保存设置 恢复默认

昧生酒馆

第一卷 转日葵第十二章 幸相见—人鱼泡泡

[更新时间] 2017-08-20 23:12:24 [字数] 2137

由于那次几个小混混的恶意欺凌,本来身体机能就逐渐衰败的宁瑾瑜足足旷了近一个月的课程,这对宁瑾瑜来说也算不上什么大问题,毕竟学生时代大多也是这么过下来的,可是上天和她开了一个天大的玩笑。#?=!*欢&迎读#者登#录www.zongheng.com查%看@更|多优^秀作$品。+--|#

就是庄连生这么个异性生物,也不问她愿不愿意,横冲直撞就闯进了她惨白的生活。#?=!*欢&迎读#者登#录www.zongheng.com查%看@更|多优^秀作$品。+--|#

于是他每天七点整准时在她的住院部蹲点,攀上护栏,将一大轮太阳似的向日葵放在她窗前,宁瑾瑜起初只是诧异,也不去理会,再后来嘛,看他那么坚持,就偷偷躲在落地帘里,仔仔细细的看着这个少年为他做的一切。#?=!*欢&迎读#者登#录www.zongheng.com查%看@更|多优^秀作$品。+--|#

这心情有点喜悦,又夹杂着失落,就像一个贫穷的小孩手中抓着棒棒糖,心中又喜悦又沮丧,色彩艳丽的糖果纸一旦拆开,无论吃或者舍不得吃,都会极快的失去。#?=!*欢&迎读#者登#录www.zongheng.com查%看@更|多优^秀作$品。+--|#

或许是这次宁瑾瑜的目光有些明目张胆,又或许是目光中掺杂了太多沮丧失落的情感,庄连生全身的细胞都在告诉自己,有人偷窥。#?=!*欢&迎读#者登#录www.zongheng.com查%看@更|多优^秀作$品。+--|#

少年的目光来的太过猝不及防,宁瑾瑜不但没有躲开目光,而且还直直的被逮了个正着。#?=!*欢&迎读#者登#录www.zongheng.com查%看@更|多优^秀作$品。+--|#

阳光初煦,打在少年的一边面上,细细的绒毛黏合着细密的汗滴在阳光的反射下,如钻石般闪亮耀眼。#?=!*欢&迎读#者登#录www.zongheng.com查%看@更|多优^秀作$品。+--|#

于是木木的宁瑾瑜又一次撞进了庄连生的视线。#?=!*欢&迎读#者登#录www.zongheng.com查%看@更|多优^秀作$品。+--|#

庄连生咧开红润的嘴唇冲宁瑾瑜招摇的笑了笑,迅速的将向日葵的梗别在窗上的把手上,双手竖起食指在嘴的两边一划,示意她要多笑笑,唇红齿白的少年咧着嘴笑着,星星一般的眼眸里藏的是整个世界。#?=!*欢&迎读#者登#录www.zongheng.com查%看@更|多优^秀作$品。+--|#

下一刻,美好杳然而止,庄连生不料失手摔了下去,宁瑾瑜一惊,仿佛忘记自己的医疗房在一楼,打开窗子便将身子向外探出,着急的寻找庄连生的身影。#?=!*欢&迎读#者登#录www.zongheng.com查%看@更|多优^秀作$品。+--|#

躲在墙下的庄连生猛地站起身,擦着宁瑾瑜的鼻尖,与她平视。#?=!*欢&迎读#者登#录www.zongheng.com查%看@更|多优^秀作$品。+--|#

看到满眼笑意戏谑的庄连生,一时间宁瑾瑜眼中竟迸出泪花来,见庄连生慌忙要解释的模样,便一时脑急,将落地帘一把扯上。#?=!*欢&迎读#者登#录www.zongheng.com查%看@更|多优^秀作$品。+--|#

愣的窗外的少年双手还停滞在空中,就吃了闭窗羹,自知有错,只好讪讪的走了。#?=!*欢&迎读#者登#录www.zongheng.com查%看@更|多优^秀作$品。+--|#

红着眼睛的宁瑾瑜倚着墙面瞬时滑坐了下来,双臂抱着膝,身形淡淡薄薄,像是纸片一般。她自己根本无法想象失去的滋味,她的婆婆、她的妈妈一个个都是因为这癌症在她眼前失去呼吸,现在又要夺走她的性命。#?=!*欢&迎读#者登#录www.zongheng.com查%看@更|多优^秀作$品。+--|#

他根本不懂她的想法,才认识不到一月,自己怎么会就产生了那么些在意呢?或许是他身上的熟识感,她曾怀疑过庄连生是否是宗政念慈的转世,但是立即就被自己的直觉否决了。#?=!*欢&迎读#者登#录www.zongheng.com查%看@更|多优^秀作$品。+--|#

可是到底来说,她自己一个人就好,多在意一个人,只会让她在该退出这个世界的时候更加舍不得离开。多被一个人在意,同样也只会徒增伤感和痛苦。不想爱自己的和自己爱的陷入这种痛苦,所以孤独和寂寥她自己一个人承受就够了。#?=!*欢&迎读#者登#录www.zongheng.com查%看@更|多优^秀作$品。+--|#

隔日。#?=!*欢&迎读#者登#录www.zongheng.com查%看@更|多优^秀作$品。+--|#

离七点还差三分钟,宁瑾瑜竟生出一份期待,连手指都不安的在挲动,余光早已紧锁住那窗边。#?=!*欢&迎读#者登#录www.zongheng.com查%看@更|多优^秀作$品。+--|#

“哒”,七点整。#?=!*欢&迎读#者登#录www.zongheng.com查%看@更|多优^秀作$品。+--|#

然而男孩年轻漂亮的手指并没有攀上她的窗台,那瞬间宁瑾瑜眼中的星火早已被铺天盖地的伤感扑灭。#?=!*欢&迎读#者登#录www.zongheng.com查%看@更|多优^秀作$品。+--|#

果然。。。#?=!*欢&迎读#者登#录www.zongheng.com查%看@更|多优^秀作$品。+--|#

朦朦胧胧间,庄连生英气的脸庞浮现在宁瑾瑜眼前,她想抬起手去捉,却只是一把空气,静静地仿佛空气时间都开始滞缓,依旧保持着那个姿势,肩膀却不经意下意识小幅度抖动起来。#?=!*欢&迎读#者登#录www.zongheng.com查%看@更|多优^秀作$品。+--|#

宁瑾瑜很想哭,可她又哭不出来。因为该受的伤早已经伤好了,该流的泪也早已经流尽了。身体内的水分早已被一点一点榨干,她还有什么可流呢。#?=!*欢&迎读#者登#录www.zongheng.com查%看@更|多优^秀作$品。+--|#

再回过神时,新月已上树梢。#?=!*欢&迎读#者登#录www.zongheng.com查%看@更|多优^秀作$品。+--|#

第三天,一如既往。#?=!*欢&迎读#者登#录www.zongheng.com查%看@更|多优^秀作$品。+--|#

先前庄连生送来的几大轮向日葵,都已经恹恹的萎去。#?=!*欢&迎读#者登#录www.zongheng.com查%看@更|多优^秀作$品。+--|#

一如宁瑾瑜的状态,一样的没精打采。#?=!*欢&迎读#者登#录www.zongheng.com查%看@更|多优^秀作$品。+--|#

第四天。第五天。第六天。。。#?=!*欢&迎读#者登#录www.zongheng.com查%看@更|多优^秀作$品。+--|#

一连一个星期多,庄连生都没有露面。#?=!*欢&迎读#者登#录www.zongheng.com查%看@更|多优^秀作$品。+--|#

学校方面也开始向她询问病情以及课程完成问题。#?=!*欢&迎读#者登#录www.zongheng.com查%看@更|多优^秀作$品。+--|#

宁瑾瑜扪心自问,自己到底还要不要去上学了?不去了吧,反正也没什么值得她留恋的,就像一个影子一样,静静地来了,又默默地退出。她以为庄连生会是自己生命中的一个异数,就像古希腊罗马神话中的太阳神赫利乌斯,给了她不同寻常的热情和悸动。然而这种桥段只存在小说中,并不可能出现在她的生活里。#?=!*欢&迎读#者登#录www.zongheng.com查%看@更|多优^秀作$品。+--|#

对啊,人鱼的泡泡迟早会幻灭,亦如她的生命。#?=!*欢&迎读#者登#录www.zongheng.com查%看@更|多优^秀作$品。+--|#

可是为什么心中还是那么不舍,心中的那一点情绪一点点的破土而出。#?=!*欢&迎读#者登#录www.zongheng.com查%看@更|多优^秀作$品。+--|#

宁瑾瑜抬眸望向窗外的绮丽的晚霞,那是一个世界,一个她永远不会融入的世界。#?=!*欢&迎读#者登#录www.zongheng.com查%看@更|多优^秀作$品。+--|#

“父亲,请再给我点时间,我想好好的、完完整整的完成一段学习。这是我的愿望,就像母亲那样完成自己的梦想。”#?=!*欢&迎读#者登#录www.zongheng.com查%看@更|多优^秀作$品。+--|#

电话一头的宁誉哲陷入沉沉的悲哀,面前是巨大的落地墙景照片,照片上黑暗和白炽光的交错下,消瘦的身形裹在无暇的芭蕾舞裙里,双臂开展,右腿后迈。脸上的表情在黑暗中晦涩不明,却痴痴的望向天空,如同受伤的天鹅般渴望飞翔。#?=!*欢&迎读#者登#录www.zongheng.com查%看@更|多优^秀作$品。+--|#

阿菁啊,我该怎么做,才能保护好我们的女儿啊。#?=!*欢&迎读#者登#录www.zongheng.com查%看@更|多优^秀作$品。+--|#

宁瑾瑜久久得不到父亲的回应,不经蹙起眉头来。#?=!*欢&迎读#者登#录www.zongheng.com查%看@更|多优^秀作$品。+--|#

“父亲,你怎么了?”#?=!*欢&迎读#者登#录www.zongheng.com查%看@更|多优^秀作$品。+--|#

“没什么,好,不过这是最后期限。”#?=!*欢&迎读#者登#录www.zongheng.com查%看@更|多优^秀作$品。+--|#

宁瑾瑜清清楚楚听到了另一头父亲吞吐烟圈的声音,父亲应该又在想母亲了。#?=!*欢&迎读#者登#录www.zongheng.com查%看@更|多优^秀作$品。+--|#

“嗯。”#?=!*欢&迎读#者登#录www.zongheng.com查%看@更|多优^秀作$品。+--|#

就在宁瑾瑜想要挂断电话时,宁誉哲淡淡和她说了一句。#?=!*欢&迎读#者登#录www.zongheng.com查%看@更|多优^秀作$品。+--|#

“瑾瑜啊,不要躲着爸爸了。”#?=!*欢&迎读#者登#录www.zongheng.com查%看@更|多优^秀作$品。+--|#

“嘟嘟嘟......”宁瑾瑜紧握着拳头抵在胸口,将身体蜷在一起。任由房间的黑暗将她的身形吞没。#?=!*欢&迎读#者登#录www.zongheng.com查%看@更|多优^秀作$品。+--|#

翌日八点零五分。#?=!*欢&迎读#者登#录www.zongheng.com查%看@更|多优^秀作$品。+--|#

宁瑾瑜又一次坐在了阶梯教室的一角,她的世界与他们的世界格格不入。#?=!*欢&迎读#者登#录www.zongheng.com查%看@更|多优^秀作$品。+--|#

平淡无奇的授课结束后,宁瑾瑜低着脑袋最后一个出门,却意外撞入一个人怀中。#?=!*欢&迎读#者登#录www.zongheng.com查%看@更|多优^秀作$品。+--|#

“对不起。”#?=!*欢&迎读#者登#录www.zongheng.com查%看@更|多优^秀作$品。+--|#

当宁瑾瑜准备抽身脱离时,却被那人死死的扣在怀中。#?=!*欢&迎读#者登#录www.zongheng.com查%看@更|多优^秀作$品。+--|#

宁瑾瑜第一个反应便是用尽全部的力气推开那人,不料那人搂得越紧。#?=!*欢&迎读#者登#录www.zongheng.com查%看@更|多优^秀作$品。+--|#

低哑的嗓音在宁瑾瑜耳畔响起,在宁瑾瑜心中激起了万丈波澜。#?=!*欢&迎读#者登#录www.zongheng.com查%看@更|多优^秀作$品。+--|#

“推开我,谁来保护你。”#?=!*欢&迎读#者登#录www.zongheng.com查%看@更|多优^秀作$品。+--|#

#?=!*欢&迎读#者登#录www.zongheng.com查%看@更|多优^秀作$品。+--|#

#?=!*欢&迎读#者登#录www.zongheng.com查%看@更|多优^秀作$品。+--|#

#?=!*欢&迎读#者登#录www.zongheng.com查%看@更|多优^秀作$品。+--|#

#?=!*欢&迎读#者登#录www.zongheng.com查%看@更|多优^秀作$品。+--|#

#?=!*欢&迎读#者登#录www.zongheng.com查%看@更|多优^秀作$品。+--|#

#?=!*欢&迎读#者登#录www.zongheng.com查%看@更|多优^秀作$品。+--|#

#?=!*欢&迎读#者登#录www.zongheng.com查%看@更|多优^秀作$品。+--|#

#?=!*欢&迎读#者登#录www.zongheng.com查%看@更|多优^秀作$品。+--|#

#?=!*欢&迎读#者登#录www.zongheng.com查%看@更|多优^秀作$品。+--|#

#?=!*欢&迎读#者登#录www.zongheng.com查%看@更|多优^秀作$品。+--|#

#?=!*欢&迎读#者登#录www.zongheng.com查%看@更|多优^秀作$品。+--|#

#?=!*欢&迎读#者登#录www.zongheng.com查%看@更|多优^秀作$品。+--|#

#?=!*欢&迎读#者登#录www.zongheng.com查%看@更|多优^秀作$品。+--|#

#?=!*欢&迎读#者登#录www.zongheng.com查%看@更|多优^秀作$品。+--|#

#?=!*欢&迎读#者登#录www.zongheng.com查%看@更|多优^秀作$品。+--|#

#?=!*欢&迎读#者登#录www.zongheng.com查%看@更|多优^秀作$品。+--|#

#?=!*欢&迎读#者登#录www.zongheng.com查%看@更|多优^秀作$品。+--|#

#?=!*欢&迎读#者登#录www.zongheng.com查%看@更|多优^秀作$品。+--|#

#?=!*欢&迎读#者登#录www.zongheng.com查%看@更|多优^秀作$品。+--|#

#?=!*欢&迎读#者登#录www.zongheng.com查%看@更|多优^秀作$品。+--|#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快捷键:回车) 下一章(快捷键:→)
 

发表评论

 
 
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