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古代言情 > 康熙嫔妃传 > 第二卷:德妃(二)
第十四章:珍珠
作者:任瑾  |  字数:4088  |  更新时间:2018-10-30 20:31:08 全文阅读

德妃连续盼了几日,终于盼到了胤禛和隆科多。

隆科多和胤禛刚进入会稽城,专程保护德妃的侍兵立刻将他们带到陈玉萝的外祖家,准备与德妃汇合。

德妃一听到消息,连忙跑了出来,见到德妃出来,隆科多立刻就对胤禛说道:“快过去给额娘请安。”

胤禛走了过去,只见德妃满脸泪珠,激动得说不出话来。

胤禛跪到地上,轻声说道:“儿臣给德姨娘娘请安。”

隆科多一听,走了过去,似乎有些生气,严肃的对胤禛说道:“四阿哥,叫额娘。”

胤禛半天不说话,德妃对隆科多说道:“都说养育之恩大过天,隆大人,既然禛儿一时改不了口,就不要勉强他了。”

隆科多说道:“娘娘,这不是勉强他,是要让他从现在就明白,为父母的难处。”

隆科多刚说完,德妃又说道:”隆大人对四阿哥的教导和怜爱,本宫自叹不如,请受本宫一拜。”

德妃说着,正准备叩拜隆科多,隆科多连忙拉住德妃,说道:“德妃娘娘,您这是要折煞微臣。”

一旁的副将连忙说道:“是呀!德妃娘娘。您可真的不能这么做,叩拜隆大人,就免了吧!”

隆科多和副将一再阻拦,德妃也就没有再叩拜,不过心中的那份感激,依然存在。

隆科多和副将停留片刻,准备就要离开了陈玉萝的外祖家。

这时,隆科多又对德妃说道:“德妃娘娘,您也难得来江南一趟,不如再待过几日,再回京城,四阿哥就交给微臣,到时候微臣替您把安全的把他送回宫。”

德妃想了想,回答说道:“这样也好。其实,本宫也没什么可久留的,早就听说江南的珍珠不仅甚好,还很纯真,尤其是诸暨一带,更加广泛。再过几个月,马上就是太皇太后的寿辰,本宫想和玉萝她们亲自去一躺诸暨,挑选一些上品的,带回京城,到时候赠送给太皇太后作为寿礼。”

隆科多回答说道:“能这样,自然更好。烟草的案子,施大人正在查办,那微臣先带着四阿哥,进城了,等您要回京的时候,微臣再派人来接您。”

德妃点了点头。

隆科多说完之后,就将胤禛从宫里带出来的包袱亲手交给了德妃。

直到隆科多和胤禛完全离开,德妃这才和韵合拿着包袱,急忙回到屋子里,先把门关起来,再将包袱打开。

主仆二人打开包袱之后,直到发现里面的一对白玉麒麟完好无损,这才松了一口气。

第二天一大早,德妃和韵合从屋子里出来,韵合提着胤禛的那只小包裹。

这时,陈玉萝和秦露映也正好出来,二人都分别提着竹篮。

德妃向陈玉萝和秦露映说道:“你们都准备好了吗?”

陈玉萝和秦露映回答说道:“德妃娘娘,我们都好了。”

德妃说道:“好了我们这就去诸暨。”

于是,几人就从会稽上了客船,晌午时分就来到了诸暨。

此时,陈玉萝就向划船的老头儿问道:“老伯,这里是哪里,”

划船的老头儿说道:“前方就是诸暨苎萝村了。”

几个钟头之后,秦露映就指着前方的岸上对德妃和韵合说道:“对面就是一代美人西施出生的地方。岸边那块石头,是那个时候,西施经常浣纱的地方,后人称它为‘浣纱石’,再往那边过去,有一座很高的玉女牌奉,听说是西施离开人世之后,是越国勾践大王的原配夫人,雅鱼王后为她修的,供后人楷模。”

陈玉萝回答说道:“我听老人们说,越国战胜吴国之后,雅鱼王后带着越兵冲进吴国的都城,俘虏了馆娃宫里剩下的人和西施,雅鱼王后担心西施又反过来勾引勾践大王,又祸害到越国,就背着勾践逼得西施跳崖身亡。”

秦露映说道:“西施守身如玉,才不会去做那种事情,反倒是那勾践大王,也不比那夫差大王安分到哪里去,怕是有些自作多情。许多君王不都是这样的吗?”

德妃说道:“西施娘娘美若天仙,沉鱼落雁,以身报国。这种精神又有几个女子能够做到。对于西施娘娘,我倒是万分的崇敬。”

德妃说着,突然发现前方一颗大树下面围着许多人群,于是德妃就问道:“前面有那么多人,是做什么的。”

秦露映回答说道:“娘娘,那棵大树下面,是提诗的。”

德妃一听,连忙问道:“题诗,是何意义。”

秦露映说道:“就是说,有一个摊主在那里卖丝帕,他还有笔墨,若是有人看上丝帕,就把丝帕买下来,然后就将喜欢的诗句写在丝帕上面。”

德妃说道:“过去看看。”

德妃说着,就和陈玉萝秦露映还有韵合一同走了过去。

几人来到大树下面,德妃看着眼前的丝帕,挑了一块自己喜欢的,韵合就问道:“这块丝帕要多少银子。”

摊主说道:“五十文钱。”

韵合给了五十文钱,德妃就坐了下来,开始题诗。

韵合先是伸手拿起笔,然后递给了德妃,轻声问道:“主子觉得,是题唐诗好些,还是宋词好。”

德妃想了想,回答说道:“我想提一首自己作的诗。”

陈玉萝和秦露映一听,连忙说道:“若能题自己作的诗,那自然更好了。”

韵合刚把墨汁磨好,德妃就开始写了起来,等诗句写好了之后。

陈玉萝迫不及待的将丝帕拿到手里,念了起来:“昨时如旧梦,难忘烛前书。轻舟推绿水,红阳照露珠。”

陈玉萝念完诗句,就笑了起来,问道:“原来娘娘也有意中人?”

德妃听了陈玉萝这话,似乎有些羞涩,轻声回答说道:“你可不要乱说,这首诗的诗意讲的是,我刚入宫不久,和皇上初次相见的那个晚上。”

德妃说完,又对陈玉萝说道:“唉!你也来题一首。”

陈玉萝回答说道:“我可没娘娘您这么有才。”

德妃说道:“不打紧,题古人写的也成。”

德妃说着,就对韵合说道:“韵合,给银子。”

韵合应了一声,又给了摊主五十文钱。

德妃看到陈玉萝半天没动静,于是就对说道:“你不是已经有意中人了吗?是时候题首诗带回去了。”

陈玉萝听了德妃这话,回答说道:“谁说的。”

德妃说道:“你可别骗我了,露映什么都告诉过我了。”

德妃刚说完,秦露映连忙说道:“我可什么都没说过。”

几人嘻嘻哈哈的闹了一阵,到了后来,陈玉萝还是坐了下来,在挑选好的丝帕上题了一首。

陈玉萝一边写着,韵合和秦露映一边念道:“红豆生南国,春来发几枝。愿君多采撷,此物最相思。”

德妃一听,连忙说道:“这是唐朝诗人王维的诗,《相思》,此诗甚好。”

秦露映看着诗句,立刻就笑了起来,对陈玉萝说道:“陈姐姐,你相思。”

陈玉萝回道:“你相思。”

德妃也跟着笑了起来。

就在这时,德妃望着陈玉萝,便从自己的一双手上取下两只镯子,先是拿一只给了陈玉萝,对陈玉萝说道:“我这次出来得太突然,身边也没有带些什么,这只镯子就当作礼物,送给你,愿你和意中人白头偕老。”

陈玉萝回答说道:“娘娘,这镯子我不能要,我不能收您这么贵重的物品。”

德妃说道:“这是当年我还在平贵人的宫里做侍女的时候,孝诚皇后送给我的。”

秦露映问道:“娘娘,孝诚皇后是谁。”

秦露映这么一问,德妃连忙回答说道:“哦!孝诚皇后就是仁孝皇后,是当今太子的生母。”

德妃说着,也对秦露映说道:“露映,来。虽然你没有意中人,你也有一只。”

德妃说着,就把手镯交给韵合,让韵合转给秦露映。

二人说什么也不肯收下,德妃连忙说道:“这应该也不是很贵,收下吧!快收下,让人看见了不太好。”

德妃一直劝过不停,二人最终还是将镯子收了下来,陈玉萝刚把镯子接到手里,急忙说道:“娘娘,这镯子实在太贵,至少能换一头牛和一匹马。”

德妃没有回答,只是韵合说道:“你倒是挺懂玉的,一看就知道价格。”

韵合刚说完,德妃立刻调过头来,叫了一声:“韵合。”

陈玉萝和秦露映刚把镯子收下,就在这个时候,不知从什么方向跑来一群女子,团团围住德妃,齐声喊道:“德妃娘娘。”

德妃看到眼前的状况,就向陈玉萝问道:“她们是……”

德妃突然问起,陈玉萝立刻回答说道:“她们都是这附近的,以前曾经和我们在一起做过绣娘。我倒是给忘了,今日约了她们,一道去珍珠市集的。”

这时,德妃侧过身子,对韵合说道:“韵合,你再看看,我们还有多少手珠,拿出来分给她们,每人一个。”

德妃让韵合找手珠,陈玉萝连忙叫道:“德妃娘娘。”

德妃回答说道:“不要紧的。”

等到韵合把手珠都拿了出来,数了数,回答说道:“娘娘,好像还差一个。”

德妃问道:“若不够分,那怎么办。”

韵合想了半天,回答说道:“不如把之前娘娘您送给我的这个,也分给她们吧!”

德妃一听,回答说道:“也好。”

韵合刚把分了出去,有些女子接过手珠,就开始窃窃私语,彼此说道:“这串手珠,到底能值多少银子。”

陈玉萝望着她们,回答说道:“这是德妃娘娘的一片心意,能送给你们就很不错了,已经不低了,最起码能换一只鹅了。”

众人闹了一阵,又过了一会儿,秦露映大声说道:“我们这就开始走吧!今日还要回来的。”

秦露映说着,又对德妃说道:“德妃娘娘,等过一会儿,我们就要转乘马车了。前面这条大道,也叫暨阳街道,我们要去买珍珠的地方,就是从这条大道上直去。”

韵合突然问道:“你们说的那几家开绣坊的,都在这附近吗?”

同行的一名女子回答说道:“几乎都在附近,随着这里过去,就是北门、北门再过去,就是郭郭,再过去,是孙陈、袁家、大侣六村。再一直往前方去,就是我们要去的珍珠市集了。在这条大道上,几乎都会有绣坊。扣押我们绣娘工钱的坊主,我只知道一个叫冯干明,一个叫寿绿英,还有一家不是在这些村里,而是在五浦头旁边的秧地村。”

秦露映说道:“好像冯干明家的绣坊也不在这几个村里,冯干明是璜山镇的人,他的绣坊是在双桥村,寿绿英家的绣坊,以前倒是在孙陈,如今不知搬到哪里去了。”

韵合问道:“那这几个坊主都扣押了你们多少的工钱。”

秦露映说道:“原本的工钱应该是十几两银子,这些黑心的坊主只给我们几两,银子就摆在那里,随便你要不要。”

韵合说道:“朝廷不是规定过,有劳动管理处的吗?”

秦露映说道:“诸暨的劳动管理处几乎都没有用处,比如有人去告发绣坊,劳动管理处尽量一拖再拖。”

韵合说道:“那再去诸暨衙门呀!”

秦露映说道:“诸暨衙门也是如此。”

德妃听了之后,回答说道:“等回来之后,我请隆大人去帮你们查一查。”

秦露映赶紧说道:“德妃娘娘一言九鼎,有您亲自出马,一定能够成功。”

秦露映正说着,陈玉萝突然说道:“是让你们带德妃娘娘去珍珠市集买珍珠,你们尽说这些。”

陈玉萝说着,便侧过身子对德妃说道:“德妃娘娘,露映她就住在大侣陆村,大侣陆村有个菜市集,就在菜市集的后面。您要不要把四阿哥的小包裹放在她的住处,这包裹找个地方放起来,总比带在身上稳妥。”

韵合说道:“是呀!娘娘,把包袱带在身边,万一遇上劫匪,那可如何是好。”

德妃说道:“你们说的也是,那我就和她们在这里等你们,你们三个速去速回。”

韵合应了一声,拿起包袱,便和陈玉萝、秦露映一起下了马车,进入大侣陆村,去了秦露映的住处。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