保存设置 恢复默认

倾城第一后:武领天下

正文第六章 女娃断案

[更新时间] 2017-07-02 12:06:09 [字数] 3861

“没死?哼,一个女娃娃的话怎可信?那躺在擂台上的尸体是什么?!”金堂主坐不住了,他站起身大声地呵道。##&^|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正在这时,擂台之上突然飘过一个白影,仔细一看,原是那玉面神医。只见他半蹲在牧云天的身旁,用他纤长的手指按摸了一下牧云天的脖子,又从腰间的布袋里拿出一排银针,将一根针刺入了牧云天的人中。##&^|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玉面神医,你在干什么!难道你想帮着秦正风毁灭证据不成?清虚长者,你还要等到什么时候,还不快将这个罪犯捉拿归案!”金堂主一听牧云天还没死,恐将自己的算盘落空,跳起来向清虚长者试了一个眼神,指着秦正风说道。##&^|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对!快捉住他!不能让他逃了!”##&^|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快!捉住他!”##&^|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台下各路心怀鬼胎的人马也早已按捺不住,大声喧嚷着,而那些正派弟子此时却并不做声,他们虽不像金堂主与百草堂那样为一己之利,不分青红皂白地冤枉好人,却为明哲保身,也不愿轻易出头。##&^|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哼,我看你们谁敢动他!”那矮胖子雷不鸣飞奔上至擂台大声呵道。盼姑,曜文,长生等人也都举起武器,张开攻势,准备战斗。##&^|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恰在这时,牧云天突然醒了,他呼吸急促,猛吐了一口鲜血,竟慢慢地坐了起来。##&^|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台下又响起了一片一高一低地惊呼声,这独特的音奏,已在这片山谷前后鸣了多遍。##&^|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堂主!你没事吧!”那百草堂的弟子们急忙凑至台下担心地问道。##&^|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你们放心吧,他不会死的,虽然中了暗器,却没刺中要害。”宓文卿站在台上镇定自若地说道。##&^|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当年的宓文卿不仅仅是名牌大学中文系的毕业的优等学生,而且她所读的书籍甚广,对医学也略知一二。##&^|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大哥,那暗器是三枚银针,上面并无剧毒,只是夹杂着一种毒参茄的轻微毒药,却并不能致死。”玉面神医对着秦正风说道。##&^|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好,快救他。”秦正风说道。他似乎并没有受台下人群的影响,依旧镇定自若。##&^|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只是我手边暂时没有工具,无法将他胸口里的毒针拔出。”玉面神医稍露难色地说道。##&^|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玉面神医,求你救救我们家堂主吧!”刚刚还嚣张不已的百草堂弟子,此时却向对方伏地而拜。##&^|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很简单,你们要想救你家堂主,立马给我找来一只圆口小杯,和一把小柴火过来。如此便能救他”宓文卿转身对着百草堂的弟子说道。##&^|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你......你懂治病救人嘛?”百草堂弟子质疑地说道。##&^|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刚刚是谁先发现你家堂主还活着的?再说废话,你家堂主将命不久矣。”宓文卿叉腰努力做出让人信服的模样说道。##&^|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好吧,快去照办!”##&^|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那百草堂为首的弟子立马命手下把那两样物品取了来,只见宓文卿接过杯子和火把,把浑身无力的牧云天扶至躺平,将火把往杯里一转,迅速将杯子贴在了牧云天的伤口上,过了一会儿,只听“咚咚咚”杯子里发出三声细微的敲响声。原来宓文卿用了拔火罐的方法,将牧云天胸口里的细针给吸了出来。##&^|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宓文卿将杯子里的银针小心翼翼地拿出来,递给玉面神医说道:##&^|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玉面公子,给。”##&^|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宓文卿不禁被自己奶声奶气的声音激起了鸡皮疙瘩,但她仍旧堆起满面的笑容看着玉面神医。##&^|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她这才发现,原来自己是会笑的。##&^|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鬼丫头,干得不错!”玉面神医接过银针,用手轻轻地扣了下她的头,竟然露出了难得的微笑,宠溺地说道。##&^|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对方突如其来的举动,使得宓文卿有些惊讶,她还从未与人有过这样的互动,但她仍然努力地适应着。##&^|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好啊,那银针便是证据!且问各位,谁身上会随身携带银针啊?只有大夫啊!大家亲眼所见那玉面神医从他的荷包袋拿出的银针,他便是使用暗器之人,能用如此手法快速将银针飞出的,刚刚我们也见识过玉面神医操作了吧!如此证据确凿!即便你杀人未遂,也容不得你再祸害于人,还不快束手就擒!”金堂主口吐唾沫涨红了猪肝脸,激动地说道。想要再次扇动众人怒火之心昭然若揭。##&^|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果不其然,台下刚刚稍稍熄火的群众,顿时又被点燃了,慢慢将他们围向擂台中央。##&^|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愚昧不堪!”宓文卿此话一出,众人纷纷朝她张望过去。她立马意识到自己说的话不合身份,又立马对着众人摆手说道:“大家且慢!我能证明,使用这暗器之人并不是神医哥哥,更不是秦大侠。”##&^|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哼,你个黄毛丫头懂什么,大家别信她。”金堂主气呼呼地说道。##&^|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我看倒先听听她如何说,她不是刚刚还将牧堂主救活了吗?想必自有她的道理。”一位身穿灰色长袍,手拎长剑的青年男子走了出来,说道。##&^|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仿佛有一股寒气从他的声音飘荡出来,让人毛骨悚然,不可违抗。众人瞩目望去,只见尘土自为其开路,寒风如影随形,他一头碎发利如长剑,一双冷眼似是含冰,一腔体魄宏伟如山,两脚踏地重如铁锤。灰衣男子走上前,将长剑双手抱至胸前,一副压倒性架势,让人无法抵抗。##&^|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蘅芜君,你怎么来了?此次大会比武,你可是已经弃权了的。”金堂主又将他那矛头似的嘴直逼灰衣男子,说道。##&^|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我自然无意什么武林盟主之位,只是同来观战一番,金堂主莫不是把这江湖当做你的门堂,余人来往都要与你相禀吗?奈何你金堂主拼了老命也站不上这终极擂台,自是再无机会做得这片江湖的主了。哈哈哈......”那灰衣男子讥讽地说道。##&^|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你!......”##&^|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那金堂主被灰衣男子气得说不出话来,猪肝红的脸涨成了茄子,重重地坐倒在椅子上。##&^|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大家且先听我说,你们看,这是什么。”宓文卿吃力地将牧云天推至坐了起来,指着他胸口上的三个红色圆点说道。##&^|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那不是被暗器银针刺伤的地方吗?”那百草堂弟子说道。##&^|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正是,你们再看,这三个红点在什么位置。”##&^|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那不是在堂主左胸上距离锁骨下方一寸的位置嘛?”百草堂弟子接着说道。##&^|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不错,诶,我说你视力可以啊!”##&^|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在下没有什么特别的本事,就是眼睛好使!”百草堂弟子挺直腰杆,神气地说道。##&^|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这便是证明秦大侠和神医公子的清白的证据!”宓文卿突然大声地说道。##&^|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台下众人却接连发出质疑的声音,各自议论着。##&^|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什么?那明明是玉面神医刺伤牧堂主的证据,你却反说是证明他清白的证据,信口雌黄!”金堂主怒然说道。##&^|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大家且看,这三个红点位于他左胸堂锁骨下方一寸左右的位置,且呈半圆弧形,很明显是人的手将银针打出而不是器械,更加不可能是秦大侠鞋底所藏之银针。因为器械是经过特殊制造而成,它打出的形状必然是整齐的一排,成一字形。而人的手指长短不一,如若用手将银针射出,手指拿捏银针的时候必然呈扇形,从而将银针打出形成一个半圆的弧形。##&^|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大家不信可以自己验证,想必高手们心中早已明白这个道理。当时牧堂主被秦大侠踢翻倒地重新站起来之后,却是在与秦大侠并肩的方位,倘若此暗器真的是秦大侠所使,照这样一个方位,人的手是根本刺不到牧堂主胸膛的位置。##&^|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如果真是秦大侠所刺,也应该是他的左手臂,或胸腔左侧面,而那暗器若想刺中牧堂主的左胸膛,必须得从牧堂主的正面射出,方可成功。所以秦大侠不可能是凶手。同样,当牧堂主与秦大侠比武之后,神医哥哥与矮......雷大侠已退至他们原来所站的地方,也就是面向擂台的左侧正下方,也同牧堂主当时的左侧正下方,倘若是神医大哥使用的暗器,有两个不可完成的难题。”##&^|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台下众人早已听得入神,似乎也觉得言之有理,纷纷点头,交头接耳谈论着她刚刚的言语。##&^|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哪两个难题?”蘅芜君上前问道。##&^|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一,想要站在这距离擂台不到五米远的地方,越过这座高二十米的擂台,将银针刺向牧堂主的胸膛必须得有高于常人的技术。先不说这高度,倘若真的有能人能将针从台下射得这么高,那方向也是往上空,又如何将针从向上的方向改为平行方向刺过来呢? 二,假设神医大哥真能改变针射出的方向,那也不可能射在牧堂主的左胸膛。”宓文卿背着手严肃地说道。##&^|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那应该是什么位置?”百草堂弟子忍不住插问道。##&^|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同样是角度问题,神医大哥站在牧堂主的左侧下方,如果他有异于常人的本领将银针越过着二十米的高台,再将银针改变方向刺向牧堂主,那也应该是牧堂主左臂或左腿,他身体的左边被刺中,无论如何,他也没有办法刺中牧堂主左胸膛的位置,所以神医大哥也不是凶手。而金堂主说,牧堂主是被秦大侠鞋底暗藏的银针刺伤,那更是无稽之谈。秦大侠当时用脚踢的是牧堂主的头部,刺伤牧堂主的银针却是在他胸膛的位置,所以这个说法不成立。”宓文卿接着说道。##&^|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如此看来,的确不可能是他们所为。”蘅芜君点头说道。##&^|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嘿!你个人小鬼大的娃娃,脑袋还挺好使!不如做我徒弟吧,啊?哈哈哈......”雷不鸣大笑道。##&^|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听过宓文卿如此解说,众人却也不好再挑刺,都像被狠打了一顿的小狗,还留着余恨,嗡嗡地讨论个不停。##&^|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既然你说凶手不是他二人,也无人能从台下将针射出,那么,是谁射出的暗器呢?”清虚长者似乎也坐不住了,他起身问道。##&^|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我并没说,台下无人能做到,我只是说在秦大侠和神医大哥站的位置做不到。”宓文卿面对老者说道。##&^|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哼,纯属狡辩!”金堂主愤然说道。##&^|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距离台下五米之远自然做不到,可是再走远二十米却可以做得到。”宓文卿面不改色地说道。##&^|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蘅芜君,能请你做个示范吗?请你用神医大哥的银针,从距离这擂台二十五米左右的地方,大概是后面那个树旁的位置,将银针射至擂台左侧的木桩上,可以吗?”宓文卿指着那个方向,笑对着蘅芜君说道。##&^|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好,我试试。”##&^|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蘅芜君说罢,从玉面神医那里接过银针,一跃便至几十米数外,还未等大家反应过来,只听木桩上三声细微的敲响,便见那银针深深地刺了进去,众人在感慨此言之真的同时,无不赞叹蘅芜君内力之深厚。##&^|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好,好啊!蘅芜君好功力!”雷不鸣不禁跳起来叫好,说道。##&^|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干得漂亮!蘅芜君!”宓文卿拍手叫道。##&^|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既如此,你可知谁是那行刺之人啊?”清虚长者面无表情地说道。##&^|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好吧,送佛送到西。其实我早已从后头的树上瞧见是谁放的暗器了。只是,我本想多一事不如少一事,可如今见如此正人君子的秦大侠和帅气的神医大哥遭受诬陷,我岂能坐视不理?......”宓文卿手托下巴,故作为难地说道。##&^|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你既知道,快快说出是谁来。”清虚长者接着说道。##&^|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要想将暗器成功刺中牧堂主,必须得站在牧堂主的正面方,也就是这个方向。”宓文卿走至台前,用手指向前方。##&^|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快捷键:回车) 下一章(快捷键:→)
 

发表评论

 
 
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