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古代言情 > 左妻右夫:师兄怀里来 > 壹·风起逍遥门
第一章 初遇(修)
作者:月霜沙  |  字数:3050  |  更新时间:2019-11-30 11:56:56 全文阅读

月谣第一次遇见姬桓,是在鹊尾城的街上。

鹊尾城位于侯服,距离帝畿千里之外,物产丰饶,盛产丝漆和美人,经过三代城主的努力,辖地近千里,实力已远远赶超其余五服的九城。当今虞朝治世已有八百年,自四百年前第三十代天子开始,天子威严逐渐被削弱,到如今的帝畿所掌控的辖区仅仅方圆三百里,比起开朝时的方圆千里以及威加五服,已望尘莫及。

然而即使是富饶如 鹊尾城,街头还是有许多流浪汉和乞儿,有些是贫困至极不得不出来乞讨,有些则是周边村镇的难民。天下大乱,妖魔频出,如今的人世间早已是千疮百孔,满目疮痍。

月谣不知自己的父母是谁,从出生开始她就跟着养父在 鹊尾城的大街小巷乞讨或是行骗,有时候被人发现了,养父便会想办法独自跑走,留她一个人面对恼怒的人们,大多数人会看在她是个小孩的份上放过她;若真遇上心狠手辣的,月谣就难免吃些苦头。

就比如她八岁那年,因不小心露出破绽被人发现,对方怒气冲冲地逮了她走,而养父早已躲在一边看到情况不对溜之大吉。她一边求饶一边用手护住头,暴揍持续了至少半个时辰,要不是月谣机灵地装死,恐怕真的会被揍死。

未成年而死叫做夭折。

十二岁的月谣趴在私塾外边新学了这个词,她永远不会忘记施加在自己幼小身体上的拳脚有多重,也不会忘记回到破屋子时养父如雷的鼾声和草铺边用来盛劣质酒水的酒埕,更不会忘记因伤口溃烂高烧差点死了的时候,养父那张漠不关心的面孔。

回去的路上,两边开满了好看的野花,就像铺了一地的珠翠,一阵风吹过来携带着柳絮如雪子一般纷纷落下,如斯美景却没让月谣提起半分兴趣。

她是个乞儿,天生地养,活着唯一的目的就是吃饱穿暖不挨打。养父虽然带大了她,却从没管过她,她是喝着猫奶活下来的,从还没学会走路开始就被养父抱着用来骗取路人的同情心,至于骗来的钱,全都被养父买了劣质酒。有时候她就想往那酒里掺点毒药,一了百了!

但那只是想想而已,毕竟一个十二岁的少女,还没胆大包天到要杀人。那时候的她每天想的只是怎么去街上骗更多的钱,怎么不挨打。

她跪在地上,头上插着根狗尾巴草,身上穿着孝服,一旁的草席草草包着的褴褛老汉就是养父,面色安详闭目躺着,就跟死去了一般。月谣一边捂着眼睛哭,一边冷眼看他,装作楚楚可怜的模样,以期获得路人的同情。

本地人认得她,知道那是骗局,前几年还会喊骂驱赶,到现在则也有些同情,倒不是同情她养父,而是月谣。因为若是骗不到钱,月谣便会遭到养父的暴打,大部分本地人见她可怜,也就再三缄口,由着她骗路过的外地人,假装自己什么都没看见。

月谣见到姬桓的时候,天已经快黑了,由于一天下来根本没有骗到任何钱,月谣怕回去被揍,几乎是抓住最后一根救命稻草一般地扑上去随便抓住了一个路人。

她扑在那人的裤腿上哭得稀里哗啦,却仍口齿清晰地卖惨,同时借着擦鼻涕的功夫瞄了眼对方的衣料,一看便是上好的,心知运道好撞到个富贵名门之后,今日说什么也要让他破破财。她哭得起劲,直到头顶传来一阵轻笑,才慢慢歇住了哭声缓缓抬头……

她猜测对方大约是个肤白面俊的贵公子,却没想那一眼几乎是夺去了她全部的心魂……他身负佩剑,虽然被她熊抱着双脚,却仍旧像苍松一样站得笔挺,眉眼之间的英气犹如剑出天地,却又如蕴藏星辰四海,让人一点点陷下去。

他深深地看着自己,漆黑的眼眸里看不出任何情绪,似天生无喜无怒。

鹊尾城不缺的就是美人,她从小见惯了,却从未见过像这样的,仿佛天地间的正气都集在他的身上。

刚才轻笑的是他身边的女子,同样的衣着,也是相似的佩剑,笑起来温柔明媚,然而眼底的却有几分轻蔑,“师兄,别理她,我们快去客栈吧,天快黑了。”

月谣抬着头痴痴地看着他,眼角、脸上的泪痕就跟河水一样落下,就像真的伤心过度痴傻了一般。被唤作师兄的那人最后还是取了一小锭银子给月谣,最后目光在养父身上逡巡片刻,什么都没说就走了。

月谣捧着那小锭银子,心里还不能从那一眼中平静下来,忽听还没走远的那行人中传来女子略微不满的抱怨:“你明明知道那是个骗子,为什么还要给钱?那个老汉眼皮还在抖呢!”

“如果不是活不下去,谁愿意四处行骗。”

一句话犹如重锤击在月谣心里头,令她脸色迅速不堪地涨红了,怔怔地看着手心里的银两,仿佛那是刺芒。

后脑猝不及防被一顿削,月谣当即龇牙咧嘴地捂住脑袋回过头去,只见养父不知道什么时候”醒”了,正怒目圆睁,恶狠狠地吼:“看什么!快把钱拿来!”说罢不等月谣把钱拿过去,自己一把抢了过来,紧接着将草席一掀,起身掸掉脏东西,打算去买酒喝。

然而还没等他掸干净,手心一痛,似乎被什么尖锐的东西刺到,等他反应过来那是月谣的指甲时,钱已经被月谣抢走了,而她则跟兔子似的一溜烟就跑走了。

“兔崽子你给我回来!”养父在后边破口大骂,欲追,却因长年累月的酗酒而体力跟不上,只能眼睁睁看着月谣没入人群中。

月谣一路狂追,可那一行人走得快,追了很久也没有追到,幸亏这一条路岔路不多,而这附近的客栈唯一的一家便是路尽头的喜乐客栈。她一刻也不停歇地追了二里地,终于看见那两人走进客栈的身影,当即拼了最后的气力追上去,却被客栈小二拦了个满怀。

“滚滚滚!又想来骗酒喝!再来小心揍断你的腿!”客栈的小二将她当成平时来偷酒的行径,一把就将她拦住推开了。

眼看他们就要进去了,月谣大叫了一声:“诶——!美女!”

在街上叫一声美女,十个有九个会回头,这是月谣十二年来总结的经验。果不其然,这么一声喊后,路边的、客栈内的,楼上楼下的女子大部分都回过头来看她,包括那个女子。

“哟!竟然是你。小乞丐,又想耍什么花招。”她好整以暇地走过来,微风吹起她的鬓发,遮不住那明艳如蔷薇花一样的容颜。

月谣并不理睬她,而是对她身后慢慢走过来的青年男子挥了挥手。那姑娘一把拍掉她的手,鄙弃地道,“哪里来的小毛猴子,真是没礼貌!”

“文薇。”那男子走过来,声音不重,却透着几分严厉。文薇翻了个白眼,哼哼两声退到了一旁。

月谣不掩饰崇拜的目光贪婪地望着他,直到他问了句何事,才如醍醐灌顶一般地涨红了脸,只见她低头踟蹰了片刻,忽然鼓足勇气一把扑过去抓住那青年的手,不由分说将银钱塞回了他手里。

“还给你!”

她飞快地说着,紧接着飞一样地跑了,就好像身后有什么东西在追她一样。

姬桓略感诧异地看着她飞奔而去的背影,半晌,忽然笑了一下,将银钱都收进钱袋子,转身进了客栈。文薇愣怔地站在原地,直到姬桓上了楼梯,才张望着月谣跑远的方向,原本盛气凌人的轻笑渐渐消失,低喃自语,“倒是个良心未泯的。”

月谣怀着忐忑的心情走近破屋,远远地就看见养父站在门口怒不可遏地看着自己,她无可躲避,只得硬着头皮走过去,果不其然在养父的盛怒之下挨了一顿暴揍。

“小畜生!老子辛辛苦苦把你养到大,你就这么回报老子!”

月谣缩在角落里,也不求饶,就那么闷声把所有的拳脚都承受下来,不必说,身上肯定又是青一块紫一块的了。养父越揍越来火,怒到极时,一把抄起酒埕,当头砸了下来。月谣只觉得头顶一阵剧痛,紧接着意识便恍惚了,等清醒时眼前一片血红,左眼因为额头不断流下血而睁不开眼,身上更是哪儿都痛得厉害,这感觉可怕极了,一刹那让她恍惚回到八岁那年。

更可怕的是,身上有一双手在暴虐地撕扯她的衣服,熟悉的声音更是暴躁不堪地骂骂咧咧,“这么不听话!明儿就把你卖窑子里去!你这个赔钱货!反正将来也要给万人骑,今夜不如就让老子先收了利息!”

月谣虽还小,但已经懂了很多了,当即不管浑身上下的剧痛剧烈挣扎起来。无奈她身小力气小,这样的挣扎除了引起养父暴虐的兽欲之外毫无作用,很快她单薄的衣裳就被扯地几乎不剩了。她一边凄厉地尖叫一边挣扎,却只能看到养父在月光下闪着贪婪光芒的眼睛,就像狼一样……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