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都市言情 > 重生之妻心攻略 > 正文
第八十四章   关于机车
作者:朕有疾名为完美  |  字数:3062  |  更新时间:2017-08-29 21:20:42 全文阅读

“惠侨你怎么了?不舒服吗?”柳馨关心的问道,因为从顾炎带着宫惠侨来到这里之后她就一句话没有说过,而且似乎是在害怕着什么的发生,即使自己知道这个女孩子有可能会成为自己的情敌亦或者是什么,但是无论怎么样自己对于好友之间的关心还是要必不可少的,因为她是顾炎的好友也是自己的好友,虽然说现在还不是但是迟早有一天她会成为自己的好朋友的。

“没什么,我认生,不太熟悉就不太敢说话”宫惠侨嘴上这样说着其实心底在诅咒着司马宇,因为她不知道接下来会发生什样子的事情,自己不知道能不能撑得下来,因为这个司马宇经常性的挑战着自己的底线,一次又一次的考验着自己的心理承受能力,这样慢慢的下去自己不知道还能撑多久,因为顾炎不同于其他的男生,他天生就是一个敏感体质的人,一个不小心就会被揭露自己的底线。

“哎呀!没事的啦,这些都是咱们学校的同学没什么生人你放心好啦,都是一些逗逼”柳馨笑嘻嘻对着宫惠侨讲到

“对呀对呀=!这里除了柳馨之外其余的人都是逗逼,除了她都很好相处的”李敏虽然对于宫惠侨有些抵触但是无论如何今晚她是柳馨和顾炎的 客人,自己无论怎么样都得需要将自己心中的不满或者是什么其他的情绪都得压制住。

“嗯嗯!谢谢你们!”宫惠侨的谢谢来的有点猝不及防但是众人还是不能够想到一点里面的情况,因为她是顾炎的朋友,但并不是他们的朋友,所有有些时候欺压一下陌生的伙伴也是可以理解的,但是宫惠侨的谢谢却并不是这个意思因为她的谢谢里包含着对于他们能够留下她,容纳她今晚在这里,不去过问他与顾炎的故事,这才是她所想要谢谢的东西。

曾经在那个浅蓝色的天空下,将那份微笑当成了你的回忆,紧紧的想握住那年那个雨季关于你的痕迹。但日渐泛黄的画面,愈渐模糊的轮廓,风过后遗留下了苍白无力的心。那一场约定怎能当真啊?那一份幸福的微笑怎能当成关于你的回忆啊?

而另一边顾炎和司马宇的较量又一次展开了。

“你还喜欢机车吗?”司马宇知道顾炎特别的喜欢机车也特别的爱机车,所以他想要用这个点让大家不了解他的身世,他的富家公子的名号,让大家和柳馨远离这个富家公子,他的算盘的的确很好但是在场的几个人之中他们其实对于机车都很熟悉,并且都是很喜欢的,而且他所想要讲的顾炎是富家公子的事情对于柳馨来讲已经不是什么秘密了,早在很久之前柳馨就已经见过顾炎的机车王国,所以对于司马宇来讲这个突破口无疑是将自己推到了风口浪尖之上。

“喜欢啊!怎么不喜欢呢?机车的轰鸣声我认为是世界上最美好的音乐,是吧诸位?”顾炎适时的把话题引向众人一起开始讨论,这个问题已开始就是一个错误的问题,正中顾炎下怀,没有任何办法,自己在很早之前就知道在场的除了清清不是很熟悉之外其他的都是非常喜欢机车的,当时柳馨曾经给顾炎说过这样的一句话那就是

“我们宿舍的人竟然都是机车爱好者!李敏竟然是一个机车手,特别的喜欢狂野型的越野车”当时他就记住了这句话,本想着有时间一起切磋一下车技但是一直没有机会,所以就耽搁下了,但是现在过过嘴瘾也是很好的,刚好可以见识一些这个叫做李敏的女孩对于机车了解多少。

“啊?什么?机车?机车可是我的最爱啊,你们竟然也喜欢机车啊!那太好了!”李敏兴奋的说着那样子就差手舞足蹈了,但是也是相差不远了。

“对呀!都很喜欢机车啊!你也喜欢?一个女孩子喜欢机车。这么重口味的东西对于一个女生来讲可是很不容易的呢?你都喜欢什么样的机车啊?重型的还是轻型的?”顾炎看着李敏目光灼灼的问道,一点也不顾忌旁边司马宇的脸色,因为在顾炎问向众人的时候他就有观察过众人的表情,众人的表情无不兴奋呢。这些个人的表现足以说明了一件事情那就是在座的诸位对于机车的喜爱那是很高的,自己看到众人的表情之后就后悔说出这样的问题了。

“机车这种东西当然是重型机车最好了,就像是你说的重型机车的轰鸣声特别的好听就好像是世间最动听的音乐一样,而且他的速度是其他车子没有办法所能比拟的,所以我既喜欢它的声音也喜欢他的 速度,你呢?”李敏哗哗的说了一大堆之后转瞬接着就问道顾炎和司马宇,这对于顾炎来讲倒是没什么但是对于一个对机车一窍不通的人来讲那就是太难太难了。

“哈哈,机车吗!”顾炎看着柳馨,柳馨也看着顾炎,因为她不知道顾炎想说什么,她也想知道顾炎会怎么回答这个问题,因为自己之前与其只是简单的说过几次而已,但是真正的是怎么喜欢上的这还是需要顾炎来回答的

“我喜欢机车的什么?实话说了吧!我喜欢的并不是机车而是想要借助机车来记住自己的过错,只有机车才能时刻提醒着自己自己当年是那么的 不幸遇人不淑,你说是吧?司马宇?”话锋一转给到了司马宇身上,当李敏回答完之后,问道顾炎的时候司马宇也想听一听为什么当年的他对于机车是那样的热爱,但是话说到一半的时候他就是到这有可能是自己做的最为错误的决定。

“这个,哈哈、、、、”司马宇只能是哈哈一笑用笑来掩饰自己的尴尬脸,

“就是啊!司马宇你呢?你提起来的这个问题啊!你喜欢机车什么?”李敏也是跃跃欲试的想要知道

“机车啊!机车我不是很喜欢的呢!因为机车这种东西太过于狂野了我掌控不住所以就不是很喜欢的啦”用了一个在平常不过的理由搪塞过去,但是貌似顾炎不准备放过他

“哦?是这样吗?怎么跟我知道不太一样呢?”顾炎看着司马宇有些笑意着问着。

“难道不是吗”司马宇看着顾炎的笑有些太过于不怀好意,因为他不知道现在的顾炎到此变的是一种什么样的状态了,他不知道是不是以前的那个顾炎了,,但是现在的顾炎让他有一种心里发怵的感觉。

“难道你俩还有什么不为人知的秘密吗?”李敏起哄道,想要烘托一下死气沉沉的气氛但是没有想到却是找来了一片白眼,柳馨挨着她最近,在其腋下直接就是一记阴阳还魂指,这还不算完直接一个大白眼翻过去就得了。

柳馨现在有些明白了,从字里行间她就能够看得出来这两个人在很久之前就认识了而且他们之间还有着不一样的元素在里面,她想要知道李敏的故事但是因为现在人太多,他不好去问,只能是等到就餐结束之后才能够得到自己的答案吧,顾炎在那边也是给出了这样的一个眼神。

红烛清秀,一面缥蓄着残影,一面守着临窗旧月。风引着寂寞的离索,勾起杯中半盏滋味。穿过楼头一隅,溯溪而涧。西边的卷帘摆动着裙袂,门槛轻吠罗舞。放眼光景,不过是匆匆忙忙,碌碌几年。奈何明月不深,沟渠未见?弄心抚顺,畅所谓语,此间无言,又诉何情。

都说繁花恋旧景,哪怕是叶落了,便也是恋着来生。终难见,料是非不分,岂不是上天无情?熙熙攘攘的岁月,踏足流水落花,无情亦是有情。惜时光不在,岁月已老,看今生,恋来世,岂不是世俗之中最大的无奈与悲哀。悲者悲,哀者哀,无奈便也是遗憾。倘若真的如此也不必过于挂怀,真情自古都在,恩怨何必分明。

往昔不顾,一杯清茶、一碗淡饭,栖霞的晚景别着柳梢坠下了眉头。一座倒映的红山披着铠甲,撵着时光的步伐,勇敢地与天地争辉、与岁月争琼。枝头红晕,化了眼妆似地迷醉在高楼皓月的繁华里。靠近无数过往纤弱的日子,寂寞撑开了枇杷的玉叶。江南像一曲旧梦,无论怎样的喧嚣与沉沦,情结依旧那么婀娜多姿。傍着手心里的秘密,故事结局以后继续开始。它以同样的情结追忆似水年华。无论结局是喜是悲,只要勇敢面对,即便是委身到泥土里,也会碾作尘土,重新来过。

将过往的故事串起,从开头走向现在,下一步永远都是那么捉摸不定。或许是收不住一颗狂野的心,或许是光阴里沾染了俗世的沉沦……轻扣回廊,一种声音里便是一种记忆,关于无数埋没的感情,心中抑制的理性,通通回荡在清风明月里。俗世多春秋,江南多旧梦。一种深居离索的滋味,一种对月难言的苦衷,所有关于情感的东西,通通随风而去,消逝在那无边的寂寞里。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