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古代言情 > 怯花颜之凡女帝妃 > 第一卷·闲时亭外梨花雨
第二章 鬘华花开
作者:月霜沙  |  字数:3348  |  更新时间:2017-08-13 13:14:40 全文阅读

一晃已过去七天,闻人九一开始被打发留在花园里照顾花草,没几日又被提去了书房照应,只是大公子几乎不去书房,因此一连七日,闻人九再没有见过他。

壶天仙境几乎清一色都是仙人,闻人九一个小小凡人夹在其中,自然显得突兀,也因为身份悬殊,她多少成了其他仙人们平日里看低的对象,往往一整日都没人与她说话。

那日她惯例打扫书房。

其实日日打扫,书房早已纤尘不染,倒是窗子上摆放的盆栽鬘华花,闻人九喜欢得很。每日必要浇点水,再拿出去晒晒日光,精心护理着。原本已经蔫耷的叶子,在她的照看下,也慢慢长绿了叶。

她守着鬘华花坐在花园里,忽然低低叹口气,自言自语道:“大公子说的没错,仙境时光好,却是寂寞的。鬘华啊鬘华,眼下……也只有你和我了。只是我在这儿,不知道娘身子如何,我真是不孝,都不能和她道个别……”

又忽然想到什么,道“对啊,这里是仙境,会不会你不是一朵鬘华花,你是鬘华仙子呢?”她捧起花盆放在膝上,“我叫闻人九。九月九、重阳节的那个九。”

身后突然传来一阵低笑,闻人九一惊,却见身后不知道什么时候站了人,一袭白衣,锦绣梨花……大公子!

她慌忙放好鬘华,起身行礼。

“它只是一朵普通的鬘华花。”

闻人九伏低身子,低声道了是。

“起来吧。”

“是。”即便站起来,闻人九也不敢与他正视,大公子仔细打量她一会,道,“听起来,你不是普通乡野女子,你读过书?”

闻人九不敢迟疑,道:“母亲闲时教会小女识字。”

“不错。”大公子点头,又问,“方才听你言辞之中甚是遗憾,可是担心你的母亲?”

闻人九突地又跪下去,“小女来时因机缘巧合,并未为母亲留下只言片语,只怕母亲忧心,望大公子成全,让小女与母亲见上一面。”

大公子望着她,眼底如一片黑水看不穿情绪。

闻人九伏低了身子,并不看得到他的神情,事实上,她也不敢看。且大公子已替她完成心愿,这是天大的恩德,她也不该再有请求。正惶惶不安,忽见眼前青石板的路如沾湿了水汽一般模糊起来,再回神时,已置身家门前,夜风吹得门前的灯笼来回晃。

她一阵欣喜,抬头遥遥冲壶天宫的方向揖了一揖,才匆匆推门进去。她一连失踪七日,玉峥早已急不可耐,本想报官,然询问了当日的事,越发觉得蹊跷,加上自己一觉醒来突然神清气爽,旧疾不再,又听了隔壁胖子的话,也不禁怀疑她或许被接引到壶天仙境去了。

闻人九的回来,无疑让她心头大石落地,母女俩抱在一起哭了一场,闻人九将自己的遭遇与她一一诉说,让她不必忧心自己。玉峥这才敢真正放下心来,临了又嘱咐她:“仙境本不是我等凡人可以踏足之地,你既承受如此鸿福,必带有同样艰难的磨砺。母亲希望你能坚强,无论如何,都不可以放弃,要好好活着。”

“女儿记住了。”

回家一访来去匆匆,母女俩说了不过半夜的话,眼前便再度景物倒置,回首间已是壶天仙境,大公子背对她立在池子边,目光遥遥望着远方,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闻人九悄悄打量他,默不作声地跪下。

过了许久,大公子才淡淡说道:“回去做事吧。”

闻人九无声叩首,带着鬘华花退下了。

从此之后,大公子突然日日来书房看书,每次来了书房,也不叫其余仙侍跟随,只让闻人九侍立一旁。

仙人是不食人间烟火的,大公子自然也是,他看书的时候十分安静,既不喝水也不写字,往往捧了一本书便看几个时辰。然这样闻人九却更不轻松,因为她也往往需要站立好几个时辰,且她不是仙人,到了吃饭时间吃不上饭,肚子委实饿得难受。

这些她是万万不敢讲的。然而她嘴上不敢说,有些事却是控制不住的。

寂静的书房陡然传出一阵叫声,像敲鼓,又像打雷。

大公子慢慢放下了书,抬眼看她。

书房中瞬间静得能听到心跳声,那一声声的咕噜噜更加明显了。闻人九慌忙按住肚子,却不想它叫得更欢了。咕噜噜——咕噜噜——听上去还挺有节奏的。

“大公子恕罪。小女……”她是万万不敢说自己肚子饿,想去吃饭一类的话。

大公子眼角向上微微一挑:“你侍奉我也不易,去吧。”闻人九的思绪踟蹰好一会,才谢了嗯要出门,然不等出门,又被大公子叫住,“听闻凡间有许多的美食,你去做些来。”

“……是。”

闻人九做的不过两三样吃食,都是山间最寻常的小吃,然则她也仅会做那些,家中贫寒,是没有多余的钱吃些好东西的。

果然大公子只扫了一眼便不再感兴趣,只吩咐她慢慢吃,便继续看书。闻人九精心做了这几种食物,虽不是山珍海味,然这都是她闲暇之时费心研究出来的,味道是真的好。她心知这些东西大公子是看不上了,便躲到一旁小心地吃起来。

肚子饿的时候吃什么都特别好吃,不消一会儿她便消灭了所有的食物,正欲收拾盘子出去,一回头却见大公子不知什么时候站在身后,正挑了眉看自己,那眉眼神情,冷得好像腊月的雪。

她慌忙跪下。

半途伸出一只手,将她拦下。

闻人九的注意力全落在那只手上,那是一只苍白却有力的手,五指修长,看上去比女子的手还要精致。

“再去做一份来。”

她微微惊愕,却没有问为什么,低头说是,飞快收拾好东西离开。正因她从头到尾不敢看大公子,也就从未注意他的眼神,冷峻中——隐隐藏着烈火,就像从压抑已久的乌云中露出来的一丝金光。

一模一样的食物被端上书桌,大公子看了许久都没有动筷,的确,和山珍海味比起来,这些乡野小吃实在是太上不得台面了。

“这些……都是你日常吃的?”

闻人九道:“是。”

大公子这才执筷尝了一口野菜,不咸不淡说了句不错,紧接着又尝了口笋,点点头,继而默不作声地将三个盘子里的东西都吃光了。

“日后不要吃这些了。”他放下筷子,微微扬眉看着她。

闻人九心里一惊,“小女并非有意冒犯,望大公子恕罪!”

大公子竟浅浅地一笑,“你曲解了我的意思。既然你已是我祁堇宫的侍女,万没有不修行的道理,日后你便以晨露为水,阴阳同光为食,不出百年,修为必可大进。”

闻人九恍然松了一口气。

鬘华花在她的精心照看下慢慢长得茁壮起来,碧油色的绿叶中间隐隐长出一个花骨朵,甚是娇羞可爱。

闻人九小心地捧着它晒日光,忽然听见前方行来一群人,个个貌美如花,尤其是为首的女子,更是美艳不可方物,只是眉眼间盛气凌人,平白折了她的好相貌。

闻人九在这这宫里呆久了,自然也猜得出对方的身份来,对方该是壶天帝君最宠爱的侄女——摇光公主。

她忙捧了鬘华花站到一旁,因跪得动作慢了,待伏地时,摇光公主已经到了跟前,她极不满地驻足:“你是新来的?”

身后的侍女想起什么,提醒道:“听闻大公子宫里新收了一个凡人侍女,想必就是她了。”

摇光公主冷剑一样的目光在她身后停留一会,突然落在她身旁不不起眼的鬘华花上。不知是不是错觉,闻人九觉得身周突然冷了下来。

“鬘华……?哼!”摇光公主最终什么也没有说,怒而拂袖离去。

闻人九直到她一行人走远才慢慢直起身子,看了眼一旁的鬘华花。

摇光公主来了不多久就走了,一如来时的嚣张,去的时候更加气势汹汹。闻人九伏地跪在一旁,手上猛地作痛,竟是摇光公主的一个侍女故意踩上了她的手,那一脚着实狠,她隐约听见骨头折了的声音。

待到一行人走远了,她才扶着手站起来,因吃痛而眉头紧皱。

暗道这样的女子上战场,怕是对方闻风也要色变的。

谁知心里刚刚有这样的念头,后边就有笑声传来,紧接着有人揶揄道:“怕是被她知道,第一个闻风变色的是你。”

这个声音无比熟悉,闻人九大惊,慌不迭就要跪,却被大公子一把拦住。他扶着她的手臂没有放开,目光落在她受了伤的手上,手轻轻覆了上去,一瞬间手上的伤竟然好了。仔细看去,似乎皮肤也变得更加细腻。

她始终不敢抬头,因而大公子也只能看到她的侧脸,然她越不抬头,越是无法忽略大公子灼灼的目光,不多时,她的耳尖已红得欲滴出血。

“你这鬘华簪子不错。”大公子忽然柔声说道。

闻人九下意识地抚了抚簪子。那是母亲送她的,她一直都戴着。

即使再不在意情爱,毕竟是花儿一样的年纪,多少有爱美之心,尤其是侍奉的是大公子——壶天仙境的最风华绝代的男子,即使刻意压制,也难不动爱慕之心,便日日戴了这鬘华簪子。如今被大公子这样一夸,心头一震,难以言语的惊喜冲上心头。

然她仅仅是微微屈膝道谢,面上稍红,并未将内心的想法显山露水出来。

大公子的目光落在一旁迎风微摇的鬘华上,神情渐渐软和下来,闻人九低头偷偷瞧他,却见他嘴角一弯,竟是笑了。

那一笑犹如春风拂暖杨柳岸,天地万物都要失了颜色。

不知觉中,她竟然抬起了头。

“这株鬘华……我以为再也不会开了。”

“日后,你不必对谁卑躬屈膝。”

闻人九一怔,回过神来,却听他下一句说的话,顿时惊得几乎魂飞魄散,六神无主。

“你将是我的元妃。”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