样一件绝世珍宝。

、、、、、、、

酒店内,看着在床上人事不省的是司马宇,宫惠侨脑袋上的青筋直跳,要是这个人是顾炎自己可能就一无反顾的照顾他了,可是他是司马宇一个自己认识熟悉不到三天男人,自己不知道怎么想的他一叫自己就跟着出来了回忆起当时的情况来

“喂”

“宫惠侨?”

“是!你是 ?”

“我是司马宇,我在掩埋时光等着你”

“我、、、、、、、”电话那头传来嘟嘟的挂机的声音没理由让自己去陪他啊,没理由啊,虽然是心里想着没理由但是她的身体上还是很诚实的换好衣服去往了掩埋时光,到达掩埋时光后,进入其中她被里面的一浪一波又一波的冲击着,高潮迭起的音浪让整个掩埋时光全部沉浸在一种音乐的海洋中,舞曲荡漾,人类舞姿摇曳,她在人群之中看到了正在吧台上疯狂喝着白兰地的司马宇,白兰地这种酒好喝是好喝但是她里面所蕴含的酒精那不是一般人所能够抵挡的了的。

一般人喝白兰地都会1:5的兑着冰红茶喝着的,因为酒的后劲足够大,所以一般人都会这样喝(我就是这样喝的,而且就喝过一次,那一次喝的我是真的是、、、不提也罢),反观司马宇似乎只要了一瓶纯正的白兰地什么都没有,而且看样子喝下去了还不少,在走过去之前就跟酒保打好了招呼,让他送过一瓶冰红茶,一杯蜂蜜 。汁来。

“你来了”

“恩?”刚坐下宫惠侨就被司马宇问了个当头一棒。后来就算是加进去了冰红茶和蜂蜜。汁也不可能阻挡一个想要喝酒的人,自己来了之后司马宇就直说了一句你来了就再也没有下文了 ,自己今晚来就是一个陪酒的?宫惠侨在心里想道但是后来自己也跟着喝了起来哦。然后就变成了现在这个样子。

哎!自己天生就是一个伺候人的命!

倒水、泡蜂蜜,劝着迷迷糊糊的司马宇起身喂着他喝了两口蜂蜜水,再拿了条浸过热水拧干的热气腾腾毛巾帮沉沉睡着的司马宇擦了擦脸,然后自己想着是不是应该帮他把衣服脱了,换上睡衣,但是他是男生哎自己再帮着换掉衣服换上睡衣、那自己成什么了?但是由于在三过后最后还是帮忙把被子盖好……

总算完成了这一切的宫惠侨擦了把额角上的汗,如释重负松了口气:

终于好了。

这伺候人的活儿……可真不是一般人能干的。

自己现在又不能出去万一半夜起来看到不熟悉的环境谁知道又会出什么幺蛾子自己干脆搬了个板凳然后坐在床边。

坐在床边的的宫惠侨忍不住看了看已经沉沉睡去的司马宇,后者正抱着枕头睡得香甜,仿佛是做了什么好梦、精致的脸上还带着微微的笑意,看上去梦境中的他应该是一个好梦。

自己看着床上的司马宇心中默默念叨着“如果这个人是顾炎该有多好啊!如果是顾炎的话,那么自己是不是应该、、、、、、、”想到此处自己竟然有些羞羞了。可惜 天不遂人愿,人有可奈何?只能是无可奈何地接受这残酷的现实

“柳馨!我喜欢你、我真的很喜欢你”睡梦中的司马宇还在不停的说着梦话,哎难到说自己以后有一天也会变成这个样子?应该不会吧?自己的抗压能力应该很强才对呀。

想着宫惠侨自己也进入了梦乡。

第二天清晨,司马宇迷迷糊糊地从睡梦中醒来。 伸手下意识地抓了抓枕头,脑袋往上面蹭了蹭。软软的。再抓了抓被子。也软软的。身子在温暖舒适的被窝里微微蜷缩着,好像连今天的床铺都很柔软、像睡在棉花上面一样……

嗯?

突然间觉得有些不对劲的司马宇睁开双眼,脸上带着茫然迷惑的神情低头看了看身下的被子还有床铺,顿时反应过来的司马宇忍不住睁大眼睛:这……不是家里!

他在哪儿?

有些慌里慌张地要从床上坐起来,然而起身的动作太快了、司马宇又一下子觉得脑子有些晕乎乎的,一个没稳住险些又要扑通一下倒回枕头上。

一只手支在柔软的床铺上,另一只手揉了揉还有些晕乎乎的脑袋,司马宇有些紧张地左右看看这个房间里的景象,再低头看看自己身上——

司马宇皱起好看的眉头、努力回忆着昨晚发生的事,好像昨晚他有些喝多了……然后……然后是宫惠侨要送他回家……他在路上走着摔倒了……宫惠侨过来扶他……

突然间脑中闪过一道雪亮光芒。

司马宇零零散散的记忆全部记起来里,自己最后好像是吧宫惠侨当成某人要开始告白的时候自己竟然睡着了,这样就好这样就好啊,因为这样就避免了很多的尴尬事情的发生,但是我为什么会在这里?

脑袋里充满着疑问呢看着周围的环境,这里如果没错应该是一家宾馆的大床房,但是为什么只有我自己呢?自己明明记得昨晚来开房的时候哦,前台服务人员说只有一间大床房可以睡了。宫惠侨人呢?自己昨晚做没多对不起宫惠侨的事情呢?这些都是一个未知数,只有找到宫惠侨才能够问清楚,

想着自己就要起来洗漱一下准备回去,可是在自己掀开被子的那一瞬间他看到了什么?宫惠侨此刻正像一只小猫一样蜷缩在被子里面睡着正香呢!那小模样真的是很可爱呢,如果不是之前她的布局她的心机,让司马宇对这个女孩子有着一定的提防的话,那么此刻或许自己会被他的这幅慵懒的模样所征服吧。

她小心翼翼的起来就想要出去并且准备吧被子给宫惠侨盖好的时候,宫惠侨突然间醒了过来看着距离自己不到20公分距离的司马宇大叫起来,吓得司马宇赶忙就往后缩,但是怎奈何没有赶得上宫惠侨的巴掌快,一巴掌招呼在了司马宇的脸颊之上,只听“啪的一声响”司马宇那边就已经痛到眼睛直冒火星子了。

宫惠侨知道自己打错了人,其实人数都是这样的一种防备状态,因为自己处于一个陌生的环境醒来以后自己眼前竟然是站着一个大男人,不打死着个人才怪呢。

“对不起啊,我也是无意的”宫惠侨此刻像是一个做错了事情小孩子一样看着用冰袋敷着自己额头的司马宇,之所以要用冰块来敷,那是因为自己头疼愈烈的厉害,再加上这一巴掌的掴下去让自己更加的疼起来。

“算了,你昨天也是为了我够忙活的了”司马宇摆了摆手

其实若要说起来他们之间是一种缘分,无论是孤雁和柳馨,还是柳馨和司马宇其实就像是一场特意安排好的邂逅。就是这样一场邂逅让他们彼此间纠缠在了一起。

爱情的花儿,我想应该如莲花一样圣洁,像梅花一样经得起岁月寒霜的洗礼和考验;爱情的香味,我溺爱那种不浓郁,不过分如水,要长长的久,淡淡的香。你说我们的爱,像是一首婉美的诗歌,透着时光深处别样的幽芬,没有浓艳到庸俗,也没有淡然到无味。

  

  谁说不是呢?在这一场如诗如画的爱恋里,我们相互凝眸,相互牵挂。每一次深情的回眸,都将这份情行至云水间,行到无穷处,不见穷,也不见水,只见那无穷尽的爱情的幽香,涓涓在耳,历历在心。

  

  “海天谁放冰轮满,惆怅离情,”倘若这遇见,注定是一场有缘无分的花事,那么在相遇的初心里,就应该遏制住心动的灵魂,如今自不会在思念里沉沦,不会悲画扇。

  

  遇见,不知道是隔着一个窗,还是隔着一朵花;亦或者本就隔着一段岁月。

  

  遇见,就注定两颗灵魂,要隐隐在天涯海角寂寞相望,偏偏无法靠近。遇见你,却不在身旁,遇见你,今夕何夕,杨柳依依。与君之间若是一场错过的花期,那便是,君盛开在春初,我绽放于夏末。于是,这长长的相牵,成了镜中花水中月,是荼蘼花开的忧伤。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