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都市言情 > 重生之妻心攻略 > 正文
第七十六章 一个故事
作者:朕有疾名为完美  |  字数:3081  |  更新时间:2017-08-21 23:21:59 全文阅读

“可是你真的不想知道吗?”宫惠侨继续出击问着顾炎,或许是已经习惯了宫惠侨的咄咄逼人以及无理取闹,他并没有说什么来回答宫惠侨的问话只是在站定后又转身开始朝着自己的目的地走去。

“这还是自己以前所认识的顾言嘛?”宫惠侨在自己心中默默的想着但是无论怎么样生活还得继续下去,况且自己已经安排好了局到今天为止这个局也应该是时候开启了。

“等等我”宫惠侨看着远去的背影在自己心中默默下定主意,一定要给自己一个机会,给自己争取一个机会,所以自己必须得努力的让顾言感觉自己还是小时候的宫惠侨才能行。

追上去后的后的宫惠侨跟着顾言的身后想象着如果是自己小的时候跟在他的身后自己应该是一种什么状态,或者说应该是以一种什么样的姿态出现在顾炎的面前,因为自己很久没有这样与其共处过了都忘记了自己以前是怎么样的人了,并不是说已经忘记自己的初心而是忘记了跟顾炎一起是怎么样共处得了。

歪着脑袋想了小半天,开始慢慢的找回当年小时候的感觉了,宫惠侨记忆起小的时候自己总是喜欢走在顾炎的前面然后开始蹦蹦跳跳的踩着地上的砖,而且那个时候的顾炎总是会在后面笑眯眯的看着自己然后对自己喊着“小心一点,被摔倒了”但是现在的自己已经是大姑娘了再像以前那样是不是很不像样子?但是想了想之后还是走到了顾炎的身边一起并肩前行着,没有说话,因为现在的自己没说一句话就代表着自己的不成熟,但是现在的自己又不能不说话,现在的自己真的很被动,但是想了想之后还是说说话吧

”“顾炎!其实上次你回家的时候与米艾谈话我也知道了,那是后来米艾跟我说的,然后我就一直想要去找你,可是并不知道你在哪里”宫惠侨小心翼翼的说着,是不是的看着顾炎的脸色,对方的脸色一点变化 都没有甚至说就好像是没有听他讲话一样,这让宫惠侨想继续说下去又不想继续说下去了。停了停之后顾炎回过头来看着宫惠侨说到

“你知道我不想听这些的”原来是在听自己的讲话,这样的话自己就应该可以打开局了,但是他想听什么呢?为什么说是我自己知道,但是联想到谈话一开始的时候顾炎说自己变了,于是就知道了顾炎想要听什么了。

“顾炎,你想听我讲一个故事吗?或许听完你就会明白了”顾炎并没有否认也没有确认,然后宫惠侨就开始了讲述故事的情境之中。

、、、、、、、、、、、、

都说是女孩子与商场都是密不可分的,现在的网络这样的发达,但是单单是从网络上购买东西似乎还是满足不了这些女孩子的内心世界,必须见到实物才可以,但是呢女孩子购物天生就是只是看看而已,除了那些个富家千金,土豪一类的人看中了就买下来,像柳馨这样子的女孩子只能是看看饱饱眼福就可以了,因为无论是什么的标示牌上的价格都高的离谱,所以他们之所以选择出来逛街是因为彼此之间在学校里憋的太久了,选择这样的一个时机出来散散心也挺好的。

“哎!我累了!我要去吃冰激凌,你们谁去?”一个大美女还没走几步路呢就抱怨着累了,这样的性格除了清清也是没谁了。

“刚才某人说要请客吃冰激凌来着对吗?”李敏朝着柳馨有意无意的说着,柳馨也明白他的意思于是也说了一句。

“对滴呀,清清你还记得吗》进入商场前咱们三个人中间有一个人说要请客来着,你还记得是谁吗?”

“哎呀!你们好烦呐,走走走啦”说着就开始往冰激凌店里走去。

在不远出有一双眼睛却是早就已经盯上了柳馨的背影看着她进入冰激凌店。

、、、、、、、

“有一个小女孩和一个小男孩,从小一起长大一起玩耍,女孩子特别的胆小,出了什么事情除了哭不会干其他的什么事情,但是那个小男孩却是一直在她的身边一直保护着她,对她说‘有什么事情有他就足够了’,那个时候的小女孩不知道怎么了对于这番话她就是特别的信服,因为这句话是从他的嘴里说出来的,不会骗自己的,有一次在放学回家的路上被一群小男生截住要抢她手里的糖,小女孩死活都不给,但是到最后还是没有守护住手中的糖,后来那个小男孩知道了这件事,就在回家的路上等着那几个小男生的出现,后来那个小男孩与其争斗了一番之后光荣负伤但是他特别的开心对着小女孩说,以后他要保护她,从那以后他们一起上下学,虽然他们的家是背道而驰,但是小男孩还是会送小女孩回家然后自己在回家,后来因为ie这件事情小男孩没少挨批,但是他总是乐此不疲,后来他们两家搬到了一起之后两个人的关系也越来越亲近了,直到有一天小女孩说要长大了做小男孩的女朋友,但是小男孩却义正言辞的说道‘好呀,那我就可以永远的保护你了’,虽然那个时候的他们都还小不知道这些承诺的重要性,但是女孩把它记了下来,但是后来小男孩一声不响的就离开了那个小镇,走之前留下一封信说是在大学里等着那个小女孩,从那个时候开始小女孩没有了小男孩的保护她开始变得不习惯,开始处处遭人欺负,但是她又不知道如何处理这些事情,所以她开始变得自闭,变得不愿意说话,直到有一天她突然间想起了小男孩之前曾经说过的一句话,那就是自己学会保护自己,自己学会伪装自己,于是小女孩开始变得无理取闹,开始变得蛮横不讲理,,慢慢的小女孩长大了但是这种习性已经在他的脑海当中已经是根深蒂固了。想要改变已经是来不及了,知道她来到了他所说到的大学,在大学里女孩并没有见到自己想要见到的男孩,因为她不知道如何让去寻找他,只有等着,只有等待,但是等待却不是这个女孩的性格,因为这么久的等待让她心里着急,直到有一天他的机会来了,因为那天他的好朋友来找到了她说要在这边住一宿没有地方去于是就跟着这个女孩凑合了一宿。而就是这一宿让女孩发现自己的机会来了,于是她主动找到了自己的辅导员将自己的额通报批评贴了出去,意思就是想要让男孩知道自己也来到了这个学校里,但是没有想到他们之间的见面方式是哪么的尴尬,直到现在那个男孩子还认为说是女孩子变了”

听完这个故事后的顾炎发现这其实就是再说他们彼此间的过程,而且宫惠侨也把自己这么多年以来的事情和盘托出,没有任何的隐瞒,虽然将那一晚的事情有意的隐瞒了一下,但是她也是说明白了自己这么多年来为什么变化这么大的原因,其实就是因为自己的离开而导致了这个女孩觉得没有了依靠,但是无论怎么样吧说出了顾炎想要听得东西,跟他了解到的东西都差不多。

顾炎站在树下回过头来目光灼灼的看着宫惠侨说到

“你是我的妹妹,就永远都是我的妹妹,你知道当我回来的第一时间听到说是宫惠侨被通报批评了,而且是因为夜不归宿这种事情,我当时的心情你知道有多么的糟糕吗?就算是这么多年不见但是还是因为 一些事情还是对你有着担心的。”整个过程中顾炎没有打断宫惠侨的讲述,为的就是想要把自己的这番话说明白但是现在看来自己的这番话其实不说也是可以的。

在那些匆匆忙忙的岁月里,那不可回首的过去,真叹,是谁定义了时光的不可转身,使一个转身就成了永恒。

绿水轻波,淡烟晓雾,在哪个相逢的时节里,一切都是那样的唯美,一切都是那样的和谐,就连夕阳下垂,也读出来开心笑语。就连烟雨迷蒙,也能想象衣服春风日丽,绽放在心里的阳光。

愿拈一纸浮华,写下几行清泪化成的文章,就如说的那样,不求人人都明白,但求在回首刹那之间,尚可以感动自己一回。亦不枉这一遭行程,捡起的一生回忆。

时光旧,旧时光,那年在青萝帐里,是谁银珠秋光冷了画屏优美,冷落了一段时光离情;再轻轻感叹一番,不过是错了相遇,伤了等待柔情。

而时光继续,那踏着马蹄而来,惹她掀开窗帘走出的身影,也不过匆匆过客,只是过客,错了会意,只是一不小心将你当做归人,从今往后,还不过是依依等待,下一个掀开窗帘的人,可不要继续错了哦。

那时候还青草青青,和风细细,杨柳岸边,一轮残月,凌晨的风吹过,离别的眼泪落下,执手相看,再叹此去经年,找不到共同诉说的人儿。多情是伤离别,无情也未必不伤,但总是过去,总得过去。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