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古代言情 > 贬妾为奴 > 正文
第八章
作者:蓝色妖季  |  字数:3511  |  更新时间:2017-08-06 12:24:33 全文阅读

侯子刈跑了,底下在坐的绣女没了主心骨。兰妮见她们犹豫着什么,也没人敢站出来挑头。侯子刈那么厉害的角色都落荒而逃,她们只是被侯子刈蛊惑了,其实内心里还是希望保留这份工的。

兰妮也料定她们舍不得丢了这份工,毕竟整个省城只此一家绸缎庄。她喝了一口茶,沉住气的打量着所有的人。众人皆关注着她,等着她接下来的精彩表演。兰妮的目光最后扫了一眼底下的绣女,缓缓道:“各位绣工有何打算,如有什么疑问,今天咱们也好一并解决了。”

绣女们你推我搡的没人敢站出来说话,兰妮莞尔一笑,站起身走到她们之中:“好,既然你们没话说,那我可就先说了,绸缎庄一切如常开工,如有不愿意干的可以去账房领取你们该得的工钱与福利。愿意继续干的留下来。即日起再多加收一倍的绣女,两班倒。”她知道首要任务是留住绣女,如需要找其他女工,多的是女人。倒是绣女难求,宫中催货紧,云锦一日不出货,爷便一日不出牢。她只能两班倒来节省开支,缩短时间。众人对两班倒皆是陌生,何为两班倒。窗前之人兴趣越来越浓厚,双臂环抱住,好整以暇的端倪她。

她看了看众人:“两班倒就是时间人手匹配。时间短见效快。第一批绣工的工作日时辰调整为早卯时至未时。即现在的上六时至中午二时。第二批绣工的工作日时辰调整为未时至亥时。即现在的中午二时至晚上十时。每一班皆算一日工,按照一日工计算,工钱不变。”此言一落,鸦雀无声。于谨冷漠表情写满惊讶,他怎么就没想到,这可比加班来得更快。毕竟是个仔细活,加班时间长会影响云锦的质量,依她所见,便是原有的工钱不变,效益却翻了一番。

窗前之人几乎惊掉下巴。他眯着双眼仔细观察着她的一举一动,连她轻轻的长出了一口气都没放过。她明明年纪不大,十六七的模样,心智怎就这么成熟。不是说唯女子与小人难养么,这么看来他的三观彻底颠倒了。小人是不该养,如侯子刈。可女人么,难养么?如面前之人!他有些羡慕嫉妒恨李飍那小子了。坐在大牢里,区区一个小女子尽然能替他力挽狂澜,解决了眼前的危机。

所有的人里面,包括兰妮在内,都忽略了一件事实。只有于伯与账房先生心中不安。因为账面上已经没有银钱来开工了。绸缎庄目前生意惨淡,兰妮还主张加收人手,入不敷出,拿什么稳定人心。

这两人相视对望一眼,于伯点点头起身走到兰妮面前“小夫人,奴才有些小事要单独禀明。”她颔首轻点之后随于伯出了屋子。

二人径直走进前院的铺面内,于伯打开侧门“小夫人,此间是账房,绸缎庄所有的账目都在此。”

她腹诽,这于伯什么意思,是要她来查账目的么,还是……思量间,老先生也进来了。他抖动着胡须说:“小夫人,今天的事情你处理得很好,不,应该是非常好。老爷在世时就想除了侯子刈,又怕落人口舌。少爷也是担心除了他又对不起老爷,愚孝!小夫人除之,在合适不过了”于伯也赞许的点着头。

兰妮彻底的放松心情了,他们的认可,说明她没给大家惹上麻烦。她正高兴着,怎知高兴得有点儿过早了。接下来的话令她似掉入冰窖里。

老先生看着她愉悦的表情,有些不忍,欲言又止!还是于伯大胆开口说“咱们的绸缎庄已经拿不出钱来了,就连一个月也维持不下去了”!

她乍一听,背后冷汗津津。刚才她还豪言加大人手,这没钱可怎么稳住人心。

“于伯,咱们绸缎庄一月须开多少工钱?”

“先生说吧,你对所有的账目清楚。”于伯看着账房先生,颔首点头。

“等等,当务之急是要保证绣女的正常工作,其他的都可暂时延后。难道连绣工的工钱也发不出吗?”兰妮真急了,要是再完不成这批云锦将功补过,爷的性命堪忧。无论怎么样也得在过年前赶做出来。因为宫里给的期限是过年前,否则提头见!

“是的,绸缎庄每月开支几千余两,光是绣工便占了近过半!眼下只能靠卖绸缎支撑,但是自爷出事后,生意一落千丈,而且外债也难得讨回来了。”怎么办,墙倒众人推。爷的乱摊子她该如何收拾!

“不管怎样绣工如期开工,尽快增加人手,其他的事情不变。我明天就回去找爷筹银。”她说完起来便走。她就不信,偌大的李府,怎可突然间便到了山穷水尽的地步!

走出偏门,见柜台里坐着一白衣男子,这大冬天的还执着一把鎏金扇。兰妮心中大骂:装逼装到家了,大冬天的摇扇子,装身份装过头了吧!

正准备绕过他出去,他倒起了身并对着她抱拳行礼:“在下刘昱卿,是刘记钱庄的三公子。”兰妮一怔,旋即明白了,讨债的来了。眼眸微沉,该来的总归是要来的!

“三公子?”兰妮坦然的看着他,彬彬有礼,谦虚随和。

“正是……”对方浅笑温文儒雅。

“果然是谦谦君子……”她是由衷地发自内心的声音。

“过奖了,小夫人才是人中豪杰,想不到一盘死棋在你手中复活了。”他也是由衷的赞叹。

“哦,这么说你是来看笑话的了,是不是很遗憾,因你看到今日之事并未感到可笑?”如果她没看错,刚才他也在场。

“小夫人言重了,家父之命不得违之,正巧赶上小夫人清理门户,刘某佩服还来不及,怎可笑夫人!小夫人好手段!”他说的都是实话,知道今天李府的当家人会来,他赶来看看会是谁主持。大抵是知道李飍出不来的,李府中除了一群下人,应该不会再有能人异士帮他支撑下去了吧。没想到,倒叫他大开眼界了!

“既然你来了,那就一并解决了,总归是,该来的迟早都是会来的,早来早解决!”多一事不如少一事,反正迟早都是要面对。

她的话刚落下,温文尔雅的眸子精光闪过。此女子何许人也,不惹事,不怕事,干脆利落,毫无半点拖泥带水。干大事者不拘小节!有魄力,有胆识,这样的女子他敬佩,喜欢。

“这么说你已经做好决定了?”他的眼中满是期待,他真的想看看,这个与众不同的女子到底如何解决他手中的借贷问题!

“是的,我决定了,把李府抵掉……”一时间,他愣症了。没听错吧,把李府抵债了,她住哪儿去。本以为她的与众不同会有一个别样的解决方案,没想到如此这般的简单。他满心的失望。他已经把她当成对弈的对手了,正当他满心欢喜,全心全意的投入备战之时,她却缴械投降了。他顿时对她失了兴趣。所为与众不同的女子,不过尔尔么!

“怎么三公子很失望么?还是三公子看不上我们的府邸,如若三公子信得过我白兰妮,咱们还可以续签借贷,如何?”她一副万事不惧的架势,好整以暇的端倪他。

“续签借贷?”他嘴角上扬,是了,这才是他所期待的,他倒想看看她有何妙招能解这一盘死棋。她将面临的是环中环,一环套一环,环环相扣。剖析一下她的处境。一,她们钱庄里的钱冻结了,她没钱,乡下的李府正值青黄不接的时节,新茶未上市,蚕桑不保。二,绸缎庄已经断了周转金,能不能保住绣工还两说。三,若绣工不保,云锦无望,宫廷怪罪下来,李飍的人头不保。四,若李府抵债,李飍的人头不保,她便是流落街头也无人顾及。毕竟她只是一个小妾,乡下李府里的大夫人绝对容不下她。试想,她还有什么有用的价值与他续签借贷?这分明就是一盘死棋!

“敢赌么,……”她笑盈盈的,漂亮的小脸笃定的神韵,漆如墨的眸子灿如宝石,闪闪发光,亮瞎他的眼。猛然间,他痴迷她的笑!敢赌么,为了盈盈一笑赌了又何坊!

“赌便赌,说吧,赌什么?”她都不怕,他一个大老爷们怕什么?赌便赌了!

“一诺千金”

“一诺千金”

她一直笑盈盈的,只是此一笑不比彼一笑,他突然又觉得整个人都不太好了!他不是很喜欢看她笑么,怎么此刻见到了却感觉高寒!

果然,她朱唇轻启,“再借我二千万两银票,半年为期,连前期的一并还清,抵值原是李府。如何?”,她一直笑盈盈的对着他。

听完她的话,他的嘴角抽搐得停不下来,一下子温文儒雅的笑僵了。她给他下了一个套,利用他的好奇心,他眼睁睁的掉进她下的套里头。还能怎么样,他都同意赌了。

“若想反悔还来得及,大不了把李府折价邸给你!咱们两清!”

——反悔?他怎可反悔呢,落人笑柄!

“本公子还没说要反悔吧,既然已经承诺过了,自然是要履行的不是,不过,本公子对你的抵值有异议,原借贷二千万两银票抵值是李府。现加大了借贷额,抵值是不是也得加大呢?”

按道理他说的没错,她用李府已经抵押过了一次,怎可再次抵押一次呢!再次产生新的债额,可不就缺新的抵值么!

他语落,好整以暇的端倪她,她已是一无所有,拿什么来借贷。然而她笑了笑,墨如漆的眸子灿如星,他几乎漏掉半拍。

“以前老爷把李府抵债,那时李府值二千万两银票,两年过去了如今可升值了,值四五千万两多多有余,我现在借贷,当然是以现在的价值来算,这也是等价代换不是。”

他一听,嘴角抽搐,脸都绿了,还等价代换呢,她这明明就是空手套白狼好不好。这个赌局一开始他就输了。他咬牙切齿的想:来日方长,山不转水转,下次总还有机会过招。

“好,本公子不落人口舌,一言为定!”言罢,温文儒雅的脸上有些薄怒,沉下眸子,甩膀子离去。

目送他离开后,她终于憋不住,哈哈大笑。转过身时于谨不知何时立于她的身后。她早高兴的忘形了,扑上去抱着他的手臂跳呀跳:“成哥哥,我们有钱了,我们有钱了!……”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