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古代言情 > 一品嫡女医妃 > 正文
第9章 夏雨弦
作者:季安琪  |  字数:2148  |  更新时间:2017-06-15 23:07:44 全文阅读

“放开我!”夏滢欢此时哪里还有一点大家闺秀的样子,面色通红地挣扎着。

可惜她若是知道东方玄就好她这一口的话,怕是死也不会这么做了。

东方玄饶有兴趣地看着怀中挣扎的人,心中很是畅快:“那我松手了啊。”

“快松!”夏滢欢咬牙切齿道。

东方玄猛地一松手,夏滢欢挣扎着的身子就飞了出去,她尖叫一声,却突然感到自己的手……又被拉住了。

东方玄拉住了她。

夏滢欢此刻连想死的心都有了,嗔怒道:“登徒子!松!”

“不松。”东方玄十足的无赖样子,哪里还有平日里冷面三皇子的模样。

“你松不松松不松松不松!”夏滢欢继续咬牙切齿。

“我不松啊。”东方玄笑意盈盈,一双眸子里亮闪闪的,带着点孩童般的调皮。

“那你别松了。”夏滢欢出人意料地安静了下来,对着洛儿道:“洛儿,替我去禀报侯爷,就说大小姐被一个登徒子调戏了,这会儿正等着侯爷来救命。”

洛儿拼命忍住笑意,应下了准备离开。

东方玄终于不情不愿地放开了夏滢欢的手,幽幽地说道:“我不过是给你个台阶下罢了,你父亲若是知道了那登徒子是我,应该是很高兴的。”

“高兴?此话怎讲?”夏滢欢问道。

“你父亲想要与我结盟,若是这登徒子是我,你猜猜,下一步他会做什么?”东方玄反问道。

夏滢欢哑口无言,是啊……夏国候如果想要跟东方玄合作,自己岂不就是一颗再好不过的棋子。

她想到这里,突然就有些难过。

“三皇子殿下!”一个带着惊喜的声音响起。

夏滢欢听到夏雨弦的声音,一阵烦躁。

东方玄却是恢复了他冷面三皇子的模样,面无表情地点点头。

夏雨弦看到东方玄是和夏滢欢在一起的时候,脸色瞬间千变万化,直看的夏滢欢忍不住在心里暗暗地拍手叫好,心中有个小人兴奋地吼道:“再来一遍!再来一遍!”

她竟然没有憋住,一不小心笑了出来。

夏雨弦当然知道夏滢欢是在嘲笑自己,柳眉倒竖,怒道:“你笑谁!”

“谁应我我笑谁。”夏滢欢学着东方玄,闲闲地道。

她今日就是看夏雨弦不顺眼想找茬,怎么样?

夏滢欢微笑着看了夏雨弦一眼,夏雨弦蓦地感到凉飕飕的,却是不想输了气势,依旧嘴硬道:“你竟然偷偷地在这里与男子私会,看我不去禀明了父亲。”

“你去吧,顺便问问夏国候婚期何时,反正我没意见。”东方玄突然出声道。

这个……夏滢欢似乎听出了什么,一下子就要跳脚,奈何夏雨弦还在身边,便努力压下心下的冲动,和颜悦色道:“你去好了,你出现在父亲面前的话,可能父亲就直接生气了。你快去吧。”

自从夏雨弦因为琴校的事情闯下大祸,夏国候被皇帝召见后,夏雨弦就彻底的在夏国候面前失了宠。夏国候一看到她就忍不住生气发怒,吓得夏雨弦最近见到夏国候就像老鼠见了猫一样。

“三皇子,父亲命人让我来喊你过去。”夏雨弦怒极,又不好当着东方玄的面太过放肆,只得强压下心头的怒火,道。

东方玄向夏滢欢点点头,转身离去了。

“我告诉你,你别以为我现在不受父亲待见你就可以为所欲为。”夏雨弦警告道。

“听完了,你走吧。”夏滢欢丝毫不买账,眉一挑,冷然道。

突然,她看到夏雨弦藏在袖口中的手偷偷一动,露出半截暗黄色的植物根须。

《陈公传》上有一章夏滢欢记得很清楚,说是有一味毒药,呈暗黄色,在空气中便可传播毒性,若是提前服下解药则安然无恙,只需吸入一点便会使人昏厥,若不及时服下解药,便会永远不再醒来。

夏滢欢心中一动,暗自屏住了呼吸,悄悄往后推了一步。

夏雨弦注意到了夏滢欢的动作,面色有些狰狞地跟上前一步,道:“姐姐你为何离我这么远,我们靠近点说说话。”

夏雨弦从未唤过夏滢欢姐姐,此时的反常,更让夏滢欢确定了心中所想。

好汉不吃眼前亏,夏滢欢的脑海里想起了这么一句话。她注意着夏雨弦,生怕她会突然冲上来,只是憋气已经许久,她实在是撑不下去了。

夏滢欢猛地一个转身,向后跑去。

夏雨弦不知是发了什么疯,铁了心要害夏滢欢,竟是直追着夏滢欢不放。夏滢欢跑了许久,看到了前方的东方玄,心里一急,道:“屏住呼吸!”

东方玄闻言,立时屏住了呼吸,而他身边的夏国候,却是没有反应过来,在夏雨弦跑到自己身边的时候,一把拽住了她,怒道:“孽女!你又在发什么疯!你......”话音未落,他人已是软软地倒了下去。

夏雨弦没有料到事情会变成这样,一下子呆立在了原地,直到夏滢欢走上前来,狠狠地扇了她一个巴掌。

“来人,快叫大夫!”夏滢欢冲着下人们道,转过头痛心疾首地看着夏雨弦,“你想害我也就罢了,竟然还想害父亲和三皇子!你自己不要命,还想连累夏国候府吗?”

夏滢欢不动声色地给夏雨弦扣了一顶极大的帽子,让夏雨弦忍不住心惊胆颤。

然而夏雨弦的蠢笨之处就在于,旁人如果碰到这种事情,肯定是忙不迭的在讨饶了,可是夏雨弦则神色一怒,又冲了回去。

“我哪里想要害父亲了,分明是你故意把我引到这里来,想要借我的手害父亲!”夏雨弦的智商让夏滢欢感到担心,她甚至在为自己上一世死在这种人的手里而感到了一丝羞愧之情,这样的蠢货都能谋杀自己,她究竟是有多笨?

“难道你袖子里藏着的那毒药是我给你来害我自己的吗?”夏滢欢嗤笑道,“难道是我求着你追我到这里的吗?”

“你!”夏雨弦哑口无言。

“知错就改,父亲或许会原谅你,我看你现在这般模样,怕是只能被父亲厌弃了。”夏滢欢毫不留情地说道,“解药呢?赶紧拿出来。”

“解药……我都吃了……”夏雨弦突然感到有些害怕,她终于意识到自己这次闯了多大的获。

夏滢欢竟然一时之间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她看着躺在地上等待救治的那个男人,心中有些五味陈杂。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