保存设置 恢复默认

墨隐长歌

正文第一章 燕华之战

[更新时间] 2017-06-22 22:19:32 [字数] 4791

新历二百八十九年夏,燕国与华国在两国交接的泗水关外刚经历了一场恶战。在短短数日间燕国大军便横跨寿山直达华国的腹地平阳城外八十里外的茂林。两军对峙于茂林的一处谷地已整整一日。在此之前这里已经经历了一场恶战。@+$=^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在不远处的山谷中,那里尸堆如山,残破的旌旗飘落在地。各式武器并车马辎重散落一地。浓重的血腥味扑面而来殷红的血液宛如小溪向着低洼处流淌着。土地被染成了黑红色。显然这是一片还没有来的及打扫的战场。@+$=^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战争已经结束,夏末的晚霞如血色一般染红了半边的天际。稀疏的蝉鸣从远处的密林中传来。一阵炎热的夏风吹过,树叶被吹得沙沙作响。暮色中,一队玄色衣甲的骑兵已经退到了远处的一座山坡上。他们身后乌压压一片是手持兵器的步兵。一面黑底白字的‘燕’字大旗正迎风飘扬着。他们正是燕国大将军所率领的铁甲军。而不远处的那座山头上正是华国大将军少师玺和他所率领的华国军队。两国人马就这样对峙着,他们仿佛能感受到来自对方眼中的愤怒。@+$=^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这时一员小将驱马上前对望着前方的将军秉道:“将军,末将愿带一队人马冲将出去,为将军和我燕国大军拼杀出一条血路来。”@+$=^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燕国小将的声音嘶哑面容稚嫩,这竟是一个还未成年的少年郎。燕国将军冷然的回望着这员小将。目光如炬那刚毅的面容上尽是血污。随后眼神凌厉的扫视一下敌方的所在。@+$=^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这时一名身材高大的中年将军驱马上前抱拳秉道:“大将军还是末将去吧!少将军毕竟年少,敌军诡计多端恐有不敌。此战我军已多有损伤且粮草不济僵持下去对我军不利啊!”@+$=^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就依田副将,你自带一队人马从左翼冲杀出去。记住见机行事”大将军思虑片刻对身边的中年大汉吩咐着,随后又转身望向那名小将:“齐少尉你随田副将之后策应其突围。”@+$=^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是将军,末将定不辱使命。”中年大汉抱拳道。@+$=^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父亲——”小将军一脸不愿,他知道将军的意思,可是他不希望自己到了这种时候还需要别人来保护。@+$=^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济儿,记住你还有母亲和妹妹。”将军一脸慈爱的望着自己那年少的儿子。心里涌出一股酸涩。他知道自己怕是凶多吉少了,在此之前他便感觉到了自己身体上的不适,随行军医业已确认他是中了慢性之毒。如今想来这场战争怕是也不简单。只是可惜了那些与自己出生入死的甲士。而目前他唯一能做的就是尽量保住这个儿子。想到那远在稷城温柔贤淑的妻子和自己那可爱的女儿,他的心里满是愧疚。只是不知道还能不能见到他们。@+$=^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父亲——母亲和妹妹还需要父亲。”年轻小将泪眼朦胧,声音哽咽。@+$=^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嗯。”将军深深的看了他一眼对中年大汉道:“田副将你由左翼冲出牵制一部分敌军,齐平你自带一队人马由右翼突围,一炷香之后本将军要亲会少师玺,白将军待收营地,令旗起便突围。”@+$=^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众将各自领命而去,将军立于马上凌厉的眼神扫视着前方。他看了一眼身侧的白将军眼神晦暗不明。片刻间,前方杀喊声响起。将军望着那处眼神顷刻间变得冷冽。他左手紧按腰间的宝剑,眼睛死死地盯着前方,见田副将他们终于摆脱了敌方的钳制这才一拉缰绳大喝一声冲将出去。燕国大将军一马当先杀入敌方阵地。霎时间战场上杀声四起。敌对双方的甲士均已杀红了眼。随着那利刃与长矛刺入敌人的身体那喷涌而出的鲜血溅到了各自的脸上盔甲上。兵刃锋利的则会将对方的首级肢体削掉。战场上他们的衣甲被鲜血浸湿,红的更红,黑底更亮。随着双方兵士不断的倒下那些活着的早已失去了理智。脑海中只有杀、杀、杀。敌对两国的大将亦是斗得难解难分。随着一阵气血翻腾燕国大将军被华国大将少师玺刺于马下。不等对方袭来燕国大将军迅猛的翻身上马。挥剑挡开少师玺的那致命一击。@+$=^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远处山岗上刚刚脱离战场的少年将军看到不禁心里一颤。他压下心中的不安仔细的关注着战场上了情形。眼下敌人主力尚未出动,战场已陷入胶着。如此下去对燕军不利。少年将军一脸忧虑的看向战场中的大将军思虑了片刻对身侧的田副将道:“田叔叔我自带一队人马前去去救出父亲,你自断后。”@+$=^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少将军不可,大将军不希望你去犯险,还望少将军莫要冲动。”田副将声音粗哑的劝阻道。@+$=^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少年将军凌厉的看了一眼田副将冷声道:“我不只是父亲的儿子,我还是燕国大将军手下的一名少尉。”@+$=^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田副将被少年的眼神骇到了。眼前的少年不愧是将军的儿子。小小年纪就有如将军一般凌厉的眼神。@+$=^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田叔叔军中可有酒坛?”少年像是忽然想到了什么,扭头问向身边的人。田副将微微一愣,他不知道少年为何会有此一问,但是他还是细细的想了想回答了少年:“军医自带有酒。”他知道那是军医用作处理伤口擦拭用的。@+$=^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那麻烦田叔叔差人前往取来。”少年向他抱拳恭敬的施了一礼。@+$=^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少年看了看远处的战场目光和炬。他想起了以前和自己小妹在外公家抓老鼠的情形。那时小妹就是用了一些东西和酒将外公家的墙头连着那几间房屋给炸塌的。至今想来还心有余悸,那次他被父亲打的差点去了半条命。并且还警告他们忘记那天的事情。那时他还不能理解,随着年龄长大,他明白了父亲的良苦用心。但是现在他已经顾不得那么许多了。眼下还是救出父亲要紧。@+$=^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将军东西拿来了。”一名兵士抱着两个酒坛匆匆的来到他们跟前。@+$=^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少年翻身下马接过那兵士手里的一只坛子掂了掂,是满的。少年对着马上的田副将严肃道:“我需要一些鞭炮,如果没有就信号弹,越多越好。另外再烧一些草木灰烬。”@+$=^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田副将点了点头对着他身边的人吩咐了一番,那甲士便迅速的跑开了。少年又在那抱着酒坛的兵士耳边吩咐了一番。那兵士将酒坛递给了他便迅速的离开了。很快他们便将东西准备好拿了过来。少年按照记忆里小妹的方法摆弄着放在地上的东西。很快两个密封的酒坛拖着条尾巴便出现在大家的面前。田常疑惑的看着少年做出的东西,他真看不出这有什么用。要不是军令严谨后面的士兵也会跑上来一观的。@+$=^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少年小将军抱着一只坛子,将另一只递给了身侧的兵士而后翻身上马:“田副将事不宜迟你随我一同杀进去趁乱将大将军救出。”@+$=^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是少将军。”@+$=^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少年将军一声令下手拉缰绳,双腿一夹马腹。战马嘶鸣一声蹭的窜了出去,直奔战场而去。后面的骑兵将士紧随其后。少年躲避着敌人的刀箭戈矛抱着拖着尾巴正在燃烧的酒坛冲进敌人的营地,并将那只剩下一小段浸了油的面布快要燃烧尽了的酒坛用力的抛进敌方阵地。随着两声巨响,两团火光蹭的升了起来,伴随而来的是敌营中的瞬间大乱以及一股浓烈的烟尘和士兵们惨烈的嚎叫声。即使少年知道这东西的厉害之处还是被眼前的景象吓了一跳。只是他已经没有时间顾上哪许多。与此同时,双方发起了最后的进攻。少年率一队人马冲进敌营收割那一条条人命。而燕国大将军已经在田副将的接应下杀出了重围。只是却在最后关头中了少师玺从背后射来的那一记冷箭。@+$=^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燕国大将军手持还在滴血的长剑稳稳的坐在马背上看着那战场上与敌人拼杀的的少年,强忍着气血翻涌最终不敌眼前一黑栽落于马下。众将士急忙跳下马围了上来。@+$=^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将军···” “大将军···”······众将军将其侧过身来焦急的喊着。燕国大将军微微的睁开双眼对扶着自己的田副将虚弱且急切的说道:“快···快鸣金···收···收兵···”话音刚落便再次的陷入了昏迷中。@+$=^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田副将扶着将军对面前之人大声喊道:“鸣金收兵”@+$=^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燕国主帅营帐中,行军榻上趴伏着一个背部插着羽箭上身赤裸的昏迷着的中年男子。那后背上纵横交错深浅不一的疤痕着实可怖。榻前是几名面有忧色身着盔甲的将军和一名身着青色面布长袍的军医。@+$=^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这时一个满脸血污身上还在滴血的少年掀帘走了进来。他将头盔摘下扔给旁边的人直奔榻前。@+$=^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他看着榻上的男子微一皱眉转头望向军医:“为何还不拔箭?” @+$=^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将军中的是倒勾箭。”老军医一脸菜色 。@+$=^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少师玺那老贼人忒狠,他日定要在他身上射出十只八只这样的箭来。”一名粗壮的中年大汉恶狠狠的咒骂道。@+$=^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即是倒钩箭,军医也应有应对之法。”少年凌厉的看着面前的军医。@+$=^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军医一脸为难,大将军已经毒入骨髓,如今又是这般情形。怕是凶多吉少了。而将军吩咐不准其将他的情况告诉他人知道。只是眼下他也拿不定注意了。少年仿佛看到了军医眼中的挣扎知道必有隐情因而转身向众将军施了一礼恭声道:“众位将军不妨到各自的营帐中稍作歇息,有情况再告诉各位如何。”@+$=^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众人自是心里有数便各自退去。@+$=^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速去请齐少将军过来。”少年对着立在一旁的兵士吩咐了一声便转身看向军医:“我父究竟如何还请军医告知。”@+$=^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大将军中毒日久,已深入肺腑。如今又是这般······即使除了这箭也时日无多呀!”军医一脸沉痛的垂下来头。@+$=^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军医的话像是一把利剑狠狠地的刺进了他的胸膛。父亲怎么会···他怎么会中毒呢!身为亲子,他却对此一无所知。他的心隐隐作痛。@+$=^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军医可知父亲他所中何毒。”少年红着眼眶看着榻上的中年男子。@+$=^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将军所中之毒名为千日红。它是一种慢性之毒,不发作时很难查出。一旦发作便无力回天了。”军医一脸沉痛的说道。@+$=^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军医可有医治之法吗?” 少年一脸希翼的回望着老军医 。@+$=^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老朽惭愧。千日红乃千机阁所特有,却从未听说过有解药。”@+$=^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军医的话生生的砸在了他的心上。少年半跪在榻前双手紧握着那榻上之人的一只手,泪眼迷蒙的望着他。这时一个身着铠甲手握长剑的年轻将军掀帘走了进来。少年回头看了一眼来人便从地上站了起来。@+$=^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兄长来了。”少年擦了擦眼角望向来人道:“兄长我们怕是要做退守泗水关的打算了。”@+$=^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嗯。”年轻将军将剑拄在地上望了一眼榻上的人忧心道:“父亲的情况我依然知晓。为今之计便是除了父亲背上的羽箭。而且我们要趁机快速的撤离此地。”@+$=^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那军医就拔吧!”少年转头看着军医向其施了一礼。@+$=^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兄长事不宜迟,我们便在今夜离开如何。”少年定定地望着年轻将军。@+$=^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也好,那军医我们便开始吧!”年轻将军走到榻前将剑立在一旁向着身侧之人道。@+$=^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少年斜坐在榻上扶起将军使他趴扶在自己的肩膀上。@+$=^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你可以吗?”年轻将军担忧的看着少年。@+$=^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少年咬了咬牙点头道:“开始吧!”@+$=^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军医那边已经准备就绪。年轻将军净了手拿起托盘里的一把匕首放在火上烤了一下,按着箭矢深深的划了个十字。少年死死地的压住怀里的人,咬牙不让眼中滚烫的泪滴落下来。当年轻将军一个用力将那带着倒钩的箭从大将军背上拔出来时,一股鲜血喷涌而出溅到了他的脸上。年轻将军抹了一把脸大喊道:“快,止血。”@+$=^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军医迅速的上前熟练的做着止血清理包扎的工作。而一旁的年轻将军这时正望着手里那连着些许血肉的倒勾箭眼神冰冷咬牙切齿的咒骂着“少师玺老贼我定不放过与你。”@+$=^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兄弟二人合力将大将军放于榻上,随即召集众将军开始商量并准备今晚撤退之事。@+$=^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夜晚,燕国大军营地火把明亮,炊烟升起。这个时候他们是在埋锅造饭。华国大军营帐少师玺与一众部将在商量着与燕国接下来的战争部署时一名探子前来禀报所探得的消息。@+$=^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将军我们今日已然损失惨重,对方后来扔进我们营地中的那两个东西威力委实骇人。我军因此而损失不小。”一名年轻将军沉声道。想起那两声巨响所带来的冲击力,他还心有余悸。现在营帐中躺着的那些士兵的情形真是不忍形容。要是燕军再多扔几次那东西······他不敢想。@+$=^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是啊将军,不知那是何种武器竟会有如此威力。”一名将军插话道。@+$=^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似乎是酒,我在那些受伤的士兵身上闻到了酒味,伤口除了焦黑还有割伤。或许还有其他东西”年长的将军思索着沉声道。@+$=^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众将你一言我一语的发表着自己的看法。坐在主位上粗犷的中年男人低垂着眼帘并不作声。待众人止声他这才抬眼扫视了一下众将。@+$=^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吩咐探马再探燕军营地情况。”主位上的男子朝着立在一侧的兵士吩咐。兵士领命出去后男子微闭着双眼。他想起了自己射出的那枝倒勾箭以及和燕国大将军拼杀的情景。他隐约感到那位大将军出了什么问题。依自己的实力很难将他刺于马下。可是自己做到了。他不得不怀疑那位与东篱的寂蒙将军和丰国的南宫适将军齐名的当世名将身体出了问题。只是这也是他的机会。@+$=^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天亮时分,燕国大军营地依旧灯火通明。当少师玺接到这样的消息时终于觉得有什么不对了。而当他们驱马赶到燕国营地时,那里早已是空无一人了。这时他们才惊觉是上了燕国人的当了。若是他们此时再追,怕是没等他们赶上,燕国人怕是早就撤进了泗水关了。少师玺仰天长叹;他终是失了这么一个亲手打败燕国大将军的绝佳机会了。@+$=^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回目录(快捷键:回车) 下一章(快捷键:→)
 

发表评论

 
 
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