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apter20.越了解你就越喜欢你
作者:马曳曳  |  字数:4189  |  更新时间:2017-09-19 21:44:07 全文阅读

“阿姨,不用了不用了,我自己夹!”叶泇篮被林真一母亲的热情好客吓到直瞪眼,就目前来说,照这种夹菜法,叶泇篮估计要滚回去了。

“哎呀,小伙子要多吃些,不然哪有精力运动啊!”林母停下筷子,开始了说教林真一那套。

“哈哈哈,对,我这小子,硬是要来你这才肯听话,要不咱俩换个小屁孩得了!”、“哈哈哈哈哈”。叶母说完,林母,叶母两人便不约而同笑了出来。

“额……”林真一无语的与叶泇篮相视,“哎,真惨……”看着叶泇篮碗里堆积如山的事物,林真一都觉得可怕。

“哎,说真的,要不是你和老叶啊,我这小妮子估计现在都还在医院呢,来,喝一杯!”林母真心觉得在这个陌生的城市,能有这么一家子人,真是自己的幸运。

“好好好,不过别喝多了,还要开车,呵呵。来,叶泇篮,代你爸多跟阿姨喝几杯!”叶母照顾到叶泇篮他爸待会要开车,于是便毫不留情的坑了自己儿子一把。

“什么??!!”叶泇篮都不想认这个妈。

“哎呀,墨迹什么,酒杯举起来!”叶母顺手大力一巴拍向儿子的后脑勺,催着儿子举杯敬酒。

原来叶泇篮连酒都不喝啊,嘿嘿,让我来整你一下,哈哈。

“叔叔,阿姨,真一敬你们一杯,谢谢这些天,长辈们无微不至的照顾!”本来安静坐在一旁吃饭的林真一,突然优雅斯文的给自己倒了杯红酒,接着缓缓站了起来,朝叶泇篮爸妈举杯邀敬。

“哎呀,好好好,你说上次阿姨还没照顾够呢,这丫头就擅自回家了,以后可要常来阿姨家,知道吗?”叶母跟林真一轻轻碰杯后,便优雅的一饮而尽。

叶泇篮看着面前这堆“醉生梦死”的人,自个妈已经是喝的不亦乐乎了,两家老爷子坐在一旁吃茶聊天。再看看林真一这边,这小妮子放着好日子不过,非得起来挑衅,敬酒期间,还不时快速向自己翻白眼。哼,你以为大爷只喝小茗同学??!!

“叔叔阿姨,谢谢今晚的热情款待,我就代替我爸跟叔叔阿姨喝两杯吧!”叶泇篮看着林真一喝完坐下后便接着中间的茬,站了起来继续新一轮的敬酒。

“好、好好!”看着叶家小子主动敬酒,林母那叫一个激动啊!

“来,林真一,一起来喝一杯!”林母赶紧把屁股黏在凳子上的林真一拉起来。

“哎呀,我说妈,别人这是单独敬你和我爸的,我啊,待会喝,哈,待会喝!”林真一不动声色的又坐了下来。

“哎呀,好吧好吧,见笑见笑啦!”喝完这杯,叶泇篮果然又敬了林父林母一杯。

“何椰啊,你这个小伙,不错!!哈哈哈!”林父在家一般都被老婆管的严严的,不能喝酒,今天还有人主动cue自己了,真是乐呵!

“说笑了,说笑了!”鹅黄灯光下,叶母眼睛依然闪闪发亮。

餐桌上仿佛永远都是这样,特别是这种家庭聚餐。固定不变的模式永远是家长在相互吐槽自家孩子,夸张赞美别家孩子。

在一顿谈不上寒暄的寒暄中,照林真一慢悠悠的吃法终于也吃饱了,反观叶泇篮呢,他向来吃不了多少东西。在这漫长的餐桌上,自己唯一的乐趣大概就是看林真一低着头,慢慢啄食物的样子了。

林真一吃饭真是有意思,每一口饭菜吃进去前,都要被她观察好一阵子,左看右看,旋转360度看,确定没问题后再大口吃进去,津津有味。每一筷子食物都是这样,就这么慢悠悠的吃啊吃,叶泇篮关注了下时间,这会已经过去一个多小时了。

“泇篮啊,吃完了?”林母这会看到仿佛已经停下筷子许久的叶泇篮,关心询问到。

“嗯,是的阿姨。”这就是为什么叶泇篮在别人眼里永远都是这么有礼貌的原因,因为他~装!

“真一啊,吃完了就带泇篮在家里多转转吧,别坐在这了,哈!”林母在家处于食物链顶端的这种状态已经是昭然若是的了。

“嗯,好!”叶泇篮简直不敢相信林真一会这么爽快。

林真一不紧不慢的推开椅子,给叶泇篮使了个走的眼色,叶泇篮便会意屁颠屁颠的跟出去了。

两人就这么一前一后,真一趿着亲肤纯白的羊毛拖鞋领着叶泇篮往湖边走。亲柔的晚风带起林真一轻盈的的裙角,衣袂飘飘。而一般在家就不喜欢扎头发的真一,一走出客厅,便小手往后一摞,此时蓬蓬卷卷的头发就像一圈散乱的玉米须一样,顶在额前。

平常要是这样子被林母看见了,是免不了一顿骂的,但是在叶泇篮面前像是故意般,还顺手胡乱搅了把,肆意的小声笑出声来。

面对迎面而来、擦过耳边,穿过指尖、皮肤的晚风,叶泇篮好久没有这么舒畅过了。抬头,林真一白色随风轻摆的裙尾,欢快白嫩的脚丫不时落在经过一整天夏日炙烤,依然热情的草地,丝丝绒绒的卷发因为四面来的风被吹得朝各个方面散去。不懂艺术、神经大条的叶泇篮顿时有种觉得林真一此时就像西方色彩饱满的油画中,天真、充满灵气的小孩一般。

“喂,你慢点,别跳。”看着自嗨得越跳越高的林真一,叶泇篮真怕这么一块“肉”,待会摔成肉饼。

“跟上,带你去一个好地方!”林真一听到来自后方的叶泇篮,反而没有放慢或停下脚步,而是一边加快脚步,甚至跑了起来,回头朝叶泇篮招手,示意跟上自己。

“喂,等我!”叶泇篮看着眼前越飞越快的精灵,自己也加快脚步,跑了起来。

“哈哈哈哈,你怎么跑那么慢,哈哈哈,”林真一看着离自己还有一大段距离的叶泇篮,忍不住回头嘲笑。

“你等着!”叶泇篮虽放出狠话,但依旧挡不住已经快裂到耳边的笑容。

暗黑如青墨般的天空下,两个白衣小点就像游戏中的图标一样,越来越近。

“呼~呼~呼~”,林真一果然不是运动的料啊,才跑不过300米,林真一就喘的厉害了。而此时又叶泇篮又突然从后方紧追而上了。

“自个跑这么慢,还敢让我追,小乌龟!”叶泇篮在赶上林真一后,笑的如同两百斤的胖子,不时用一些不痒不痛,甚至有点搞笑的语言攻击嘲笑林真一,一边却又不自主的慢下脚步,陪着林真一可以说是用走的,在完成这一段距离的奔跑了。

“我的天哪,我不行了~”林真一大口吸气,咽喉干到发痛,双脚像是灌了铅一样,难以提起。小小的胸腔里的小小心脏就快要蹦出来一样,不得不用左手按压住,仿佛这样,就能拽住这一颗想往外跳的心。

“你怎么了?”叶泇篮看着越来越不对劲的林真一,整个人就像虚脱了一样。才跑不过300米,正常来看,一般人都不会这样,于是赶紧停下来,扶着几乎快要从侧边倒下的林真一。

“没事~”林真一此时仿佛回到几年前体育测试课一般无力。那个时候,自己第一次跑800,第一圈还没跑完,自己的心脏就扑通扑通快跳到嗓子眼了,整个嘴里弥漫着满口的高浓度酒精味,不断打着颤的双腿终于绊倒坐在了沙砾跑道上。

“别跑了,停下。”听着几乎不可闻说话声的叶泇篮,突然从侧边横到林真一面前,双手抓住林真一关节处,制止这个不要命的小疯子。

“跑不动了~”其实叶泇篮一用力,林真一就被紧紧抓住不能动弹了,更别提反驳了,此时此刻也乖乖的靠在叶泇篮肩膀上了。

“我又不是真的要跟你比赛。你跑那么快干什么?”叶泇篮面对林真一突如其来的无助,叶泇篮还是有点后怕的。

静谧得只听得见林真一努力平静呼吸的四周,让叶泇篮不得不放松了些紧抓真一的双手。

清朗的月亮不知不觉的已经挂在了幕布一样的黑夜中,两人一致的保持着沉默,由于两人较近的距离,叶泇篮甚至可以听到林真一那极速活动着的心脏碰撞胸腔的声音。

“再过五分钟我带你去挖宝藏吧。”沉默了许久的林真一主动开口,自说自话的跟叶泇篮搭腔。

“好!”话音还没落地,叶泇篮边脱口而出,似是在宽慰林真一快速跳动的心,也似是在安慰自己不会有事。

靠在叶泇篮右肩的真一换了一边,然后又继续闭目调息。而叶泇篮却始终低头时刻关注着林真一的每个小细节。握住林真一的双手,渐渐换掉犹豫,不着痕迹的扶上了真一后背,像妈妈安慰受惊难过的孩子一样,轻拍。

“好啦,别跟我妈一样!”林真一在享受完叶泇篮一等的服务后,却又故作嫌弃起叶泇篮来。

“你个白眼狼!”叶泇篮气得假装推开林真一,手却还认死理的没松开。

“噗嗤……哈哈哈哈,骗你的!”林真一噗嗤的一笑,双手整理好自己的头发,看着眼前被骗了的叶泇篮。

“切~”叶泇篮从齿间穿出不屑。

“看到前面那棵树了吗?”林真一朝不远处的那颗老树指了指。

“嗯哼?”叶泇篮顺着林真一手指的地方看去,果然有颗树。

“我十年前在那棵树下面埋过一张小纸条,说要十年后拿出来,而今天,刚好是那十年的最后一天。”林真一看着眼前的树,一片思绪涌上心头。

“真的假的?”叶泇篮半信半疑。

“走,挖去~”林真一首先迈开步子,拉着叶泇篮的衣袖向前走去。

空旷偌大的整个湖边,就这一颗香樟树长势茂盛的向无尽天边延展着绿枝。

“喏~”林真一双手交叉搭在胸前,小嘴傲娇的朝树根处努了努。

叶泇篮满脸疑惑的看着不知为何一脸得意的林真一,手指指了指自己,一脸懵。

“挖呀~”林真一此时颐气神趾的样子像极了古代无理取闹的大户人家小姐。

叶泇篮白眼都翻了几圈了,仍然不肯动手。

“好,我自己挖。”说完,林真一已经叠好裙子蹲下准备用树枝开挖了。

“好好好,我来!”叶泇篮最见不得林真一这被强迫的样子,深不知,这正是林真一知道叶泇篮是个怎样的人,故意下的套。

“这才像个男子汉大丈夫!”林真一这下可得意坏了。

于是乎,在一个月黑风高

的夜晚,一颗百年香樟树下,只见一男一女于树根下挖着些什么见不得人的宝藏。

叶泇篮从前五分钟开始一直挖到现在,坑不说有20厘米,也有15厘米了,坑两旁的土是越来越多,但这如同无底洞般坑里却丝毫没有点会挖出什么来的动静。

“喂,我说,这还得挖到什么时候啊?”叶泇篮边问手上动作也还没停下。

“额…你就先挖着嘛~很快就可以挖到了。”林真一就这么站在卖力挖着坑的叶泇篮身后,看着本该干爽的白色衣服被汗水从脊背中间渐渐往四周晕开。

又过了一个五分钟,叶泇篮的兴趣随着这堆的越来越高的小山丘而消失殆尽。同时,也越想越觉得不对劲。

“喂,林真一,你是不是在耍我?”叶泇篮甩了甩头发上的水,将手上一直拿着刨土的小棍扔的老远。

“哇,挖这么深啦,可能我忘记在哪了~不好意思啊~”林真一心里早就笑得不能自己了,可偏偏还要假装记错的样子,真的好煎熬啊。

“你明明前几个月才搬来A市,可是你又说这是你十年前埋下的,你当我叶泇篮不会算数,傻是吧?”叶泇篮自以为很聪明的,但却偏偏现在才识破。

“哈哈哈,好好笑哦,你刨土的样子,我拍下来咯!”林真一晃了晃手机相册里正撅着屁股,双手埋头苦刨的叶泇篮。

“给我删了!”叶泇篮没想到自己一连被这黄毛丫头将了两军。

“抓到我了,就算你赢!”林真一一边说着大话,一边将手机藏在身后,说完,便努气全身劲朝家中跑去。

叶泇篮虽说想删照片,却被刚刚的林真一吓的不轻,怕自己追上去,那傻丫头肯定会跑得更急,于是在原地还按兵不动,看着自顾自如傻x一样向前跑着,在风中凌乱的女纸大声说到:“300米,爷让你250米,剩下的,你尽管跑,追不到算我输~”

马曳曳
作者的话

哈哈,倒计时进行中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