保存设置 恢复默认

一品嫡女医妃

正文第1章 重生

[更新时间] 2017-06-14 17:35:27 [字数] 2681

“哎哟,还真当自己是千金大小姐了啊,还好意思在这睡觉呢?”尖利的女声响起,夏滢欢低吟一声,从昏睡中醒来。&|=^+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周围的摆设熟悉至极,这分明就是她的闺房。愣神不过半秒,聪明如她,立时便意识到发生了什么。&|=^+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她是夏国候府的嫡小姐,却因性子软弱自小遭尽府上张姨娘与妹妹夏雨弦的欺凌,最终以夏雨弦在自己茶中偷放的一味绝命散而殒命,如今却又出现在了这里,她这是......重生了。&|=^+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上一世她死的极惨,定是上天可怜她,给了她一个复仇的机会!&|=^+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夏滢欢犹自沉思着,那报信的下人极为不敬地阴阳怪气道:“赶紧收拾收拾走吧,大家可就都只等着你一人呢。”&|=^+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这是她十五岁这一年,夏府老夫人突然病倒,一云游道士出现在府门口,直说她夏滢欢是天煞孤星,克了老夫人。府上皆惊,老夫人的病越发的重,夏老爷大怒,下令将夏滢欢送到山庙里去当尼姑。&|=^+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堂堂侯府嫡女,为着一个莫须有的罪名,竟是落得了如此下场!&|=^+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夏滢欢心中冷哼,寒意凛凛的目光扫了过去,直看的那下人周身一寒,心里忍不住暗自嘀咕,往日这极好欺负的大小姐今日怎的目光这般犀利,自己竟然被震慑住了。大小姐母亲早逝,虽是夏府嫡女,却过得连府中丫鬟都不如,性格亦是温吞懦弱,怎么会有如此冷冽的眼神?定然只能是自己看错了。&|=^+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姐姐这是要去山庙里头当尼姑了吗?”娇俏尖利的声音倏地响起,夏雨弦的脸上带着讽刺的笑容,袅袅婷婷地走了过来。&|=^+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祖母尚在病中,你却笑的这般欢喜,你猜祖母如果知道了,会不会让你和我一道去山庙里头当尼姑去?”夏滢欢一改上一世的软弱好欺,带着同样讽刺的笑容顶了回去。&|=^+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你!”夏雨弦显然没有料到夏滢欢会顶撞自己,她自然是不知道夏滢欢早已死过一次,彻彻底底地脱胎换骨了,“你这个有娘生没娘养的东西,竟然敢顶撞我!来人,给我掌她的嘴!”&|=^+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夏雨弦向来霸道惯了,上一世夏滢欢又是一直忍着她,从未与她起过冲突,当下便有些失去理智。见身后的下人碍于夏滢欢夏府大小姐的身份,没有一个人敢去动手。夏雨弦柳眉倒竖,一个箭步冲到夏滢欢的跟前就要掌她的嘴。&|=^+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夏滢欢怎能由得她放肆,一把便狠狠地抓住了夏雨弦的手。她用的力气极大,夏雨弦吃痛,面色涨红,抬起脚便踹向了夏滢欢的腿。&|=^+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你们在干什么!”一声怒斥如惊雷般炸起,夏国候和张姨娘出现在了门口,恰恰看到了夏雨弦踹向夏滢欢的那一幕。&|=^+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然而并没有人关心夏滢欢是否受伤,张姨娘呼天抢地地冲上前来,一把推开夏滢欢,捧着夏雨弦微红的手臂哀嚎道:“侯爷您看,滢欢这丫头把我们雨弦的手臂都抓红成这样了!你可是姐姐啊滢欢,怎么能这般对待你的妹妹!”&|=^+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夏滢欢瞥了张姨娘一眼没有说话,只是俯身揉了揉自己的腿,看向夏国候。她知道,方才自己生生地受了夏雨弦那一脚,父亲是看的清清楚楚,如今张姨娘这般是非颠倒,她期望着,父亲也许能为自己说上一句话。&|=^+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你都是要离开侯府的人了,就不能让大家都清净点?非得弄出这些乱七八糟的事情来。你是姐姐,多让着妹妹点难道不应该?”夏国候面带怒容地指责道。&|=^+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夏滢欢的心一寸一寸地凉了下去,她明白,夏国候府,这个自己所谓的家,已经没有一点值得自己留恋的地方了。&|=^+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夏滢欢藏于半旧布衣内的脊背挺得笔直,她的眼神缓缓地扫过淡粉色华衣裹身的夏雨弦,着一袭红色缎裙的张姨娘,以及一身玄色窄袖蟒袍,道貌岸然的亲生父亲,冷声道“让着她?怎么让?由得她上前来掌我的嘴?我还真是不知这是个什么理。”说罢,夏滢欢并不看那三人齐齐变色的脸,径直走了出去,踏上了去山庙的路。&|=^+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山庙。&|=^+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时逢初秋,夏季已过,天气便有些转凉,尤其是在深山里,夜晚便寒意骤增。夏滢欢缩在干冷坚硬的木板床上,身上仅有一件小毛毯覆着,寒意一阵一阵的倾袭而来。&|=^+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这山庙很小,仅有三个尼姑在里头,皆是厉害的角色。怕是一早得了张姨娘的吩咐,夏滢欢从到了山庙里便没有受到过好脸色,被一个尖脸尼姑带到了这件破烂的小屋子里,那尼姑丢下了一张薄毯便迅速离开了,连晚膳都没招呼她吃。&|=^+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偏生她走的潇洒,什么也没多带,此刻便是又冷又饿,直打哆嗦。&|=^+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熬了许久,夏滢欢着实冷的受不了了,便打算去厨房取些柴火点火取暖,刚刚走至厨房拿起几根柴火,便看到那尖脸尼姑身披一条紫色绒衣,不知何时出现在了门口,尖声尖气地说道:“那些柴火是明日用来烧火用的,量算的刚刚好,一根也少不得!”言下之意,便是不让夏滢欢拿了。&|=^+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夏滢欢怒,然而人家话已说成这样,自己也不可能厚着脸皮继续去拿,只得狠狠地剜了那尼姑一眼,退了出来。只是实在冷的有些受不了,她眼珠一转,往山庙后面的小树林中走去,准备去小树林中捡几根废木头回来烧了取暖。&|=^+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夜晚的小树林甚是可怕,只是夏滢欢已经是死过一次的人,倒也不觉得有什么害怕。她手里捧了好几大根木头,欢喜地预备回山庙,突然余光一瞥,看到右后方有些许的火光。&|=^+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夏滢欢疑惑,这山庙乃是佛家清净之地,位置更是偏僻,连自己统共也就四个人,这大半夜的怎么会有旁人在?这么想着,她悄悄地向那边走去,却是走的粗心,一根木头滚落了下来,在寂静的深夜里发出了刺耳的声响。&|=^+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谁!”一个低沉清冷的男声响起,夏滢欢尚未反应过来,便感到一阵疾风向着自己而来,而后脖子感到一紧,那人一把掐住了她的脖子。&|=^+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夏滢欢一下子喘不过气来,难受的紧,她挣扎着转过头,看到了一张近在咫尺的俊朗脸庞。那斜飞的英挺剑眉,细长蕴藏着锐利的黑眸,削薄轻抿的唇,棱角分明的轮廓,宛若黑夜中的鹰,冷傲孤清却又盛气逼人,孑然独立间散发的是傲视天地的强势。这是怎样一张令人惊艳的脸啊。夏滢欢看的有一瞬间的失神,却猛地清醒过来,现在可不是欣赏这男人美色的时候,自己还被他掐着脖子呢。&|=^+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夏滢欢当下手肘便猛地使力气向后打去,身后的男人吃痛,闷哼一声,手上的力道不自觉的一松,夏滢欢趁机逃了出来,只是跑的匆忙,头上的木头簪子一下掉到了地上,夏滢欢却无暇顾及。&|=^+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你这人怎么这般无理,上来就掐人脖子!“夏滢欢怒道。&|=^+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谁知你大半夜偷偷跟踪我是何居心?”男人薄唇微动,话语中带着森森的冷意。&|=^+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我不过是来这林中取些木头回去取火罢了,你于我来说算什么,我要跟踪你?”夏滢欢面带不屑,伶牙俐齿地讽道。&|=^+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这人可真是可笑,她压根连他是谁都不知道,除了长得好看点,还有哪点有值得人家姑娘跟踪的理由?下手还那么狠!夏滢欢觉得脖子被掐住的地方现在还隐隐作痛。&|=^+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东方玄一挑眉,没有料到夏滢欢会这样倔强的顶撞自己。平日里所见的那些大家闺秀一个个皆是一副温婉贤淑的模样,对着自己又是红脸又是娇羞,此刻这个截然不同的女子,竟让他微微产生了兴趣。&|=^+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夏滢欢并不知道东方玄在想些什么,一双杏眼狠狠地瞪了东方玄一眼,拾起木头就转身离去。&|=^+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身后,东方玄低头捡起了那只木簪子,借着月光细细地端详了片刻后收了起来。深邃如水的眸子中,却是浮现了一丝玩味的笑意。&|=^+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回目录(快捷键:回车) 下一章(快捷键:→)
 

发表评论

 
 
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