保存设置 恢复默认

妃比寻常:邪王别太宠

正文掌扇白荆语

[更新时间] 2017-08-01 13:41:26 [字数] 1894

  白荆语只当白梦萱刚才被吓傻了,也没当回事,她上前一步,伸手拉住白梦萱的衣袖,另一只手掩嘴轻笑:“长姐这是怎么了?若是身体不舒服,我便遣人送你回府。”?=$+$欢$迎读!者+登#录www.zongheng.com查~看更*多优?秀作品。+~$@!

  ?=$+$欢$迎读!者+登#录www.zongheng.com查~看更*多优?秀作品。+~$@!

  白梦萱轻蔑的看着她,不留痕迹的把衣袖从白荆语手中抽出来,还拍了拍被她抓过的地方。?=$+$欢$迎读!者+登#录www.zongheng.com查~看更*多优?秀作品。+~$@!

  ?=$+$欢$迎读!者+登#录www.zongheng.com查~看更*多优?秀作品。+~$@!

  白荆语抽了抽嘴角,干笑的说:“长,长姐?”?=$+$欢$迎读!者+登#录www.zongheng.com查~看更*多优?秀作品。+~$@!

  ?=$+$欢$迎读!者+登#录www.zongheng.com查~看更*多优?秀作品。+~$@!

  白梦萱看着她,冷哼了一声:“惺惺作态。”?=$+$欢$迎读!者+登#录www.zongheng.com查~看更*多优?秀作品。+~$@!

  ?=$+$欢$迎读!者+登#录www.zongheng.com查~看更*多优?秀作品。+~$@!

  “你!你说什么!?”白荆语不可置信的看着她,总觉得她不对劲,该不是受了刺激,傻了吧!??=$+$欢$迎读!者+登#录www.zongheng.com查~看更*多优?秀作品。+~$@!

  ?=$+$欢$迎读!者+登#录www.zongheng.com查~看更*多优?秀作品。+~$@!

  “我说你虚情假意,惺惺作态!你站在这里,就让人觉得发呕。”白梦萱张了张嘴,冷冽的眸子盯着她眼前的这个人。?=$+$欢$迎读!者+登#录www.zongheng.com查~看更*多优?秀作品。+~$@!

  ?=$+$欢$迎读!者+登#录www.zongheng.com查~看更*多优?秀作品。+~$@!

  “白梦萱!你再说一遍!”白荆语指着白梦萱,恼羞成怒的说。?=$+$欢$迎读!者+登#录www.zongheng.com查~看更*多优?秀作品。+~$@!

  ?=$+$欢$迎读!者+登#录www.zongheng.com查~看更*多优?秀作品。+~$@!

  “都说好话不说第二遍,怎么?你还想听啊?”白梦萱整理着衣袖,满脸不在乎的说。?=$+$欢$迎读!者+登#录www.zongheng.com查~看更*多优?秀作品。+~$@!

  ?=$+$欢$迎读!者+登#录www.zongheng.com查~看更*多优?秀作品。+~$@!

  “白梦萱!”?=$+$欢$迎读!者+登#录www.zongheng.com查~看更*多优?秀作品。+~$@!

  ?=$+$欢$迎读!者+登#录www.zongheng.com查~看更*多优?秀作品。+~$@!

  白荆语的话音刚落,就听见“啪”的一声便看到白荆语的脸偏向一边,脸上赫然出现一个掌印。?=$+$欢$迎读!者+登#录www.zongheng.com查~看更*多优?秀作品。+~$@!

  ?=$+$欢$迎读!者+登#录www.zongheng.com查~看更*多优?秀作品。+~$@!

  白梦萱看着自己的手随即勾起嘴角抬起头,看着白荆语目瞪口呆的脸。?=$+$欢$迎读!者+登#录www.zongheng.com查~看更*多优?秀作品。+~$@!

  ?=$+$欢$迎读!者+登#录www.zongheng.com查~看更*多优?秀作品。+~$@!

  “白梦萱,你!你敢打我!”白荆语看向白梦萱,恶狠狠的说。?=$+$欢$迎读!者+登#录www.zongheng.com查~看更*多优?秀作品。+~$@!

  ?=$+$欢$迎读!者+登#录www.zongheng.com查~看更*多优?秀作品。+~$@!

  “怎么?我一堂堂相府嫡大小姐,打个人的资格都没有吗?”白梦萱勾起嘴角笑的邪魅,熟悉她的人都知道,她越是笑的开心,越是危险。?=$+$欢$迎读!者+登#录www.zongheng.com查~看更*多优?秀作品。+~$@!

  ?=$+$欢$迎读!者+登#录www.zongheng.com查~看更*多优?秀作品。+~$@!

  “你!”?=$+$欢$迎读!者+登#录www.zongheng.com查~看更*多优?秀作品。+~$@!

  ?=$+$欢$迎读!者+登#录www.zongheng.com查~看更*多优?秀作品。+~$@!

  “你什么你!?怎么?庶妹你连好好的说个话都不会吗,嗯?”白梦萱死死的盯着白荆语,收起笑,慢慢悠悠的开口,“我告诉你,注意你的身份,别忘了谁才是相府的嫡大小姐!就你做的那些见不得人的勾当,我都不好意思说出来。”?=$+$欢$迎读!者+登#录www.zongheng.com查~看更*多优?秀作品。+~$@!

  ?=$+$欢$迎读!者+登#录www.zongheng.com查~看更*多优?秀作品。+~$@!

  “白梦萱!你闭嘴!”白荆语近乎发狂的说。?=$+$欢$迎读!者+登#录www.zongheng.com查~看更*多优?秀作品。+~$@!

  ?=$+$欢$迎读!者+登#录www.zongheng.com查~看更*多优?秀作品。+~$@!

  绝对,绝对不能让她说出来,否则,她好不容易得到的这些,将会毁于一旦!?=$+$欢$迎读!者+登#录www.zongheng.com查~看更*多优?秀作品。+~$@!

  ?=$+$欢$迎读!者+登#录www.zongheng.com查~看更*多优?秀作品。+~$@!

  白梦萱冷哼一声,啪啪啪啪啪啪啪啪……连续好几声,清脆入耳!?=$+$欢$迎读!者+登#录www.zongheng.com查~看更*多优?秀作品。+~$@!

  ?=$+$欢$迎读!者+登#录www.zongheng.com查~看更*多优?秀作品。+~$@!

  白荆语顶着一个像猪头一样的脸,呆呆的站在那里,四周皆是一片抽气声。?=$+$欢$迎读!者+登#录www.zongheng.com查~看更*多优?秀作品。+~$@!

  ?=$+$欢$迎读!者+登#录www.zongheng.com查~看更*多优?秀作品。+~$@!

  这嫡大小姐真的是好生厉害,但是,问题来了,以前的白梦萱不是软弱无能吗?现在怎会变得如此厉害。?=$+$欢$迎读!者+登#录www.zongheng.com查~看更*多优?秀作品。+~$@!

  ?=$+$欢$迎读!者+登#录www.zongheng.com查~看更*多优?秀作品。+~$@!

  “白梦萱!你就不怕我娘……”白荆语捂着一张猪头一样的脸,尖声叫道,连说话的语气也变得尖锐起来。?=$+$欢$迎读!者+登#录www.zongheng.com查~看更*多优?秀作品。+~$@!

  ?=$+$欢$迎读!者+登#录www.zongheng.com查~看更*多优?秀作品。+~$@!

  “你娘?你娘算什么东西!就算她此时在这,我也照、打、不、误!”白梦萱拍了拍手,一副十分好笑的看着白荆语。?=$+$欢$迎读!者+登#录www.zongheng.com查~看更*多优?秀作品。+~$@!

 ?=$+$欢$迎读!者+登#录www.zongheng.com查~看更*多优?秀作品。+~$@!

  白梦萱转身看了四周一眼,将这些人的表情尽收眼底,惊讶,恐惧,她们的眼神,像看一个魔鬼。?=$+$欢$迎读!者+登#录www.zongheng.com查~看更*多优?秀作品。+~$@!

  ?=$+$欢$迎读!者+登#录www.zongheng.com查~看更*多优?秀作品。+~$@!

  原本围在一圈的官宦小姐们,心跳都漏了一拍,机械般的给白梦萱让出一条道来,白梦萱勾了勾唇角,三分调皮,七分媚。一步一步的向凉亭外走去。?=$+$欢$迎读!者+登#录www.zongheng.com查~看更*多优?秀作品。+~$@!

  ?=$+$欢$迎读!者+登#录www.zongheng.com查~看更*多优?秀作品。+~$@!

  她本就是一个骄傲的人,以前如此,现在也一样。?=$+$欢$迎读!者+登#录www.zongheng.com查~看更*多优?秀作品。+~$@!

  ?=$+$欢$迎读!者+登#录www.zongheng.com查~看更*多优?秀作品。+~$@!

  走了几步之后,白梦萱突然停住了脚步,头也不转,只是淡淡的瞥了一眼。?=$+$欢$迎读!者+登#录www.zongheng.com查~看更*多优?秀作品。+~$@!

  ?=$+$欢$迎读!者+登#录www.zongheng.com查~看更*多优?秀作品。+~$@!

  “对了,自今日起,我必定会将你和你娘所欠我的一一讨回,包括那本该属于我娘的--相府夫人的位置,因为,我不喜欢别人欠我的。”?=$+$欢$迎读!者+登#录www.zongheng.com查~看更*多优?秀作品。+~$@!

  ?=$+$欢$迎读!者+登#录www.zongheng.com查~看更*多优?秀作品。+~$@!

  白荆语呆呆的站在那里,嘴唇苍白,回味着白梦萱刚才的那句话。?=$+$欢$迎读!者+登#录www.zongheng.com查~看更*多优?秀作品。+~$@!

  ?=$+$欢$迎读!者+登#录www.zongheng.com查~看更*多优?秀作品。+~$@!

  不,不可以,绝对不可以,我和我娘好不容易才走到今天这种地步,我娘好不容易才做到相府夫人这个位置,我好不容易才摆脱庶子这个身份,绝对不能毁在那个贱人手里!?=$+$欢$迎读!者+登#录www.zongheng.com查~看更*多优?秀作品。+~$@!

  ?=$+$欢$迎读!者+登#录www.zongheng.com查~看更*多优?秀作品。+~$@!

  眼睛死死地盯着将军大小姐安雨轩腰上的剑,心下一横,快速的抽出剑,便向白梦萱冲去“白梦萱,我让你死!”?=$+$欢$迎读!者+登#录www.zongheng.com查~看更*多优?秀作品。+~$@!

  ?=$+$欢$迎读!者+登#录www.zongheng.com查~看更*多优?秀作品。+~$@!

  白梦萱瞥了一眼,皱了皱眉头,一个转身便躲开了,但是右臂还是为剑气所伤,那个伤口说深不深,说浅也不浅,白梦萱看着血慢慢的浸透白色的衣服,那血红色格外的扎眼。?=$+$欢$迎读!者+登#录www.zongheng.com查~看更*多优?秀作品。+~$@!

  ?=$+$欢$迎读!者+登#录www.zongheng.com查~看更*多优?秀作品。+~$@!

  白梦萱勾了勾唇角,笑得十分邪魅、妖娆,突然,脸色一冷,快速向白荆语冲去,一个手刀,便劈到白荆语的手腕上,白荆语吃痛得松了松手,白梦萱便一把夺过了剑。?=$+$欢$迎读!者+登#录www.zongheng.com查~看更*多优?秀作品。+~$@!

  ?=$+$欢$迎读!者+登#录www.zongheng.com查~看更*多优?秀作品。+~$@!

  她冷笑着,邪魅的仿佛是一朵盛开的彼岸花--曼珠沙华,那一刻,白梦萱在想什么呢?她想到了当年为了完成任务,潜伏了三年之久,看到自己的兄弟一个又一个的在自己眼前倒下。?=$+$欢$迎读!者+登#录www.zongheng.com查~看更*多优?秀作品。+~$@!

  ?=$+$欢$迎读!者+登#录www.zongheng.com查~看更*多优?秀作品。+~$@!

  白梦萱站在白荆语面前,白荆语惊恐的看着她,她不晓得眼前这个疯女人会做出什么,她好害怕,紧紧的咬着牙,全身都在颤抖。?=$+$欢$迎读!者+登#录www.zongheng.com查~看更*多优?秀作品。+~$@!

  ?=$+$欢$迎读!者+登#录www.zongheng.com查~看更*多优?秀作品。+~$@!

  白梦萱提着剑在众目睽睽之下,在白荆语身上挥了几下,白荆语的衣裙便被砍的破烂不堪,身上还有几处受了剑伤。?=$+$欢$迎读!者+登#录www.zongheng.com查~看更*多优?秀作品。+~$@!

  ?=$+$欢$迎读!者+登#录www.zongheng.com查~看更*多优?秀作品。+~$@!

  “我不杀你,是因为我们的帐,还没算完。”白梦萱冷冷的扔出这句话。?=$+$欢$迎读!者+登#录www.zongheng.com查~看更*多优?秀作品。+~$@!

  ?=$+$欢$迎读!者+登#录www.zongheng.com查~看更*多优?秀作品。+~$@!

  而此时,这把剑的主人,也就是将军府大小姐安雨轩,放下手中的茶杯,慢慢的向白梦萱走来。?=$+$欢$迎读!者+登#录www.zongheng.com查~看更*多优?秀作品。+~$@!

  ?=$+$欢$迎读!者+登#录www.zongheng.com查~看更*多优?秀作品。+~$@!

  走到白梦萱面前,她伸出手“能否请大小姐,把剑还与我。”?=$+$欢$迎读!者+登#录www.zongheng.com查~看更*多优?秀作品。+~$@!

  ?=$+$欢$迎读!者+登#录www.zongheng.com查~看更*多优?秀作品。+~$@!

  白梦萱对她有印象,自始至终,她都没有说一句话,只是静静的坐在那里品茶,看来也是一个不爱多管闲事的人呢,这倒和白梦萱有些相似。?=$+$欢$迎读!者+登#录www.zongheng.com查~看更*多优?秀作品。+~$@!

  ?=$+$欢$迎读!者+登#录www.zongheng.com查~看更*多优?秀作品。+~$@!

  白梦萱点了点头,便将剑交到她的手上。?=$+$欢$迎读!者+登#录www.zongheng.com查~看更*多优?秀作品。+~$@!

  ?=$+$欢$迎读!者+登#录www.zongheng.com查~看更*多优?秀作品。+~$@!

  “多谢。”安雨轩接过剑,便又走到石桌旁边品茶。?=$+$欢$迎读!者+登#录www.zongheng.com查~看更*多优?秀作品。+~$@!

  ?=$+$欢$迎读!者+登#录www.zongheng.com查~看更*多优?秀作品。+~$@!

  白梦萱看了白荆语一眼,便张了张嘴,对她做口型:“我定会让你生不如死。”?=$+$欢$迎读!者+登#录www.zongheng.com查~看更*多优?秀作品。+~$@!

  ?=$+$欢$迎读!者+登#录www.zongheng.com查~看更*多优?秀作品。+~$@!

  看到白梦萱做的口型,白荆语吓得脸色苍白。?=$+$欢$迎读!者+登#录www.zongheng.com查~看更*多优?秀作品。+~$@!

  ?=$+$欢$迎读!者+登#录www.zongheng.com查~看更*多优?秀作品。+~$@!

  看到预想的结果,白梦萱满意的勾了勾唇角,转身孤傲的离开。?=$+$欢$迎读!者+登#录www.zongheng.com查~看更*多优?秀作品。+~$@!

  ?=$+$欢$迎读!者+登#录www.zongheng.com查~看更*多优?秀作品。+~$@!

  她所不知道的是,在她离开的之后,安雨轩若有所思的看了看她离开的方向。?=$+$欢$迎读!者+登#录www.zongheng.com查~看更*多优?秀作品。+~$@!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快捷键:回车) 下一章(快捷键:→)
 

发表评论

 
 
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