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古代言情 > 怯花颜之凡女帝妃 > 第一卷·闲时亭外梨花雨
第一章 壶天仙境
作者:月霜沙  |  字数:2785  |  更新时间:2017-08-13 13:13:09 全文阅读

鸟鸣啼啾,慢慢掀开山间的迷雾,尽管已是春天,如雾又如烟的清晨却依旧寒冷,闻人九早早起了床,仔细洗漱后拎着一篮子换洗衣服出门。

一出门,正巧赶上隔壁胖大叔背着斧头去砍柴。

“九丫头,这么早就洗衣服啊!”

闻人九腼腆地一笑,露出两颗小酒窝,轻轻应了声是。

胖大叔回头张望了一眼自家的大门,飞快从身上掏出几个钱塞进她手里:“你娘病有没有好些?这些钱快拿着!”

闻人九微惊,忙推拒:“胖叔,这钱我不能再收了,三子还在读书,胖婶腿脚也不便,怎么能再要您的接济。”

胖大叔硬将钱塞进她手心:“别逞能了丫头,你娘病了,总得买药看病,哪都得花钱。你要实在过意不去,回头等有了钱再还俺就是!”

“那……”闻人九迟疑再三,屈膝道,“多谢胖叔,日后我一定还。”

胖大叔嘿嘿笑着,又忽然正色说:“其实我看大妹子的病啊,吃药这么多要也没什么起色……九丫头,不如你去城里的壶天宫拜拜,天神要是听到了你的心愿,说不定大妹子的病就好了!”

闻人九一怔,上了心。

回到家中,母亲已经起了,正吃过稀饭在洗碗。闻人九忙上前抢过碗,“娘,您怎么能干活呢,外边凉,小心病又加重,还是快进屋去。”

玉峥在围兜上擦擦手,慈和地一笑:“就是洗洗碗,娘不累的。”尽管已是四十有多,玉峥却依旧秀丽不凡,眉宇之间总有股和大山里的人格格不入的温柔宁致。

闻人九想起刚才胖大叔说的话,道:“娘,过会儿我想去城里一趟,可能会晚些回来。”

“去城里做什么?”

“我想去壶天宫拜拜。”闻人九轻轻地放下一个碗。

玉峥莞尔一笑,“好,早些回来。”

临出门之际,玉峥突然叫住她,从衣柜上方取出一只精致的木椟,小心地擦去灰尘。

闻人九好奇地看着她手里的盒子,家中贫寒,她还从未见过如此漂亮的盒子,“娘,这是什么呀?”

木椟里边是一支做工精良的玉鬘华发簪,玉色并不好,但胜在雕工出众。

“娘,这是哪里来的?”说话间已被玉峥将发簪簪在头上。

她的肤质偏白,发如乌墨,相貌上继承了玉峥的清秀,细眉如黛,眸光流转如剪水秋波,是个实打实的出挑美人,配上这支清丽的鬘华簪,恰好能将她的出尘脱俗之美极尽挥发。

“这是你父亲送给我的,我一直珍藏着。如今女儿大了,难得出趟门,却没有一件像样的首饰,那怎么行呢?”

闻人九十分喜爱这支发簪,然看到镜中的自己,却又轻不可闻地叹一口气,欲将簪子收起来。

玉峥一看就看穿了女儿的心思,转身又从衣柜取出一套新衣裳。

“娘前些日子闲来无事,给你新做了一件衣裳,你试试。”

闻人九一怔,随即明白过来,“娘,您怎么又趁我不注意偷偷做活。”

玉峥道:“为你做,娘开心,没什么累不累的。别多说了,赶紧穿上,早点出门早点回来。”

城里不比乡间,街道四通八达,人流如潮,闻人九一时竟找不到去壶天宫的路。记忆中的青砖小瓦房早已翻成一座座高台楼阁,她一路问人,绕了不少弯子才找到壶天宫,因途中走错了路,等找到的时候,天已经暗了,此时的壶天宫已没有多少人,恢弘的大殿内,三千支烛火安静地燃烧着。

闻人九跪在壶天帝君金像前,叩首默念道:“小女闻人九,祝愿帝君与天地同寿。望帝君保佑小女母亲之病早日康复,自此无病无灾。小女愿折寿十……二十年,终生侍奉帝君。”罢了又一叩首,重复刚才说过的话。

此番九十九次,待祈完愿,外边早已一片漆黑,大殿里更是只剩下她一个人。更夫打着梆走过,闻人九心里一惊:“糟了……都二更多了。”

她慌忙叩首:“小女拜谢帝君,明日必起早来。”说罢提裙快步走出去。

夜路黑暗,闻人九打着灯笼快步走,因心急赶路,她并没有察觉自己的步伐比平时快了许多,周遭景物仿佛长了脚一样飞快后退,等赶回家中的时候,不过二更三刻。

院门前燃着母亲为她点的灯,幽晃晃地在夜风中飘荡。闻人九抬头看了看悬在空中的半月,眉头微皱。

“许是刚才弄错时辰了吧……”尽管狐疑,她却没有多想。

第二日她很早到了壶天宫,和前日一样,叩首九十九次,虔诚祈祷,如此一连十天。到了第十日祈祷完时,一抬头,天色已黑。她狐疑地仰头望天,心道天怎暗得如此之快,记得今日刻意提早,是正午时分来的。

正暗自生疑,天上竟淅淅沥沥地开始下雨了。

她往里头躲了几步,正要问宫中管事的借把伞,却发现原本还香火鼎盛的四周不知何时已无人,外边明明冷风四起,里边的烛火却连晃都不晃一下。

“……!”.

她再迟钝也察觉到了不对劲,然不及她冒雨跑出去,眼前一阵恍惚,如水汽模糊的湖面一般,恍然间已是翻天覆地。

闻人九一阵晕眩,久久才恢复意识。天上飘来一阵白色的雨,香气袭人而过,她下意识地抬手接,近了看才发现哪里是雨,分明是一场场的梨花雪。她睁大了眼睛看四周,心跳骤然一紧。

天空白云似白衣,又须臾变苍狗,梨花不知从何处而下,纷扬似雪落,清香随风至。鸥鹭掠过绿水,清镜般的水面化作水花朵朵、阵阵涟漪,慢慢地漾开来,惊动一湖春意。

如此良辰美景,人间难有。

她心里隐隐有了答案:

——壶天仙境。

她沿着无人的鹅卵石小路往前走,穿过墨竹林,又经闲时亭,亭外白鹭逐水而过,长鸣如笛,激得雨脚生波,三千荷花氤氲不绝,正应了闲时这两个字。她留步望了许久,才继续往前,紧接着是大片盛开的梨园,清风徐徐过,飞花如雪。

她眼前一亮。

“你是谁?”

一道低沉的声音自背后响起,闻人九一惊,猛地回头,却顿时怔住了。

对方是个年轻的男人,一身如云的白衣,袖口和腰带都绣着大朵大朵的梨花,看起来正是这片梨园的主人。他负手而立,目光如冷剑一般犀利,神情冷淡,脸色却不是很好,透着一股难以言语的苍白,然这样依旧掩不住他眉宇间的风华绝代。

当真是一个神仙似的男子……神仙?!

她蓦地回神,忙屈膝跪倒,不再敢抬头:“小女无意冒犯,不知公子仙驾何方?”

那人久久不动,尽管看不到,闻人九还是能感觉到压在头顶那审视的目光。

“你叫什么名字。”

“闻人九。”

那人忽然笑了,“原来是你。”

闻人九不敢问他为什么这样说,把头垂得更低了。

那人走到她的身旁,抬手拂袖之间一阵梨花飞落,堪堪掉落她的发间。

“你日日祈祷,孝心可鉴。”

听他那样一说,闻人九心里有了答案,便伏低身子:“望帝君成全小女心愿。小女愿折寿二十年,终生侍奉在侧。”

那人呵地一声笑,“仙境时光虽好,却难动情窍,你不到双十,如何挨得住。”

“……”闻人九沉默片刻,从善如流道,“母亲从小教导我,有舍才有得,小女既然祈求帝君给予母亲一副健康的身体,就必须有付出。”

“说得不错。”那人转过身来,“那么,你就如你所说,留在这里。”

闻人九下意识地抬头:“那么,小女的母亲……”

“明日便会病愈。”

“多谢帝君!”

那人攀下一枝梨枝,繁茂的花朵占满枝头,清香扑鼻而来,他将花枝递到她的面前,闻人九迟疑着伸出手去,接过花枝,慢慢地站起来,一两朵花儿坠落下来,带着水珠沾湿了鞋面。她仔细盯着,目光不敢移动半分。

“我并非帝君,日后你须唤我大公子便是。”说罢转身负手而去,“今日之事,勿与他人说。”

闻人九杵在原地,仍有些发怔,直到大公子走远,风起梨花瑟瑟带雨,惊扰了她的思绪,她才恍然大悟,抱上梨花枝快步追上去……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