保存设置 恢复默认

时遗

正文NO·one

[更新时间] 2017-08-13 12:01:35 [字数] 2508

——这件事,就没有其他的解决办法了吗?也许我们可以换一种。。。|!^-$首发www.zongheng.com!?*@@

——事到如今,你觉得我们还可以怎么做!难道要我看着䋫儿去送死吗?!倒不如,让她恨我一辈子。|!^-$首发www.zongheng.com!?*@@

|!^-$首发www.zongheng.com!?*@@

白府,|!^-$首发www.zongheng.com!?*@@

“报!皇上派的人已经在长亭外杀过来了。。。”说完,兵卒跪倒在地,只见他身后中了一记暗器顿时口吐鲜血,当场断气。白枫见此惨状,脑子灵光一闪——莫非是他?!随后从袖中拿出一玉箫,吹响片刻,便有两名黑衣人从旁闪出。|!^-$首发www.zongheng.com!?*@@

“王爷有何吩咐?”|!^-$首发www.zongheng.com!?*@@

“夫人在长亭旁的寺庙里祈福,你们去看着夫人,务必照顾夫人和腹中孩儿周全!我先去顶着皇帝的追兵。”|!^-$首发www.zongheng.com!?*@@

“是!”|!^-$首发www.zongheng.com!?*@@

随即一个闪身便消失得无影无踪,而白枫拿起桌上的剑,带着门外的将士们一同进军长亭外。|!^-$首发www.zongheng.com!?*@@

|!^-$首发www.zongheng.com!?*@@

长亭外,|!^-$首发www.zongheng.com!?*@@

众位将士们,今日,我们定取下白枫的人头,用白府上下五百人的鲜血,祭祀我们在倾一国死去的将士!”|!^-$首发www.zongheng.com!?*@@

只见带头的将士高举旗帜,而他身后的将士们纷纷呼应他。这时,白枫与埋伏在树林旁的将士一拥而上,顿时来势汹汹的大军便灭了士气。|!^-$首发www.zongheng.com!?*@@

“羽生!你害死了方天泽,令倾一国的将士们枉死,如今却又想陷害我,你居心何在?!”|!^-$首发www.zongheng.com!?*@@

此时,白枫身着一身白衣,尽管脸上仍闪烁着对已故兄弟的悲伤,但久经沙场的他在此番月色中仍闪耀着傲人的光辉。两方顿时气氛紧张,双方的将士们拔剑伺机而动,谁都不让着谁。|!^-$首发www.zongheng.com!?*@@

“白枫,你还要狡辩什么!皇上已经下达命令要我灭你满族,难道你要违抗命令,造反吗?!”说完,羽生嘴角露出阴险的笑容,他心里想着,“白枫,看你这次还怎么逃!”|!^-$首发www.zongheng.com!?*@@

“我本无此意,明明是你在皇上面前胡言乱语,使皇上听信了你的谗言,你才是那个叛国贼!”白枫拔出利剑,怒指羽生,“今天,我就要替皇上除了你这个叛国贼!”|!^-$首发www.zongheng.com!?*@@

“大家上啊!”|!^-$首发www.zongheng.com!?*@@

一时间,双方开战,羽生与白枫打得不可开交,分不出高低,在这场腥风血雨的背后,却有一人静静地看着。|!^-$首发www.zongheng.com!?*@@

长亭内,一人安静卧躺在座椅上,仿佛与外面的世界隔绝,“有趣,真有趣,这皇帝玩得一手好把戏,兄弟反目,铲除害己,那我就来个鹬蚌相争,渔翁得利。”|!^-$首发www.zongheng.com!?*@@

就在这个时候,星生异象,红月升起,“红月?!”长亭内的男子顿时惊起,“看来,图千纹的预言是真的。”男子望向亭外的两军交战,一时计起,不禁嘴角上扬,“倒不如帮你一把。”然后转身,一个呼吸便到了隐蔽的树林中,一拂手,数银针飞出,羽生此时正和白枫打得手忙脚乱,只见暗器飞过,羽生来不及躲闪,正中太阳穴,不哼一声即刻倒地。白枫随即高举羽生的人头,大喝一声,“叛贼已死,谁还不服?!”顿时,皇上的将士们停了下来,白家军随即上前制服,纷纷投降跪倒在地,而此时男子漫步从林中走出,“我就知道是你。”白枫回头一看,“这样也算是为你哥报仇了,方天程。”只见男子负手走过,“我也算为你铲除异己,那你的夫人我当做回礼就带走了。”说完,人就消失了。“糟了,夫人!”白枫吩咐兵卒上报皇帝后,急匆匆地向长亭旁的寺庙追去。|!^-$首发www.zongheng.com!?*@@

|!^-$首发www.zongheng.com!?*@@

寺内,|!^-$首发www.zongheng.com!?*@@

“夫人来此所为何事?”|!^-$首发www.zongheng.com!?*@@

聂双循声望去,一方丈从柱子后面走了出来,只见他手里拿着一个鎏纹金盒,聂双随即上前,向他行了个礼,“方丈,此次前来正是为了我腹中孩儿。”|!^-$首发www.zongheng.com!?*@@

说完,聂双跪在方丈面前,“夫人,这可万万使不得,当心动了胎气。”方丈连忙将聂双扶起,“你腹中孩儿早有命数,红月浮出,凤凰涅槃;鲛人泪,逆万物。”|!^-$首发www.zongheng.com!?*@@

聂双不禁怔了一下,“鲛人泪?”抬头,正对上方丈精锐的目光,叹了一口气,“方丈可曾听说过鲛人的传说?”“但说无妨。”随后方丈带着聂双走去了密室。|!^-$首发www.zongheng.com!?*@@

“鲛人是上古的神灵,长年居住在深海,随着时间的推移,鲛人们普遍拥有不老的容颜,双目可视前世今生,鲛人泪便是方丈刚才所说——可以逆转天地万物之生死,但传说中鲛人泪是由纯种上古血缘的鲛人才具有,普通的鲛人泪却是毫无用处。|!^-$首发www.zongheng.com!?*@@

人类之所以知道鲛人泪的作用,是因为有一个鲛人,她一时贪玩,化身为人去到了人类世界生活,并且,她爱上了一个人类,但涉世未深的她哪知道,那个人却是发现了她身上的秘密,想要获得更多的鲛人泪,那个人便欺骗她,她信以为真。|!^-$首发www.zongheng.com!?*@@

那个人得到了更多的鲛人泪,便想要利用她来做生意,一开始对她百依百顺,但后来却变得乖戾,甚至对她拳打脚踢,为了得到利益而不择手段。后来,她终于明白族人所说的——鲛人是不能上岸的,人类的贪婪是没有止境的。她决定离开这里,去一个没人认识她的地方,但此时那个人带了一群人来竞拍她,他们堵住了去路,步步紧逼,她被逼无奈,用浑身解数,施展了禁术,将那片土地焚为平地,在那片土地上,无一生还,而她消失在烟火中。|!^-$首发www.zongheng.com!?*@@

从此,鲛人泪的传说也只是被少数人知道。”说完,聂双看见眼前有一副冰棺,“这是。?”“老衲偶然被人暗算而受伤,被此人救下,正好听过夫人刚才所说的,但后来这人就昏迷不醒,老衲尽自己所能,用灵山的寒冰制成了冰棺,使其暂时保持生命状态。”聂双听完,颤抖着走上前,“姐姐?!”聂双双目含泪,瘫倒在冰棺面前,打开冰棺,用手轻抚着冰棺里面的鲛人,“鲛人使用禁术后,只能像人类一样有一百年的寿命,并且要忍受褪去鲛灵的痛苦,变成一个普通的人类。但姐姐是仅次于纯种上古血统的鲛人,使用禁术后仍保留原有一半的灵力,所以她才能救下你,只是,救你用了她余下的生命。”|!^-$首发www.zongheng.com!?*@@

“夫人莫要伤心,逝者如斯,节哀顺变。”方丈走上前扶起在地的聂双,“既然如此,老衲必回报救命恩人的恩情,为你的孩儿解开命数。”|!^-$首发www.zongheng.com!?*@@

“此话当真?!”聂双紧紧抓住方丈的肩膀,激动之情溢于言表,“鲛人与人类本不能相爱,但我却爱上了白枫,并且还有了他的孩子,但鲛人和人类的孩子会在生出来的那一刻因为两种血统混乱而致死,如若有保命的灵器,那我孩儿便可以保下。”方丈轻拍聂双的手,对她说了几句安慰的话,然后从身后拿出先前的鎏金盒子,“这里是佛祖的舍利子,夫人便收下作为老衲的报恩吧。”|!^-$首发www.zongheng.com!?*@@

“舍利子?!”聂双接过方丈的鎏金盒子,打开一看,上有十一个佛珠,各有不同的称谓,只见其周围散发着沁人的气息,顿时聂双就冷静了下来,转念一想,“方丈可否答应我一件事?”|!^-$首发www.zongheng.com!?*@@

“老衲会保守秘密,不会再让鲛人的秘密流出去。”方丈随即走向冰棺面前,而聂双对冰棺不舍的望了一眼之后,离开了密室。|!^-$首发www.zongheng.com!?*@@

待到聂双走后,方丈卸下了妆容,化身为一二十出头的男子,自言自语道,“原来,你是为了我,那我帮了你的妹妹,也算是还了你吧。”男子静静的坐在冰棺旁,俊秀的眉目间,竟有一番痛心的柔情。|!^-$首发www.zongheng.com!?*@@

作者有话说:

新篇,请多多指教,欢迎踊跃留言!٩(๑❛ᴗ❛๑)۶٩(๑❛ᴗ❛๑)۶٩(๑❛ᴗ❛๑)۶٩(๑❛ᴗ❛๑)۶
[+展开]
回目录(快捷键:回车) 下一章(快捷键:→)
 

发表评论

 
 
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