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恍若初见
作者:璃越  |  字数:3438  |  更新时间:2017-05-31 12:59:45 全文阅读

烈日如火,骄阳下,一棵枝叶繁茂的大树枝桠上,躺着一位妙龄少女。那少女看起来不过二八年纪,

穿了一身白色广袖束腰裙,那衣服白的晃眼,微微的向四周发着光,裙角从下向上,绣了大片大片的红色花纹,像是某种图腾,不明觉厉。

她肤色白皙的吓人,跟那一身雪白的衣裙比也丝毫不逊色。眉若远山,淡而清雅,眼角上扬。只闭着眼就能够让人想象出那双眼眸会多么动人。

睫毛长长的,似是睡着了。

鼻梁高挺,鼻子却小巧玲珑。

脸颊上淡淡红晕,樱桃小嘴,同样粉粉红红的,添了几分气色。不至于让人望而生畏。

她轻巧的倚在一枝并不大的枝桠上,看起来危险的很,可匆匆忙忙,来来往往的行人都好像看不见她一般。

阳光透过层层叠叠的树叶落在了她的脸上。她似乎有些不太欢喜,闭着眼挥挥手,头顶的树叶就像一把大大的伞一样,迅速的聚集到了一起,为她挡住了阳光。

“叽叽叽叽!叽叽叽叽!”

一只血红色的小鸟轻轻叨了她的手几下,叫醒了她。

她迷迷糊糊的睁开眼,头微微的抬起来看了一眼红绫鸟。纤细的手指微微抚摸了几下红绫鸟的头。

红绫鸟侧着头,闭着眼睛,一副很享受的样子。

她轻拍了一下红绫鸟的脑袋,

感叹了一句,“该开工了!”

她是阎罗殿里的女判官。可偏偏要做这黑白无常的活。

要怨只能怨她运气不好,打翻了后土娘娘的轮回镜。

才被罚在这洛阳城里做十年的无常。

十年说长不长,说短也不短。

她暗暗盘算了一下日子,算来已经七年了。

她心情大好,跳下了那高高的树枝。衣裙随风飞舞,路上的行人都感受到了一阵阴凉。

秦璃跟着红绫鸟的指引,一路飘着来到了一户人家前。

秦璃眼睛微眯,读出了牌匾上龙飞凤舞的两个字。

“宋府?也不知道这皇城,有几个宋府。”

她冷哼一声,本来大好的心情就像蒙上了一层雾。

她径直穿过了那紧闭的大门,跟着红绫鸟,也不随着路走,径直穿墙,转眼就找到了该带走的人。

秦璃走进了房间,也不急着先带走躺在床上的人。而是先打量起了四周。

清雅但不失华美柔和的布置,彰显着宋府的地位。也足以看出这间屋子的主人的心性。

这是秦璃第一次看见宋沁月,当然,也是最后一次。

床边围着四个人,宋家老爷同夫人白发人送黑发人,悲悲戚戚自不用说,宋家小妾二姨娘,她看似伤心,悲却不达眼底,毕竟不是自己的孩子。

还有一个男子苏安,面若冠玉,黑眸中沁着悲痛,鼻梁高挺,轮廓分明,气质清冷儒雅。眼眶红红的,看着已无多少气息,安静躺在床上的宋沁月,悲痛不已。

苏安突然感觉到一阵阴冷的气息,一回头,便见一白衣女子,抿唇站在他身后,桃花玉面,妍姿俏丽,月眉星眼,明眸善睐,用倾国倾城来形容都不为过,只是面色不喜,似含怒意。不像是来探望宋沁月的。

这样一张让人过目不忘的脸,竟越看越觉得熟悉。但他可以确定自己从未见这样明艳倾国的女子。

苏安剑眉微皱,开口问道:

“姑娘是何人?”

他突然开口,声音沙哑,问的也是莫名其妙,倒是吓到了宋老爷同宋夫人。两人冲着苏安的方向看去,什么也没看到。

房间内除了她们,空空如也,哪里站着什么人?

“苏贤侄莫非悲痛过度,胡言乱语,或是看花眼了?”

宋家二姨娘慢悠悠的说道。她也被吓了一跳。

前来勾魂的秦璃瞥了苏安一眼,冷哼一声,没想到他竟然还能看到自己。

听见宋老爷同宋夫人这样说,苏安也以为自己是看花眼了,他揉了揉眼,定睛看去,那白衣女子依旧好好的站在他们面前。可宋老爷宋夫人也不会说谎话啊。

他心里明白了几分,从小,他就能够见着一些东西。后来大病一场,幸好遇见一位游历道士,给了他一块玉质护身符,日夜佩戴。才没有再见过。难道自己的护身符失效了?

他从衣襟中扯出一块玉符,握在手心,试探性的往秦璃面前伸了伸手。

秦璃自然能够看到他的小动作,嘴角泛起一丝浅浅的笑意。这玉符最多起个遮挡阴魂的作用。说起来,她也是正儿八经封了仙位的,怎会管用。

“没想到你来趟凡世,竟然变得如此胆小!”

她猛的凑近苏安,在他耳边说了一句,随即冲着他做了个鬼脸,嘴里飞快的念叨出一串咒语,素手微抬,一道光芒闪过,只见躺在床上面色发白的美人慢慢起身,像是透明的一般。

她床边守着的几人,竟也没一个能够看见她。

苏安虽看到了秦璃,但是在秦璃的故意遮掩下,却看不到宋沁月。他看见秦璃的动作心里一惊,这女子难道是来害月儿的?

他立刻伸出手指探了一下宋沁月的鼻息。可是这时床上躺着的美人,竟已经再无一点气息了,他悲喊一声:“月儿!”

宋沁月的父母也明白了过来,开始哭喊。

虽然宋沁月病了多时,几人心里早有准备,但还是悲痛欲绝。

自古亲人生离死别,就是人间最痛。

只见宋沁月的魂魄迷茫了许久,才明白过来,随即站在床前的空地上,看着父母盈盈三拜,又神色复杂的看了苏安一眼,秦璃才出言提醒。

“宋小姐,走吧。”

“你是黑白无常么?”

宋沁月虽成了魂魄,却不惊不炸,不哭不闹。反而是抬起一双雾水美瞳好奇的问道。

她从来只在故事中听过,不是说来勾魂的都是一黑一白的黑白无常么?

对于宋沁月如此冷静的态度,秦璃倒是有些惊讶,她见过大哭大闹的,见过破口大骂的,见过苦苦哀求的,却第一次见面对死亡,如此淡定的,她回头说道:

“我不是黑白无常,却也做着勾魂使者的活计。你今生尘事已了。随我走吧。”

宋沁月冲着秦璃拜下:“小女子想拜托大人一件事!”

“何事?”

“小女子想请大人帮我带句话,对苏哥哥说一声,沁月既死了,婚约就此作废,莫不能因为沁月,误上一生!”

宋沁月边说边有些悲戚的看了一眼苏安。

苏安同她两小无猜。人人都说是一份良缘,谁知道她福薄。未到双十年华,竟然就患上了重病。

一病半年,苏安说什么也不肯解除婚约,如今她就要踏上黄泉路了,心中唯一的牵挂,就是苏安了。

秦璃心里闷闷的,没好气的应了一声,白了苏安一眼。

苏安这个妖孽,果然无论到哪里都是沾花惹草的货色。

“走吧,莫要误了时辰。”

苏安悲痛之余,突然觉得一阵冷风吹过,再回头看,刚刚突然出现的白衣女子,已经了无身影。

他心里明白,那白衣女子同宋沁月的死,定脱不了干系!

夜深,苏安被宋夫人劝回家。他出了已经挂上白纱的宋府大门。

看着一片漆黑的街道,和时不时飘荡而过的几缕幽魂。

苏安几不可闻的幽幽的叹了口气,装作看不见凑到他面前黑面獠牙的小鬼。他刻意把玉符留在了宋府,为的就是找到那个白衣女子。

眼看着小鬼呼出阴冷的气息就要碰到自己的脸了,苏安微微侧头,躲开了。

难不成这个人,能看到自己?小鬼有些疑惑,他又凑到苏安面前,想要试探苏安一番。

苏安状似无意的扭头看路,想要躲开。

却没想到下一刻,小鬼就从地面上悠悠的冲到了他面前。说快也不快。但是无论是谁,面对着这么个黑面獠牙血红眼的小鬼突然冲着自己冲过来,都会有些害怕的。

苏安惊着一下,后退了一步。

这一抬头不小心,就跟小鬼对上眼了。

他暗道一声不好。就想接着装什么都没看见,可是小鬼已经发现他能够看见自己,怎么会让他如愿。

它化作一团黑雾只余下一张鬼脸,绕着苏安转上了好几圈。

此时的他背后的冷汗已经浸透了衣服。

小鬼绕到苏安面前,又重新化作人形,眼前这人,怎么看,都不像是个普普通通能够通灵的凡人!

小鬼如此一番动作,本来在街上游荡的几个鬼魂也觉得好奇,凑上前来。

一装扮精致面容秀气的女鬼好心的开口说道:

“这人长的不错,阿宝你莫要吓着人家!”

围观的一个吊死鬼问道:

“丽娘难不成看上这小白脸了?”

他的舌头在外面垂着,边说边用手想要把舌头放回去,想来是上吊死的。

苏安默默的用眼角看着周围这几个鬼,心里早就后悔死了。

“看上了又如何?这位公子这么俊俏,我不看上他难不成看上你啊!”

那名唤丽娘的女鬼一直都是个直白泼辣的性子。她向来讨厌那个吊死的李鬼。边说边冲着他翻了个白眼。

“丽娘姐姐你放心,我只是觉得好奇,这个凡人,好像能够看到我们!”阿宝笑着飘到丽娘身边,对她说自己刚刚的发现。

“怎么可能,”丽娘边说边继续打量了苏安几眼,好像自从她们围了过来,这个凡人就没有再动过,实在可疑。难道他真的能够看到鬼魂?

想到这里,丽娘伸出素手,想要抚上苏安的脸。试探一番,她芊芊素手上长着三寸的红指甲,映着月光闪着诡异的光芒,在黑夜里着实吓人。

苏安咬牙装作什么都没看见什么都没听见的样子。想要向前走。鬼无实体,自己一定可以穿过去的。这样最多生一场病,应该能够隐瞒过去。

苏安打定主意,就冲着丽娘撞了过去。

在穿过丽娘的身体时,他还在暗自庆幸,果然他赌对了,可是下一秒,他就撞上了一个人。

这一撞可非同小可,竟把他撞的连连后退了好几步,幸好丽娘刚刚感觉到危机,连忙飘着挪了个位置。

苏安稳住身形,抬起头,只见白日见过的那名绝色的白衣女子,此时正映着月光,低头看着他。眼中神色莫明。

他只觉得心跳像是漏了一拍,眼前这一幕,这人,像是他已经等待了许久似的。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