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古代言情 > 康熙嫔妃传 > 第一卷:德妃(一)
第二十三章:回朝
作者:任瑾  |  字数:2601  |  更新时间:2019-04-20 04:22:25 全文阅读

转眼间,就是仁宪皇太后从科尔沁草原回到紫禁城的日子。

后宫所有的嫔妃,以及各宫的太妃,太嫔,都聚集在紫禁城外,迎接皇太后的到来。

嫔妃和太妃太嫔们在紫禁城外已经站了许久,还是没有等到仁宪太后回朝的人马。

就在这个时候,晴朗的空中飞过一群乌鸦,惠贵人抬头看看了,不由自主地说了一句:“这母鸦一回来,往后这宫里准不得个安宁。”

兰妃身边的李贵人一听这话,就挑衅道:“惠贵人这话,听起来像是在说太后。明知太后今日回朝,还故意这般说。”

惠贵人一听,立刻就沉下脸色,回了一句:“到底是怎么了,我说的是天空飞过的乌鸦,何时说过太后了。”

王贵人也不甘示弱道:“谁说得话,谁心里明白。”

看到王贵人和惠贵人发生争执,宜贵人轻声对玥瑶说道:“看来董贵人、李贵人几个当真已经投靠了兰妃。”

玥瑶轻声说道:“宜姐姐怎么知道?”

宜贵人回道:“一看就知道她们两个是有意要刁难惠贵人。惠贵人与她们无冤无仇,若不是为了巴结兰妃和僖妃,她们又岂能这样加害惠贵人。”

佟妃见王李两位贵人不依不饶的怼惠贵人,就斥责道:“你们两个给我消停点,惠贵人说的是乌鸦,你们非要来编排太后。太后是何等之尊,轮到你们如此议论!”

王李两位贵人到底不敢得罪佟妃,吓得鹌鹑一样缩在那里。

熹嫔见两位贵人被吓得像老鼠一样,就想怼佟妃几句。

结果恭靖太妃见几人不依不饶的,就打断道:“好了好了,都不要吵了。”

回头一看,发现熹嫔一副不服气的样子,叹了叹气,继续道:“往后的事,也轮不到哀家管了。”

各宫的主子听了恭靖太妃这话,不管是忐忑的还是期待的,不由的都陷入深思中。

半个时辰后,嘈杂而又齐整的马蹄声越传越近,一会儿功夫,就有侍卫骑着快马赶来的禀报,说是仁宪太后的队伍已经到了紫禁城外。

禀报的人才刚离开,所有嫔妃和太妃们就准备着迎接。

不到一会儿工夫,两对人马终于进了紫禁城,两边是仪仗队伍,中间是一顶十分华丽的凤辇车轿。

等到人马和凤辇停下来之后,站在凤辇右边的大太监放声叫道:“太后回朝。”

大太监的声音刚落,太妃太嫔们和所有嫔妃一道行着礼仪,齐声叫道:“恭迎太后回朝,愿太后福祥安康,太后千岁千岁千千岁。”

突然间,从凤辇里转出一位浓妆艳抹的女人,她就是曾经与玄烨的生母孝康章并为两宫太后的仁宪,年纪三十五六,和恭靖太妃一样,身型丰韵。

仁宪皇太后穿着一身朝服,朝服的样式和花纹,都与别的太妃太嫔所穿的没有什么区别,唯一不同的地方,就是颜色比她们的要稍微鲜艳一些。

此时,站在恭靖太妃身旁的康宪太嫔低声对恭靖太妃说道:

“要回来就悄悄回来好了,还让大家出宫迎接,这么大的仪仗,连母后都没这么铺张过,倒是做给谁看!如今赫舍里氏前皇后和懿靖太皇太妃,都在同一年相继离世,她一回来,后宫里就是她最大了。”

“你在说什么?”

康宪太嫔一说完,耳边就想起一道声音,回头一看,给吓了一跳。原来问话的就是自己刚才在吐槽仁宪太后。

恭靖太妃一看情况不妙,急忙解释道:“康宪妹妹的意思是,太后许久不回宫,宫中姐妹都很是想念,以后有太后在宫中坐镇,大家也不用那么辛苦了。”

仁宪太后看了看恭靖太妃,含笑说道:“恭靖妹妹,她真的是这么说的吗?”

恭靖太妃连忙回答:“是的,太后。”

“哀家不在宫中的这些年,有劳妹妹费心了。”

“幸不负母后所托,还好姐姐回来了。”

“哎对了!母后和皇上都还好吧!”

“母后和皇上都很好。”

仁宪太后听了,这才满意的点点头,在宫人和侍卫的安排下,各位主子也要打道回府了。

各宫主子,按照封位顺序依次返回宫中。不过,进宫之后,主子们并没有各回各宫,乌雅氏玥瑶玥瑶同平贵人一起,还有敏嫔,都聚到了宜贵人的翊坤宫里。

她们和往常一样,有说有笑,还不断地提到仁宪太后回朝的事。

突然间,平贵人提道:“说道太后回娘家,我也有好久没有见到我的父母了。”

玥瑶和宜贵人也跟着说道:“我也是。”

四个人当中,只有敏嫔闷不出声,玥瑶问道:“敏嫔姐姐,你怎么了?”

宜贵人插了一句:“难道你不想你父母吗?”

敏嫔低着头并没有回答,平贵人见了,就小声的对宜贵人说道:

“敏嫔姐姐可能是有什么难言之隐,我们就不要再提起此事了。”

“我不想我的父母,”敏嫔突然出声道:“我是和我爷爷奶奶一起长大的。我很小的时候,父母就分开了。那时候,我哥哥三岁,我一岁都还不到,我是喝羊奶长大的。”

玥瑶看了看宜贵人和平贵人,两人皆一副原来如此的表情。玥瑶又转头问敏嫔:“那你祖父祖母呢?”

敏嫔回答说道:“祖父已经去世了,祖母和那只羊还在。祖母多次说要把它卖掉,都被我和哥哥劝住了,从小到大,我们总管那只羊叫阿娘。还记得小时候,有一次它丢失了,我和哥哥大哭一场,那时我们边找边哭。”

玥瑶又说道:“那敏嫔姐姐你更要回去看看你的祖母和你的阿娘了。要是皇上能够恩准我们回家看看就好了。”

敏嫔说道:“我倒是很想回去看看,就怕不容易出宫。”

玥瑶说道:“每年宫里的嫔妃不都有几日可以出宫回乡省亲的吗?再过几个月,就该轮到敏嫔姐姐省亲了。”

敏嫔点点头,没有再说下去。

到了傍晚时分,兰妃就来到仁宪太后的寝宫,给太后请安。

仁宪太后招呼兰妃坐下,二人便开始叙了起来。

一盏茶过后,兰妃便对太后抱怨道:“太后,您不在宫里的这些年,臣妾总受人欺辱。”

仁宪太后端起茶杯,喝下一口茶水,问道:“在后宫里,除了皇后,还会有谁敢刁难我们的兰妃,再说如今皇后都走了。”

兰妃嚷嚷着:“除了孝章太后的侄女佟妃还有谁!”

“哦!你的位分可要比她高,她怎敢刁难你?”

“太后,您有所不知,她总是拿她姑母来压臣妾,说她姑母曾经有多好多好,还说臣妾的家族,没本事有个姑母在皇宫里做太后。”

仁宪太后一听,问道:“她真这么说?”

“太后,千真万确。”

“这个佟妃也太不像话了,孝康章再怎么威风,她现在也管不了宫里的事情!”

“她还说,她佟佳氏不仅能出皇后,还能诞下皇帝,钮钴禄氏怕是永远也出不了一个皇后。太后,您说这话不是在欺辱臣妾,那是什么呀!”

听到这些话,仁宪太后的心里越来越不是滋味,气得将桌上的茶杯扔到地上,愤怒地说道:“她不光是欺辱你,还连哀家也一块欺辱了,摆明就是讽刺哀家没有一儿半女。”

兰妃见到仁宪太后如此动怒,一边偷着乐,一边安抚着太后。

最后,在兰妃的添油加醋中,仁宪太后气哼哼的说道:

“哼,我钮钴禄氏出不了皇后,她佟佳氏往后也休想再出皇后!”

就这样,在兰妃的打压以及仁宪太后的助攻下,佟妃的皇后之路,也将注定坎坷。

话说,仁宪太后回朝,按照大清朝的规矩,恭靖太妃不得不将赫舍里氏的儿子二阿哥转交给仁宪太后抚养。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