保存设置 恢复默认

福至安宁

正文第一章 初遇

[更新时间] 2017-09-14 15:16:06 [字数] 3760

秋日清晨,浓雾笼罩大地,一支身穿银灰色盔甲的军队从雾中走来。全军头扎白巾,开道的旗帜也是素白。队伍中间一方黑色的棺木,里面躺着的是当朝威名赫赫的镇远大将军柳益。队伍在浓雾里前行,只听见整齐的脚步声。到达镇远将军府时,太阳已经出来,浓雾也已散去,只在黑色的棺木上留下一层水珠。镇远将军府大门口,众人早已等候多时,人群正中间,双目红肿的柳锦宁扶正着她的母亲柳夫人,柳夫人至得知夫君死讯的那天起,已经不眠不休了两日,眼窝深陷,整个人形容枯槁。&%---欢*迎@读者%登录www.zongheng.com查#看更~多优*秀作品。-*+^@

柳夫人定定的走到棺木旁边,想抚摸自己日思夜想的人,却只碰到冰凉的棺木,带起一道水渍。她不甘心,明明走的时候好好的一个人,如今再见却要隔着一层木板。&%---欢*迎@读者%登录www.zongheng.com查#看更~多优*秀作品。-*+^@

“你明明答应过我的,你会带着儿子回来的,你答应过我的,你会回来的。”柳夫人抚着棺木,轻声呢喃,“你答应过我的,你明明答应过我的····啊·····”最后痛哭失声,大声嘶吼,全然没有了平日的端庄优雅。如同疯了一样捶打着棺木。&%---欢*迎@读者%登录www.zongheng.com查#看更~多优*秀作品。-*+^@

身后早已痛哭不已的柳锦宁连忙抱着母亲,她不知道该怎么做,只想也只能紧紧搂着母亲。柳锦宁正值及笄之年,未经世事,天真无邪,父亲身死哥哥生死未卜,让她不知所措,只能抱着母亲痛哭。众人见此情景纷纷落泪,几个老妈妈上来把柳夫人拉到一遍,不停劝慰。&%---欢*迎@读者%登录www.zongheng.com查#看更~多优*秀作品。-*+^@

葬礼庄严肃穆,皇上携太子亲临葬礼,可谓无上荣宠。太子亲自到灵前行礼,在京的亲王无一例外,更不用说底下的官员,柳将军的葬礼风光至极。而柳夫人已经不在意这些了,她只知道自己的夫君死了,儿子也是也被敌军掳走,凶多吉少。此时的柳夫人一身素白跪在灵前,眼神空洞,如同没有魂魄一般。一旁的柳锦宁紧咬下唇,不住的抽泣。这几日柳夫人滴水未进,她也是。面前的火盆烤的眼睛发涩,人也有些恍惚。&%---欢*迎@读者%登录www.zongheng.com查#看更~多优*秀作品。-*+^@

柳将军死在边关,回京已经耽搁了几日,虽是入秋,天气却还炎热,不能耽搁太久。所以第二日早上就要出殡入土为安了。柳锦宁吃力的扶着随时会倒下的母亲,看着准备抬棺的人群。她再也看不到父亲了,不禁哭出声来“父亲~”&%---欢*迎@读者%登录www.zongheng.com查#看更~多优*秀作品。-*+^@

一声“起棺!”,柳夫人如同被惊醒一样,猛的瞪大双眼。她还没看到夫君最后一眼,儿子被劫走了这么久,只怕是无望了,这世上她也没有什么可留恋的。柳夫人轻嘤一声“夫君,等我。”竟一头撞向棺木,“咚”的一声,头骨碎裂,顿时血流如注,鲜血浸透柳夫人的素服,滴落在地上。&%---欢*迎@读者%登录www.zongheng.com查#看更~多优*秀作品。-*+^@

这突如其来的变故惊住所有人,尤其是柳锦宁。她整个人呆若木鸡,眼睛直勾勾的看着双目紧闭满身是血的母亲,任周围乱作一团。双目一翻,竟昏死过去。&%---欢*迎@读者%登录www.zongheng.com查#看更~多优*秀作品。-*+^@

柳锦宁做了一个很长很长的梦,梦里有父亲.母亲,还有哥哥。他们的连就在眼前,伸手去却摸不到,眼看着他们越走越远。她不住的哭喊着,叫着,却没人理她,最后只剩下白茫茫一片。她正不知所措,突然传来一道声音“宁儿~”。是母亲的声音,她顺着声音走去,看到一个黑点,越来越大,最后笼罩她全身。柳锦宁害怕的哭喊着“母亲~”&%---欢*迎@读者%登录www.zongheng.com查#看更~多优*秀作品。-*+^@

“你醒啦!”是母亲的声音,柳锦宁睁开双眼却还是一片漆黑,跟梦里一样。&%---欢*迎@读者%登录www.zongheng.com查#看更~多优*秀作品。-*+^@

“母亲”柳锦宁才发现自己声音嘶哑的如同老妇,嘴里很苦,一股药味。&%---欢*迎@读者%登录www.zongheng.com查#看更~多优*秀作品。-*+^@

“你要喝水吗?”烛光映出一张少女清秀的脸庞。柳锦宁忍者酸痛转过头打量四周,发现这就是自己的房间。那么她是谁?&%---欢*迎@读者%登录www.zongheng.com查#看更~多优*秀作品。-*+^@

少女笑吟吟的扶起柳锦宁,拿个软枕让她靠着。又端了杯水送到柳锦宁嘴边,柳锦宁顺从的喝下,水温刚好。她喝的缓慢,少女喂的也慢。清水缓缓划过舌尖,冲淡嘴里那烦人的苦药味,滋润她干涸的身体、少女放下水杯,转头看着柳锦宁,笑意盈盈。&%---欢*迎@读者%登录www.zongheng.com查#看更~多优*秀作品。-*+^@

“你饿了吧,我去帮你拿点吃的。”声音清婉,跟母亲的声音很像。&%---欢*迎@读者%登录www.zongheng.com查#看更~多优*秀作品。-*+^@

少女以走出房门,屋内陷入沉寂。正是夜间,大开的房门灌进阵阵凉意,屋外的虫鸣声传进屋内,更显寂静。脑海中不断浮现父亲的漆黑的棺木,满身鲜血的母亲。柳锦宁惶恐不安,紧咬着下唇。她期盼着少女快些回来,不仅是她觉得饿了。&%---欢*迎@读者%登录www.zongheng.com查#看更~多优*秀作品。-*+^@

仿佛过了很久,少女才回来。房门一关,屋里凉意顿时减退,还飘着阵阵香气,一碗热气腾腾的白粥就到了柳锦宁面前。少女舀了一勺轻轻吹凉,才送到柳锦宁嘴里。香甜软糯,温暖了四肢百骸,此刻柳锦宁觉得白粥是人间最好吃的食物了。一碗吃完,还有些意犹未尽的舔了舔嘴角。抬眼对上了一双细长的双眸。柳锦宁迎着少女的目光细细打量,她梳着垂挂髻,一身鹅黄色纱裙,手指纤长有力,皮肤不算白皙,但看着很舒服,神情自若,一时猜不出她的身份。忍不住开口询问。“你是谁?怎么会在我家?”&%---欢*迎@读者%登录www.zongheng.com查#看更~多优*秀作品。-*+^@

少女嘴角微弯,“我的父亲是魏临魏太医,你这几天高烧不退昏迷不醒,皇上命我父亲为你治病。我今夜前来是因为宫里急招我父亲入宫,我来给父亲送信。父亲看你也退烧了就连夜入宫去了。但是父亲来不及送我回家,而且我也会点医术,留下可以替父亲照看你。你身边的妈妈都累了好几日了,我就让她们都去休息了。需要我去叫她们吗?”一下说完这么多,就静静的看着柳锦宁,忽又想起最重要的还没有说“我叫蒹葭,魏蒹葭。”说完双颊微赫,一双细长的美目盯着柳锦宁。&%---欢*迎@读者%登录www.zongheng.com查#看更~多优*秀作品。-*+^@

柳锦宁听着魏蒹葭说话有些出神了,与母亲极为相似的声音,让她想起刚才魏蒹葭喂她吃饭的样子,母亲也曾经这样喂自己。魏蒹葭,蒹葭苍苍,白露为霜。所谓伊人,在水一方。人如其名,宛在水中央。&%---欢*迎@读者%登录www.zongheng.com查#看更~多优*秀作品。-*+^@

“你能陪陪我吗?”柳锦宁不安的开口,怕被拒绝。&%---欢*迎@读者%登录www.zongheng.com查#看更~多优*秀作品。-*+^@

“好啊!”魏蒹葭看着躺在床上的人儿,面色苍白,柔弱无骨,话都说的有气无力,让人心疼。想起刚看见她时的样子,一只手不停挥舞着乱抓,另一边细长白皙的手腕被人按在床边,父亲为她号脉。双目紧闭,眉头紧蹙,嘴里不停的呼喊着父亲母亲。魏蒹葭突然很想保护她,想保护自己母亲跟弟弟那样保护她,又怎么会拒绝她的请求呢。魏蒹葭和衣躺在柳锦宁身边。&%---欢*迎@读者%登录www.zongheng.com查#看更~多优*秀作品。-*+^@

柳锦宁侧头看着魏蒹葭,“我叫柳锦宁,你可以叫我宁儿”她想让魏蒹葭叫她宁儿,像母亲那样喊她。&%---欢*迎@读者%登录www.zongheng.com查#看更~多优*秀作品。-*+^@

“宁儿~”柳锦宁紧咬下唇,这声轻呼就跟母亲喊得一样,让她差点哭了出来。魏蒹葭测过身子,看着柳锦宁。“你也可以叫我福儿,我父亲母亲都这样叫我。对了,我十六岁,你多大了?” &%---欢*迎@读者%登录www.zongheng.com查#看更~多优*秀作品。-*+^@

“我十五岁”&%---欢*迎@读者%登录www.zongheng.com查#看更~多优*秀作品。-*+^@

“那我叫你宁儿妹妹!”&%---欢*迎@读者%登录www.zongheng.com查#看更~多优*秀作品。-*+^@

“福儿姐姐,你说你会医术。”&%---欢*迎@读者%登录www.zongheng.com查#看更~多优*秀作品。-*+^@

“嗯!”魏蒹葭点了点头。“我父亲是太医呀,他教我的。我也挺喜欢做个大夫的,治病救人,多好啊。我要走遍名山大川,寻找各种神奇的草药....”此时的魏蒹葭眉飞色舞,神采飞扬。&%---欢*迎@读者%登录www.zongheng.com查#看更~多优*秀作品。-*+^@

柳锦宁转过头,看着床上罩着的粉色纱帐。“我见过很多大夫,很多很多。”魏蒹葭闻言盯着柳锦宁,面露疑色。柳锦宁又淡淡的说思绪仿佛飘到很远的地方“从我很小的时候,家里就经常请来各种大夫,有老的也有年轻的。他们都给我弄各种药,很苦很苦的药”柳锦宁想到以前自己不愿意吃药时,母亲跟哥哥总是拿很多好吃的好玩的哄自己,现在到以后,再也没有了。眼泪又流了下来,打湿了耳边的碎发,落在魏蒹葭的眼里。&%---欢*迎@读者%登录www.zongheng.com查#看更~多优*秀作品。-*+^@

魏蒹葭心口骤然一疼,伸手揽过柳锦宁,搂在怀里,轻拍着她的背。不知道柳锦宁心里所想,只以为是嫌药太苦,嘴里就奚落起了她,“喝个药也能让你哭。你别哭了,等我学精了医术,给你熬不苦的药好不好?”&%---欢*迎@读者%登录www.zongheng.com查#看更~多优*秀作品。-*+^@

柳锦宁却止住了哭泣,“好!”&%---欢*迎@读者%登录www.zongheng.com查#看更~多优*秀作品。-*+^@

后半夜一个妈妈推门进来,就看到床上相拥而眠的两个人,嘴角都带着笑意。老妈妈轻舒口气,小姐着总算是好了。自家的小姐真是让人心疼,小小年纪却糟此变故,连一个亲人都没有了,往后可怎么过啊?老妈妈又无奈的摇摇头,给两人盖好被子,息了灯,关门离去。&%---欢*迎@读者%登录www.zongheng.com查#看更~多优*秀作品。-*+^@

第二日醒来时,两人还是昨晚的姿势,柳锦宁的手搭在魏蒹葭的腰上,魏蒹葭的手轻抚柳锦宁耳边的碎发,两人相视而笑。听到外面有人敲门,魏蒹葭连忙起身,整理好衣服,才去开门。门外是一个昨晚的老妈妈,“两位小姐可以起洗漱了,早饭备好了,在正厅” &%---欢*迎@读者%登录www.zongheng.com查#看更~多优*秀作品。-*+^@

魏蒹葭回头看看还是很虚弱的柳锦宁,就笑着说“我们就在房里吃吧,宁儿妹妹身体刚好,就别让她跑来跑去了”&%---欢*迎@读者%登录www.zongheng.com查#看更~多优*秀作品。-*+^@

“这怎么好意思呢!魏小姐远来是客,况且昨晚还照顾我们小姐一夜,怎么能让您在房内用饭呢?传出去人家也会说我们府里待客不周的。”老妈妈也心疼自家小姐,可将军府是名门大户,如今虽然然都不在了,可该有的礼数是不能少的。&%---欢*迎@读者%登录www.zongheng.com查#看更~多优*秀作品。-*+^@

魏蒹葭却不在乎“老妈妈您不必客气了,我也是为了宁儿妹妹的身体着想。再说我与宁儿妹妹一见如故,那些个虚礼就算了。”说罢就扶着刚穿好外衣的柳锦宁,到桌边坐下。柳锦宁自己穿好衣服,额头都有些虚汗,也确实没有多余的力气走到正厅了。&%---欢*迎@读者%登录www.zongheng.com查#看更~多优*秀作品。-*+^@

“王妈妈,我与福儿姐姐不用这么见外。”王妈妈就没再说什么,转身叫人传菜去了。心里却替柳锦宁高兴,小姐这个时候能交个朋友也不错,而且那个魏小姐对柳锦宁似乎很好。&%---欢*迎@读者%登录www.zongheng.com查#看更~多优*秀作品。-*+^@

“福儿姐姐,委屈你了。”柳锦宁知道魏蒹葭是心疼自己,还是觉得很不好意思。&%---欢*迎@读者%登录www.zongheng.com查#看更~多优*秀作品。-*+^@

“不会!”魏蒹葭却大手一挥,满不在乎。&%---欢*迎@读者%登录www.zongheng.com查#看更~多优*秀作品。-*+^@

刚吃过饭魏府的马车就来接人了,两人依依不舍的惜别。柳锦宁不顾魏蒹葭的劝阻执意送她出了大门口。魏蒹葭赶紧上了马车,不停催促柳锦宁快回去。见柳锦宁还是不肯进去,就催促车夫走了。走出好远的魏蒹葭回头看到柳锦宁仍站在原地,心里一急,头伸出车外大喊“你想我可以到魏府来找我!”喊完话魏蒹葭却更急了,叫她来魏府找自己就算了,干嘛要说想自己呢?好像也没听到她回应。也是,她是堂堂镇远大将军之女,自己不过是小小太医的女儿,她应该是不屑于跟自己交朋友的吧!想到这心下更烦,细长的双眸眯的只剩一条缝了。&%---欢*迎@读者%登录www.zongheng.com查#看更~多优*秀作品。-*+^@

柳锦宁听到魏蒹葭的邀请,连忙应道“好!”可是话未喊出却止不住的咳了起来。待气喘匀后马车已经走远了。刚要回身进去,身后传来一阵嗒嗒的马蹄声,由远及近。回头看到来人一席黑色锦衣,矫健的翻身下马,“圣旨到!”&%---欢*迎@读者%登录www.zongheng.com查#看更~多优*秀作品。-*+^@

&%---欢*迎@读者%登录www.zongheng.com查#看更~多优*秀作品。-*+^@

&%---欢*迎@读者%登录www.zongheng.com查#看更~多优*秀作品。-*+^@

&%---欢*迎@读者%登录www.zongheng.com查#看更~多优*秀作品。-*+^@

作者有话说:

第一次写小说,请多多批评指教!
[+展开]
回目录(快捷键:回车) 下一章(快捷键:→)
 

发表评论

 
 
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