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谁没爱上过人渣
作者:笔墨生花  |  字数:2131  |  更新时间:2017-04-27 15:01:17 全文阅读

涂姐叮嘱鹿榆熙看好老公的时候,她还不相信张楚贤真的出轨了,只以为涂姐那是过来人的多心之举。

直到两具白花花的肉体在鹿榆熙精心挑选的床单上翻滚缠绵,她踏着他们动情的吟哦声冲了进去,才真切感受到背叛的痛。

可鹿榆熙万万没想到的是,和张楚贤滚在一起的竟然就是让她提防别人挖墙脚的人——她的上司涂崔莉!

“你看看,我说对了吧?我就知道她会是这副咸鱼表情。”涂崔莉裸身倚靠在张楚贤背后,下巴枕在他肩头,满脸嫌弃地看着鹿榆熙吐槽道,“我在办公室都看腻了。”

张楚贤没有一丝被捉奸的慌张,他反过头去吻住了涂崔莉的唇,语声绵软地夸赞道,“亲爱的你真棒。”

鹿榆熙如遭雷击。

她是他亲爱的,那她是什么!?

结婚半年多,他从来没有这样称呼过她!

这还是当初单膝跪地给她唱“能想到最浪漫的事就是和你一起慢慢变老”的那个男人吗?

鹿榆熙气得浑身发抖,却发现凭借她二十六年的人生阅历,她根本不知道这时候应该做什么。

这时候,涂崔莉,她的上司像平时在办公室教她做事时一样,对她指手画脚地说,“你现在出去,把门关上,等我们这边完事了再来跟你谈。不要冲动,否则下个星期的你就不能在升职人员名单里看到你自己的名字了喔。”

升职……

鹿榆熙为了这一次人事升迁花费了多少心思!她熬夜写方案、做PPT,她顶着胃痛跟客户们在酒桌上争取利益,她放弃周末全心扑在工作上,可现在涂崔莉一句话就能让她的努力和付出沦为泡影!

可是——那是她鹿榆熙的床!那是她鹿榆熙的老公!

一个挖墙脚的女人,竟敢登堂入室,还在她的床上说出刚才那种羞辱她的话来!

鹿榆熙猛吸了口气,眼泪落下时,她忽然掉头离开了卧室门口。

鹿榆熙的反应让涂崔莉和张楚贤都愣了下。

她干什么去了?

她怎么不吵不闹?

“赶紧看看去!”涂崔莉推搡张楚贤。

张楚贤穿了条内裤就追上鹿榆熙,边跑边喊“老婆”。

一出来他就见到鹿榆熙举着手机好像不知道要给谁打电话,张楚贤有点慌,赶忙从背后一把抱住鹿榆熙。

“好老婆,你听我给你解释……”

解释?!

等着跟你妈、跟涂崔莉她老公解释吧!

鹿榆熙已经拨通了她婆婆——也就是张楚贤妈妈的电话,听筒里传出一声“喂”,张楚贤立马如同惊弓之鸟似的把鹿榆熙的手机给打翻在地。

手机立马黑屏当机。

“张楚贤!你现在知道怕了吗?!你跟她睡的时候怎么不知道怕啊?!”

张楚贤气得咬牙,却想起涂崔莉提醒的话,刚要扬起的手在半空中又转成了拽鹿榆熙进次卧的动作。

“张楚贤你个混蛋你放开我!你脏!”鹿榆熙奋力挣扎,甚至差点咬到张楚贤的手臂。

张楚贤暴怒,“鹿榆熙,你难道没有看出来,我牺牲这么多做这一切都是为了你吗?!”

哈!?

鹿榆熙震惊抬头,沉默得近乎呆滞地凝望着张楚贤。

他居然有脸说这一切都是为了她?!

看鹿榆熙终于安静下来,张楚贤好像很艰难似的吐了口气,“哄好了涂姐,才能保证你稳稳当当地升职加薪,不是吗?”

所以,他是为了她的大好前程不惜牺牲色相?

所以,他看似是不知廉耻的劈腿男,但实际上是拯救了他们这个小家庭的大英雄?

谁信?

谁信?!

谁爱信谁信!

鹿榆熙失笑。

她自以为精挑细选才定下来的老公,居然是这么一个不折不扣的人渣混球!

“原、原来是这样吗?”鹿榆熙惊愕地看着张楚贤,而张楚贤语重心长地对她点点头,“熙儿,我是什么人,你还不知道吗?所以一切都是为了你以后的事业着想啊。”

“……那我去送送涂姐……”鹿榆熙擦了擦眼泪,显得很平静。

张楚贤原本不信,但看鹿榆熙那副低眉顺眼的样子,想到她为了加班宁愿住在办公室也不着家的行迹,张楚贤撇撇嘴,没有拦她。

哼,到底是工作重要吧。

走出次卧,鹿榆熙在两个房间相连的走廊上撞上了穿好衣服走出来的涂崔莉。

对方透出居高临下的鄙夷气息,皱眉看着鹿榆熙,好像在责怪鹿榆熙闯进了她的地盘。

“涂崔莉你这个贱人!”

恨在翻涌!

切肤断骨的恨!要置对方于死地的恨!

鹿榆熙听见自己手骨咔咔作响,下一秒,她张牙舞爪地伸手掐住了涂崔莉的脖子,狠狠地把她抵到了墙上!

咚!

  一声闷响传来,张楚贤吓得脸色煞白,第一反应就是去抓鹿榆熙的头发。

  因为张楚贤的帮忙,涂崔莉才得以从鹿榆熙的手下挣脱,她看准鹿榆熙的脸,反手就是两耳光,抽得鹿榆熙眼冒金星!

  “不识抬举的东西!”

  张楚贤也恼,趁势把鹿榆熙对着墙角狠狠一推。

  失去重心的鹿榆熙撞在了墙上,整个人当时就懵了。

  “亲爱的,我看她是疯了,我得赶紧走,回头给你打电话。”临走前,涂崔莉还依依不舍地亲了亲张楚贤的脸颊。

  靠着墙扶着额头的鹿榆熙潸然泪下。

  怎么会这样。一日之间,她美满家庭的梦碎了,她苦心经营的工作应该也黄了,她又变成了一颗在寒风中弱弱发抖的小白菜。

  “张楚贤……”鹿榆熙几乎要把牙齿咬碎,“我们离婚……”

张楚贤不屑地笑,在鹿榆熙身边蹲下,像抚摸一只流浪猫似的用手掌轻轻摩擦着她被他抓得一片凌乱的头发,“你说什么?我听不见。”

  “张楚贤……我们离婚——啊!”

  “婚”字才刚刚说出口,鹿榆熙就再次被张楚贤揪住头发,猛地往后一拉,“那怎么行呢?离了婚我住哪啊?你总不忍心看我搬回去跟我爸妈住那种旧房子吧?”

  这套房子是鹿榆熙付的首付,每个月的月供也基本上都是她在还,因为张楚贤这一年创业失败,至今也没几毛钱收入。

  “你坚持要离婚的话,也行,你把这套房子留给我,我就成全你。”张楚贤无耻地笑道。

她以为她爱上的是充满流浪气息的艺术家,却没想到他其实是一个徒有艺术外衣的臭流氓!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